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900、我才不要你养
    正文

    900、

    “想什么?”成烈问。

    沈飒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前下意识地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轻声用华国话说道:“我觉得hack他们一家很幸福。”

    “是啊。”成烈手垫在脑后,回想起晚上在院子里和hack的弟弟妹妹玩耍的情形,眼前浮现的却是他年少时带着成烽和成萌在自家花园里玩捉迷藏时的情景。

    那些画面历历在目,可是又确实已经过去好些年了。

    那时候成烈十几岁,比hack现在还要大一点,成烽还是个小萝卜头,成萌就更小的,粉粉嫩嫩的一个小娃娃,成天跟在成烽屁股后面跑,两只胖嘟嘟的小手里头总是攥着漂亮的糖果,看见喜欢的人就要给人家一颗糖。

    成烈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从成萌手中得到糖果。

    不过成烈不怎么爱吃糖,成萌给他的糖,事后又会被成烈悄悄地放过去,成萌一点儿都没发觉过。

    捉迷藏这个游戏是三兄妹玩得最多的游戏,谁叫他们三个年级相差太大呢,要找个三个人都能接受的游戏,实在是有点儿困难。

    基本上,要么是成烈带着成萌藏起来,成烽来找,要么是成烽带着成萌藏起来,成烈来找。

    不过成烽这家伙从小就爱耍赖皮,每次被找到的时候,就会央求成烈再让他重新躲一次,而成烽在花园里转悠半天找不到人的时候,又会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大闹,直到成烈无奈地带着成萌走出来,他才会破涕为笑,冲过去抓住他大哥和小妹,笑嘻嘻地说自己赢了。

    想到这里成烈忍不住笑了一声。

    沈飒听见笑声,扭头朝成烈看过去。

    房间很黑,但是从窄小的窗外透进来朦胧的光线,沈飒努力张大眼睛,模糊地看见成烈躺在床上咧着嘴微笑的样子,从唇角到下巴的弧度非常好看。

    沈飒的心脏噗通地跳跃起来,很奇怪,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她只要看着他,心脏就时不时地会这样飞快地跳跃起来,一点儿都不受控制。

    夜晚*静了,沈飒侧躺在床上,耳边满是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简直振聋发聩,她不禁怀疑这心跳声要被成烈听见了,开始紧张起来,甚至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被子盖住胸口,妄图遮掩住那让人难为情的噗通声。

    然而现实是,成烈压根儿就没注意到睡在咫尺之遥的沈飒。

    他满脑袋都是自己那个从小到大就深谙耍赖之道可以说是很不成器但又从不惹人厌恶甚至还莫名讨人喜欢的弟弟成烽,还有那个从还是奶娃娃起就特别乖巧可爱聪慧伶俐,偶尔有点大小姐脾气但很少在外人面前骄横的妹妹成萌。

    无疑,妹妹成萌是他的骄傲,弟弟成萌这家伙不怎么成器,也绝对不能算优秀,好在长得还算人模狗样,三观也没彻底歪掉,虽然花钱大手大脚,一天到晚没个正形,却也从不去干那些偷鸡摸狗欺男霸女的勾当——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成烈这辈子头一回做人大哥,自觉还不算失败。

    出了一会儿神,成烈又想到了唐笑。

    这么多天了,他可真想唐笑啊。

    他一点儿也不怀疑唐笑会在家想他想得夜不能寐,对此他有着十足的信心。

    可是此刻他又希望唐笑不要太想他,最好能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最好能快乐到暂时忘记他这个人。

    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她身边,他自己也不知道,并且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他允许自己放肆地想她,想到眼睛湿润,想到抓心挠肝,但是,他不希望她想他。

    他不愿意她难过,甚至,如果他回不去,他甚至希望能够再有一个比他对她更好的男人出现,在她身边照顾她讨她开心。

    然而脑海中刚一出现这样的念头,不知怎么的就有了画面。

    他仿佛看见了一个比他年轻比他帅气的男人正背对着他轻轻揉着她乌黑柔软的头发,轻轻抚摸她娇嫩动人的脸颊,俯下身吻着她柔嫩润泽的嘴唇……

    这画面太真实也太刺激了。成烈那一瞬间仿佛被点燃了一样,心脏处划过锐利的灼烧般的痛意。

    不行。

    他想,他终究做不到那么无私。

    只要一想到有别的男人出现在她身边,对她做那些他曾经对她做过的事,他整个人就快要被熊熊妒火所淹没。

    愚蠢。

    成烈,你怎么甘心把她让给别人呢?

    他暗骂着自己。

    除非他死了,他想,除非他这个人已经死了,灵魂也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亡了,再也感知不到唐笑的存在了。

    否则,他绝对不允许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她是他的,她永永远远都是他的。

    当然,他也是她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才稍觉安慰。

    而他脑海中划过如此多的念头,时间也只不过是弹指一瞬,当他回过神来,不觉又是哂然一笑,笑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竟然也变得患得患失起来了。

    “成……”

    “阿凤。”

    他轻声打断她,继续用华国语言说道:“你觉得hack怎么样?”

    沈飒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差点又叫错了。

    虽然现在房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看起来hack一家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她确实不该掉以轻心。

    hack一家都会说鹰文,说不定,也会华文呢?

    虽然,他们并没有在他们面前表现出会华文的样子。

    “hack啊……”

    沈飒迟疑了一下,小声说道:“城哥,我觉得……他长得挺帅的,比我们学校那些男孩都帅,而且……”

    “而且什么?”

    成烈发出低低的笑声。

    那笑声像是直接从沈飒的耳廓拂过一样,听得她耳朵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

    沈飒闭了闭眼睛,克制住自己,然后带着几分羞涩地说道:“而且……他身上具有一种学校里的那些男生都没有的野性,我觉得,他还蛮man的。”

    “哈……”

    成烈笑得更大声了。

    沈飒更觉得不好意思,两只手扯着被角,将被子往上拉了拉,遮住自己的下巴。

    成烈眼睛朝她这边瞥了一下,发觉了她的小动作,忍笑道:“别不好意思,你说得没错啊,hack的确很帅气,又很有男人味儿,你看,他还小,等到他跟你哥我一样大,那肯定比现在还要英俊好几倍。”

    “哥……你说这个干什么呀。”

    沈飒嗔怪道:“你再说这个,我就不理你了。我要睡觉了。”

    沈飒发现,要入戏其实也没那么难。

    兴许她也是被成长官给带出来了吧!她想。

    “哎,别睡啊。”

    成烈连忙哄劝道:“这么早,睡什么睡啊,我不信你睡得着。”

    “我就睡得着。”

    沈飒赌气说。

    “那不行,不准睡。”

    成烈这个当临时哥哥的霸道地说道:“现在还早呢,要是换成在咱们家,我还在打游戏,你也还在跟你那些好闺蜜聊微信,别以为我不知道啊,这个点你根本就睡不着,对不对,小阿凤?”

    成烈的语气太自然了,尤其是那一声小阿凤,透着一股浓浓的宠溺,沈飒一听,就觉得自己靠近成烈的那只耳朵都要融化掉了。

    她想,要是自己真有这样一个哥哥就好了。

    要是她真有这么一个哥哥,才不会去当兵呢。

    要是她真有这么一个哥哥,她哥哥也不会容许她去当兵吧。

    可惜,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假如呢。

    要不是这次出任务被人泄露机密几乎团灭,她也不会有机会当成长官的妹妹。

    更不会有机会和成长官这样近距离地躺在一起睡觉,聊天。

    可是,如果那些战友们都能活过来的话,她宁可一辈子不要这样的机会。

    看,她又开始“假如”了。

    一个人通常在软弱无力束手无策的时候,才会不停的假如又假如。

    沈飒在心里叹了口气。

    “怎么不说话,生气了啊?”

    成烈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

    沈飒哪儿敢生气啊,不过是又走了神罢了。

    反正现在也是演戏,索性顺水推舟地说:“对呀,你老笑话我,还逗我,套我的话,就不准我不高兴啊。”

    成烈饶有兴味地笑道:“我是难得看到一个外表上跟咱们家小妹这么般配的男孩,心里高兴,忍不住多问几句,这都不行啊?又没逼你跟他谈朋友。”

    “谁……谁要跟他谈朋友了啊!”

    沈飒,或者该说是“阿凤”着急了,略略拔高了声音说。

    “嘘。”

    成烈拿手指在唇边比了比,压低声音说:“小声点,不然都被人家听见了。”

    阿凤讪讪地说:“还不都怪你。”

    “我是担心你的终身大事嘛。你看你脾气这么臭,又不爱笑,万一以后嫁不出去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岂不是要养你一辈子啊。”

    “阿城”笑嘻嘻地说。

    “我才不要你养。”

    尽管听到“养你一辈子”这句话她心脏颤抖了一下,但还是郁闷地说:“我自己有手有脚,干嘛要你养,再说,谁告诉你我嫁不出去了啊,烦人。”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