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死亡之地一百天 > 第六章 遭遇
    对了,在这世界里欺负那些小虫子是不有经验的,我也是哔了狗了!再加上我承认没有那个勇气去吃虫子,这些别致的小东西就变得特别讨厌。

    干喽这么半天的活,从小体质偏弱的我就算加了两点力量也不足以再继续下去,不过这也正好有时间来让我再回忆一下能帮助我活下来的一些技巧,野外生存,水,住处,火,食物这是必备的四大件,现在的话水,住处和食物问题都不是很大,但是火这东西却不是在这种潮湿的地方能够轻松解决的,我不认识哪样打火石,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得到滴,只有钻木取火。

    我甩了甩有些酸胀的手臂,看了一下周围,唉~果然,全部都是湿芭蕉的,根本没有哪样可以当做生火的火绒,除非有小?诶,我怎么把那把匕首给忘了?!

    我欣喜若狂的拿出那把二十多厘米长的匕首,刚想亲两口来着,突然出现了系统信息。

    “系统提示,解锁装备系统,是否需要进行引导?”

    “是。”我当然不会选择跳过,身为一个硬核玩家,需要善于发现每一条提示里头的隐含信息,这是最基本的素养。

    “目前,死亡之地的所有装备都来自威胁度足够的生物,每种生物都能够掉落与之相关的装备。”

    “不同生物掉落的装备会有各种不同的效果,除了具有唯一性的效果,其余任意效果可以任意叠加。”

    “装备的使用不有任何限制。”

    “装备同样拥有五个等级,从低到高分为普通,精英,王者,唯一,圣器。”

    毫无疑问,等级越高的武器越厉害,我看了一下这把像蜿蜒前行的毒蛇一样的匕首,刚想问这匕首有那样效果,脑壳里头突然又出现了一条系统提示,吓的老子手一抖,匕首都掉到铺满树叶和碎石的地上去了,发出拼拼的声音。

    “蛇毒匕首:造成伤口过后能够毒杀力量五十点以下的动物!”

    我楞了半天,不敢去捡,生怕不小心割到手当场去世,力量五十点啊,哪样概念,如果一个人初始力量是五点,而且他全部点数都加到力量上,排除吸收的力量,那也是着九级才扛得住老子这一下,更不用讲那张一百点力量的附魔蛇毒,我天,十九级的玩家一刀秒?!老子这小身板可不够耍~

    我正幻想着狗挡杀狗,猪挡杀猪的快感,却不注意天上的阳光慢慢变得橙黄,做这些事情已然耗费了我不少时间。

    一声清脆的鸟鸣将我从幻想中拉回现实,我估摸着现在想要生火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就跑到了湖边把那些晒得热乎乎的木头又收到了背包,运到了那注水口和出水口之间离湖有个三十多米的小空地上,这点也是我准备当作营地的地方。

    由于流动的水喝起来会安全很多,所以这点离入水口比较近,大概二十多米吧,能够直接看到入水口和湖边,离出水口就要远了一点,五十米开外吧,树太多了,看不清楚,也是我废了不少时间才找到的好地方,更可以的是,这点还是为数不多的高地,虽然也高不到好多,不过视野也开阔了不少,方便观察。

    我之后就想把床铺起来,虽然理论知识不少,但是自己动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我颤颤巍巍捡起匕首,把那个收集到的棍子上边的枯枝削掉过后,发现老子竟然忘记了捡点藤蔓,树皮之类的东西来做绳子固定我的床!要是铺完棍子直接睡上去动两下直接散架,那还睡个毛线,不过现在一时半会也不晓得去哪点找。

    这屋漏还有连夜雨,一天不吃东西的我肚子抱怨连连,一直在瞎鸡儿叫唤,搞得老子士气有些不振,虽然原来看那些求生的视频差不多都是开局饿三天,我也确实做好了额一段时间的准备,但是真正的来饿一回也是灰常难受的,更现实的是,虽然背包头有蛇肉,但是我一点都下不去嘴,试到起尝了一嘴,差点就吐了。

    我天,我这还是开了外挂来求生都混成这狗样,那些人也是真的叼,不服都不行。

    现在离太阳下山还有一段时间,我铺好了没有固定的床,尽量让那些木头的枝干相互卡倒起,然后拿出了那把匕首,还是想出去碰下运气,万一有水果嘞,那就舒服喽。

    天色渐渐吓了下来,光线被树冠遮挡,森林里头更显昏暗。

    这特么的到处都是虫子的叫声,简直像是在放交响乐一样,扎耳的要死,令人心烦意乱,我出去这趟并不敢走远,这森林一直都像是迷宫,稍微不注意,根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之前我也是迷路过一次,还好顺道起(着)河又找回来了,那时候真的是慌得一批。

    在周围稍微转了一圈,后来听到起蝉在叫,我立马回到了营地,蝉叫起来的话,差不多天也快吓了,因为是在天空着叶子遮到起的地方,所以地上有些东西也实在看不清楚,我也不敢接近那些叶子很厚还有靠近树兜兜(树旁边)的地方,实在是着前面那条蛇吓倒起了。

    因为顾虑太多,又加上对那些求生知识的掌握不太熟悉,这趟并不是很顺利,捡了几根不知名的植物,应该可以用来当绳子,另外,让我有些惊喜的是碰到了几颗不怎了大的棕榈树,我晓得那棕榈树的树心是可以吃的,就是外头有些刺,这些刺如果在我没有匕首的时候还有点威慑力,可惜喽棕榈兄~

    老子四五刀就砍倒一根,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晓得是这东西真的脆得一批,还是我的力气大了不少的原因,另一个令我惊讶的事情,砍倒这棕榈树竟然是触发喽系统的采集,直接把那颗棕榈树分解掉了。

    “系统提示,采集棕榈树一棵,获得棕榈树心,棕榈树叶,棕榈树皮,采集经验二十。”

    “系统提示,玩家已升级,请及时分配属性点。”

    不知不觉又升了一级,我也到了五级,我依旧把点数加到了幸运,现在的幸运也在单身蛇的祝福下到了可怕的五十五点,这已经是十级的水准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这是祝福我的力量的话,我连匕首上的蛇毒都不怕了,不过,我并不有抱怨哪样,对于既定的事实我不法更改,做人要乐观的向前看,抱怨如果有用,世界早就玩完了。

    “系统提示,玩家幸运点数(不包括装备加成)超过五十点,获得幸运第一阶段技能,四叶草。”

    “技能说明,四叶草:幸运之人必有幸运之处~主动技能,玩家随机遇到幸运事件,冷却时间,二十三小时(受幸运值影响,幸运越高,冷却越快。)”

    我听到这,顿时感觉眼前一亮,随机的幸运事件?我天,这感情好,竟然能够有实质性的帮助,这就是幸运的真谛?幸运事件,会不会让我捡到一个打火机?还是让我找到一棵挂满果实的果树?

    秉持着早用早cd,死都不用下麻批的原则,我立刻使用了四叶草技能,我一脸激动的的等着上天赐予我的好处,但是却哪样都不发生,我看了一下那技能界面,四叶草也进入了cd,我有点蒙蔽,突然有种被骗的感觉,之后百思没有其解的我只有这可能不是立刻生效这一种解释。

    时间也不早了,天色又变暗了一些,我心头一紧,唯有虫鸣的寂静和不断阴沉的吓暗让我有点发慌,我立刻又砍倒了四棵棕榈树,看到背包已经差不多满了,我立马向营地走了回去,脚下不自觉的快了几分。

    哧啦哧啦~

    在我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走在路上的时候,后头突然发出一阵急促的声音,感觉是有一群东西踩在叶子上朝我跑了过来,我的心口猛的一颤,差点魂都遭吓掉去喽,我滴妈,如果不错的话,那应该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吓到归吓到(吓到归吓到),这头肯定是要回滴,要是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跑的话,把后背暴露在未知的危险面前,那才是真傻!很多野外的猎食者,以猫科动物为典型代表的都是喜欢对背对它的猎物发起攻击,你越跑,它越追的凶,这种时候千万不能慌不择路,欺软怕硬也是生存法则里头的一种,要是你能吼得比它们大声,那你大可以追着它们跑,不过不是很赞成就是了……

    言归正传,我心慌慌滴转身一看,我滴天,陆个比家猫还大一点的棕毛大挠许完全无视我一样,楞起那块脑壳就往老子这边冲,我也不晓得这东西的目标是我还是哪样鬼,反正我怕得脚都软了,差点坐了下去,我心一狠牙一咬,右手紧紧的攥着蛇毒匕首反握在肚脐之前,匕首炳着(被)我握的全是汗,不管了,谁来我就砍谁!

    还好,第一只大挠许不有鸟我,从我旁边绕了过去,而且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我松了一口气,但全身的肌肉还是紧绷的,随时准备出匕首,看来这些大挠许的目标不是我,我也不晓得这些东西咬不咬人,在我看来,冒着被咬的风险去打路过的大挠许,性价比为零。

    接下来,第二只也从我旁边跑了过去,依旧不有鸟我,接下来是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虽然离得有点近,全都不鸟我,我松了一口气,准备收匕首的时候,最后一只大挠许像是发梦冲(做梦)一样径直朝老子裆下冲了过来,我滴天,这哪点还能忍?!

    太岁鸡儿底下动土!?

    一动不动还真以为老子是王八了?!

    不晓得是不是敏捷到了五点的原因,老子全力一刀捅到它脑壳后面,应该是脖子的地方,它连惨叫都不发出,直接抽搐了一下就消失不见,也不晓得是蛇毒起的作用还是捅到要害了,死的贼鸡儿快,我身后那几只路过的大挠许仿佛意识到了哪样,头也不回,尖叫着跑了。

    这之后,我着吓摊(被吓得摊)在了地上,眼睛有些发吓,嘴里有些发干,有些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半晌回不过劲来。

    顾没有查看战利品,我浑身颤抖着回到营地了,目前,只有这破烂的小地方能让我感觉稍微安全一点……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