三七中文 > 密战无痕 > 第118章:孪生兄弟
    后院阁楼·梁雪琴香闺中。

    一个月前,陈淼负伤,梁雪琴还亲自为他清洗并包扎伤口,此时此刻,却如同两个陌路人一般。

    咳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草药的味道,陈淼这才意识到,梁雪琴还在病重,似乎还病的不清,心不由的揪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对不起这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女人,可有的时候,为了更崇高的理想和信念,他只能将儿女私情暂且抛下。

    “雪琴,你怎么样?”陈淼伸手去扶着梁雪琴在软塌上坐了下来,又给她到了一杯水。

    “你满意了?”梁雪琴凄然的看着陈淼一笑道。

    “我……”陈淼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有些事情他现在真是无法对梁雪琴说出口,可林世群步步紧逼。

    “你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也不让人替你承担,对吗?”梁雪琴缓缓说道。

    “雪琴,上海已经是日本人的天下,如果你继续留在上海,我担心你……”陈淼开口说道。

    “所以,你就想用这个办法逼我走,对吗?”梁雪琴问道。

    “是。”

    “你终于肯承认了,钟国伟是你安排的?”梁雪琴目不转睛的看着陈淼问道。

    “什么,你说钟国伟是我安排的?”陈淼吓了一跳,这个误会有点儿大了,钟国伟明明是军统安排的,怎么成他安排的?

    “难道不是吗?”梁雪琴道,“只要没了听雪楼,我梁雪琴在上海就没了安身立命之所,自然也就会离开了。”

    “雪琴,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钟国伟不是我安排的。”陈淼解释道,这个锅他可不想背。

    “真不是你?”

    “真不是我。”陈淼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梁雪琴怎么就认定钟国伟是他安排的呢?“雪琴,我就算要赶你走,也没必要用这一招呀?”

    “是,我是担心你的安全,那袁杰可能不会消停,会继续纠缠你,想借力用力,借此机会把你送出上海,这样你就彻底安全了,但钟国伟可不是我安排的,何况这个钟国伟未必就是你我认识的钟国伟。”陈淼道。

    “你什么意思?”

    “雪琴,把你三年前跟虞老板签订的协议拿出来。”陈淼吩咐道。

    梁雪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她还是决定相信陈淼,起身,进去将三年前的协议取了出来。

    陈淼也将刚才钟国伟亲笔写下的股权核算证明以及他亲笔签字和手印,将两份文件放在桌上,进行了比对!

    “雪琴,你来看,这两个签名可有不同?”

    梁雪琴自幼学习书法,自己也写的一手秀丽的好字,在仔细比对两份文件上的字迹后,也发现了一丝端倪。

    “你在看这份律师函的笔迹。”陈淼又将钟国伟发给他的律师函拿出来,摊在梁雪琴的面前。

    “这两份签名一模一样。”梁雪琴一眼就指出来,核算股权证明上的签名和律师函上的签名是一样的。

    “协议上还留有钟国伟的手印,也有我的,雪琴,这字迹可以模仿,甚至可以发生改变,但指纹是独一无二的,无法改变的。”陈淼道,“我记得当时钟国伟留的是右手拇指的指印。”

    三年前的事情,并不久远,梁雪琴也是记忆犹新,她点了点头,拿起新旧两枚指印,认真比对起来。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完全不一样!

    梁雪琴眼睛里满是惊骇之色,她注意到刚才一个细节,那就是钟国伟留下指纹的时候,摁的是左手,正常人都会摁右手,而陈淼却非要他再留下一枚右手拇指指印,钟国伟十分不情愿之下,才摁下的指印。

    “我记得虞老板曾经跟我提过一件事,当时我过耳丢在脑后了,他说钟国伟有一个孪生兄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念书,他们俩长的非常像,甚至连他们的父母都会认错。”陈淼道。

    “你怀疑这个钟国伟是他的孪生兄弟?”梁雪琴道。

    “对,我派人查过钟国伟来上海的时间段,并没有发现他进入上海的记录,火车,轮船都没有。”陈淼道。

    “那他怎么知道我们这么多的事情?”

    “别忘了,他们是兄弟,就算钟国伟严守律师操守,不会告诉他弟弟,可连他们的父母都分不清楚他们,何况外人呢?”陈淼分析道,“高明的特工有无数种办法可以了解到他想要知道的信息,何况他还有如此便捷的渠道呢?”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梁雪琴不解的问道。

    “他要你的钱,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想连我的命一起拿走。”陈淼看着梁雪琴认真的说道。

    “啊!”

    梁雪琴吓的花容失色。

    “你现在明白,为什么以前我明明有机会,而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你的好意了吗?”陈淼道,“做我们这一行的,今天有头睡觉,第二天可能就没头起床,我不想让你跟着我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但是,我最终还是把你拖了进来,雪琴,是我对不起你。”

    “三哥,我宁愿跟着你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我也不愿意看到你去做一个人人唾骂的汉奸。”梁雪琴道。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的。”陈淼道,“雪琴,你和巧儿还是不要在待在上海了,回老家,去香港都行,留在上海太危险了。”

    “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

    “雪琴,你怎么就不听劝呢,你若留在上海,不光袁氏父子不会放过你,76号也不会放过你。”陈淼急道。

    “你不是加入76号了,怎么连你也不打算放过我?”

    “不是我,是林世群。”

    “呵呵,是不是你的主子也看上我了?”梁雪琴凄然的一笑。

    “不是,你别胡思乱想了,总之,只要你和巧儿愿意离开上海,剩下的事情我来安排。”陈淼摇头否认道。

    “如果是这样,我是不会离开上海的,死都不会。”梁雪琴斩钉截铁的说道。

    “雪琴,你这又是何苦呢?”

    “好,既然你不肯走,那别怪我了。”陈淼一咬牙,突然上前去,一把将梁雪琴抱了起来,往右肩上一抗。

    “陈三水,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梁雪琴怎么也没想到陈淼会来这么一手。

    “既然你不肯走,那就嫁给我这个汉奸做老婆吧。”陈淼道,“反正,与其便宜了袁杰那个花花公子,还不如便宜了我。”

    “陈三水,你混蛋,混蛋……”

    梁雪琴一路挣扎,一路骂着,但是她哪里挣脱得了陈淼的手臂,只能任由其扛着一路从阁楼上来。

    “三哥,雪琴姐你们……”巧儿和小七等人看到这一幕都懵了,这两人上去好一阵子,这是发生了什么?

    “小七,帮巧儿收拾一下行李,搬到麦琪公寓去,从今天开始,梁雪琴就是你们嫂子了。”陈淼大声说道。

    “啊……”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陈淼扛着梁雪琴继续往外走,却看见小七和巧儿傻傻的在哪里不动,回头过来喝斥一声。

    “天霖,你帮我照看一下其他人,我带雪琴先回76号。”

    陈淼二话不说就扛着梁雪琴一路出来,将她塞进了汽车,随后自己也钻了上车,把韩老四从驾驶位上拉下来:“坐后面去,保护好梁小姐。”

    “噢,是……”

    韩老四刚坐上车,陈淼就发动汽车,呲溜一下子滑出去老远。

    ……

    宾至如归楼。

    “钱老板,袁公子,契约已成,从这会儿开始,听雪楼就是钱老板的了。”钟国伟十分满意的你定好的转让法律文书交到了钱佑冰手里。

    “钟律师,多谢了,你的那一份酬劳我爹会一分不少的付给你的。”袁杰十分满意的说道。

    “多谢袁公子了。”钟国伟嘿嘿一笑。

    钱佑冰将不记名的银行本票交给了钟国伟,这桩交易算是彻底的完成了。

    钟国伟检验过银行本票后,放入公文包,这时候,突然见到袁杰的一名保镖匆匆忙忙进来,在袁杰耳语一声。

    袁杰闻言,瞬间脸色大变,什么话都没留,就领着一群保镖离开了宾至如归楼。

    “钱老板,告辞。”看到这一幕,钟国伟那还不明白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骗局已经完成了,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

    “三哥,后面有一辆车,已经跟我们两条街了……”

    “坐稳了。”陈淼猛的一踩油门,一个加速,然后在前面路口一个猛踩刹车,汽车原地一个漂移转身。

    车上的人,除了已经昏迷不醒的梁雪琴之外,都叫了出来。

    两辆车来了一个错身而过,陈淼看到了车内袁杰那张惊恐而扭曲的脸。

    ……

    “目标亲自驾车,往西大街,走老西门……”

    “报告组长,阿桂正在往老西门赶,至少还需要两分钟。”特别行动组组员向陈沐汇报道。

    “通知拦截小组,给阿桂争取三分钟!”陈沐冷静下令道。

    “是。”

    “谨言老弟,钟律师那边传来消息,钱已经到账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儿。”陈宫澍欣喜的说道。

    “对我来说,杀掉陈三水才算是完成任务。”陈沐道。

    “组长,有一辆车对目标紧追不舍,是袁杰的车。”

    “袁杰这个二世祖疯了,他追陈淼干什么?”陈沐和所有人都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二世祖突然出来搅局,很有可能将他们的刺杀计划全部搞乱掉。

    “不对,这一定是陈三水搞出来的!”还没等过去三秒,陈沐忽的惊呼一声,“他知道有人对他不利,这是把袁杰拖进来搅乱局面,好给他机会趁乱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