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642、敢背着他养小情人?
    正文

    听着那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唐幂深吸一口气,将别墅的大门拉开了。

    站在门口穿着一身银灰色西服身上带着酒气的男人,正是她的金主张浩。

    张浩最近换了个比以前利落很多的发型,身上穿着昂贵笔挺的西服,脚上穿着名牌皮鞋,手指上勾着车钥匙,看起来也算是人模人样了。

    没想到唐幂会出现在门口迎接自己,张浩显得有点意外。

    但马上露出了笑容:“哟,今天这么热情?”

    再看唐幂身上穿的衣服和干净漂亮的脸蛋,心情又好了很多。

    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扩大了。

    他喜欢前凸后翘的女人,喜欢唐幂打扮得华丽浓艳的样子,但是,每个男人心里都藏着一个初恋女孩。

    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完全不打扮还特别清纯好看的女人。

    张浩眯着眼打量着唐幂,越看就越是满意。

    伸手抓着唐幂的手,往自己这边带了带,声音温柔地问道:“见着我也没个笑脸?我可是特别赶来陪你过端午节的。怎么样,幂幂,是不是很惊喜啊?”

    唐幂浑身僵硬,但还是顺着张浩的动作,和他贴近了。

    早知道张浩今晚会突然跑来,她就不让凌晨和凌眉过来了。

    怎么办,凌晨看到张浩,会伤心吗?

    “嗯?怎么不说话?”张浩奇怪地看着唐幂,一手揽着唐幂纤细的腰肢,一手捏了捏唐幂的鼻子。

    唐幂不喜欢张浩这种亲昵的小动作,在她看来,只有情侣间才能做这样的动作。

    而张浩和她并不是情侣关系,他们只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

    于是她不悦地皱了皱眉,将头朝后躲了躲,张浩微微一皱眉,随即又笑了,借着酒劲抓过唐幂扣着她的后脑勺在她嘴上咬了几下,唐幂没有反抗——

    反抗也没用,张浩力气还蛮大的,她根本抵抗不了。

    从第一次在床上被他蹂躏得失去意识,她就知道要想从他手里拿到钱,她就只能认命。

    反正他再怎么折腾她,总不会弄死她,也不至于把她弄到重伤的地步,只要活着,还能享用他为她带来的金钱和奢侈品,还能常常看到凌晨,那便足够了。

    张浩松开死鱼一样被自己又亲又抱的唐幂,感觉到唐幂今天的情绪比以往更加低落。

    怎么回事呢?

    他不擅长琢磨女人的心思,也不喜欢去琢磨女人的心思。

    反正女人喜欢的,也无非就是那些名牌衣服名牌包包罢了。

    像他老婆那种,从小不缺钱,连那些名牌也不喜欢,或者说,人家看不上。

    前段日子为了给他老婆过生日,他不得不抽出时间陪着他老婆去国外,包了个游轮给她办生日party,礼物是他亲自去拍卖会上花了一千万买来的据说是几百年前哪个贵族用过的花瓶——

    张浩不懂这些,也不稀罕这些,他老婆看惯了金银钻石,反倒对这些古董格外有兴趣。

    那么,他便满足她,反正家里钱多得是。

    相比起他老婆,张浩认为,唐幂是更加容易讨好的。

    这个女人没见过大钱,几十万的首饰就已经能哄得她无比开心。

    张浩喜欢物质的女孩,他觉得物质的女孩最单纯——

    再没有什么比几个包包就能献身的女孩更单纯的了。

    谈感情,谈真心,才真tm的复杂。

    张浩现在的情况,可不能跟人谈感情。

    他最怕的,就是那种说好谈物质,慢慢又得寸进尺地跟他谈感情,逼他跟他老婆离婚自己上位的女人。

    也不是没遇到过,但,张浩是不可能和老婆离婚的。

    他需要婚姻,需要他老婆的家族势力。

    像他们这种人,和谁结婚都是利益攸关的大事,怎么可能随便离婚呢?

    张浩的那些狐朋狗友们一起喝酒时也常聊到这个,他们没一个人在外面没有情人,但无一例外,所有的情人都想着成为正室。

    “太好笑了,有见过把野鸡娶回家的吗?野鸡是拿来吃的,不是拿来用的。”

    “就是,鸡就是鸡,给她花点儿钱买点儿首饰,就当自己是凤凰了?”

    “女人啊,就tm贪心。”

    “现在这社会,抢着给老子当情人的年轻女孩多得是,开个破宝马往那什么电影学院门口一停,过一会儿就一大把漂亮女生凑过来叫哥哥。贪心?那就踹了呗,还怕找不着新鲜的?”

    ……

    这是他那些朋友们的说法。

    张浩自己倒是庆幸,唐幂似乎只要钱,别的什么都不稀罕。

    感情什么的,她既不付出,也不需要。

    这很好,张浩很满意。

    只是,偶尔,张浩也希望唐幂能够表现得热情点。

    “不高兴?”张浩眼睛转了转,明白了。

    他伸手在唐幂白嫩的脸颊上轻轻拍了拍:“看哥哥空手进来,所以失望了?傻不傻呀你,哥哥这么宠你,能不给你带礼物?再说,咱们有一阵子没见面了吧,我出国这么久,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陪你,肯定会给你带礼物啊,放心吧。”

    唐幂听见“礼物”两个字,还是没什么动静。

    张浩耐着性子说:“都在车上呢,刚才忘了,这不是急着见你么?走,现在就去拿。”

    他还没注意到客厅的凌晨姐弟,他们不知道是不敢打扰,还是怎么回事,都没发出什么动静来。

    唐幂非常想转身看看,凌晨到底是什么反应。

    可是她不敢。或者说,她不忍。

    为什么刚才那种美好的气氛不能继续维持下去呢?

    为什么张浩要来?

    为什么他要来破坏她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个快乐而幸福的夜晚?

    因为明天是周六,她甚至想好了,晚上吃饭时拿一点红酒出来,哄着凌晨和凌眉喝一些,然后等到他们喝到微醺,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让他们留宿了。

    她甚至偷偷收拾好了客房,这对于她这种不爱做家务的人来说,堪称奇迹了。

    但是,想到能让他们姐弟俩住下来,第二天早上还能一大早就见到他们,她就觉得很开心。

    张浩的到来,把一切的一切都打乱了。

    她紧紧攥着拳头,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失态地推开身边的男人。

    他身上的酒气还有男士香水的气味,简直让她作呕。

    她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凌晨身上那股好闻的气息。

    那属于年轻蓬勃的生命,那是混合着阳光与草木的清新香气。

    比张浩身上的香水味要好闻一千倍一万倍——

    不,它们根本没法相比。

    她太痛苦了。有那么一瞬间,她想拔腿逃跑。

    张浩这段时间的离开,让她获得了莫大的自由。

    以致于,她都快忘了自己身为二奶的责任和义务。

    忍住……唐幂,忍住。

    唐幂被张浩搂着肩膀朝外走去。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刚踏出大门一步,唐幂就感觉到了那道炙热的目光。

    是凌晨——

    他终究还是出来了。

    她慌慌张张地回过头去,脸上竭力维持住镇定。

    然后,她看到了站在几米之外的少年。

    凌晨站在那里遥遥地望着她,神色还算正常,然而那双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令人心碎的光芒。

    他在伤心。

    她看出来了。

    而且,由于太意外,少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所以,像一截木头一样,呆呆地杵在了那里。

    张浩也回过头,看到突然出现的凌晨,不由皱着眉毛将凌晨上下打量了一遍。

    长得挺不错的,就是穿得太寒酸了点。

    这会是谁,唐幂背着他养的小情人?

    张浩揽着唐幂肩膀的手紧了紧,唐幂吃痛地“咝”了一声。

    张浩侧过头,在唐幂耳边,用非常低的音量对她说道:“告诉我,他是谁。”

    唐幂沉默。

    又听见张浩说:“你不说,我可以让人去查,如果被我查出来他是你背着老子养的男人,你就等死吧,还有他——跟你一起死。”

    唐幂浑身一震。

    “不,不是……”她下意识地说道,“你不要误会。”

    “真的不是?”张浩侧头对着她,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依然压着嗓子,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得到的音量说:“敢骗我的话,我就把你跟那小鸭子一块儿剁碎了丢到山里去。”

    唐幂心里“咯噔”一下,一股恐惧慑住了她。

    果然……张浩不会容许这种事。

    她死不要紧,凌晨还年轻……他还有大好的前途。

    他的命不该葬送在这里。

    唐幂咬了咬牙,佯装生气地一把推开张浩。

    用足以令凌晨听到的声音冲张浩气呼呼地说道:“讨厌,出差这么久不回来,让人家孤零零地一个人呆在家等你,一回来就吃醋,真是的……怎么什么人的醋都吃?那种毛都没长齐的小朋友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她稍稍压低了声音,用手指划过张浩带着灰色暗纹的白衬衫,在他胸口捏了捏:“你看看他那个……那个寒酸样儿,跟咱们像是一个世界的人么?笨蛋,只有咱们俩站在一块儿,才像是一对儿啊。”

    “小嘴儿真甜,真会说话。”这一番话听得张浩内心无比畅快,再一看那个男孩,确实如唐幂所说,一脸穷酸样,除了长得还行,真没什么优点了。

    唐幂这个女人最爱钱了,她怎么会舍得不要钱,要那个穷光蛋呢?

    她胆子也小得很,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胆大到敢背着自己养小白脸的。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