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601、不听话就揍你
    正文

    “你说呢?”成烈语气淡淡的,眼神却像是淬了冰一样,只看一眼就让唐笑感觉浑身上下凉飕飕的。

    “你你你你……你不能欺负我!”唐笑绝望地大叫。

    如今人为刀俎她为鱼肉,哪有砧板上的鱼肉跳起来对拿着刀的人说你不能杀我的?

    实在是天真得很!

    但是,唐笑如今的本能反应,也只剩下大叫了。

    跑,她跑不掉,打,她打不过。

    装可怜?她做不到。

    求饶?不到迫不得已,她也拉不下这个脸。

    所以,思来想去,她唯一剩下的能做的,也就是扯着嗓门大喊大叫了。

    可是在成烈耳中,这点声音真不够瞧的,跟猫叫有什么区别?

    他这老婆到底还是太斯文秀气了。

    要是她见识过菜市场的大妈是怎么吆喝的,又或者是见过街边所谓原配和小三的撕逼,就会知道,她这点音量,真的只能够吓唬到她自个儿。

    “就准你欺负我,偏不准我欺负你?”成烈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站在床边,英俊出奇的脸笼罩在一片暗影之中,却偏偏能够看清楚垂下来的浓郁的长睫,与刀劈斧砍般冷峻的鼻梁。

    唐笑觉得成烈的好看,是一种硬朗与精致的结合体。

    这样的长相,即便是将他打扮成一个女人,也会美出一种新境界来。

    大概,会秒杀一众女明星。

    不知不觉中,唐笑盯着成烈的脸看着看着,竟然浑然忘却了自己眼下的危险处境,脑补起成烈的女装扮相来。

    要是成烈知道此时此刻唐笑的心理活动,非气到吐血不可。

    好在成烈就算再怎么聪明,再怎么对唐笑了若指掌,在唐笑不说话也没什么表情动作的时候,到底还是不能够判断出唐笑在想些什么。

    他只觉得,唐笑整个人呆呆的,傻傻的,跟只被剪了翅膀的小鸡仔似的躺在床上瞪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

    这小可怜莫非是被他吓傻了?

    成烈心里觉得好笑,他这还只是装装样子,吓唬吓唬她,要他真的发火,她得吓成什么样啊?

    真是个胆小鬼。

    这么一想,成烈又不忍心了。

    对着唐笑,他总是跟任贤齐那首老歌里唱的那样——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成烈担心自己表情松动下来让唐笑看出端倪,刻意清咳了一声,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继续假装生气地看着唐笑。

    “既然你今天欺负我了,那么,公平起见,也该让我欺负欺负你吧。”

    语气毫无波动,就那么平平淡淡的,但是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

    成烈平时什么事儿都跟唐笑有商有量的,绝不擅自做决定,甚至大部分时候,他更愿意迁就唐笑,让唐笑来拿主意。

    眼下他决定“欺负”一下她这件事,显然根本不打算征求她的同意。

    他在向她宣告,他有资格欺负她,并且决定马上开始欺负她。

    “你……你到底要干嘛啊?!”从关于成烈的女装扮相的脑补中回过神来,又面对着成烈一张扑克脸,唐笑感到很崩溃。

    欺负就欺负吧,可这到底是怎么个欺负法?

    这种把人一颗心悬在半空的感觉,实在是太讨厌了。

    唐笑快要急死了。

    到底要怎么样,给个痛快行不行?

    “我说过了,家法伺候。”成烈睨着她说。

    唐笑:“……”

    家法又是个什么东东?

    这边,成烈开始解皮带。

    唐笑一双杏核眼慢慢睁大。

    所谓家法,是在床上执行的家法吗?

    这未免也……

    太色\/情了吧?!

    “成烈,不……不行……”

    唐笑悄悄地挪动身子往后缩。

    没用,她才刚刚往后缩了一点点,成烈直接把她往自己的方向一拖,唐笑马上回归原位。

    “你最好老实点。”成烈冷冷地说。

    “我都这样了……能不老实么?”唐笑简直欲哭无泪。

    都到了这步田地,说实话她反倒没那么害怕了。

    反正缩头一刀伸头一刀。

    今天无论如何都在街难逃了。

    她倒是更好奇成烈能“坏”到什么程度。

    这家伙……该不会有什么难以启齿的性癖好吧?

    都这么久了……她怎么一点都没发现呢,难道是因为这家伙隐藏得太深?

    唐笑一双大眼睛盯着成烈忽闪忽闪地眨来眨去,那眸子里光芒璀璨,在并不充沛的光线中也闪着晶莹的光芒。

    被她看得久了,正在解皮带的成烈难免烦躁起来。

    真想在这里直接办了她。

    天知道,这段时间他忍得有多辛苦,再加上被她各种撩拨,他早就快受不了了。

    可是,今天不行。

    今天必须“执行家法”——

    让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坏蛋长点儿记性。

    “刷——”的一下,成烈抽掉了裤子上的皮带。

    唐笑惊呆,一对儿大眼睛几乎瞪成铜铃大小。

    这……这是要干什么?

    他不会是……又要拿皮带把她绑起来吧?

    唐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他们俩的第一次……

    那一次,成烈就是就是借着酒劲儿,蛮横不讲理地把她用皮带绑了起来,直接拉到了酒店,然后……

    唐笑那时本来都快恨死成烈了。

    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她后来一想起来那一次,又有点儿面红耳热,控制不住地心脏噗通噗通直跳。

    眼下,唐笑一颗心又一次狂跳起来。

    她害怕极了,也紧张极了。

    但是……她好像并没有多么讨厌成烈的这种行为。

    等等,不讨厌吗?

    那么,这是不是代表,她其实是个抖m?

    唐笑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

    闭着眼轻轻地甩了甩头,唐笑坚决制止自己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

    谁知道,就在这时,成烈把手里的皮带暂时放到了一边,自己坐到了床沿上。

    唐笑满脸问号,他到底是打算干什么?

    真是让人猜不透……

    眼下成烈就穿着一条黑色内裤,那内裤还是某次去商场采购时,唐笑跟他买的。

    平时没仔细看过,这会儿仔细一看,唐笑发现,这内裤仿佛是有点儿紧,勒得成烈的某个部分轮廓特别明显。

    不止那个地方,还有臀部,大腿根部……唐笑看着成烈被内裤包裹中的紧致结实的臀部,莫名地竟然有种想要伸出一根手指戳一下的冲动……

    怎么回事儿,她怎么越来越色了?

    唐笑自己都有点儿为自己感到汗颜。

    沉默中又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唐笑突然被成烈一把给抱起来,然后被朝上地搁到了他大腿上。

    唐笑吓了一跳,再次跟一条砧板上的鱼一样扑腾起来。

    “成烈,你放开我!你到底要干嘛啊?你讨厌!你快放开我啊!你再不放手我就生气了!……”

    “别叫了。”成烈语气淡淡的,非常平静地说出了一句经常出现在电视里的台词:“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季晓茹这会儿估计正在跟“陆晨晞”你侬我侬,哪儿顾得上她?

    再说这别墅这么大,她这点猫叫似的音量,根本就传不出去。

    唐笑默了默,觉得成烈此时的所作所为,非常像个强抢民女的恶霸。

    哎,貌似她跟成烈结婚,放在古代,那就是典型的恶少强抢民女的事件啊!

    果然,这家伙本质上就是个恶霸!

    “成烈,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欺负一个弱女子你好意思吗?啊?”

    唐笑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但是最近被成烈照顾得太好,精神气还算不错,声音虽然不够大,但脆生生的,丝毫不显得虚弱。

    “别乱动,”成烈伸手拍了拍唐笑的屁股,“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你你……”唐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成烈毫无预兆地,一把扯下了唐笑的裤子。

    不仅是外裤,连带着里面的小内内一起……一刹那间,被成烈给捋到了她腿弯处。

    唐笑的屁股上瞬间感觉到了凉意。

    天气并不算冷,室内更是温暖如春,但是,不穿裤子,和穿了裤子,那体验还是很不一样的。

    唐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屁股上凉飕飕的。

    什么叫做风吹屁屁凉,现在她是感受到了。

    但更为深刻的感受不是屁股发凉,而是——

    羞耻,实在是太羞耻了!

    唐笑有点后知后觉地在先感觉到屁股发凉之后,才感觉到了羞耻。

    这一波羞耻感一泛上来,就让唐笑从双颊一直烧到了耳根。

    要是屁股会害臊,屁股也是要发红的。

    可惜屁股皮厚,约莫是没脸蛋那么敏感。

    就这么暴露在青天白日下,暴露在成烈眼前,它也傻瓜似的无知无觉,坦坦荡荡,所有的羞耻感,都反应到唐笑那比饺子皮儿还薄的脸皮上了。

    成烈拿起皮带轻飘飘地在唐笑屁股上划过:“知道怕了?”

    唐笑羞得满脸通红,整个脑袋都发红发热,以至于连牙齿也一起害羞了,死活打不开了。

    她牙关紧锁,一个字儿也不说。

    怕是怕,可她坚决不说这个怕字。

    都已经丢人丢到这个地步了,现在求饶卖乖有什么用?

    还不如硬挺过去呢!

    唐笑这辈子没觉得这么羞耻这么难受过。

    她一个成年人,被当成小孩儿似的剥了裤子大白天的展览屁股,还要不要人活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