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1274、没有公主命,一身公主病
    正文

    休息区的一间日式茶室内。

    裴远晟和唐笑两份分别拿着望远镜站在原木色的窗前。

    见成烽很没耐心的样子,唐笑不禁嘀咕:“这个成烽,怎么脸这么臭,不会又欺负人家了吧?”

    裴远晟也注意到了。

    但他只是微微一笑,道:“他也算是按照计划行事。”

    “按计划只是叫他找机会走开一下下,在云娇找不着人的时候及时出现,可没叫他对人家摆臭脸啊。”

    “他这样做,待会儿离开,不是更加合情合理么?”

    裴远晟笑道。

    唐笑放下望远镜,坐下来喝了口水:“也是……你说得对。”

    裴远晟也放下望远镜,在唐笑对面坐了下来。

    因为唐笑是如今已怀孕三个月不能滑雪,所以裴远晟此时也未换上滑雪服,只穿了件黑色大衣配米色高领毛衣。

    他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窗外莹莹雪光映着他的脸,衬得他格外的气质出尘。

    他双手捧着一只茶杯,袅袅热气从杯中散出,他却并没有喝,像是只用来暖手。

    唐笑心想,这倒的确是他会做出的举动,印象中到了冬天,他总是这样双手捧着茶杯,很怕冷似的。

    “真没想到,有机会来到小时候梦寐以求的滑雪场,却不是为了滑雪,也没办法滑雪。”

    唐笑自嘲地笑着说。

    “等将来孩子长大了,可以带着他一块儿来。”

    裴远晟安慰道。

    “对了,笑笑,你会滑雪吗?”

    “很久以前滑过。”

    唐笑想起季晓茹来,秀美如玉的面容上浮现一缕轻烟般的微笑。

    但那微笑是带着怅惘的,毕竟,她已经很久没见到季晓茹了。

    “还是念书的时候,晓茹爱玩,有次周末,承北下了雪,她便拉着我到邻省山上的滑雪场。就我们两个人,结果两人都不会,也没钱请滑雪教练,愣是摸摸索索的学会了。”

    “没少摔吧?”

    裴远晟莞尔一笑。

    “是啊……”

    唐笑回忆起当时的惨状,露出牙疼的表情:“可摔死我了……晓茹摔得更惨,不过当时一门心思想着滑雪,刚刚学会,两个人就跃跃欲试的去挑战中级滑道,现在想想,还是挺后怕的,也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中级滑道?”

    裴远晟讶然地挑了挑眉:“你们两个胆子真大。”

    “是啊。”

    唐笑感叹道:“晓茹一向胆子很大,风风火火的,我原本是个过于谨慎的人,这也不敢尝试那也不敢尝试,很多新鲜事物都是晓茹带着我玩儿的,要不是她,我恐怕会一直宅在家里,除了念书什么都不会。”

    她低头望着自己的指尖,神情微微黯然。

    “她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朋友。”

    “我知道。”

    裴远晟温声道:“她会回来的。”

    “嗯……但愿如此。”

    意识到自己又情绪低落起来,她担心影响到裴远晟,连忙甩了甩头,强迫自己赶快从那些负面情绪中走出来。

    裴远晟见状,笑了笑说:“饿不饿?吃点东西吧。”

    说着,叫来服务生,点了一些精致的小食。

    唐笑肚子不饿,但不想拂了对方的好意,勉强吃了一些。

    也许是糖分的确能够缓和情绪,吃掉几块甜点后,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又振奋起来,拿起望远镜朝外看去。

    这一看可不得了,成烽居然不见了!

    她急道:“怎么回事?成烽没有按照约定时间就溜掉了。”

    看看时间,离先前三人商定的时间还差二十分钟呢!

    这小子,怎么不按计划出牌?

    “别急,我打电话问问。”

    裴远晟淡定道。

    看着裴远晟云淡风轻不疾不徐的模样,唐笑心想,他还真是永远都这么的处变不惊啊。

    裴远晟拨通了成烽的电话,还没说话,茶室外就传来成烽的声音:“我在呢。”

    唐笑朝门口望去,只见卸下装备的成烽掀开浮世绘风格的布帘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手机。

    唐笑噌的站起来,瞪着成烽问:“怎么提前出来了?”

    成烽撇撇嘴说:“我累了。”

    唐笑:“……”

    成烽拉着唐笑坐下来,脱下手套丢到一旁,伸手捻起一块糕点丢进嘴里。

    裴远晟放下手机,和唐笑一起望着成烽。

    成烽吃完糕点,就喝了口水,才叹了口气说:“嫂子,她太娇气了,我受不了了。”

    “哪有女孩子不娇气的?在男朋友面前,谁还不是个小公主了。”

    唐笑无奈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完全忍受不了了。”

    成烽眉宇间透出一股子烦躁。

    唐笑皱了皱眉说:“那怎么办?”

    成烽想了想,呼出一口气:“按原计划行事吧……其实,我有点后悔了。不该为了她整这么一出,还连累你们二位跟我一块儿跑到北海道来。”

    唐笑说:“我没什么,就当出来散心了,而且,北海道风景不错。”

    裴远晟也说:“每年冬天都会来北海道泡温泉,今年也不过是提早了些。”

    成烽心道,白白帮姓裴的制造了和嫂子独处的机会,自己却和云娇相处得不痛快,倒还不如老老实实在承北呆着呢。

    “不过……云娇怎么不见了?”

    唐笑拿起望远镜看了看,疑惑道。

    “兴许有哪个老外在教她呢。我刚走的时候看见旁边有老外蠢蠢欲动的。”

    成烽撇撇嘴说。

    唐笑放下望远镜,瞪了成烽一眼说:“云娇第一次来,除了你谁都不认识,肯定会害怕的。”

    “我去找她吧。”

    裴远晟起身说。

    唐笑看了眼裴远晟比正常人要苍白一些的脸色,不由得担心道:“你……别着凉了。”

    “不会的。”

    裴远晟朝她微微一笑。

    裴远晟离开后,成烽不免又吃味道:“嫂子,他又不是三岁小孩,你干嘛老那么操心他。”

    “你可别忘了裴远晟是为什么来这里。”

    唐笑瞪了成烽一眼说。

    成烽努努嘴,心道,他可未必是为了帮我,无非是想找机会和嫂子你有更多机会相处罢了。

    可是……

    现在也没什么理由阻止裴远晟接近嫂子了。

    他垂下头,年轻俊美的脸上划过一丝哀伤。

    大哥不在了。

    裴远晟是嫂子最好的托付。

    放眼承北,大概没有比裴远晟更好的选择了吧?

    白茫茫一片的滑雪场上。

    云娇坐在地上,自己脱了护具,有点茫然地望着远处的一个个黑点点,心想,到底哪一个是成烽呢?

    她知道自己肯定是让成烽不高兴了。

    可是,成烽未免对自己太没耐心了。

    他果然已经不喜欢自己了吧?

    他还会回来找自己吗?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北海道,她不相信成烽真的会扔下她不管。

    她脱下手套,费力地从滑雪服的口袋中掏出冻得冰冷的手机,却发现这地方

    居然没信号。

    明明刚在在下面还有的……

    难道是因为她在的地方太偏了吗?

    刚刚成烽丢下她走了之后,她一时赌气,自己慢吞吞地走上了旁边的坡道上,打算闭着眼睛滑下去,哪怕摔一跤,也要证明给成烽看。

    结果,上来以后,她却完全没勇气自己滑下去了。

    对摔倒的恐惧战胜了她那渺小的自尊心。

    她现在只希望成烽可以回来找她。

    但茫茫雪原,成烽到底在哪儿呢?

    这个滑雪场实在是太大了。

    她有点怀疑自己会在这里被冻死、饿死。

    因为目测她抱着雪橇护具走到滑雪场的出口,起码得两个小时,而且还不知道方向是否正确——

    是的,她迷路了,在这一望无际的滑雪场上,她不仅不会滑雪,还迷失了方向。

    再也没有比这更悲惨的事情了。

    这时候,她多希望成烽能够像天神下凡一样出现在她眼前啊。

    可惜的是,成烽是个冷心冷肺的家伙。

    他对她的眼泪毫不动容。

    他对她完全没有怜悯之心。

    也许……

    她早该明白,成烽不仅不爱自己,还压根儿看不上自己。

    那么……

    在他心里,还是爱着他的前女友吗?

    她听说,他的前女友,是那位非常有名的谢家二小姐。

    关于谢家的两位小姐,她哪怕不属于他们那个圈子,也是早有耳闻。

    更何况,谢家姐妹本就艳名广播。

    谢家的事情……

    她也在新闻上看到过。

    甚至在卦论坛上,还有人讨论谢家和成家的事情。

    据说,成烽曾经为了追回谢家二小姐跑到国外去。

    他……还喜欢她吗?

    又或者,他心里真的喜欢他的嫂子?

    无论是他的嫂子,还是谢家二小姐,无疑都是她无法战胜的。

    她拿什么和那两个女人比呢?

    她知道自己比不过,于是越发的气馁。

    又不住去想,倘若一开始就没有去和成烽认识呢?

    可是,要知道,因为成烽,她在亲朋好友面前,是多么的扬眉吐气啊。

    家人都以为她可以借此机会一举嫁入豪门。

    闺蜜们都对她羡慕有加。

    她坐在雪地上遥望远

    方,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心想,哪怕成烽不爱她,她也绝不会放弃他。

    她可是将她珍贵的第一次给了他啊。

    他应该要为她负责。

    他应该要和她结婚。

    无论从任何角度考虑,她都非常有必要嫁给他。

    毕竟,她母亲和她说过,女人失去第一次,就容易被男人看轻。

    (本章完)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