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902、他曾经爱过我!
    正文

    “阿城”瞬间愣住。

    “诶,你说得对啊。咱们华国这不好那不好,可是吃得多啊!不行,为了吃的,咱们还是得回去。”

    “阿城”咂摸咂摸嘴说。

    “阿凤”失笑道:“是吧,哥,所以啊,你就快别胡说八道了。”

    “唉……可我睡不着觉啊。”

    “阿城”挺苦恼地说。

    “睡不着觉可以数羊啊。”

    “阿凤”诚恳地建议道。

    “……”

    “阿城”无语地说:“阿凤,你拿你哥当小朋友哄啊?”

    “我可没说,你要这么觉得,那就是咯。”

    “阿凤”笑着说。

    “行吧,数羊就数羊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阿城”还真就安静了下来。

    “阿凤”心想,难道他真的睡着了?

    又等了好一会儿,对面仍然沉默着,没有一丝声响。

    “阿凤”瞪大眼睛,可是只看到一片轮廓,并不能看清楚对方是否还醒着。

    真是的。刚刚闹着要跟自己讲话,结果这会儿自己一点也不想睡觉了,他反而睡着了。

    “阿凤”撇了撇嘴。

    就在这时,又听见隔壁床上传来很轻的声音:“阿凤,我还是觉得,不应该带你出来。”

    “阿凤”愣住了。

    “你应该好好地呆在老家,哪儿也不去。”

    他又说。

    “阿凤”心想,这句话是作为阿城说的,还是作为成长官说的呢?

    可是,她一点都不后悔啊。

    相反,她觉得,能和他一起经历这些,是这辈子最有意义的经历。

    “嘁,干嘛突然说这种话啊。”

    “阿凤”不满地说:“我要来,那是我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我来不来,本来就不是你一个人决定的啊。哥,你别自以为是了。我骨子里就喜欢出来探险,虽然这一趟吃了不少苦,可我觉得值得啊,以后回去还能跟我那些小姐妹们吹嘘呢,她们肯定觉得特别神奇,哎,对了,我还可以把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都写下来,没准儿出书拍电影了呢?就叫《兄妹历险记》怎么样?”

    “噗嗤。”

    “阿城”忍俊不禁道:“傻不傻啊你?还《兄妹历险记》,这种名字能卖出去才奇怪。还有,就你那小学生文笔,还写小说?你就吹吧你。”

    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阿凤”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

    真想不到,自己也能把他逗笑。

    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特别伟大,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心里面骄傲极了,可这种骄傲,她只能暗搓搓地藏在心底,不能让他知道。

    “我没吹,我真的挺会写的,小时候我作文还得过奖呢。”

    “阿凤”一本正经地说。

    “哟,我怎么不知道?”

    “阿城”坏笑道:“我看你是抄的那本作文书里面的吧?”

    “才没有,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啊?”

    “阿凤”回击道。

    “我怎么了,我那是借鉴,借鉴!”

    “嘁……懒得跟你说。”

    “阿凤”嗤之以鼻。

    这么一来,倒真的像是兄妹之间互损的感觉了。

    “阿凤”自觉发挥得还不错。

    奇怪,她也没什么兄弟姐妹,看电视剧也看得少,怎么就能演的这么自然呢?

    “阿凤”心里啧啧称奇。

    两人接着又东拉西扯地聊了很久,渐渐的“阿凤”有了困意。

    房间里没有时钟,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阿城”突然悄无声息地朝她伸出一只手来。

    “阿凤”吓了一跳,差点儿没直接从床上坐起来。

    但好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心里想,这是什么情况?他要做什么?

    却见“阿城”按住她的手,在她手背上飞快地写了两个字——

    “走了。”

    “阿凤”瞬间呆住。

    什么……门外一直都有人在么?

    为什么她一点儿也没察觉呢?

    虽然隐约知道他缠着自己讲话多半是因为这个,但是,这么长时间,她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

    这并不是她反应太过于迟钝,而是,外面这个人,隐藏得非常好。

    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躲在外面偷听呢?

    她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

    但是他没有向她解释的打算。

    “困了就睡吧,我也困了。”

    他明明眼神清醒,她能够看到他眼中的微光,但是他说话的声音却是含糊不清的,带着睡意的。

    她心想,他真的是演技高超的一个人啊。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从他口中得到答案的。

    回到现实中的身份,无论他说什么,她唯有服从。

    她平静地“嗯”了一声,没再多话,将被子往脸上拉了拉,半遮着脸,背对着他睡了。

    本以为会有些睡不着,可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没过多久,她就睡着了。

    也许,是因为知道他在身边,所以格外安心的缘故。

    任宅。

    今天是任菲琳的生日,任菲琳的母亲为她在家中举办了盛大的party,邀请了社会各界名流,当然青年才俊是最多的,至于那些女客,全部都是点缀,为了不让任菲琳的风头被人抢去,任菲琳的母亲甚至刻意没有去请那些长相漂亮的名媛们。

    就连那些风韵犹存的年轻太太们,任菲琳的母亲也不愿意邀请,谁让她的女儿任菲琳才是唯一的主人公呢。

    她花了这么多心思,为了也是让任菲琳能够在这些青年才俊们中好好挑一挑,找个合适的赶紧嫁了。

    换做从前,她才舍不得让自己女儿嫁给除了成家大公子以外的男人,可是,现在没办法了,女儿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大了,成家大公子那边又毫无希望,而且,她还听说成家人如今更属意谢家那两位女郎。

    这个消息可把她给气坏了,为此她怨恨上了成烈的母亲苏旸,对方明明说过一定要让菲琳嫁给成烈的,为了她这句话,菲琳等了成烈这么多年,白白错过了那么多机会,谁知道如今成家说翻脸就翻脸,她每每想到这里,就气得恨不得一把火把成宅给烧了。

    太打脸了。她想,这么多年,自己多少次在外面宣称女儿早晚要嫁进成家,现在成家却说要和谢家联姻,她在外面早就被人笑话死了!

    可偏偏,她又拿成家毫无办法。

    她心里明白,眼下唯一的出路,就是尽量让女儿嫁得好一点,这样才能扬眉吐气。

    然而,要在承北适龄男性中找一个家世人品长相都比成烈要好的男人,太难了。

    先前不是没给菲琳介绍过对象,可是菲琳都不喜欢,不过女儿还算听话,就算不喜欢,也都没有一口回绝,基本上相亲过的,目前都留着当备胎。

    偌大的客厅中,水晶吊灯下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好一派繁华景象。

    任菲琳的母亲兀自举着高脚杯站在楼上,俯视着下面的男男女女们。

    这里面,到底哪一个能成为她的乘龙快婿?

    她满眼的焦灼,可是看来看去,也没一个满意的,真是让人烦躁。

    而她的女儿任菲琳,正懒懒地擎着一杯红酒站在角落里。

    做母亲的看自己的女儿,怎么看都是美的。

    任菲琳今天穿着一条杏粉色的露肩小礼裙,白皙的肩膀上松松地搭着灰色狐毛披肩,纤细的脖颈上戴着钻石项链,长发高高盘起,小巧的耳垂上也戴着和项链同款的钻石耳环,脚上踩着最新款的银色香奈儿小羊皮高跟鞋,脸上化着恰到好处的妆容,睫毛纤长,鼻梁挺翘,嘴唇是淡淡的粉色,亮晶晶的,仿佛沾染着露水的花瓣。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任菲琳无疑都是个美人儿。

    她身上有一种弱柳扶风的气质,十分容易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除此之外,她早就在她母亲的*下,练就了一双勾人的媚眼。

    大部分的直男,只要多看她两眼,就会觉得自己被美人青睐了,情不自禁地想要为美人效劳。

    任家虽然已经式微,但任菲琳母亲的薄面大部分人还是要给的。

    更何况,任菲琳确实也很美。

    众所周知,任菲琳以前是成烈的女人。

    成烈用过的,哪怕是二手货,在承北,照样有大批人趋之若鹜。

    任菲琳已经数不清这一晚上有多少男人过来对她大献殷勤了。

    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些男人,没有一个她看得上眼的。

    而且,她敢肯定,他们也没有一个是真心实意地喜欢她的。

    他们,甚至没有一个人是真的在意她,关心她。

    想到这里,任菲琳不免再一次想起了她的烈哥哥。

    她总认为,烈哥哥曾经是爱过她的。

    如果不爱,他怎么可能对她关怀备至?

    她永远记得他坐在床边照顾自己,喂自己喝汤的眼神。

    那么温柔,那么怜悯,那分明是爱一个人才能有的眼神啊!

    烈哥哥是爱过自己的。

    她每每想到这里,都感到心神一阵激荡。

    想到曾经被那样完美的男人爱过,她就有一种无悔青春之感。

    可是,再一想到这样的男人如今已经不属于她,她马上又会感到一股切肤之痛。

    太难受了。

    心脏好像在遭受凌迟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能爱她一生一世,护她一生一世?

    如果他能够从她从一而终,她又何至于像一件货品一样被她母亲摆到这里来,任凭那些男人们用各种眼神看来看去?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