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544、我愿意!
    正文

    从此以后,姐弟俩天各一方,年轻瘦弱的小眉,为了让弟弟安心上学,像一只停不下来的陀螺一样,卖力地干各种她能干的力气活,拼命地攒钱。哪怕手上有一丁点钱,她也要给家里寄过去。

    为了省钱,她一年只回一次家。

    住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吃的是方便面和咸菜就馒头,穿的衣服再旧再破也舍不得扔,一件衣服能穿上好几年。

    这样辛苦劳作的小眉,身体又怎么会好呢。她常年营养不良,一下雨关节便疼得厉害。

    不过好在她家人个头都不小,小眉的身高也在女孩子平均身高之上,她看起来才不至于太过瘦小。

    凌晨知道姐姐过的艰辛,因此更加加倍努力,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赶快考上承北的学校,去大城市和姐姐团聚。

    等到他上大学,就可以领助学金,勤工俭学,利用课余时间出去打工,这样一来,姐姐小眉就能轻松许多。

    抱着这样的信念,凌晨比同龄人更花心思在学习上,学校里不少女孩喜欢他,向他表白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凌晨均冷淡地回绝了。

    懂事的凌晨知道,在没有能力谈感情的年纪,和别人女孩子谈恋爱,是耽误别人的青春,而他也没有时间去谈一场绝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感情。

    凌晨唯一想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赶快考上承北的大学,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步,将来努力让姐姐过上好日子。

    唐幂见凌晨沉默,心里大概也猜出了什么,便不再追问下去。

    她想了想说:“凌晨,你会不会做一点简单的饭菜?”

    凌晨愣了愣,将自己从那些伤感的思绪中抽离出来,迷惑地望向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会啊,怎么啦?”

    “那你给我做饭吧。”唐幂眨了眨眼,笑得有点俏皮,“不会难为你吧?虽说一般都是女人做饭,但是也没人规定不能让男人做饭,对不?”

    唐幂这个俏皮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了好几岁,凌晨觉得她这样笑着的样子,就好像是自己的同龄人了。

    不过他的同龄女孩,可没有她这么精致这么美丽。

    更没有她身上那种成熟动人的风韵。

    “不难为……不过我不会做西餐,只会炒一点家常菜什么的。”凌晨的语气不那么自信,他认识的城里人好像都挺爱吃西餐的,那些外国人的东西他没怎么吃过,也没多大兴趣,更加不会做了。

    要是这位唐小姐喜欢吃西餐,那么他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我不爱吃西餐啊。”唐幂笑眯眯地望着凌晨,“你会做家常菜,这多好啊。真难得,现在很少有男孩子会做饭的,凌晨,你以后肯定会是一个好老公,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有福气嫁给你。”

    “啊?”凌晨眨眨眼,懵懂的表情。

    他才刚刚成年,远远没有想到以后结婚的事儿,再说他家实在太穷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目前没资格谈娶妻生子,若是非要去谈个恋爱,那不是在耽误人家女孩子的大好青春吗?

    他目前没想过要去喜欢谁,也没想过要去给谁当老公,只想快快赚钱,不辜负姐姐的期望。所以,当唐幂骤然讲到这个话题,凌晨只觉得慌张和意外,再就是特别特别的羞怯。

    他哪有唐小姐说的那么好啊。他想,光是会做几个菜,可不行。要是有人愿意嫁给他,他绝不会只做饭给人家吃,他还要让对方住在大房子里,穿漂亮的衣服,戴亮晶晶的首饰,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就像这位唐小姐一样。

    凌晨知道承北的房子很贵很贵,以他现在的能力,距离买得起承北的房子还非常非常遥远,所以,他现在根本不敢去想这方面的事情。

    “啊什么啊?凌晨,你也不小了,有喜欢的女孩吗?”唐幂接着问道。

    她试图装成一个关心凌晨的大姐姐,实际上,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还有,想和凌晨再单独多呆一会儿。

    她觉得和这个大男孩呆在一起很舒服,很自在。

    她不用担心这个大男孩会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举动,而且她相信这个男孩虽然年纪小但有着很多成年人没有的正义感,一旦有任何的危险,他一定会站出来保护自己,就像刚刚他和小眉冲进来时他做的那样。

    这是一个值得新来的男孩,不,或者该称他为男人。

    有的男人活一辈子,都不见得比现在的凌晨要像个男人。

    凌晨让她充满了安全感。甚至,她觉得和凌晨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哪怕没有金银珠宝名牌首饰漂亮衣服,没有大房子,只要每天对着他,一贫如洗也会很开心。

    当然,她也只是这样幻想一下。

    她看着凌晨的时候,心中总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幻想。

    凌晨在她的心目中是干净而清澈的,像一杯白水一样,可以往里面添加任何的调剂。

    他是那么的纯粹,那么的让人心动。

    只可惜……

    他太小了。而她又太老了。

    如果他今年和她一样大,她想她没准会抛弃契约精神,不顾一切地和凌晨私奔。

    想到这里她又觉得自己好笑,她愿意私奔,凌晨也不会愿意吧。

    她的妄想症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但是现实如此荒凉,若不靠幻想充饥,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了。

    耳中听见凌晨少年气十足的声音:“我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

    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唐幂微微一笑:“嗯,挺好的,你还小,太早谈恋爱影响学习。”

    谁知道凌晨听了这句话,却抿着薄薄的嘴唇,不大高兴地说道:“我不小了,我已经成年了。”

    唐幂翘起唇角:“嗯,你已经十八了。”

    凌晨意识到自己不该和唐小姐较真,自己当然是不小了,可是唐小姐比自己大,她就有资格说他小。

    他这样和她较真,倒真像个不懂事的小孩了。

    就好像他非要证明自己年纪不小,可以谈恋爱了一样。

    凌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点小事都要翻来覆去向上半天,他只是下意识地不想在唐小姐面前显得可笑。

    于是他抿了抿唇说道:“我刚成年,确实还不算个大人。”

    唐幂又忍不住笑了,她只要一看着他就想笑。

    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好玩呢?

    他一会儿说自己大,一会儿说自己小,脸上的神态分明是孩子气的,但是又长了个成年男人的身体。

    真是矛盾又可爱。

    唐幂想天天看到他,天天都让自己这么开心。

    凭什么她就应该和张浩那种垃圾烂做一堆呢?

    她这样的人,指不定哪天好日子就结束了。

    那个自称p的男人,手上可是有着不少她和张浩的照片呢。

    让她猜猜,他的雇主是谁呢?

    张浩的生意对手,还是张浩的老婆,或者张浩的哥哥?

    不管是谁,有人愿意来查她和张浩,这对她来说就绝对不是个好兆头。

    她有预感,这样的日子过不了多久了。

    那么,就让她最后放纵一次,享受一次吧。

    她要让自己快乐。

    她要让自己也享受一下阳光的照耀。

    眼前这个少年,无疑就是她生命中那一缕偶然得见的阳光了。

    她不会打扰他,伤害他,勾引他。

    她只是想天天看到他而已。

    她想,她是个知道分寸的人。自己已经过成这个样子了,万万是不能再去连累他人的。

    请原谅她小小的自私吧。

    她只想短暂地让他留在她身边。

    “凌晨,你以后有空的时候,就过来给我做饭吧。我给你开工资。”她笑着对他说。

    凌晨愣了愣:“我?”

    “嗯,就你啊。”唐幂笑眯眯地望着他,“怎么,你不会是不愿意吧?”

    凌晨怎么可能不愿意。

    他要是能常常过来,就能常常照顾到姐姐,还能常常看到唐小姐。

    他觉得他挺喜欢看到唐小姐。

    在唐小姐面前,他既感到约束,又感到一种隐秘难言的快乐。

    他不愿意让人发现他的小心思,包括唐小姐和他姐姐。

    所以听到唐小姐提出这样的请求,他小心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才没有让自己当场笑出来。

    他偷偷摸摸地欢喜着,像是小时候很小心地藏起了一颗别人给他的躺,每天放在口袋里,想起来就用手捏一捏,只要知道它存在着,就感到无限的快乐。

    “我、我愿意!”他说的很快,声音清脆,不再软软糯糯的,有种意气飞扬的少年气息。

    唐幂靠在沙发上,隔着一米的距离,眼中含笑注视着少年。

    她的妄想病又要开始发作了。

    现在她脑海里,已经给这个英俊的少年穿上了制作精良的黑色西服,还让他拿上了粉色的捧花,与红色的戒指盒。

    她让他站在红毯的尽头,旁边是神父。

    神父问他,你愿意娶这个女人,无论她贫穷还是富裕,美丽还是丑陋,健康还是疾病,都和她在一起,不离不弃吗?

    他眼神炙热地望着她,大声说,我、我愿意!

    “噗嗤……”唐幂笑出了声来。

    她纤细白嫩的手指半掩着嫣红的嘴唇,笑得有点儿停不下来。

    凌晨被她笑得有点发楞。

    她笑得真好看,阳光洒在她身上,让她看起来像一朵既艳丽又清纯的白玫瑰。

    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她脸上的笑容带着一点点的忧伤。

    这让他心生怜悯,有种想要保护她照顾她的冲动。

    但是很快地,这念头又被他自己打消了。

    他觉出自己的可笑来。

    姐姐说过,唐小姐是一位幸福的准新娘,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才住在这里调养。

    姐姐也说过,她的未婚夫虽然不常看到,但是一看就是有钱人,对唐小姐特别大方,唐小姐要什么,她的未婚夫都会很快给她买来,唐小姐一不高兴,她的未婚夫就会尽全力去哄她开心。

    唐小姐有人照顾,有人保护了。

    那人远比他有能力,远比他做得更好。

    他有什么资格去痴心妄想呢。

    少年年轻的心感到一阵沮丧。

    不过……唐小姐幸福就好。

    他也真是的,明明才第一次见到唐小姐,怎么就在心里胡思乱想那么多呢?

    就因为唐小姐漂亮温柔,他就不自觉地被唐小姐吸引,甚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吗?

    少年在心里鄙视自己,试图骂醒自己。

    “唐小姐,你饿不饿?我现在就去给你做吧?”凌晨觉得自己不能再傻坐在这里了,他应该帮唐小姐做点什么。

    “现在吗?”唐幂转了转眼珠子,她现在挺饿的,但是,凌晨要是去给她做饭了,眼下就没有人能陪她聊天解闷了。

    她觉得凌晨光是坐在这里,就可以充当她的精神食粮了。

    现在她在精神食粮和填饱肚子的食物之间犹豫不决。

    为什么不能两者同时拥有呢?

    唐幂脑中灵光一闪,对凌晨说道:“现在就不做了,厨房也没什么食材,我点个外卖吧,待会儿叫上小眉,我们三个人一起吃好不好?”

    怕凌晨拒绝,唐幂连忙又补充说:“你看,这都快到中午了,你们也是要吃午饭的,我一个人点了外卖,总归是吃不完的,与其倒掉,还不如大家一起来吃,又开心又省心,还不浪费粮食,多好啊。”

    唐小姐理由充分,说得头头是道,涉世未深的少年根本想不到该要怎么拒绝。

    唐幂观察着少年纠结的神情,感觉很有意思。

    曾几何时她也有着和少年一样的纠结一样的困惑一样的自尊一样的单纯,曾几何时她也这么慌慌张张局促不安,现在,角色颠倒了,她拥有了主控权。

    少年内心挣扎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麻烦唐小姐了。”

    “不麻烦。”唐幂笑容真诚,“我喜欢有人和我一起吃饭。”

    这句话发自真心,唐幂性格喜欢热闹不喜欢安静,现在因为这个不甚光彩的情妇身份,她刻意把自己关在了这个小别墅里不回家也不见以前的熟人,除了张浩之外,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但是张浩显然也不是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她和张浩之间的交流只有买买买。

    没什么意思,她想,她也不乐意和张浩一起吃饭,和张浩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也不愿意看他,不愿意和他对话,宁愿一个人低着头玩手机。

    手机也没什么好玩的,她没有交际圈子,开奶茶店后彻底地从以前的圈子里退了出来,当张浩情妇后又从开奶茶店之后认识的人的圈子中退了出来,她既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没有关心她的家人。

    除了她姐姐唐笑,虽然自己身体还没有康复,但唐笑时不时会在微信上问一句唐幂的近况。

    但唐幂不敢和唐笑说太多。

    她怕说得太多,自己会更加觉得自己可怜,姐姐幸运。她怕自己会真的嫉恨姐姐。

    她害怕自己被心魔吞噬,所以,她只得渐渐地疏远这个唯一愿意关心她的亲人。

    唐幂的母亲李妍偶尔也会给唐幂发微信消息,但大都是一些无意义的链接。

    世上很多人都是越活越回去的,智商没有随着年龄增长,反倒越老越愚不可及。

    李妍发来的链接中,随便一点开,便是一些毫无逻辑的推论,比如某国将对华国发动战争,将此链接转发到五十个群让更多人知道,微信账户将自动到账五百元……末尾还一定会加上一句,不转不是华国人。

    真是好笑。

    唐幂起初看到此类消息,还会耐着性子和李妍解释,试图告诉她这些东西有多么的不可信,但是人一旦变得蠢了,就如同患了绝症一般,无药可救,思想上的毒瘤,根深蒂固的愚昧,还有贪小便宜的心态,这真是比绝症更可怕的东西。

    后来唐幂就放弃了,任由李妍发她的,她不理睬也就罢了。

    有时候唐幂也想和她妈妈撒撒娇,想让她妈妈来看看她,给她带点儿好吃的。

    有时候,她也会想念她那个贪财势力一心想卖女求荣的妈妈。

    妈妈再坏,也曾经好过。

    她想念她做过的饭菜,想念她怀里的气息。

    但是,也只能远远地想一想了。

    唐幂知道,倘若李妍来了,那么接下来,她的日子一定会过得更加混乱。

    至于父亲唐震天……他现在正忙着重振旗鼓,忙着还剩下的债务,他更没有心思管她这个女儿。

    反正他从来也没在乎过她,不是吗?

    唐幂想来想去,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依靠的。

    她只能依靠她自己。

    哪怕孤独,哪怕肮脏不堪,她也得这么活着。

    少年从她脸上的笑容中,敏锐地察觉到了她深藏眼底的寂寞。

    他心里疼了一下,像是眼睁睁看着一朵极美的花,被人当着他的面扯掉了一片花瓣。

    他不是花,也能感受到花的疼。

    “唐小姐,你要是不嫌烦,我和姐姐可以经常过来陪你吃饭。”凌晨轻轻地说道。

    “你是说真的吗?”唐幂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不敢相信一样望着他:“凌晨,来这里很不方便的,你确定要经常来吗?”

    “我可以骑单车过来啊。”凌晨笑看着她,十分轻松的模样,“我体力好,骑车也骑得快,正好当锻炼身体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