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道争先 > 第两百五十七章出门遇敌
    正文

    剑气在手掌环绕,轻轻一指,剑气如若是离弦之箭,往前方斩去。

    撕,足以抵挡万象真人攻击的墙壁,几乎被斩断,深深的剑痕,仅仅只差毫厘便以穿透墙壁。

    “也就是如此。”

    半月以来,离殇什么都没有做,都是在熟悉突破后的实力。

    刚刚的那道剑气都还只是离殇收回大半的威力,方才如此而已,倘若是全力出手,整个洞府都有崩溃的可能。

    “倒也该动身去儒州了。”

    当日在幻夜岛得了九琉水和九髓炎的消息,自然需要前去的寻来。

    “一些小麻烦,也正好是解决掉吧!”

    透过层层阵法,目光落在一身披金色铠甲男子的身上。

    自金色铠甲男子前来监视洞府时,离殇就有察觉,不过懒得理会罢了,如今离去自然是要撞上一面。

    “心剑,将银无花交出来,本座可让你安然离开......”

    离殇刚离开洞府,金色铠甲男子立即是挡在其身前,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厉喝。

    “银无花?”

    离殇先是疑惑,念头一转,回想起在天衍阁购买灵药时,遇到硬要他转卖的法衣少年,呢喃道:“原来是为了它。”

    这些离殇算是知道金色铠甲为什么要在洞府外埋伏,来找他的麻烦了。

    “早已没有了。”

    离殇说道。

    金色铠甲男子闻言,大怒,“银无花,又岂是你在短暂时日可消耗其药效的,竟敢蒙骗本座。”

    “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座就好好教训你一番。”

    金色长枪出现在金色铠甲男子手中,金色长枪的出现似乎带来强烈的压迫,周围空气自动退避,握住金色长枪的手臂似有青筋暴起,可见金色长枪的重量非同小可。

    “这里是可是在城中,怎么你......”

    见金色铠甲男子一副战意激昂模样,离殇微微皱眉,道。

    “罪大恶极之辈,竟然敢在城中公然杀人,本座作为护城将军,定然将你绳之于法。”

    金色铠甲男子,义正言辞,浩浩荡荡,一往无前,金色长枪直指离殇。

    “原来如此吗?”

    离殇轻笑一声,怪不得金色铠甲男子胆敢,毫无掩饰的大肆出手,原来城主府中人,一般人若无许可在城中一旦出手,都会引来城主府的守卫镇压。

    不过既然金色铠甲男子是护城将军自然有着一部分的特权,看谁不爽直接抓回牢里,随便安一个罪名,再狠狠教训一顿,如果是没有背景的直接杀了也不会有波澜升起,再常见不过了。

    金色长枪升起,金色铠甲男子出手果决,气势如虹,浩浩荡荡,威压四散,一圈圈一层层往周围散去。

    长枪直刺,隐隐间似有龙吟之声,抬头再度一看,金色长枪似乎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一条金色的腾龙,似能将世间一切撕碎。

    金色铠甲男子这一出手,无丝毫留手,哪怕在他的心中,离殇远远不如他,不过他个人的习惯,无论是对谁,都要使出全力不留丝毫余力。

    浩浩荡荡的攻势施展开来,毫无掩饰,城中不少人第一时间便以察觉。

    “何人如此大胆,敢在城中肆无忌惮的出手!”

    “这气息乃是护城将军,武陟的气息,是有人逼得他出手了。”

    “武陟踏入万象顶尖层次多年,那白衣怕是凶多吉少。”

    察觉到的众人,纷纷来到空中探查。

    空中众人,一身形窈窕,娇媚可人的红衣女子亦在其中。

    若是离殇见到定会觉的颇为眼熟,其正是离殇在天衍阁所遇到的侍女,现在看来能够察觉到金色铠甲男子的攻击,看来绝非一般人。

    “那是?他!”

    红衣女子目光落在离殇身上,微微诧异,那日之后,她对于离殇略有兴趣,还特地的去查过离殇,只不过并没有什么收获,到没想到如此又再次见到。

    “不知因何原由,竟然是得罪了武陟,他若是能够胜过武陟,倒是值得保下来。”

    红衣女子嘴角含笑,一双美眸放在离殇身上,颇有期待。

    见武陟这个护城将军出手,怕是很多人第一时间都会认为,是有人犯了什么事,才会引其出手,当然就连是武陟自己也是用这么一个理由。

    不过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武陟这是在以公报私,要真是犯了什么事,又岂会是武陟独自一人,起码还会有其编制内的十人。

    正因如此,武陟大多数情况根本是不需要出手,除非出某种特殊情况,如今在武陟身边即无人跟随,又独自出手,多数都是有所谋私。

    所有人都认为,离殇这一个倒霉鬼,是死定了,因为就算是离殇的实力强横,强到能够击败武陟,可是武陟是什么人,那可是护城将军,城主府的人代表着城主府的脸面。

    就算是武陟被击败,城主府立即会派出其他人直至将其擒拿为止,闹到最后,若无担保全怕是会被直接处死。

    这也是红衣女子在离殇能力击败武陟时,说要保下离殇的原因。

    红衣女子可不是天衍阁的区区侍女,而是天衍阁这一个分阁的掌权者,含香仙子,虽只是万象真人,却能够与城主直接对话,凭含香仙子的身份保下一人自然毫无问题。

    面对腾龙咆哮,风云变化,离殇面上,神色平静,双指合拢,化作剑指,朝虚空轻轻一划。

    一切皆化枉虚,腾龙发出哀鸣,一分为二,武陟身上法宝铠甲破碎,跌落,不知生死。

    原本空中议论众人,鸦雀无声,任谁也没想到会有此等结果。

    就连含香仙子,一双美眸也是眨了眨,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发生的事情远远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战斗开始的快,结束的更快,至少没人会想到的那么快。

    离殇一步跨出,化作流光,对于武陟的生死,毫不在意,万象真人,离殇早就提不任何兴趣了,单论攻击,一般的元神都难以媲美其锋芒。

    见离殇离开,含香仙子衣裙摇戈,想追上去,不过脚步却又顿了顿。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