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让世界变异了 > 第七百零三章 阻杀!
    正文

    西方,联盟总部,巨大如山般的通天巨树的古老树冠内部,一名身穿翠绿色古典战甲,气质端凝冷肃的女子正在盘膝而坐,其突然睁开双眼,遥望东方翠云山域的方向,猛然色变。e

    一道道诅咒之力正在往东方汇聚,在半空中汇成一条诅咒之河,仿佛百川汇海,要融合为一。

    “咒祖出世了,不好,谁释放出了咒祖?”

    “咒祖被白府君镇压,深恨人间。出世之后,必然祸乱天下。”

    “人皇印,有请人皇印!”

    这冷肃女子突然站起身来,神色也变得肃穆,对着半空,突然深深一躬。

    嗡!

    仿佛某种秘术被触发了,半空传来震荡的声音,一方覆盖至少半个天空的明黄黄巨型大印蓦然出现在女子头顶。

    大印中传来皇者的气息,这气息有别于肖沐的天帝印,却覆载万物,治令众生,带着帝皇的威严,号令天下,让苍生臣服膜拜。

    “咒祖出世,天下必将陷入大乱。人皇印,我要镇压咒祖,请助我一臂之力!”

    冷肃女子冲明黄黄大印又是深深一躬。

    “准!”

    明黄黄大印受到感应,其中传来威严的声音,仿佛无上皇者做出了承诺。紧跟着大印突然缩小了,变成巴掌大,飞向冷肃女子。

    “多谢!”

    冷肃女子口中称谢,双手同时伸出,托住了明黄黄大印。

    接着,她手托大印,从树冠上迈步而下。

    大印中飞出一团带有无上皇者威严的明黄气,直接将女子身形托住,女子步履缓慢,踩在空气上脚下却仿佛有一道道无形阶梯。

    “拜见神凤女!”

    树冠下方,两名值守的阴神境异变者看到冷肃女子现身,立刻躬身恭敬对冷肃女子行礼。

    “免礼!大唐遗址有人释放出了咒祖。人皇命我代掌人皇印,我要前往大唐遗址救援,告诉联盟众元老,各司其职,不必因咒祖惊慌。”

    “遵命!”

    两名阴神境男子肃容应答。

    神凤女突然腾空而起,轻轻一跃,就出现在高空一团彩色云霞之上。

    “神凤女,我和你同去。”

    神凤女才刚刚登上彩色云霞,远处,便突然现出一个男子身影五遁合一遁来冲着神凤女高呼。

    如果肖沐在这儿的话,一定能够认出这名男子就是曾经和他、尊一起探索轮回路的黄渊。

    “不用了,你速度太慢,想去就慢慢来吧,我先走一步。”

    神凤女并没有等待黄渊,脚尖轻轻一点,那彩色云霞便托着她飘往大唐遗址的方向。

    ※※※

    混沌包裹的古老空间当中……

    哗啦!喀啦啦!

    一条无色、无形,外围包裹着造化之云的锁链尽头是一名须发凌乱,外形看起来邋遢无比的瘦长老者。

    一道道的五行之力从这名老者的身上飞出,包裹住其身体,让其身体几乎变成五彩之色。

    在其背后,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散开,组成了一个巨大的五色扇形。

    但这由纯粹五行之力组成的巨大五色扇形物体出现在须发凌乱邋遢瘦长的老者背后,却象征着某种威严,神圣无比,威严无边。

    突然,这瘦长老者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双眼突然睁大,脸上露出惊讶惊喜之色。

    “咒祖居然脱困了!”

    “这老小子运气真好,哈哈!白靖啊白靖,你千算计万算计,最终还是没有困住咒祖。”

    古老空间突然扭曲了一下,仿佛气流在涌动。

    紧跟着,包裹在古老空间之外的那种无形无质能令万物归源的混沌之力突然动了,像是洪水决堤一样冲进了古老空间,一直对着瘦长老者冲刷过来。

    “啊~”

    瘦长老者惊呼一声,脸上怒意一闪而过,对着空气大吼,“白靖,本老祖和你势不两立!啊~”

    无声无息,空间扭曲的却更加强烈了一些。遭遇涌来的那股混沌之力时,似乎就连这片空间都要归源,重归混沌。

    嗡!

    瘦长老者背后五色神光突然暴涨,像是太阳一样大放光华。那五色神光很快就充斥满了整个空间。

    !滋滋!

    似乎有声响发出,五色神光和混沌之力接触,挡住混沌之力的同时,也在一点一点的被侵蚀,重归本源,化作混沌。

    情势看起来危急无比,瘦长老者苦苦支撑,拼了老命似的利用五行之力阻挡混沌的侵蚀。混沌全然无损,老者自身五行之力却一点一点的被消耗。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之久。半个小时之后,混沌之力开始退缩,又回到了古老空间之外。

    而瘦长老者,因为利用五行之力抵挡混沌之力,五行之力被混沌侵蚀之下,自身遭到了沉重消耗,竟显得有些气息奄奄起来。

    ※※※

    “希望还能来得及救援!”

    肖沐施展五遁合一,身体化作五色光华,丝毫也不停顿的一直往翠云山域的方向飞遁。

    他的速度快到了极点,眨眼间就是几十里上百里的路途。可是,尽管这样,肖沐依然觉得自己的速度太慢了,心焦如焚。

    ※※※

    “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追赶咒天子的伍劫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向北回望翠云山域的方向,他看到了诅咒之力汇聚,看到了那纯粹由诅咒之力组成的俯视苍生的巨大鬼脸。

    “哈哈!哈哈哈哈!”

    和伍劫不同,被伍劫追赶的咒天子在看到这种情景之后,立刻停下脚步,疯狂大笑起来。

    “咒祖脱困了,哈哈,老祖脱困了,伍劫,你完了,大唐遗址完了,你们人间也完了。”

    什么?咒祖?这恐怖天象是咒祖造成的?

    伍劫脸色大变。

    恐怖天象汇聚于翠云山域上空,难道是徐千武和方莹他们那边?难道是幽泉?幽泉不是葛遑葛土地修建的藏宝库吗?怎么会牵涉到咒祖?

    伍劫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五万年前,因为白府君擒获咒祖,咒祖实力太强,缺少关押的地方,无奈只好将藏宝库改成监牢,用来关押咒祖。

    “伍劫,你们完了,老祖脱困,你们人间一个人都逃不了。你和我诅咒门做对多年,击杀我诅咒门强者无数。这次老祖出世,就算别人能活,你也活不了。”

    咒天子背负双手,视伍劫为死物,认为伍劫死定了。

    “我先杀了你再说,看咒祖有没有能力让你复生。”

    伍劫丝毫不受咒天子言语影响,脸一沉之下突然展开遁术向咒天子冲杀过去。

    其手一抖,一道光华从手中飞出,如匹练般缠绕向咒天子。

    “啊~,伍劫,我和你势不两立。”

    咒天子惨嚎,猝不及防之下被伍劫利用飞剑击中,却不敢停下来和伍劫战斗,怒吼着继续逃跑。

    ※※※

    “是谁?难道真的是咒祖?小徐和小方不要出意外才好。”

    齐谐展开五行遁术,全力爆发,将自身速度提升到了极限。

    此老彻底拼命之下,看起来再不像是一个衰迈老人,行动迅捷,倒像是一个壮年男子。

    一团乌云从葛遑葛土地的土地府中飘了出来,紧跟着飘向空中。乌云之上,赫然站着一名全身都在流淌脓液的高大男子。

    “腾云驾雾之术!”

    齐谐蓦然抬头,立刻就看到了身在云彩之上的咒祖。

    咒祖置身云端,从葛遑葛土地的府邸出来之后,正打算驾云远离。他刚刚脱困,实力还没完全恢复,再加上威权不全,还没搞清楚人间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对人间发起大战。

    “嗯!”

    咒祖显然也感知到了齐谐的存在,突然低头看了齐谐一眼。

    齐谐的状态让他神色微微一动。此人看起来衰迈,实力也不算很高,体内却有一股强大的爆发力。

    而那股爆发力之强大,即使强大如他,也不仅感到威胁。

    “咒祖,滚下来受死!”

    齐谐仰天怒视咒祖,对着咒祖大吼。

    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咒祖对手,却不想也不愿放对方离开。

    咒祖才刚刚脱困,一身实力还没有恢复巅峰状态。

    想要击杀咒祖,现在就是最佳时机。

    而一旦让咒祖远遁,获得缓冲时间,恢复实力,再想击杀对方就难了。

    至于自身是否能够击杀咒祖,齐谐根本不敢想象。

    他虽然是正神境,修炼了变异血魄术这种爆发手段,但由于身体太衰迈了,三魂七魄只剩下一魂一魄,能够爆发的实力有限,不可能是咒祖的对手。

    但他相信,咒祖出世引发的恐怖天象,不仅自己看到了,联盟其他人必然也看到了,尤其是联盟的高手们。

    现在,联盟的高手们必定正在往这边赶来。

    而对于自己来说,只要能拖住咒祖,就能为正在赶来的联盟高手争取时间。只要拖延到联盟高手赶来,就是胜利。

    “嗯?”

    咒祖恼怒,感觉被挑衅了。

    他其实也清楚,在自己实力还没恢复、还没搞清楚正东域现在的状况之前,最好先离开这里,以免被高手盯上。

    即使想要和正东域战斗,也要等实力恢复,摸清楚正东域的底细之后再说。

    可是,齐谐的挑衅却让他恼怒。

    低头看了地上的齐谐一眼,咒祖迅速做出判定。

    地上这人体内虽然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本身的实力却是一般,甚至连神灵位业都不完整,属于残缺状态。

    这种实力,对他来说,实在不值一哂,唯一让他顾虑的只是这人体内蕴含的那股爆发力而已。

    不过,这人只剩下一魂一魄,衰迈无比,就算体内蕴藏着一股爆发力,又能爆发几次?

    照这人的身体状况来看,估计爆发一次之后就死了。

    “五万年了,正东域居然还有人知道我是谁,难得!你让本老祖感到欣慰!”

    咒祖嘴角边露出一丝轻笑,有些欣慰的样子,可是配合上他全身流脓的状态,这笑容却让人感觉恶心。

    “也罢,既然你一心求死,本老祖就先解决了你再说。”

    说着,咒祖置身的乌云缓缓下降,从高空沉下,落到了半空的位置。

    “咒祖,不敢下地和我一战吗?”

    齐谐竹杖在地上狠狠一顿,仰天继续对咒祖挑衅,试图激将咒祖从乌云上下来。

    咒祖精通腾云驾雾之术,如果不下云彩和自己战斗,居高临下,战斗时会拥有绝对优势。

    而齐谐抬头望天,脚踏大地,和咒祖战斗时必然吃亏。

    “本老祖活了几十万年,激将法对我毫无意义!”

    咒祖神色不变,说出来的话异常淡漠,突然伸手,冲着伍劫轻轻一指,口中低喝:“咒!”

    黑光从其指尖冒出,乌云突然下沉,空中再次出现恐怖鬼脸。

    这鬼脸双目外凸,如同恶神俯视苍生。

    只不过这一次,其双目却凝注在齐谐身上,并在一瞬间里锁定了齐谐。

    神咒术!

    同样的神咒术,经咒祖的手施展出来,威力比咒天子强大了何止百倍千倍。

    而身为诅咒之祖,每一次咒术施展,都引发天象,带有超乎想象的恐怖伟力,不仅威力令人无法抵挡,其中透散出来的恐怖伟力更是能压制他人抵抗的念头。

    一般人面对如此恐怖伟力,在正神威权的压制之下,恐怕连抵抗的念头都没有了,只能乖乖受死。

    身为正神境强者的齐谐显然也感应到了咒祖咒术中天然的对自己的压制作用,大惊之下,其内心也感到了几分悚然。

    但他毕竟是正神境强者,一定的抵抗力还是有的,再加上修炼的不是诅咒之力,受到诅咒威权的影响有限。

    砰!

    面对从空而降,从咒祖手中发出,化作几十亩大小恐怖黑云的神咒之光,齐谐右手竹杖猛的往地上一顿。

    山石碎裂了,这竹杖居然也是一件神宝,白茫茫神光绽开,化作雾状护住了齐谐的身体。

    滋滋!波!

    从天而降的诅咒之光和白茫茫雾气撞击在一起,那诅咒之光的威力太强,白雾被侵蚀了,以惊人的速度消失。

    齐谐脸色不变,身上气势突然猛烈攀升。

    血魄术的力量爆发了,恐怖的力量在他体内爆炸。

    此老的血肉当中,一团团恐怖之力汹涌汇聚,仿佛化作了一条条力量之河。

    那一条条力量之河隐藏在他的血肉当中,不断发出爆炸般的恐怖声响,瞬间而已,就提升到了极致。

    波!波!砰!砰!

    齐谐体表,一道道隐藏的血管爆开了,血肉都开始模糊。

    在他体内,那股爆发的力量太强,以至于就连他的身体都支撑不住。

    咒祖脸色微变,齐谐的爆发力之强,还要超出他的意料。

    但他的脸色也只是微微一变而已,瞬间便恢复了正常。齐谐的爆发力再强,也对他造成不了多大威胁。

    “啊~”

    齐谐体内的爆发力终于提升到了极致,爆吼一声,双足一顿,高高跳起在空中。

    神兵竹杖挥舞,化作青色流光,对准咒祖脑袋猛烈轰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