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十一、虎翼龙蟠大将旗(四)
    燕北人,尚文礼,王相杨尧,一路疾行,倒也再没遇到阻碍,进了扬州城,就直奔须晴园。

    玄鹤道人这些时日,颇有些焦头烂额。

    玄德随手封印了重离子的洞府,玄鹤道人自然就趁势看管起来,只是他成了看守之人,自然就有各路妖怪和邪派散修前来试探,每日里是不胜其扰。

    他让莫虎儿和司徒有道,持了自己的一件宝物,看守洞府,只要遇到敌人,就赶紧召唤。

    玄鹤道人也是凭此,才能有些休息,调理元气。

    本来他还想,王崇来了,也能帮他分忧,没想到王崇答应的好好,却转头就回了红叶寺,再也不过来。

    玄鹤道人还没法抱怨,毕竟王崇不是他峨眉弟子,乃是毒龙寺的传人,别人不知道,他和令苏尔是多年好友,哪里还能不知道?

    令苏尔身为毒龙寺掌教,平生又只收了这一个徒儿,王崇日后必然会接掌毒龙寺,只要他不行差踏错,错失良缘,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王崇在毒龙寺的前途,比玄鹤道人在峨眉,可要远大的多,所以这位峨眉长老,也不愿意轻易恶了王崇。

    燕北人和尚文礼,曾经在须晴园住过一段时日,府中的下人都认得他们,故而两人带了王相和杨尧,只在大门通秉了一声,就被人带到了小意怜星楼,见到了玄鹤道人。

    玄鹤道人见到是他们几个,也不由得惊讶,他当初在成都府,也见过王相杨尧,见他们两个,一个少了双腿,一个少了左臂,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个如何这般狼狈?”

    王相想起来,自己被红线公子秦旭手下江湖豪客,打断了双腿,杨尧被砍了左臂,又杀了他们无数伙伴,顿时心头凄然,把那边的事情,跟玄鹤道人说了一遍。

    玄鹤道人也忍不住嗟吁,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两个小乞儿,只能温和的说道:“你们两个勿要记恨,好生在唐惊羽门下修行,久后必有出头之日。”

    王相和杨尧,也未尝没有,希望玄鹤道人帮他们报仇的意思,就算玄鹤不出手,给他们些指点,也是快慰平生,没想到玄鹤只安抚了几句,不由得心下微微失望,更觉得王崇待他们好。

    两人都吃过许多苦头,故而接人待物也都锤炼了出来,当下谢过了玄鹤道人,便问起,自己一行人有什么可帮忙?

    玄鹤道人微微思忖,他倒也觉得,有燕北人,尚文礼,王相和杨尧替换,自己的两个徒儿,也不会太过辛苦。

    当下就说道:“玄德师弟临走,用太清仙法封印了重离子的洞府,我又施展法力,在重离子洞府前,开辟了一处空间,平日莫虎儿和司徒有道,就在那里守护。若是有妖人来了,他们就会通知我。”

    “只是重离子的洞府,在地下数百丈,他们两个在那边,暗无天日,情绪不佳,颇有些煎熬。若是你们可以替换他们,让我这两个徒儿,时常能上得地面,头一口空气,便是帮忙了。”

    燕北人和尚文礼,王相杨尧,都一口答应。

    玄鹤道人就每人赐了一道玄符,持了此符,遇到什么事情,只要催动真气焚烧,他这边就能知晓,可以施展遁法,赶过去退敌。

    且不提,玄鹤道人这边!

    王崇带了十余头妖怪,回了红叶寺,就暗暗忖道:“旁人都要去重离子洞府求宝,我就只想把我藏在须晴园的东西拿回来。只是玄鹤道人在哪里坐镇,我如何得空?”

    王崇也有一个忧虑,就是他的玄命之窍,还藏有无数魔头,没法再把冥蛇送入其中,如是寻回了冥蛇,也不好藏觅。

    “须得想个法子,把那些魔头尽数炼化了。”

    王崇虽然想要解决,阴阳之窍的隐患,但他除非是修成天罡境,还须是最巅峰,方能把这些魔头一一斩杀。

    若不然,就算有元阳剑在手,也一时间诛杀不尽,说不定一个不慎,还会被魔头反噬。

    王崇思前想后,也没想出来什么破局之法,只能便思自己手头宝物秘法,苦恼了半日,决定在小无相剑诀上,再多下些苦功。

    他如今拿不回来元阳剑,手上最犀利的宝贝,就是星斗离烟剑。

    这口星斗离烟剑是令苏尔早年所用飞剑,并比不上元阳剑这等炼形质九次的绝世仙剑,只是炼形一次,炼质三次!

    饶是如此,在各家各派之中,已经算得傲视群伦,威力极大。

    虽然星斗离烟剑,也是咒炼之宝,有了咒诀,就能使用,但究竟根本,这口仙家飞剑,还是正宗的道传之宝,若是小无相剑诀修习精熟,越能发挥更大威力。

    王崇短时间内,想要修为再有突破甚难,但小无相剑诀跟他最为契合,若是能入了门,修成小无相真气,用来驾驭星斗离烟剑,必然更上层楼。

    王崇想到此处,就什么也不管了,让胡苏儿去管束那些妖怪,自己寻了个禅房,两耳不闻窗外事,开始闭关修炼。

    在红叶寺不远,一座小山上,一道妖气冲霄,一个苍老的声音,怒骂道:“小贼!居然敢杀我儿,必然不与他善罢甘休。”

    一头不断哼哼的大猪,也喝骂道:“岂止,这小贼还夺了我的部众,如今都在那和尚庙里,给他当奴仆,境况十分的凄惨。还说看上了本猪膘肥肉满,要做几百个肉丸子吃吃,你们听听,这是何等的凶残?”

    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老者,背后双翅张扬,隐约有火光,在双翅羽上跃动,他扫视着恭顺归附的数百头妖怪,脸色十分之难看。

    黑衣老者的身前,有一头怪鸟,七窍流血,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若是王崇在此,必然能认出来,这是他杀的妖怪。

    王崇当时急着去救人,一招白蛇吐信掌打死了这头怪鸟,也没顾得上检视,后来他干脆忘了,自己还有杀了这么一头妖怪。

    杀了小嫩,来了老丁!

    这头怪鸟的父亲,知道儿子被杀,急匆匆的赶来,要给孩儿报仇,这些妖怪都是被他淫威所摄,才自归顺的小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