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道争先 > 第四百四十九章整顿内部
    正文

    水泽上,波光粼粼,水中藏着一轮明月,皎洁月光,流淌四方。

    昔日,成百上千的飞舟,船只,如今却萧条至极,零零散散的两三破损的船只被遗弃,完好的只有一艘轻舟,在漫漫波浪中,缓缓前行。

    少女坐在船头,脱开云靴,露出白嫩的玉足,提起裙摆,先是轻轻一点水面,似乎是在探测水温,引起微弱的小圈圆晕,转眼就被前行轻舟给覆盖。

    玉足沉入水中,轻轻晃动,水花不显,少女双手撑在背后,目光看向远方,眸中似乎有点留恋,有点往日回忆。

    静静的,轻舟,少女,似乎融入到风景的画卷中,增添不少韵味,忽然轻舟少女,惊呼一声,打破了意境,玉足一翘,离开水面,掀起水花,让原本为围绕过来的鱼儿,皆被惊走,身子往后面倒去。

    少女落入一怀抱,幸免摔在船板的惨剧,只不过少女并没有,感谢将其接住的少年,其一,她之所以会往后倒去是因为少年的拉扯,其二,少年的手,并不安分,覆盖在其胸前。

    青璃暗淬了一口,责怪道,“我说过了,酒儿妹妹不原谅你的话,我和诗月妹妹,你都不可以碰,要是乱来的话,我可饶不了你,还不快点放开。”

    少女话中虽是严厉,不过也无多少反抗,离殇把玩手中柔软,嗅着怀中少女的芳香,笑道,“我帮了这么大的一个忙,就没有点奖励吗?”

    热气吹在耳畔,虽说早已做过多次,更加亲密的行为,可是青璃反而是有种越加敏感的感觉,玉颜泛起点红晕,无法反抗,只得娇软道,“只能如此,不得再进了。”

    接下来,离殇也没有得寸进尺,双手搂着青璃的细腰,道,“舍不得是吗?”

    青璃面色恢复平常,没有掩盖自己的想法,由衷的颔首,应道,“嗯。”

    离殇没有再说什么,与青璃在轻舟上,水泽中,随波逐流的飘荡。

    一日之后。

    青烟仙宫之中,数人在其中,从云端俯视而下,下方水泽,水泽之上,浮岛连绵,云雾缭绕,犹如仙境。

    只是此刻,人去楼空,青葱绿荫之下,虽有鸟叫虫鸣,却失去了点生气。

    仙宫化作,一缕青烟,转瞬消失于天际,仙宫之人,也收回了目光。

    心剑府。

    有仙鹤成群,有麋鹿三三两两,紫青垂落之下,环绕栖息。

    顶上一仙府,云烟氤氲,从远处,根本难以窥其全貌。

    “还没有人攻过来吗,怎么一点胆子都没有,早知道当初,就一定要跟大王离去好了。”

    绝美少女,紫眸莹莹有光,一身紫裙,倚靠椅子上,听着乾元洞主的禀报,一脸懊悔。

    乾元洞主满脸的冷汗,之前,心剑府疯狂的扩张势力,让他看的都有点胆战心惊,如今好不容易才消停下来,这位姑奶奶,还能想着别人攻进来,他都不知该如何说了,他只想心剑府就此不动干戈的好。

    邪音好战,离殇离开也十几年了,按照其离开的时候的话,心剑府的征战停了下来,她和九音,一直守在这一座仙府之中,以防有人偷袭。

    只不过呢,十几年来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生,其实在平日,都是心剑府,在疯狂的践踏别人的底线,才会惹得周围几个势力联合起来,共同对抗。

    而心剑府,如今消停下来,什么动作都没有,自是开心,也不会故意在去挑拨心剑府的虎须,毕竟他们之前,数次联手打入腹地,都无功而返,自然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了。

    一声,玄玄之音,传遍仙府,邪音当即是一脸兴奋,大喊一声,“迎敌。”

    身后一双暗金色双翼展开,足百丈,只见金光一纵,便已踪影全无。

    乾元洞主见之,一脸的羡慕,记得在百余年前,邪音还只是元神初期,可如今已是元神后期,依仗暗金双翼,其他妖王连其衣角都沾不到。

    且在离殇离开之后,邪音不仅坐在府主的位置上,发号施令,更能够掌控这一方仙府,心剑府的资源也是随意调动,简直是让他羡慕到不得了。

    不过乾元洞主也知道,是羡慕不过来的东西,谁让别人是府主的女人,只得暗暗叹息一声,自己怎么不是女,要是的话,威风的就是自己了。

    乾元洞主,也仅仅只是感慨了一下,立即是紧跟在邪音之后,只期盼来者不要太强。

    待乾元洞主,追上邪音之后,却是一阵奇怪,平日的话,早已打得热火朝天才对,可如今,干戈不起,竟还与对方的妖王,交谈不止,难道是因为对方是女?

    乾元洞主疑惑才刚刚升起,邪音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乾元洞主,你带她们去心剑山,暂住下来。”

    邪音折返,双翼一展,身影便再度消逝。

    再是一看,乾元洞主方才发现,数飞舟之上,皆为女妖,其中不少,姿色上乘,让他都一阵心动,不过他虽放纵,可也知好歹,刚刚邪音的态度,可见看出非一般,且又是去心剑山,自不敢随意而为。

    在心剑府初立的时候,心剑山,取奖励制,让立功者,可如其中修炼,不过如今,早已清场,任你立再大功劳,也难入其中。

    乾元洞主,文质彬彬的一摆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诸位,请随我来。”

    乾元洞主在突破妖王之后,就一改之前,粗俗凶戾的模样,学他那狗头军师,装作斯文,非其,而实在是他突破之后,见到其他的妖王,个个凶戾,杀戮,时时与其他妖王交手,也有陨落不少。

    他才突破妖王,还要享受,大好日子呢,便转而去搜刮信息,免得被离殇逼去征战。

    站在飞舟之中的女妖王,还了一礼,道,“多谢。”

    便随着乾元洞主,去心剑山。

    仙府之中。

    湖畔边,藤椅之上,少女肤如凝脂,片缕不着,青丝垂落胸前,可见若隐若现的晶莹红点,手中持有书信,细细阅读之后,便将其放下。

    九音细腻修长的双腿,叠在一起,道,“既然心剑如此说了,自是要依他,准下地方,给离月府的人。”

    “人不回来,麻烦倒是带了不少回来,又不准征战,整顿内部,有什么好整顿的。”

    邪音夺过书信,脸上写满了不喜,不过也没有不听离殇的话,也只是埋怨了几句。

    “他不回来,自然有不回来的原因。”

    九音笑了笑,离开藤椅,穿上九彩华裳,整顿内部,离殇又不在可是麻烦的很,她自然不会让邪音独自一人处理。

    离开院内,行至殿中,九音独自想了想,便唤来早在十几年前便独自归来的元屠妖王,要在心剑府内,弄出一个大动静。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