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道争先 > 四百三十三章杀意
    正文

    太阳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轮明月,以及无数繁星。

    月光皎洁,虽已为夜晚,却也无漆黑。

    明月有二,其一在天,其二,藏于湖底,两者皆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月光照入亭中,洒落在少女身上,姿态婀娜,玲珑有致,晶莹剔透的肌肤,如白玉,泛着银光,有种神圣,有种神秘。

    此刻少女似乎有些慌乱,步步后退,直至撞到石桌,退无可退,方才开口道,“离殇你醉了.....”

    少年不理,一步向前,将少女柔弱无骨的娇躯抱了起来,蠢蠢欲动,在其耳畔,轻声道,“之前,在天蟒府,我可是很生气的,不管你是真是假,还是有什么计划,我都不允许,现在我就要惩罚你。”

    听言,青璃心中一喜,紧接着就是一阵的刺痛,之后,少女什么东西都抛之脑后,紧紧的抱住离殇。

    苏酒儿和林诗月,俏脸晕红,双眸迷离,都缠了上来。

    不理会青璃略带哀怨的眼神,将三个各有特色的绝美少女摆在自己的面前。

    案上,美酒倾泻,葫芦,酒樽,一切皆掉落在地,取而代之的是,美丽诱人的少女。

    夜已深,粼粼波光,上有月光,星光,垂落,挥挥洒洒,化千,化万,美不胜收,不知从何,刮来一阵寒风,引得古井无波的湖泊,产生涟漪,化作波浪,一浪又是一浪,拍打在湖中小亭,浪花连连,遮盖了那令人脸红的声音。

    湖畔边,浪花朵朵,岸上还有着各种花儿,千奇百怪,却又相互映衬,美轮美奂,被青璃打发离开的小环,在花中,摘取着美丽的花朵。

    月下萧瑟,加上吹来了一阵寒风,虽化形之后,再也不怕寒冷,可是小环的心中,还是泛起了淡淡的寒意,朝远处一看,笑道,“快要入冬了。”

    “青璃姐姐和诗月姐姐,跟离殇大人,感情还真的好啊,到晚上都未曾离开。”

    小环哈了口热气,在小手,朝湖中看去,只是湖很大,白天尚且见不到小亭,更逞论有雾升起的夜晚。

    “明天,再过来,到时候,他们的茶应该也喝完了。”

    如此想道,小环拎着花篮,离开了。

    天蒙蒙亮,一股如实质般的杀意,如凉水浇头,绕以离殇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也还是醒了过来。

    昨夜记忆,如泉涌出现,神识一览,将此刻处境收入眼底,不过他没有睁眼,也没有起身。

    苏酒儿身上宽大道袍,整整齐齐,玲珑玉足却是光洁,羞愤异常,一身杀意凝成实质,当要杀人,含怒开口,“青璃让开,我要杀了,这登徒浪子。”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是我的...我的男人。”

    青璃坐在少年的身上,一丝不挂,却无半点羞涩,挺直身子,呈现一个惊心动魄的曲线,玉颜认真。

    “无论是谁,拦我都没用,他必须死。”

    苏酒儿美眸含怒,周匝酒香,化作凌厉杀机,重重叠叠,化作一个个小型的漩涡。

    青璃伸出玉手,纤纤五指,虚空一握,无数银光丝线,凭空而生,相互纠缠,化作巨手,一捏,一个个漩涡,杀机,被空间吞没,不生半点涟漪。

    “酒儿醒一醒,离殇也是无心之失。”

    青璃一声震醒,盛怒中失去理智的苏酒儿,顺带为离殇辩解了一句,道。

    “我看他分明就是装疯办傻,故意而为之,不仅是我,诗月,连你也......”

    苏酒儿清醒,知晓自己刚刚行为的不妥,不过眸中依旧怒恨交织。

    “你是说他没醉?”

    青璃静静一句。

    苏酒儿顿时无言,离殇要真是没醉,那她就是输了,按照赌约,回想起昨晚,离殇对她说的话,那她就是离殇的女人了,可是要是醉了,就是无心之为。

    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说,离殇是没有醉的,否则不仅自己的清白被毁,还得心甘情愿的成为离殇的女人,天地下,哪里会有这么好的事情。

    可无心之为,看在青璃的面子上,便是罪不至死,左思右想,苏酒儿无奈,只得重重的冷哼一声,飞身离去,日后再想报复之事。

    苏酒儿离开之后,枕在离殇手臂上的林诗月似乎早已醒了,睁开双眸,看了青璃一眼,又看离殇一眼,有羞涩,有不知所措。

    没有跟苏酒儿一样,喊打喊杀的,挥手穿上月白长袍,抿了抿唇瓣,便飞身离去。

    “都走了,还装睡。”

    青璃狠狠的在离殇腰间拧了一下,早就看出离殇在装睡了。

    离殇一下子起身,抱住了青璃,轻笑一声,“什么都瞒不住,我的青璃。”

    听闻离殇话中的后四字,原本还怕离殇醒来之后,就翻脸不认人的青璃,心中一甜,随即,又轻哼一声,不满道,“你这个小男人,吃干净了不擦嘴,还要别人帮你擦,当真是恶劣至极。”

    离殇安抚了几句,青璃也不再生气,其实她也知道,如果离殇在那种情形醒过来,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她也只是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

    “以后,你准备怎么吧!”

    青璃抬头问道。

    离殇知道青璃问的是什么,苏酒儿的态度显而易见,也是一般女子的反应,而林诗月,虽说没有太大的反应,可是毁了人家的清白总得有点交代。

    离殇一想,昨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不由得暗道一声,“自己喝醉了,也有点太生猛了。”

    不过也暗暗的庆幸,幸好自己醉的时候,人不多,要是在女人堆里,还指不定发生什么呢。

    暗暗的发誓,酒这种东西,以后还是少碰为妙。

    青璃见离殇久久不语,问道,“准备先找谁?”

    离殇一把将青璃抱起,在少女的无暇娇躯扫上一眼,笑道,“现在就先去你的房间。”

    少女俏脸绯红,小手一挥,周匝景色变换,眨眼间,便到一香闺之中,离殇将青璃往粉色的软塌一抛,随即扑了上去,惹得少女娇笑连连。

    昨夜,行事到一半,离殇便因为仙人醉的酒力,睡了过去,**既然已经勾动,自然是要满足。

    软塌纱帐落下,遮住春色,只闻女子呻吟,便以浑身燥热。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