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道争先 > 第三百九十七章心剑府
    正文

    “恩?抢我的东西,就是恩了,再说了,你若是知晓我的实力,真的会留下我养伤不成。”

    离殇不为所动,深渊般目光,似乎将邪音看透,道。

    “你以为本山主是谁,我当然是一开始就看穿你的修为了,只不过是见你故意隐瞒才没有拆穿你而已。”

    邪音,邪异的紫眸一转,冷哼一声,言辞凿凿,只不过却缺少了点底气。

    “当真如此。”

    离殇声音不大,似乎已经是信了邪音的鬼话。

    “当然。”

    邪音一仰头,拦腰紫发,随之而动,隐隐紫光,神秘而又妖异。

    离殇把手搭在剑鞘,如墨剑身,露出一截,剑吟升起,周匝花草树木,一分为二,邪音和九音皆感觉有刺痛感,其道,“不管如何,本座的话,不会收回,若你们能够胜我,别说离去,成为你二人手下,亦无不可。”

    剑出,幽光粼粼,映照一方,恍若天地化作利刃,避无可避。

    “我们岂会怕你。”

    知无法避战,邪音周身,紫芒大绽,一股邪气冲天而起,弥漫四下,周匝花草,树木,鱼儿,尽皆失去,清澈湖水亦变得浑浊,一片荒凉的末日景象。

    唯有九音脚下花草得意幸免,邪音也知道她出手造成异象,当即冲天而起,远离邪九山,九音,离殇紧跟其后,他们都不会将邪九山作为战场,那样只会使自己蒙受损失而已。

    邪音和九音,联手,近战远战,双管齐下,似要将离殇逼至死角。

    邪九山之上,天穹之下,轰鸣声再度传遍整个邪九山,众妖纷纷抬头,只是其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很快。

    两道倩影很是狼狈的跌落别院,白哲的肌肤,有数道剑痕,无论是九音还是邪音,皆为如此,剑痕不深,可是当邪音想要修复伤势时,却有一股莫名之力抵挡,令其难以短时间内恢复。

    胜负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确定了,邪音力量未曾恢复巅峰,而九音重伤尚且未曾恢复,连离殇的几招都未曾支撑住,便败下阵来。

    离殇飘然落地,白衣胜雪,若翩翩公子,道,“从今日起,邪九山改名为心剑府,你们好生疗伤,恢复之后,战事不会少。”

    说罢,离殇反手出现一个小仙府与手中,立即有紫青垂下,升天而起,化成一诺大宫殿,悬于邪九山上空,而离殇身影一晃,如若虚幻,消失于原地。

    “心剑府,野心不小啊。”

    重伤未愈再添新伤,虽离殇有手下留情,不过亦是伤上加伤,九音勉强支撑起身,望着那屹立虚空的宫殿,喃喃道。

    “要不是我的力量未曾恢复,怎么败得这么简单。”

    邪音倒是显得轻松些,其身上邪气收敛,脸上挂满了不甘。

    九音见邪音不甘,其实别说是邪音了,就算是她亦是如此,若是她和邪音在巅峰状态的话,未必会输,不过是邪音更加好强,九音安慰了几句,此等形势,已经如此,离殇没有乘人之危,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已经算是其心胸并不狭隘。

    经九音劝解之后,邪音脸色似乎缓和少许,不过脸上不甘,并未消退,转身前往密室,恢复伤势去了。

    “寄人篱下,不过也未必是坏事。”

    九音还留在原地,又看了几眼,悬挂于天的宫殿,暗道。

    她和邪音,无论天赋,相貌,都极为出众,去到哪里总会受到多方觊觎,一直都是躲躲藏藏,如今突破元神,成为了妖王,所占领之地,也只能够在这种偏僻的地方。

    根本不敢去那种妖王林立之地。

    离殇的实力,确实不弱,至少在她看来,也是纯粹的将其收为手下,其改名,为府,其野心昭然若揭,当真其实力,不足以建府,那时她和邪音逃走还的到的,若足以建府,他们也算是找到了靠山,日后修为上去了,未必没有翻身机会。

    不过,不论是做什么,实力是必须的,尽快恢复伤势要好些,九音站起来,准备离开,见一地枯寂,柳眉一皱,其身有九彩光芒绽放,不过极为柔和,不过三息,花草树木重新焕发生机,湖水变得清澈,鱼儿亦如无事一般,摇了摇身子,便是在湖中畅游。

    九音离去后,别院内,恢复往日景象,鸟叫虫鸣,生机勃勃,似乎看不出之前枯寂的景象。

    一个月后,整个邪九山升起巨大的变动,一十二洞妖族,不再固守领地,而是不断的向外侵略。

    邪九山,不,应该称之为心剑府了,个个妖族行色冲冲,不复平日悠闲,山上的妖族,也不比之前看上去稀松很多。

    不过最大的不同还是在其顶,一宫殿悬空,紫青下垂,郁郁葱葱,神秘而又伟岸,在其影响之下,甚至于此山的灵气都已经是浓郁数倍,甚至还在上升。

    有一个粗狂大汉,行至殿外,整理了衣装,方才跨步进入其中。

    少顷,叮铃,叮铃响起一阵清脆的声音,侍女一身水墨衣裙,手腕系有一铃铛,前来引路。

    乾元洞主跟在侍女背后,看着其倩影,一阵的羡慕,这侍女他之前见过,可如今再见已完全不同,其身着法衣,以及手腕上的铃铛皆为不俗法宝,修为更是提升了一大截,却无半点虚浮,可见得了好处不小。

    进入一殿内,白玉为砖,黑玉为柱,看似单调实则奢华,可见隐隐阵纹勾勒四方,不禁有汇聚灵气之效,将其化作整体,难动分毫。

    其上,一俊美少年,手中握有一珠子,似在把玩。

    侍女上前,行至俊美少年身侧,而乾元洞主则在前,止步,行一礼,恭敬道,“,参见,府主。”

    夜珠在离殇手上游走,离殇收敛念想,目光垂下,道,“乾元洞主......”

    “心剑,心剑......”

    一道叫喊,打断了离殇的话,在诺大的宫殿回旋。

    乾元洞主亦被突而出现声音所吓到,不过其念头一转,便是此声音的主人是谁。

    嘭的一声,大门被巨力强行推开,一少女大大咧咧的冲了进来。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