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道争先 > 第两百七十二章恒阳书院
    正文

    离殇之所以那么容易答应冥剑,是因为他自己也是存了在儒州行走一番的心思。

    来子儒书院的主要目的,九琉水和九髓炎在燃华大儒的身上,而燃华大儒在闭关,短时间是不会出关的了,继续留在子儒书院也是闲而无事,既然有机会出来走走也好。

    恒阳书院,在庐阳城中毫无疑问是数一数二的大势力,其最为强盛之时,甚至城主行事也要征询其意见。

    昔日强盛无比的恒阳书院,今日却是大门紧闭。

    “今日乃是东苑茶会的举办之日,恒阳书院作为庐阳城最大的书院,却大门紧闭怕是不像样子吧!”

    在恒阳书院前,聚集一众统一服饰之人。

    “没错,没错,恒阳书院作为庐阳城的代表,怎么不去参加茶会,那岂不是丢人现眼。”

    “不过我看恒阳书院现在如同缩头乌龟,连出都不敢出来,去参加茶会也会更加的丢人现眼而已。”

    讥讽的声音不断传出,各种贬低,辱骂的声音更是毫不吝啬。

    大门的另一边,恒阳书院的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是聚集在大门前。

    “我们不能让那些宵小之辈,再诋毁我恒阳书院,众位师兄弟,尔等可肯与我一同前去让那些宵小闭嘴。”

    青年一袭白衣,在学子之中似乎地位颇高,听起呼喊立即是有不少人响应。

    “范岩师兄说的对,我等恒阳书院之人岂有任那等宵小辱骂之理。”

    “没错,没错,让那等宵小见识一下我恒阳书院的厉害。”

    “恒阳书院多年以来还都没有怕过谁呢!”

    说着便要打开大门冲出去。

    “谁让你们出去了,所有立即回来,否则刑罚伺候。”

    杏黄长裙的美丽女子,身材高挑,束起长长秀发有种干净利落的感觉,步伐间更有种寻常女子所没有的英气。

    杏黄长裙女子,乃是恒阳书院的大师姐,名为阁睛,更是掌管恒阳书院的刑罚,在学子中的地位最高,实力最强,自然是威信十足。

    杏黄长裙女子出现后,原本闹哄哄的学子,立即是安静下来,其目光一半是落在杏黄长裙女子身上,一半是落在范岩身上。

    阁晴乃是大师姐,在场众人唯有范岩的实力最强,在恒阳书院的学子之中乃是前五的存在,能够和阁晴正面对话的这一群人之中也就唯有范岩有这资格了。

    作为始作俑者,范岩毫无惧意,越众而出,走近,道,“如今一群宵小在恒阳书院的门外辱骂,我等作为恒阳书院的学子,又岂能袖手旁观,任由其辱骂。”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你所怂恿的吗?”

    阁晴目光落在范岩身上,隐隐有些怒意,道。

    “你应该知道,长老说过不可外出,范岩你作为十大弟子之一,知法犯法,不引领弟子尊法,反而扇动他们威逼长老命令,我已以刑罚院之名,罚你黑水牢禁闭三年。”

    “要罚便随便要你罚,捍卫恒阳书院的名誉乃是我恒阳书院学子的职责所在,如果你做缩头乌龟不敢出去,可是不要妨碍我等捍卫书院名誉。”

    范岩怒喝道,旋即便往大门而去,要将大门打开。

    “范岩你敢!”

    阁晴大怒,气息瞬间爆发,如同碟浪一层叠着一层,往范岩压去。

    “有何不敢,既然我敢站出来捍卫书院名誉就没有什么不敢的。”

    范岩同样是不敢示弱,儒气冲天,将阁晴的气息排斥在外,与阁晴势均力敌。

    “没错,范岩师兄没有错,我等也愿与范岩师兄一同捍卫书院名誉。”

    在大门聚集的学子,大多是站在了范岩的身后,释放气息,一时间直接呈碾压气势,压倒阁晴。

    就在恒阳书院学子群情激昂的时候,一道银光飞入恒阳书院。

    “这是在干什么,这么快就内讧了吗?”

    离殇从飞舟走出,见下方学子分成两拨互相对抗。

    冥剑也跟着出来,收起飞舟。

    这场闹剧并没有持续多久,一道老者从恒阳书院的深处而出,“全部都给我回去,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聚集在这里是都想要被关进黑水牢吗?”

    阵仗浩大的气息争斗,在老者面前一触即溃。

    “云长老.....”

    范岩看向老者。

    “范岩你作为十大弟子之一,非但没有维持秩序,而且还扇动同门闹事,罚你黑水牢禁闭五年,可有异议。”

    老者直接是大断了范岩的话,说道。

    “没有异议。”

    范岩低下头,长老的意识非其所能违背。

    “云长老,阁晴无能未能够阻止范岩师弟。”

    阁晴一脸惭愧道,她作为大师姐更是掌管刑罚院却没有能够阻止范岩,差点便让其出去,实在是惭愧。

    “无碍,你已经是做的不错了。”云长老没有怪罪阁晴,见其欲言又止,知道阁晴也是对于闭门不出这么一个决定有所不满,道,“我等作出决定自然有道理,你只需要好好修炼,或许茶会我们未必会不去。”

    云长老往离殇和冥剑那里看了一眼。

    “是。”

    听闻云长老的话,阁晴心中大定,应道。

    旋即,便带领刑罚院弟子,将范岩带回去受罚。

    “两位想来便是九魂长老的好友,请往这边了。”

    云长老来到离殇和冥剑面前,做了个指引道。

    跟着云长老穿过恒阳书院,来到一处院子,幽深人静,假山流水,院内布置颇为高雅。

    院子中央,一凉亭在湖泊中央,即无船只,又无路通,唯有一片片的莲叶浮在水面上形成一条直达凉亭的路。

    云长老他们落在凉亭,凉亭内坐一人,看似中年,五官有些粗糙,说是普通有些不恰当,可以说是丑了,不过却又没有半分觉得不想接近,大概便是因为其人身上有着点温润气质吧!

    茶,早已沏好,分作四杯,九魂道人见到离殇和冥剑,立即是起身相迎,双手并措,完完全全是一个读书人的做派。

    安坐四方,清茶上竖起一枚茶叶,弥漫出幽香,闻之心情舒畅,浑身疲劳一扫而空。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