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818、比剜心之痛更痛
    正文

    “他这些年,这么辛苦,身体可能早就埋下病根了,哪怕看起来很健康结实,也不可能一点儿毛病都没有,比如成烈,你看着觉得他好像特别强壮是吧?其实他身上旧伤多得是,到了阴雨天腿骨会难受,有时候吃了辣的或者冰的会胃疼……这些我都习惯了,所以啊,他们男人其实没有我们女人想象的那么坚强,那么无坚不摧,其实他们身上问题才多呢。”

    “你和他在一起,难道只想永远看到他坚强的样子吗?肯定不是这样吧?那么,当他看起来没那么厉害的时候,欣然接受,然后给他爱的呵护,不就好了嘛?”

    唐笑两只水润莹亮的杏核眼弯成了两只弯弯的小月牙儿,声音也是轻轻柔柔的,听得人心中一阵熨帖。

    “也对哦,是我想太多了。”季晓茹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笑笑你说得对,哎,笑笑你怎么每次都说得这么对呢?你可真是我的指路明灯,我的人生导师啊!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啦。”

    季晓茹说着,又撒娇似的凑过去,抱住唐笑的一只胳膊将头靠在唐笑肩膀上,小狗一样使劲儿蹭着。

    对于季晓茹的这种行为,唐笑是早就习惯了的,伸手揉了揉季晓茹的头发,唐笑笑着说道:“咱们俩性格就是互补,这一点,你不是老早就发现了么?你开导我的时候,也多了去了,对不对?所以,咱们俩谁也离不开谁。”

    “嗯,是这样!”季晓茹握了握拳,重新振作起来。

    她面对着唐笑,两只漂亮的大眼睛灼灼生光,语气里也充满了干劲儿:“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陆晨晞,而不是把自己被陆晨晞照顾当成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他虽然是男人,可并不一定就比我强壮,也没道理必须要比我强壮,毕竟这些年来他付出的更多啊!所以,我会学着体谅他,多多关心他的!”

    “晓茹,你真棒。”唐笑以一种欣慰的目光望着季晓茹。

    眼底却微微有些湿润,甚至心底也有点酸酸的。

    仍然是会不自觉地想到陆晨晞。

    没有人天生就懂得如何爱人,但是,很多时候,当我们懂得如何爱人的时候,那个教会我们去爱的人,已经离开。

    唐笑该庆幸的是成烈教会了她爱,并且一直在她身边。

    但是,晓茹或者陆晨晞,却没有这么幸运。

    唐笑脑海中浮现晓茹和陆晨晞曾经在n岛时两人相处的情形,那时的晓茹,并不太懂得该如何去爱自己想爱的那个人。

    事到如今,陆晨晞早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他再也无法感知到晓茹对他的爱,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晓茹才开始学着怎么样更好地去爱他。

    她有时希望晓茹能够清醒过来,接受现实,面对现实,这样所有人都不必再战战兢兢,裴远晟也可以做回他自己。

    有时候,唐笑又非常非常不希望晓茹清醒过来。

    这样的现实,该要怎么面对呢?

    换成她自己,她都想象不到要如何面对。

    她只知道,这比剜心之痛更痛。

    而她,真的真的不愿意看到晓茹承受这种伤痛。

    对不起,裴远晟。

    原谅我身为晓茹闺蜜的这一点自私。

    原谅我。

    为了晓茹,我只能够鼓励和支持这个骗局继续进行下去。

    虽然,谁也不知道,晓茹到底更愿意活在痛苦的现实中,还是甜蜜的谎言中。

    走一步看一步吧……唐笑心想。

    “笑笑啊,跟我们一块儿住一段时间这件事,你真的不能再考虑一下吗?”解决了自己心头的困惑,季晓茹又忍不住为唐笑操心起来。

    “真的不用了。”唐笑笑着拒绝道,“对我来说,这里是最温暖的家。你知道的,我从小就没有自己的家,到现在为止,这里也是唯一一个家。”

    “只有在这里,我才觉得真正的放松和安心。”

    唐笑背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怀里抱着从前成烈给她买的一只起司猫公仔,微微笑着说道:“我觉得这里一切都很好,只是差一个成烈,所以,我现在最大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能够赶快回来,最好放一个长长的假,就在这里,我们每天过着茶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凡生活,像一对最最普通的夫妻一样,每天早上一起起床去晨练,然后回来做早餐吃,上午一起出去散散步逛逛街,或者一起在家打扫房间,下午一起喝下午茶,看电视,听音乐,看书……晚上一块儿去同城app上推荐的网红餐厅吃饭,喝点儿小酒,吃完再一起看看电影,慢悠悠地走回家,或者是一起骑共享单车……”

    唐笑眯着眼睛想象着那样的画面。

    季晓茹也听得入神了。

    当然,在她的想象中,画面中的人是她与陆晨晞两人。

    “突然发现,我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没有和他一起做过。”唐笑笑着说道:“不过,我也没有很着急,反正,我和他还有很长很好的一生呢……”

    “以前真的没有很期待未来,觉得自己的人生也无非是两点一线,混吃等死,得过且过,自从有了他以后,我才有越来越多的期待,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想和他一起去做,不管是什么地方,我都想和他一起去看。”

    想到这儿唐笑不免又有些失落,她和成烈结婚后聚少离多,到现在为止,两人共同去过的地方,也实在是屈指可数。

    但是,她并不责怪成烈。毕竟,成烈已经尽最大能力去陪伴她更多了。

    在自己生病养伤期间,成烈可是无条件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啊。

    唐笑不责怪更不怨怼任何人,她只希望,成烈能够早一点回到她身旁。

    “会的。”季晓茹安慰地说:“笑笑,你们家烈子完全有能力带你到处玩,所以啊,你就等着他回来,满足你的一切小心愿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想到自己的爱人,唐笑纯美的面容上浮现起一丝甜甜的微笑。

    这时,窗外突然响起了什么声音。

    季晓茹登时竖起耳朵凝神倾听。

    似乎是天边响起了滚滚闷雷,但也只有那么一两声,很快就没有了。让人不禁怀疑它是否真的出现过。

    “笑笑,你刚刚听到打雷声了吗?”季晓茹问。

    “没有啊?”唐笑完全没注意道。

    “哎呀,要是下雨就不好啦。”

    季晓茹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窗边走去。

    今晚司机家里有事不会来接他们,这就意味着他们没办法直接从电梯下到地下车库,然后直接坐车离开。

    如果需要她和陆晨晞去街边拦的士的话,那两人就必须先走上长长的一段路出小区,再走过一条街,在能去到的士比较多的街口。

    唐笑也跟着起身走到窗边张望。

    只见天色果然已经暗了下来,推开窗,似乎能够嗅到空气中的湿气。

    难道真的要下雨了吗?

    “笑笑,我跟陆晨晞待会儿恐怕不能继续陪你啦,我们得早点儿回去。”季晓茹不舍地望着唐笑说道。

    她是真心心疼笑笑,舍不得留下笑笑一个人在家。

    可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

    她觉得笑笑和他们暂时一起住是很好的选择,但她并不能强迫笑笑也这么认为啊。

    而且,站在笑笑的角度,确实自己的家是全世界最美好最安全最舒适的地方。

    “没事儿,你们早点回去吧,免得待会儿下雨,下次有时间,你们方便的话随时可以过来找我。”唐笑笑着说。

    “好啊,笑笑你方便的话也可以去我们家,对了,你还不知道我们新家在哪儿吧?我待会儿微信上发给你。”季晓茹热情地说道。

    “好啊。”唐笑点了点头。

    两个女人说话间,“陆晨晞”从厨房走了出来。

    一看见他,唐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见“陆晨晞”身上的高档休闲装已经从胸前往下湿了一大片,最好笑的当然是……裆部。

    由于他穿的是深色裤子,所以那一块的水渍就十分的明显。

    唐笑忍俊不禁道:“你是洗碗还是洗澡啊?还是顺便上了个洗手间?怎么浑身上下都湿哒哒的。”

    季晓茹也哭笑不得地迎上去,又是嫌弃又是好笑地说:“陆晨晞,你怎么回事啊?太丢人了你,洗个碗能洗出小便失禁的效果,我也是服了你了!”

    “噗!”

    唐笑刚才还不好意思直说,没想到季晓茹心直口快地直接说出来了,这画面实在太美,她再一次笑得肩膀耸动,停都停不下来。

    换成别人也不见得有这么强的喜剧效果,可这是裴远晟——裴大总裁啊!

    裴远晟这种重度洁癖强迫症完美主义者,居然能忍受自己这样一副形象?

    实在是太好笑了!

    要是严叔还在世的话,看到裴远晟这么一副狼狈的模样,肯定会急匆匆地跑过去问:“少爷,难道你是去和人打架了吗?”

    “噗嗤……”唐笑想到那个画面,再次忍不住笑出声来。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