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 第一零六章 打脸假千金7
    来到这个世界,安心虽然没有和安宁联系,但是,她却也以她的方式关注着刘家和赵家的一切。

    这个时候网络已经很发达了,网上的一切都瞒不过安心。

    安心发现刘家接以一个消息之后,就开始布置房间,忙着让安宁吃点好的,忙着带安宁买衣服。

    她在想,或者当年抱错孩子的事情并不是阴差阳错,而是有人有意为之。

    安宁也有这样的猜测。

    “我也怀疑过这件事情。”

    安宁轻声和安心商量:“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只能先让赵家人对我愧疚,觉得特别对不起我,然后再慢慢的找证据。”

    安心想了想也觉得现在只能这么做的。

    这个小世界什么都修炼不成,安宁在这里就是个普通人,她只能用普通人的方法来解决这些事情。

    而现在赵家是个什么情形安宁也不知道,她身体又不好,更不敢太和刘家人接触,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抓住宋如意,在住院的这几天时间内,和宋如意培养感情。

    安宁在床上躺着,一点点回想这几天她所做的事情,发现没有疏漏之后才安心。

    在赵安宁的记忆中,宋如意来接她的时候,刘家把她的房间布置了一番,还给她买了好多新衣服,反正把她打扮的还算有个人样,因此,宋如意见到她的时候,还觉得她在刘家过的挺不错的。

    宋如意想留赵明珠在赵家,为了起补偿刘家,还给了刘家五百万。

    而那个时候,宋如意着急回家,接到赵安宁就紧赶慢赶的回了赵家,其间,赵安宁根本没有时间和宋如意培养感情。

    因为赶路挺急的,赵安宁也不太安心,她很紧张,也很忐忑,回到赵家之后,就比林黛玉进贾府时的情绪还要敏感,真正的一步都不敢多行,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而现在,安宁要做的就是揭露刘家的罪行,抓紧时间了解宋如意,顺便让宋如意对她有一些母女之情。

    躺了一会儿,安宁睁开眼睛,她轻轻的动了一下,然后就像是受惊的小鸟一样,又是一动都不敢动。

    只是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特别贪婪的看着宋如意。

    宋如意在安宁动的时候其实已经醒了。

    她能感觉得到怀里安宁的不安,也能感觉得到安宁看她时的视线。

    宋如意嘴角微勾,对着安宁笑:“醒了?不多睡会儿?”

    安宁摇了摇头,她又悄悄的打量了宋如意几眼,眼中是满满的关怀:“你一直都这么躺着么?胳膊麻不麻,腿疼不疼?”

    宋如意躺着的姿势其实很不好,躺的久了,身体会僵直,全身上下都是又麻又疼的。

    宋如意撑着坐起身:“我没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吗?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安宁笑了,眼睛弯如月牙:“我很好,从来没有这么好,谢谢妈妈。”

    妈妈两个字她念的很轻,可是却又有着说不出来的甜蜜。

    这样乖乖巧巧的小姑娘,笑的又那么好看,那笑容直击宋如意的心脏。

    宋如意只觉得这个时候的安宁真的特别漂亮,又特别的可心,真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

    安宁也坐了起来,她眼睫微动,轻声开口:“妈妈,你能和我讲一讲我们家吗?家里都有什么人?爸爸长什么样子,他们会不会喜欢我?”

    宋如意自然是愿意让安宁多了解一下未来要生活的家庭的。

    她下地拉了把椅子坐下,又拿出手机翻出相册里的照片给安宁看。

    “你看,这是我们家,这是你爸爸,这是你哥哥……他们一定会很喜欢你的,你回到家里一定不要害怕,心里想什么都要告诉妈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吗?”

    安宁一边看一边笑:“我们家好大啊,这个花园真漂亮,还有泳池吗?我很喜欢游泳,只是阿姨没钱让我学,这个是爸爸啊,爸爸好帅,哥哥也好帅。”

    安宁又抬头看了一眼宋如意:“妈妈也很漂亮,又温柔又漂亮。”

    宋如意笑了,心里一阵欢喜:“我们安宁也很漂亮,安宁长的和我很像的。”

    “我……”

    安宁有点羞涩的垂头:“我很丑的,在学校同学们都不喜欢我,他们都骂我丑,还嫌弃我学习不好,我除了会做家务,什么都不会……”

    “妈妈喜欢安宁。”

    宋如意心里很难过,可还是堆着笑安慰安宁:“我们安宁最漂亮了,他们眼睛不好使,才会那么说的,学习不好也不怕,以后我们慢慢补起来,还有啊,我觉得安宁好厉害的,会做那么多家务。”

    安宁看着宋如意,眼睛一眨一眨的,湿漉漉的眼睛就像是才出生的小动物一样,又纯洁又懵懂,看的宋如意心软软的。

    她摸摸安宁的头,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女儿,再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病房内一片温馨。

    可是刘家却是一片狼藉。

    刘父刘母都没有心思做饭,他们给刘安庆胡乱弄了点吃的,之后就开始互相指责。

    刘父拍着桌子骂刘母:“你怎么不看好安宁,你看她弄的这乱七八糟的,我好不容易把屋子收拾好,她又弄成这样,还有,她为什么自杀?”

    刘母也搞不清楚状况呢,当然,她是不会自己担责任的。

    “这怪我么,我可是忙着招待赵夫人呢,你没事怎么不守着安宁?”

    刘父更火大:“安宁那个小婊子,竟然敢摆我们一道,要是让我再看到她,我非得把她的头拧下来。”

    刘母也挺生气的:“本来准备的好好的,我把赵夫人也哄的挺高兴的,可就因为那个小贱种,到手的钱都飞了。”

    刘母皱眉:“不说钱的事,我怕赵家要报复咱们。”

    “不能吧。”

    刘母吓了一大跳:“他们还想养着明珠呢,不应该报复咱们的啊,要真害咱们,他们也没脸面对明珠的。”

    想到赵明珠,刘父的面色才和缓下来:“但愿吧。”

    想了一会儿,刘父对刘母道:“你明天一早做点好吃的带着去看看安宁,甭管怎么说,态度一定要好,也让赵夫人看到咱们的悔过之心。”

    刘母抿了抿嘴:“我知道了,今天晚上我好好想想,明天咱们得把这事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