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超神悟道 > 第十一章:你倒是带上我啊!
    沈追心中疑惑不已,第一次和慕容晴雪交手时,对方是先天高阶。

    后来一起攻打血神教,慕容晴雪已是先天巅峰境界。

    直到他出发前方血魔战场前,慕容晴雪都是好好的。

    可是现在,她不但身受重伤,而且境界还从先天巅峰掉落到了先天初阶?

    “这是怎么回事?”沈追走了过去,把住慕容晴雪的手腕,将体内的灵气渡入过去。

    但让沈追吃惊的是,他的灵气进入慕容晴雪体内,便很快消失无踪。

    “你怎么受的伤?”沈追皱了皱眉头。他感觉慕容晴雪体内现在很古怪,经脉如同干涸的河床一般,气血消耗过度,丹田气旋正在缓缓消散。

    慕容晴雪整个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枯萎的花朵,完全不复往日的娇艳,脸上的两道紫黑色的裂痕,更是让人觉得有些恐怖。

    但她的眼睛却很亮,甚至还有点高亢,疯狂而坚定……难以言喻。

    “大人,没有人伤我。”慕容晴雪的喉咙似乎有些嘶哑。“这是我自找的。”

    “算了,我先帮你疗伤。”沈追将慕容晴雪的手腕握在掌心,尔后一枚血源晶魄浮现出来。

    “你运功吸收它。”

    慕容晴雪看着这枚血源晶魄,沉默着抽回了手掌,摇了摇头。

    “不用了,大人。”慕容晴雪抬头看了一眼沈追,眼中似乎多了一丝复杂的情感。

    “这不是病,这是晴雪的命,大人不必为我浪费一颗血源晶魄。”

    看着慕容晴雪一副消极的模样,沈追不由得心中升起一股无名怒火,质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经脉枯萎,穴窍闭塞,体魄如此虚弱,丹田气海都在干涸,即便是练功,也不可能出这么大岔子!”

    慕容晴雪抬手,指了指地面上散落的药瓶,沈追注意到那光滑的地上有许多的坑洞,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般。

    “那叫万毒噬元液,乃是由一万八千多种大毒之物配置而成。”

    慕容晴雪平静道:“我说过,这是自找的,一周前,我自散灵力,倒转功法,逆乱经脉,然后服用了此液。”

    “为什么?”沈追难以理解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活着才有希望,你又何必想不开?”

    “为了极境先天。”

    慕容晴雪轻笑道:“大人以为我在想不开?并非如此。”

    为了极境先天?沈追一愣。

    “极境先天要把自己弄成这样子?”

    慕容晴雪淡淡道:“欲成极境,必需修炼一门绝顶功法,心火九锻。”

    “晴雪以心火八锻成就上位先天,曾以为天道存有一线生机,可以在先天境弥补心火八锻的不足。”

    “但是我错了,我压制境界三年,遍寻天下奇门偏方,天材地宝,可却始终无法成就极境。”

    “那时我才明白,心火九锻乃是成极境之必须!哪怕少了一次循环,都永远无法触摸到那一丝冥冥中的极致。”

    慕容晴雪有些羡慕,又带着一丝崇拜的眼神看着沈追:“大人,晴雪很佩服您,能够忍受心火九锻的煎熬,度过那地狱般的痛楚折磨。没有极强的意志和毅力,做不到这一点。”

    “万毒噬元液,是一门奇方。”

    “它能够腐蚀五脏六腑,闭塞经脉,关闭气窍,让丹田气海枯萎。”

    “而随着我自散灵力,逆转功法,我的修为境界,就会不断跌落。”

    “这不是那种某处受损受伤导致的坠落境界,而是让身体如同时光倒流般回转!”

    “你、你是想……”沈追此刻,也隐约猜到了慕容晴雪的意图。

    “不错!”慕容晴雪眼中爆发出一道光芒,坚定道:“当我坠落至后天境时,便有一丝机会,重燃心火,九锻循环,再成先天!”

    沈追顿时无言,陷入无声的震撼中。

    心火循环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后天突破先天之时。

    别的地方,或许还可以用天材地宝来取巧。

    但心火循环,这是没办法取巧的,只能靠意志力来扛!

    从武安军中这上百年来没有一个极境先天,就可以看出来。

    这根本不是资源的事。

    过了这境界,心火就没有办法再出现了。

    因为五脏六腑已经随着心火的循环,蜕变进了更高境界。

    不止如此,后天生灵晋升为先天生灵,是全方面的变化,所以哪怕是拥有无上神通的强者,也没办法让先天境再现心火。

    想要启动心火,只有在后天境突破先天时才可以。

    而且,先天境受伤坠入后天境,比如说身体某一处经脉受损导致坠境,这是无法重燃心火的。

    得让经脉、丹田、肉身气窍完全都退回后天境时的状态!

    不得不说,慕容晴雪找到的这种办法,从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

    只是,其中的风险和痛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上万种毒液融合配置出这万毒噬元液,岂能是那么好受的?

    重燃心火逆天改命,又岂是那么简单?

    其中危险,恐怕要比那些正常修炼到心火九锻的,还要更大数倍!

    一不小心,就满盘皆输。

    终生无望先天境都算好的,更大的可能是一命呜呼。

    好坚强的女子!沈追在心中忍不感慨。

    “极境金身,都成了她的执念了。”沈追怎么也没想到,慕容晴雪竟然会有这种意志和胆魄去做这样的事。

    “或许这天地间真的还有其他更安全的办法,我却是找不到了。”慕容晴雪道。

    看着沈追一脸不忍的神色,慕容晴雪笑道:“大人是不是觉得晴雪这样做很愚蠢?以性命为赌注,去博那一丝极境的机会。”

    沈追叹了口气道:“你天资卓绝,突破灵桥境对你而言,轻而易举。将来就是神通境都有望。你又何必执着?”

    慕容晴雪平静道:“极境金身,能够洗髓伐谋,若这次侥幸成功,若踏入灵桥境,我会以天魂洞天为祭,重塑身躯,改变血脉。从此我的一切,都与别人无关。”

    “不再有这耻辱的血脉,不再有那厄运缠身的命格!”

    沈追嘴唇一颤,看了慕容晴雪一眼,说不出话来。

    她姓慕容,却是梁王幼子夏安与安宁郡主**所出。

    她不能认祖归宗,甚至都不能提起这件事,而慕容家也不会把她当做真正的自己人。

    厄运缠身,来历不正,血脉带来的耻辱成了慕容晴雪心中最大的执念!

    怪不得她如此渴望成为极境先天,她不但想从法理上与那些不堪的事切割开来,就连身体血脉,都要完全斩断这一丝联系。

    以天魂洞天为祭,重塑身躯,改变血脉,逆天改命,挣脱束缚,这才是慕容晴雪真正的目的!

    沈追在怜惜慕容晴雪的身世之余,同时也对眼前这个女子生出一丝敬佩之心。

    逆天改命,并不是谁都有勇气这么做!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沈追问道。

    “大人的好意我心领了,心火循环,谁也帮不了我。只待我的修为坠落至后天境时,一切便可见分晓。”慕容晴雪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那你就好生在这半月城内休养,没我的命令,谁都不会来打扰你。”沈追道,仍旧是将装有血源晶魄的玉盒放到了她面前。“这枚血源晶魄你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谢谢。”慕容晴雪终究没有拒绝。待到沈追要转身时,她突然道:“大人,既然你开辟了十大洞天,想要拥有天赋神通,多注意天魂洞天的演变。”

    “嗯。”沈追挥了挥手,悄然退出了房间。

    一转头,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沈追微微挑眉,不过却没有说话,因为对方已经示意自己不要惊动慕容晴雪。

    唰~来人挥了挥衣袖,两人一步踏出,转眼间,就来到了一条奔腾的大河之上,正是沧澜江。

    “二师兄。”沈追恭敬的对来人行礼,能够缩地成寸,一步百里,除了云铎还有谁?

    “晴雪的身世,你可都知道了?”云铎问道。

    “是。”沈追点了点头。

    “万毒噬元液,毒素会慢慢吞噬灵力血肉,服用者每时每刻都要忍受毒气发作的痛楚,一点点将身体元气掏空,从根本上腐蚀修为。”

    “我曾劝她不要这么做,但她还是搜集齐了这上万种剧毒之物,制成了这万毒噬元液。”

    沈追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

    “她的母亲安宁郡主,曾有恩于我,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此事没人知晓,我也从未向外人提起,就连梁王府的人都不知道。”

    “几年前,晴雪被迫进入武安军中,我便装作不知情,将她招揽进了白云峰。”

    云铎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沈追道:“她天生命贵福薄,厄运缠身,唯有跟随福源深厚者,才能获得一丝踏入极境的机会。”

    “我曾请太清门的弟子替她占卜行运,却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气运太强,她无福消受;气运太浅,起不到效果。”

    “直到去年你突然出现,晴雪她才算有了希望。”

    “果不其然,你心火九锻,以极境金身开辟十大洞天,并且能从血魔战场安然无恙的回来,这证明你就是晴雪的贵人。”

    沈追心中微微吃惊,他不止一次听到气运福源之说。

    先前紫萱就曾提起慕容晴雪之事,县尊韦文河也曾告诉过他一些内幕,如今听云铎说起,似乎更加夸张了。

    “难道说,在苦卒营中被白云峰的人发现,招揽,并非偶然?”沈追心中有些震惊。

    云铎提到了占卜预测,如果能这么早就察觉到未来之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师弟,这些事情到现在才告诉你,是师兄的不是,我在此向你赔罪,希望你勿要迁怒于晴雪。”

    说罢,云铎便朝着沈追深深的鞠躬,长揖到底。

    “师兄,你、你快快请起。”沈追连忙过去将云铎扶起来。“师弟从来没有怪罪谁的意思,福源气运,本就虚无缥缈,我是从来不信这些的。”

    “她既然在我麾下效力,护佑她的安危乃是分内之事。”沈追诚恳道。

    他不觉得自己会被慕容晴雪连累,如果说血神教那一战,和血魔战场之行遭遇的艰险,都是因为受慕容晴雪的厄运牵连,那就实在太荒谬了!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这些都是真的,有冥冥之中的气运左右,那这也是他沈追应该所付出的。

    他在白云峰中,从云武到云铎甚至是其余三位统领,都是礼遇有加。

    先天中阶的资源,是云武提供的,为他阻挡刘河调整征召任务,也是白云峰出的手。

    进入白云峰之后为队正,一开始麾下就有八位先天境,云武甚至还给他派来了岳城岳池两名亲兵,试问谁能有这种待遇?

    他成统领,是因为四位统领带他攻打血神教,才有机会积攒足够军功。

    一成统领,云铎便传他云氏绝学,并且为他举办声势浩大的统领宴。

    先天境,便给他一枚四龙令。

    血魔战场受困,云铎请两位封号都尉亲至,更是在龙门界等候十来日……

    以上种种,仅仅因为‘爱才’两个字,实在难以说得过去。

    如果气运之说都是真的,那么沈追觉得自己受了这么多的好处,有所付出也是理所应当!

    更何况,他到现在,所收获的东西,远远超过那些所谓的危险。

    “师弟你能这么想,那我就放心了。”云铎微笑道。“这事过不去,你我师兄弟始终有一个疙瘩,至于师父,他是完全不知道此事。”

    “我明白,师兄以后若是有事,尽管直说无妨。”沈追也表明了态度。

    “哈哈,好。”云铎笑着拍了拍沈追的肩膀。“此事已成我一个心结,若是晴雪此次能因你而改命,师兄踏入神通境,有你一半的功劳!”

    “好好在这边城待着,注意安全。”云铎说完,一步踏出,消失在了沧澜江上。

    看着云铎消失的方向,沈追也是感慨不已。

    “也不知道云师兄和安宁郡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师兄竟然愿为晴雪的事如此煞费苦心,甚至都成了他的心结……”

    “嗯?等等!喂喂,师兄……你怎么就自己走了啊!”

    这么远的距离,你缩地成寸倒是带上我啊师兄!

    沈追看着底下咆哮的沧澜江,欲哭无泪。

    “唰~”天空中又出现一个人影,云铎一脸尴尬的去而复还。

    “咳咳……师弟,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