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死亡之地一百天 > 第二十章 大兄弟遇难
    顺着脚印一路跟随,不知不觉我也走出了一两百米,期间我倒是也不时的记下了某些标志性的东西,如果以后有时间的话可以来探索探索,并不只是为了食物,只靠着湖里的东西,我是无法撑过季节变化的,其中最主要的能够保暖的动物皮毛也必须从森林里头获得,我可不指望那些鱼皮能够保暖。

    当然,我对于皮毛的获取也是有了些许打算,如果没出什么意外的话,那头熊的皮,就是我最好的棉被!

    又是十多分钟过去了,那壮汉的脚印竟然开始通向了森林深处,我的心里有点打鼓,这人是不是认真的?!明明知道自己什么都不会,还一个劲的往森林里面跑,不知道森林里面才是真正的人类禁区吗?

    看着地上不断向森林中延伸过去的脚印,我决定先到河边取一些水,我虽然没有一直跟着过去的想法,但是做好万全的准备绝对不会有错,再加上因为营地离水源很近,我一直也没有在背包里面准备水,这倒是给我提了一个醒。

    迅速跑到河边,我不断用那宽大的叶子舀起水来,但是只有水是无法放入背包的,我尝试了一会,发现水必需与盛水的物品一同,才能放到背包里面,想来也对,如果背包里水能单独存在,那拿出来的时候就有些蛋疼了。

    再装下了不少水过后,我也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让自己身体处于有充足水分的状态,然后立马站起来,沿着来时的方向有找了回去。

    不过走回来过后,我又不自觉的泛起了嘀咕。

    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难道真的如我所料,他其实是在演戏?不对,演戏的话应该是走出去不久然后装死博取我的同情才对,走这么久完全不像是在装样子给我看,我皱了皱眉头,考虑着要不要继续跟过去,毕竟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复杂,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我能够找到标记返回营地的几率并不大,说不好继续下去会怎么样~

    还有一种更加恐怖的情况,那就是他能够使用什么莫名的技能,知道了我的行踪,现在正把我一步步的带进他的埋伏地点,当然,这个几率非常小,以他的力量值,想要对我下手并不需要如此麻烦,只要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对我进行一下普攻就可以了,而之前也是有许多机会的。

    甩了甩胡思乱想的脑壳,我最终还是决定再走一段,如果他依旧这样乱走的话,我就直接过去给他带到一个好地方,然后教他一些事情,确保他能够生存下来,我再回到营地里该干嘛干嘛,我的鱼塘才刚刚弄出一条水口,剩下的工作还多哦!

    唉~真是麻烦,我这才刚开始步入正轨,怎么就碰上这么档子事了呢?

    两分钟过后。

    我跟着他的脚印,进入了一片稍微开阔一些的林地,不知为何,这里的树木和灌木都要比之前的地方要稀少一些,视野也是开阔了很多,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除了树还是树,就连树上我也盘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那壮汉的身影,现在差不多可以确认那壮汉并没有演戏,于是我也不在躲躲藏藏,准备加快步伐继续沿着脚印前行。

    不多时。

    “嗯?!这里还有别人?”

    我看到一个粗木墩上有未干的汗渍和点点血迹,木墩之下还有很明显的人类的脚印,按照这尺寸,必定是那壮汉,而他应该在这休整过无疑,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那我也不会多想什么,在这潮湿而又燥热的地方不休息才不正常。

    但是,木桩旁边明显还有一大堆凌乱的人的脚印,周围的灌木也有很明显的被撕扯导致断裂的痕迹,如果没错的话,这里爆发过一场争斗,那不同大小的脚印提示我,这里竟然还有其他人!

    我的脸色慢慢变得凝重,这里离我的营地的距离并不算远,最多也不过两公里,在这种距离之内会有两拨人的话,那也就有可能有第三波,第四波,看来,我想安安静静的度过这一百天是不太可能的了!

    在我自身作战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必须尽快开始武装自己的营地!

    蹲在那一团混乱的脚步当中,我不断用一根细长的木棍测量着那些脚印的大小,想要推测出到底有几个人,并试图推测出这里的阵营分布,虽然我第一反应就是那个壮汉被其他的人联手给弄了,但是事实还得建立在可靠的线索之上。

    测量了不少完整的脚印,我大概能够确定了现场一共有三个人,其中壮汉的脚印最大,应该是混战中力量最大的,如果他是被攻击对象的话,而是是另外两人,那我绝对不会一开始就来硬的,毕竟在有系统的加持下,这力量的大小绝对不可以用常理来衡量,简而言之,没有与之匹配的抗击打能力,最好不要与这种人有身体上的接触!

    另外一人,暂且称为壮汉b,因为那个脚印虽然小了一些,但是也相差不大,应该有个三十五,六厘米,想必也是力量型的加点玩家,最后一个,暂时称为瘦子,因为那个脚印又短又窄,实在比我都大不了多少,也就二十四,五厘米左右,不知道是个加什么的玩家。

    不过,根据现场的凌乱程度,打斗的时间不短,而且那两个一大一小的脚印来源是一处,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那个彬彬有礼的壮汉,现在怕是凶多吉少了,希望另外两个还有点人性,谋财我不会太较真,反正他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或者说就算他所有东西都交了出去,那也问题不大,我将他领回去也没什么大不了,如同我所说,多一张嘴我还养得活!

    如果他们要是真的下杀手的话,那这两个人是绝对留不得的!我可不会让这么危险的人留在我的营地附近,搞不好哪天晚上就被这两个人给摸掉了!

    当然,我不会亲自动手击杀,我自然也是有我的底线,但是在这种地方,想让两个人死于非命,我想,以我的能力还是能够做到的。

    “唉~不过,就现在看来那两个人还没有下杀手,不然他们带走尸体干嘛?!额……”

    我摇了摇头,把那个有些丧心病狂的想法抛到脑后,继续勘察现场。

    扩大了一些侦查面积,我又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只不过,这些发现大多都是对弱势方不利的,一块带血,拳头大小的石头,还有一块更大,但是没多少血的石头,两块石头相隔不是很远,我不知道这两个石头上的血液是不是属于同一个人,不过既然已经见血,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呸呸呸!我骂了自己一声哈麻批的乌鸦嘴,加快了现场的查找,又发现了地上有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凹痕,就靠近木墩右前方,而且在凹痕近端还有一摊不少的血迹,上面有些灰尘和枯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我推测应该是那壮汉的反击,当然,也可能是壮汉在这被最后一击,弄得吐血。

    另外,树墩后面有那个瘦子的脚印,正对着树墩,看到这,我大概明白,那壮汉果然是被偷袭了!

    事情也许一开始就是这个壮汉在这休息,然后遇到壮汉b和瘦子,之后没心眼的壮汉被他们两个忽悠,瘦子随便找了个理由走到壮汉身后,拿出一块石头想要打晕壮汉,结果他丫的力气不够还是怎么的,没打晕,也许是石头太锋利的原因,还出血了,愤怒的壮汉反手还击,把瘦子抡在地上,出现了凹痕,还吐血了。

    瘦子的同伴壮汉b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当即撕破脸,与壮汉殴打了起来,如果那壮汉b不傻的话,所站的距离绝对能够瞬间向壮汉发起猛烈的攻击,毕竟瘦子偷袭失败过后如果受到壮汉的正面进攻,那存活率绝对不高,别说什么壮汉应该不会杀人的话,要知道,很少有人能够控制的住愤怒这种情绪,如果受到了明显的致命攻击还留手的话,那人要不就是圣人,要不就是傻子!

    再然后,壮汉受到壮汉b的突袭,受伤不浅,然后去与壮汉b扭打在一起,根据这部分脚印来看,壮汉还处于上风,将壮汉b逼退了一段距离,再然后,我就无从知晓了,没有什么线索能够再让我推测下去,不过这就已经足够了,如果正如我所说,瘦子受到伤害的话,那么他们,绝对走不远!

    想到这,我站了起来,双腿有些发麻,又耽搁了不少时间,既然有人流血了,那行踪自然也就很难藏得住,虽然找到壮汉的路我已经找到,但是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担心壮汉的生死,他就算他死了我也不会有什么负罪感,顶多也就稍微有些遗憾。

    但是,鲜血在这恐怖的森林之中,就是一道催命符!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