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男配个个是戏精 > 正文 这个反派有点萌 8
    正文

    明月高悬,两个女娃娃深一脚浅一脚往村口走去,村里时不时还传来几声狗吠,听得洛小宁心里直发毛。

    突然她停下脚步,拉着小女孩的手紧了紧,村口泥道上似乎站着一个人,看她身材纤细,长发披肩毋庸置疑是个女人。

    呼

    一阵风吹过周围亮起了绿莹莹的火苗,洛小宁这才看清女人的相貌,女人大概30来岁长相妖娆,而且看着还有些眼熟。

    “啊”

    她还没想起来这女人是谁,身边的小女孩先叫起来。

    “是那个婆婆……”

    小女孩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同时她的身子小身子还不忘往洛小宁身后挪了挪。

    是了,这不就是那个韦婆子嘛,她怎么说看着有些眼熟,只是这老婆子怎么会变得这么年轻了?难道是……她想到不久之前屋子里的那一幕。

    洛小宁惊得连连后退,差点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还好最后她努力稳住了身形,小女孩也被拉着往后退的数步。

    “呵呵……”

    韦婆子先是掩嘴咯咯笑了起来,仿佛出谷黄鹂声音清脆悦耳,一点都不像她之前老太婆的声音,更像是妙龄少女。

    “你们是逃不掉的,还是乖乖留下来给我做祭品吧!”

    她说完就站在那里看着洛小宁两人,没有下一步动作,也不知道是不屑来捉她们,还是根本没把她们二人放在眼里。

    怎么办?苏邪还没追上来,她们两个小娃娃怎么可能是这女人的对手,难怪她这么有恃无恐。

    洛小宁想着飞快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看来等人来救是没希望了,只能靠自己闯出去。

    她伸手拍了拍小女孩的头以示安慰。

    “姐姐……”

    小女孩弱弱的喊了一声。

    “乖!等一下我拖住她,你就跑回去找苏哥哥……”

    洛小宁借着拥抱小女孩的功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小女孩也是个聪明的,没有开口问为什么,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洛小宁机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咕咕咕……”

    村外高山上不知名的鸟儿叫声突然,似喜似泣,听的格外渗人。

    韦婆子似乎有些不耐烦,她扭着水蛇腰一步步走来。

    “怎么?你们还想跑不成?”

    她撩拨了一下黑长发,讥笑的看着眼前两只小豆丁。

    如果不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还真想把两个讨厌的女娃娃送给鬼子食用,省得整天惦记着逃跑。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韦婆子就走到洛小宁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

    “是我绑你们回去呢?还是自己走回去?你们选吧。”

    她语气中满是嘲讽,丢下这么一句也不看洛小宁她们,而是往村外的方向看去。

    “沙沙沙……”

    此刻村头一点风都没有,村外树林却沙沙作响,似乎有人飞快穿过树木刮起来的动静。

    不等洛小宁回答走或者绑,就听闻一粗犷的男声说话。

    “师姐别来无恙,可让师弟一阵好找啊!”

    借着周围绿色的火苗,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提着木剑就冲韦婆子招呼过去,别看他嘴上说着客套话,下手一点都不留情,木剑专挑要害,剑剑索命。

    “臭老道你还不死心,还有,别叫我师姐,恶心……”

    韦婆子撤开身子躲过突如其来的木剑,反手就丢出去一把药粉,也不知道是什么药,老道士扭过身体避开,而旁边的洛小宁想都没想一步向前挡在女娃娃面前,她吸个正着猛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

    好痛,她的心口好痛,污镜,小镜子你在不在?我是不是快死了?洛小宁一连喊好几声都没听到回答,心中腹诽:这家伙总是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下次别让她逮到,不然铁定让它脱层皮。

    她忽然觉得心口不疼了,整个人轻飘飘的浑身无力,身边老道和韦婆子的打斗声也越来越小了。

    “姐姐……”

    女娃娃见洛小宁往地上倒,惊得尖叫。

    “宁儿……”

    苏邪手中提着装两只兔的笼子,刚好看到倒下的洛小宁,他把手中的兔子一扔就奔了过去,心里想着,一定要没事啊,你说过要陪我一辈子的,我们已经拉过钩也盖过章,你不能食言。

    “小宁……”

    后来的洛子庆看到苏邪怀中抱着小侄女,他心里就一个咯噔,尤其是看到小侄女那苍白如此的脸,还有嘴角不停往下淌的鲜血,心中如同五雷轰顶。

    “这是怎么了?大晚上的小孩子跑这里来干嘛?”

    韦怀瑞拿着煤油灯匆匆赶来,村口已经没有老道和韦婆子的身影,只是此刻谁都没搭理他。

    苏邪小胳膊抱着渐渐变凉的洛小宁轻轻摇晃她:“宁儿,醒醒……你说过要教我读书写字的,我还要当大英雄,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小宁……”

    洛子庆整个人扑在洛小宁身边,小心翼翼伸出手,没有,一点气息都没有。

    他惊恐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目睁大嘴唇颤抖,喃喃道:“怎么办?要如何向大哥大嫂交代?”

    最后三个人都围着洛小宁的尸体哭得肝肠寸断,泣不成声。

    韦怀瑞在一旁虽然也伤心不过却十分理智的劝说三人节哀顺变。

    起!

    在污镜的一声低呵下,洛小宁以灵魂的状态缓缓从小小的身体里飘出来。

    刚才她虽然能听到叔叔还有苏邪他们的声音一,但是却听不太清楚,现在才得以听清他们说话,看清他们为自己伤心流泪。

    她一见到污镜便急哄哄追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污镜的回答是,她终究还是没有躲过命运的安排,她这具身体本来就是活不长,只能说天命不可违。

    洛小宁真想把这烂镜子给砸了,那接下来她该怎么办?任务该怎么办?真是一点都没说到点子上。

    她这么想也是这么做了,只是她的手直接穿过污镜的镜身,根本碰不到对方更别说砸镜子了。

    “呵呵……”

    见洛小宁的手不停从它身体穿过,污镜咯咯笑起来,早就跟你说了我不过是一种意识,只有主人的灵魂碎片才能触碰到我。

    那现在怎么办?洛小宁彻底没辙了,摊手问它。

    污镜:等!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男配个个是戏精》,“”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23

    男配个个是戏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