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344、我发财了!
    正文

    像季晓茹这样性情活泼明艳动人的大美女冲人撒娇,基本上一撒一个准,旁人很难拒绝,可惜唐笑早就对她这一套免疫了,十分坚定地摇头道:“免谈,信你才怪,咱们就在机场随便吃点,然后坐机场大巴到汽车站去。”

    “呜呜……笑笑,你怎么忍心这么对我?咱们俩还能愉快地做朋友么?”季晓茹满脸哀怨地拖着唐笑的手,不情不愿地缀在唐笑后头。

    “呵呵……那咱俩绝交吧,就趁现在,赶紧的,这样我也不用一路颠簸去山里了,你觉得怎么样啊晓茹?”唐笑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季晓茹。

    季晓茹知道,唐笑平时很少对人发脾气,但是一旦她露出这种笑的跟一朵花似的“和蔼”微笑,那就说明一件事儿——唐笑生气了。

    季晓茹刚刚在唐笑面前撒娇耍赖半天,要是她家陆晨晞肯定也就依着她了,但是对于唐笑,并不奏效,她知道自己再这么作下去没准真能把唐笑给惹毛了,只好见好就好,鼓了鼓嘴说:“好了好了,不吃就不吃……哎,笑笑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嘛。”

    “你呀……”唐笑无奈地伸手在季晓茹光洁的额头上戳了一下,“公主病就别在这时候发作了,什么事儿分个主次,等你找到你们家陆晨晞,确认他的安全和对你的忠诚,回来的路上随便你怎么吃,行不行?”

    季晓茹登时喜笑颜开,伸手一把搂住唐笑:“呜呜,笑笑……我就知道全世界你对我最好啦!”

    两个大美女当众搂搂抱抱,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唐笑赶紧伸手把狗皮膏药似的季晓茹一把扯开:“好了好了,赶紧走吧。”

    出了机场,唐笑正打算带季晓茹去找机场大巴,这时,一辆黑色suv无声无息地停在了季晓茹和唐笑面前。

    唐笑犹自不觉,还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外张望着,季晓茹却突然兴奋起来:“笑笑笑笑,你看谁来了!”

    唐笑心里咯噔一下,略一侧头,视线正好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

    “裴远晟,你怎么来的这么巧啊?”旁边的季晓茹早已经过去跟人打招呼,这时,另一侧的车门打开,一个穿着皮衣戴着墨镜的男人走下来,唐笑一看,正是和自己的老同学闵秋寒新婚不久的阿猛。

    “阿猛,你怎么来了?”先前被阿猛救过的季晓茹看到这个高大冷酷的男人,连忙又惊又喜地跑了过去,她对阿猛印象极佳,要不是她自己有了陆晨晞,又听说阿猛和闵秋寒在一起了,她都想自己去追求阿猛呢。

    阿猛朝唐笑点了点头,就站在车边迎接季晓茹一连串的提问。而唐笑提着行李箱怔怔地站在那儿,却迟迟地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笑笑,过来。”那熟悉的磁性而优雅的声音终于传来,他穿着一套简单的休闲服和运动鞋,头发看起来比先前短了一点点,双眸漆黑,过于白皙的面容微带倦色,然而他就这么双手插兜地站在人声嘈杂的机场中,整个人却仍然完美的像在拍偶像剧。

    唐笑慢吞吞地走过去,仰起头看他,脸上的神色却一丁点也不愉快:“裴远晟,谁让你来的?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的身——”

    “嘘……”裴远晟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唐笑唇边,冲她轻快地眨了一下眼睛,“我已经好多了,不用担心。”

    “少骗我了,”对于裴远晟说的话,唐笑半点都不信,她板着脸,故意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说道,“裴远晟,如果你想帮我和晓茹的忙,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不需要你这个病人来添乱,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路上会遇到什么危险,成烈的母亲派了保镖暗中跟着我们,你可以放一百二十万个心,我们根本就不会出什么事。”

    裴远晟那张精致好看的面容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只是那双墨玉般的眸子中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他轻声说道:“笑笑,我不会拖累你们的。我和阿猛只是送你们到陆晨晞那儿,等你们平安抵达后,我们马上就离开。”

    “裴远晟,我都说了不用了,你……你难道就不知道避嫌吗?”唐笑咬咬牙说道。

    “……避嫌?”裴远晟讶然地望着唐笑,“笑笑,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不是。唐笑在心里默默地说着,可是,她不能够这样说,她现在只想把他气走,谁知道到了山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她怎么能够坐视裴远晟这样一个病人陪她们冒险呢?还有阿猛……秋寒刚刚才生下孩子没多久,正是身边最需要有人陪的时候,阿猛不应该陪着裴远晟一道来的,万一阿猛有个什么好歹,她怎么想秋寒交代呢?

    “对,我是认真的。”唐笑小脸严肃,面若冰霜,口气也是又冷又硬,她想,这样足够让裴远晟生气走掉了吧?

    “裴远晟,你明知道成烈的母亲派了保镖跟着我,还想让那两个跟着我的保镖误以为我千里迢迢来到c省是为了背着成家人和你私会的吗?我好不容易才嫁入成家,好不容易才让成母现在不那么讨厌我,我可不想因为你,再让成烈的母亲误会。而且,万一成烈回来后知道这件事,他心里也会不好受。裴远晟,我是结了婚的女人,你不应该对我这么上心的。你对我再好,都没什么用,我根本不会喜欢你,我的心里只有成烈一个人,永远都是。”

    唐笑一字一字清清楚楚地说道,在这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能够说出这么绝情的话,但此时此刻,她强迫自己不仅将这些说的掷地有声,还用最无情的眼神面对着明显会因为这些话而难受的裴远晟。

    她简直坏透了。可是不这样的话,他又怎么会离开呢?

    裴远晟,我真的不值得你再对我好。

    “傻笑笑。”裴远晟望着唐笑沉默半晌,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不是说好了‘义结金兰’的吗?怎么,你这么快就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么。”

    唐笑:“……对不起,我想,我们大概不太适合做兄妹。”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裴远晟蓦地笑了笑,说,“我让阿猛送你们去,我在这里等你们的好消息,这样行吗?”

    唐笑知道裴远晟这个人骨子里有多么的骄傲,可是现在,他在她面前说出来的话语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甚至到了一种近似卑微的地步,唐笑的心里像被针扎一样刺痛,可是她能怎么办呢?是,她是自私,她是不想让成烈和成烈的母亲误会,她根本没有替裴远晟考虑,她唐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

    唐笑在心底里苦笑,嘴上依然冷硬地说道,“好,那就这么办吧,谢谢你了。”

    裴远晟像是根本没有受过伤害一样,扬起一个如同春日阳光般和煦的微笑,“你嘴上说谢谢,脸上却连个笑都没有,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呢。”

    唐笑抿了抿嘴唇,朝裴远晟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谢谢你啊,裴远晟。”

    裴远晟摇了摇头说:“真勉强。”

    唐笑说:“对不起。”

    裴远晟:“谢谢说的言不由衷,道歉的话倒是张嘴就来。笑笑,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们好像约定过,互相不再说谢谢对不起这样的话。”

    唐笑垂下眼睫道:“是我记性不好,对不……”

    “又来。”裴远晟伸手食指挡在唐笑嘴唇前,唐笑退后了一步,裴远晟的面色便蓦地苍白了一分。

    “我明白的,你怕被人看到,是我越距了。”裴远晟自嘲地笑了笑,也往后退了一步。

    身后不远处,季晓茹和阿猛寒暄完,看见唐笑和裴远晟两个人愣在那儿,中间还隔着一米多远的距离,不由奇怪道:“笑笑,裴远晟,你们俩怎么回事儿啊?不上车吗?”

    她已经从阿猛口中知道裴远晟和阿猛二人因为不放心她和唐笑两个女孩去山区找陆晨晞所以才特意赶过来,据说他们之所以能这么快就到,是因为阿猛亲自架势直升机带着裴远晟过来的,而这辆suv是裴远晟找裴氏企业在c省的分公司临时征用的。

    对于裴远晟和阿猛这种“讲义气”的行为,季晓茹自然是感动的不得了,想到这一路上有裴远晟这个大财神还有阿猛这个武力值强悍的男人保驾护航,季晓茹感到踏实极了,老实说,虽然有唐笑和隐藏的两名保镖跟着她,她一路上还是有点惴惴不安呢,而裴远晟和阿猛这两个熟人的出现,无疑让她整颗心都安定了下来。

    听到季晓茹呼唤自己,唐笑拎着行李箱走过去,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好了,马上就出发。”

    裴远晟也走了过来,却对季晓茹和阿猛说道:“阿猛,你带着晓茹和笑笑先到县城,然后我联系当地的向导在县里等你们,带你们进山。她们两个人就交给你了。”

    “裴子,那你呢?”阿猛刀锋一般锋利的浓眉闻言皱了起来。

    “对啊,裴远晟,咱们不是说好了一块儿去找陆晨晞的吗?刚刚阿猛都告诉我了,说你为了赶过来,还放了一个日本什么什么集团ceo的鸽子呢,现在不会是要临时变卦吧?”季晓茹也一脸好奇地问。

    裴远晟玩世不恭地笑道:“原来阿猛来这个都告诉你了,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现在后悔了,打算留在这里回分公司进行视频会议,毕竟关乎十几个亿的商业合作,我总不能为了你们就把这么要紧的事儿给耽误了吧?”

    季晓茹想了想说:“诶……也有道理,怎么说也是十几个亿啊……这么多钱我这一辈子都赚不到呢,算了算了,那你赶紧去开你的会吧,免得回头又说我们耽误你赚钱。对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你记得请我们吃顿好的啊!”

    “谁说你赚不到十几个亿了?”裴远晟打趣道:“你赚不到,你们家陆子赚的可不止这么多,听说陆子是个妻管严,到时候你们家财政大权还不都掌握在你季晓茹手中?那他的全部资产,不都是你陆夫人的了?”

    季晓茹一想,嘴巴都笑的合不拢了:“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裴远晟你说得对,我赚不到这么多,但是陆晨晞肯定能,哈哈哈,我发财了!”

    阿猛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真是钻到钱眼子里了。”

    “是不是挺庆幸你爱上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闵秋寒,而不是这个财迷季晓茹?”裴远晟笑道。

    阿猛连连点头,想到自己家那个单纯的傻女人闵秋寒,刚毅的面容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幸福的微笑:“我们家秋寒才不像她。”

    “是是是,你们家秋寒不吃五谷杂粮,是个不折不扣的仙女姐姐,当然不像我季晓茹这么俗咯!我啊,没钱要哭死,从小就梦想着成为阔太太呢!”季晓茹大大咧咧地说道。

    “这不挺好,只要嫁给陆子,就如你所愿了。所以啊,你们最好现在立即马上就出发,早点把你的财神爷找回来。”裴远晟顺着季晓茹的话说道。

    “有道理!”季晓茹朝裴远晟竖了竖大拇指,同时有点好奇地朝一言不发的唐笑看过去,“笑笑,你今天怎么这么沉默啊?不会是心情不好吧?”

    “没有,”唐笑否认道,“我只是有点累了,没事的,待会儿上车睡一会儿就好。”

    一旁的阿猛不动声色地看了唐笑一眼,他能感觉到唐笑和裴远晟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要不然裴远晟不会做出如此仓促的决定,这不像是他的风格,他很清楚,以裴远晟的性格,向来说一不二,一旦做出什么决定,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突然变卦。

    而为了唐笑,他却一再违背了自己的原则。阿猛心里疑惑地想,难道裴子真的那么喜欢唐笑吗?

    在他看来,哪怕是季晓茹的性格,都比唐笑更适合裴远晟一些。唐笑和季晓茹相比起来,显得心思太多了性格太沉闷了些,他不明白裴远晟到底喜欢唐笑什么。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