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道争先 > 第四百九十章血族女王
    正文

    竹阁中,不知过去了多久,文怜和萱茗,瘫在床榻,已然彻底无力,已然睡去。

    雨儿稍微动了下,也无法再支撑,瘫软的落在离殇怀中,低喘连连,**的青丝,垂落身前,遮去小半玉颜,香汗淋漓,可见其到底何等的疯狂过,离殇伸手轻轻捋了捋其青丝,见得怀中佳人喘息连连,笑道,“累了,就睡了休息一下。”

    雨儿嘟囔了一句,道,“不,雨儿想在多看一会儿少爷。”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莲臂抱住离殇颈部。

    离殇没有再说什么,由着雨儿抱着,用手轻轻抚了抚其粉背,雨儿靠在离殇胸膛,抬着头,看着熟悉的侧脸,只是美眸有些迷离,似乎随时会睡去。

    过了一会儿,雨儿动了动,无意中看到熟睡的萱茗,想起了什么,道,“少爷,不知道,怜儿妹妹有没有跟你说过,萱茗妹妹被那血珑给盯上了。”

    “血珑盯上萱茗!?”

    离殇自然知道血珑是谁,正是因此,他才会奇怪,血珑是血族女王,而萱茗说实话,天赋在血族之中算的上是出众,可是在那等人物眼中,不过是稀松平常,天赋如此,修为更是如此。

    离殇问道,“为何?”

    雨儿小脸蹭了蹭,应该是想要摇头了,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有好几次血珑都威胁过我们交出萱茗,甚至还出过手,弄得萱茗妹妹都不敢离开这宫阙。”

    离殇暗暗想道,“血族的女王,以后有的是机会打交道,该是问一问为何了。”

    怀中佳人又发出一声嘤宁,原来不知不觉中,他的手已然是滑到那弹性十足的翘臀上,滑入到那神秘的区域。

    看着雨儿那娇羞的模样,忍不住又狠狠把玩了一阵柔软无骨的娇躯,若非见得雨儿无力为继,他定然要拔枪上阵,再战数日。

    本来就很累的雨儿,又被离殇戏玩一阵,眼皮重若千斤,渐渐的就在离殇怀中酣睡了过去。

    片刻之后,离殇轻轻放下雨儿,穿上衣物,便是挪移了出去。

    离开九重宫阙,往外殿而去,过去好几天了,也该见见那天林了。

    只是刚刚才离开九重宫阙,便感觉到了周匝空间的轻微扭曲,“挪移?”若非离殇成了仙人还真感应不到如此轻微的扭曲。

    此处乃是齐王府,敢如此大胆,且还有如此实力的,在血州之中,也就唯有那一人,景色模糊一闪而逝,再度看去,周围的环境已截然不同。

    “此地便是血王所居之地,倒是与血族颇为相衬。”

    离殇朝四周看去,尽数皆为鲜血,一座大殿之内,血液的湖泊,占据了所有的地方,血湖之上有着一条单人的走廊直通殿外。

    “击退项羽的齐王,想不到这般俊俏,是男子着实可惜了。”

    慵懒的声音传入耳中。

    循音看去,便见得走廊的尽头,有一座小小的浮台,置有一软塌,纱帐垂下,可见其中,有着一名绝美少女,美得妖异,侧躺着,身上裹着血色长袍,似乎有着无数血液流动,一双小巧玲珑的玉足,白里透红,如上好美玉。

    “多谢血王的赞誉。”

    离殇淡淡一笑,朝浮台而去,笑道,“只不过,一男一女,正乃应和阴阳,何来可惜之言。”

    “男子肮脏不已,连其鲜血亦是如此,臭气冲天,生得齐王如此标致的相貌如何不是可惜。”

    血珑继而说道。

    这倒是和传言一般,血王极其厌恶男子,离殇纱帐前,停下了脚步,笑道,“既然如此,不知血王请我来是为何。”

    血珑稍微舒展了下身子,虽已血袍遮体,玲珑有致的娇躯,让人有些欲罢不能,猩红朱唇微张,道。“齐王和那等卑贱之人不同,并无恶臭。”

    “请齐王来此,我也却有一事想问,你殿中那血家女子,是否吸过你的血。”

    言及于此,不知为何,血珑一双血色美眸,变得有些凌厉。

    离殇目中闪烁光芒,笑道,“自然。”

    “果然。”

    血珑美眸光芒闪了几次,伸出纤纤素手,虚空轻轻一拨,纱帐便是分开,笑道,“听闻,齐王擅长阴阳大道,血珑仰慕已久,不知齐王可愿与妾身,共同参悟一番。”

    离殇无了纱帐之隔,更能清晰见得血珑,有传闻,血王是血族最强者,也是血族,最美的女子,此言果真不假,刚刚还在说,男子可惜,如今又改变了,不用想就知道有问题,不过也正合离殇心意,笑道,“血王如此佳人,又有何人不愿。”

    见得离殇如此简单就答应了,血珑眼眸出现一丝诧异,还有一丝疑惑,难道对于有什么依仗,本来在她的想象之中,离殇定会拒绝,毕竟如此露骨的邀请,摆明了要出手,她也不怕离殇反抗,血州之内,就算是天仙也非其对手。

    血珑那一丝的疑虑很快就抛开了,有着血州的大阵之力,她无惧任何人,更何况此处乃是大阵中心,而她所在的软塌更是中心之中的中心,能在此发挥出来实力更是无人能挡,只要离殇入得软塌上,便是任她蹂躏。

    离殇不知血珑的想法,方才刚刚踏入软塌,一股无法言喻之力,倾泻而下,瞬间将其压制的无法动弹。

    “齐王,真不知你的自负是从何而来,如今你又该如何反抗呢!”

    血珑在软塌爬动,俯视离殇,血瞳在其身扫视,嘴角泛起轻微的幅度,似乎是在嘲笑。

    离殇见得血珑如此,轻笑道,“血王何须着急,放开我,我自可交会血王更多,可让血王体验一下,未曾享受过的极乐。”

    血珑冷笑一声,低下头来,在离殇耳旁说道,“我看你能够嘴硬到几时。”

    言罢,血珑便朝离殇的颈部咬了下去,长长的尖牙,吸吮着离殇鲜血。

    血珑见得离殇的血液,乃是黑白色,也无什么在意,天下修炼之法,何其之多,将自己的血液变成其他颜色也是常有的事情,倒不如说此等血液,更加好喝一些,能够改变血液的修炼之法,多数也是改变肉身,将自家的修为,用肉身承载一些,所以血液会承载更多力量。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