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092、都是她的错!
    正文

    成烈为人爱憎分明,对喜欢的人可以宠上天,可以百依百顺,对不喜欢的人,那是绝对摆不出好脸色来。前者如唐笑,后者如任菲琳。

    成烈最烦任菲琳的不是别的,而是明明该说的都已经跟她说的一清二楚,对方却仍然能够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黏在他妈身边,不断地煽风点火,只要想到这个,成烈就一阵烦躁。

    偏偏成烈又是个没法对女人下狠手的人,他想来想去,发现自己竟然拿这个任菲琳毫无办法。

    谁叫她算是吃准了他妈呢?

    不得不承认,在忽悠人这方面,任菲琳算是很有一套。

    毕竟年轻时的苏旸苏女士,能够成为成夫人,能够在自己的领域获得那样的成就,就绝非一位没有头脑的傻大姐。

    这几年苏旸年纪越来越大,子女们也越来越大,前几年成萌还成天黏着她,充当她的贴心小棉袄,这几年成萌也大了,开始变得爱打扮,也爱出去玩。苏旸拦不住,也就只好作罢。

    没有哪个上了年纪的人不喜欢年轻人,苏旸也不例外,所以,当年轻美丽又善解人意的任菲琳回国,成天陪着她做这个做那个的时候,她又怎么可能不由衷地喜欢这个女孩呢。

    现在在苏旸眼里,没有谁比任菲琳更适合当她的儿媳妇。

    成烈叹了口气,问苏旸:“妈,你今天来到底什么事儿?”

    “听听!这叫什么话,我这个当妈的,没事儿过来看看自己儿子都不行了?”苏女士又有意见了。

    成烈一脸无奈,果然,上了年纪的人比小孩更难哄:“好好好,您想怎么着怎么着。时间不早了,要不您待会儿尝尝儿子的手艺?”

    苏旸一听,又怒了:“说了半天你还是心心念念要去给你老婆做饭是吧?”

    成烈连忙摇头:“您误会了,我是怕您饿着啊。”

    苏旸冷哼一声:“装,你就装吧,你妈我把你生出来,含辛茹苦地养大,你心里打什么主意我会不清楚?”

    成烈笑道:“说真的,从小都是您做饭给儿子吃,今天碰巧赶上了,我也做一顿给您吃吧。”

    苏旸不为所动地说:“君子远庖厨,你没听过?我们成家的男孩不准进厨房。烈子,你给我把这围裙脱了,跟我去外边吃。”

    成烈叹气:“您这都是哪个年代的思想了?要我说多少遍,男人做饭很正常,想做就做,多大点事,现在不都提倡男女平等了么?妈你自己也是女人,怎么还支持这种封建男权思想?”

    “封建男权思想?”成母苏旸重复道,“成烈,你的意思是,我跟你爸都是老封建咯?行啊成烈,我们养你这么大,回头你竟为了个女人连你老子老娘都不放在眼里了……”

    成烈觉得他妈最近脾气有点冲,明明以前是个挺和气挺好说话的老太太啊,怎么现在成天一没事就越来越喜欢挑刺儿了呢?

    成烈看了看他妈苏旸旁边一脸乖巧地站着的任菲琳,总觉得他妈苏旸的转变和这个任菲琳绝对脱不了干系。

    “妈,您消消气,过几天我就回部队去了,您想见还见不着了,何必一来就生这么大气呢?”成烈打算息事宁人。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去?”成母反问,接着又埋怨地说,“你说说你,自打领了证搬出来住之后,心里还有我还有你弟弟妹妹还有你爸吗?这么久了你都回去过几次?我是想见你都见不着,你啊,又替家里人考虑过没?”说着说着,眼角就几乎要泛出泪花。

    成烈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他妈就算怎么跟他闹,他的原则也不会动摇,可是当着老太太一使出这一把脾气一把泪的招数,他就没辙了。

    仔细想想,这点上他确实对家人心存歉疚,本来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部分,能回去的时间就少,现在他一从部队出来,满心都是唐笑,只想着赶紧往他跟唐笑的小窝里奔,确实没怎么回家了。

    虽说子女不可能一辈子偶陪在父母家人身边,有了自己的小家心中的天平肯定要往爱人上倾泻一些。可是母亲的心思他也不是不能够理解。

    老太太太寂寞了。想自己儿子在家多陪陪她,哪怕是一起吃个饭,坐沙发上一起看个电视,她心里也好受些。

    “好了,妈,别生气了,是我错了,”成烈解下身上的围裙丢到一边说,“我不做饭了,听您的,待会儿带您去附近找家饭店吃,您满意不?”

    成母闻言心里是高兴的,但仍觉得不够,瞪了眼自己人高马大的儿子说:“你当你妈这么好哄?随便一顿饭就打发了?”

    成烈无奈地笑:“这可不是打发您。您看您不让做饭我就不做饭,这么听您的话,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

    成母打定主意说:“你让那个唐笑把工作辞了,跟着你一起搬回去住。”

    成烈闻言一怔,浓眉渐渐皱起:“这又是谁给您出的主意啊?”说完看了眼任菲琳,任菲琳目光闪烁,慌忙低下头去。

    “什么谁给我出的主意?”成母面色不快道:“就不兴你妈有点自己的想法啊?你妈我是年纪大了。可还没老糊涂,脑子清楚的很呢!”

    成烈把围裙脱了扔到一边,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妈说:“您这主意可不怎么样啊。笑笑那工作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辞?您不能想一出是一出吧。”

    “那叫干的好好的?”成母冷声说,“依我看,她也别推脱责任了,什么病人的死跟她没关系,依我看,这事儿说到底还是她的原因!”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成烈沉声道,“外面的人不知情胡乱编排她也就罢了,妈您也这么认为?我都说了多少次了,这件事情上笑笑没一点过错,那病人的死因现在已经是刑事案件,跟她没关系,您怎么就听不进去?”

    “这不是我听不听得进去怎么看她的问题,这是别人怎么看她的问题,她有没有错,不是你说了算,是别人说了算!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众口悠悠?像我们成家这样的人家,名声有多重要你知道吗?”成母重重地把手中的茶盏搁到面前的花梨木圆桌上,“身为成家儿媳,她出这种事情,我也就罢了,你有没有想过你父亲?你以为,这事儿对你父亲就没一点影响?你以为这事儿在网上能被删的一干二净,就没有你父亲的功劳?可是你想想,当你父亲为了这种事跟他那些下属下命令,别人会不会私底下议论些什么?你父亲的政敌又会不会利用这事情整点什么幺蛾子?”

    成烈闻言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好的,妈,我明白了,我明天会回去跟爸负荆请罪,不过唐笑的工作……这个我来想办法,找机会劝劝她,总之您就别操心了。”

    “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唐笑那医院的工作,我已经让人给那医院院长说过了,以后就让她老老实实在家做个家庭主妇吧,做饭这种事,难道不是该女人干的吗?咱们家又不是养不起她。”成母说。

    成烈闻言惊怒:“妈,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样了?”成母理所当然地说,“你们的烂摊子,还不是都得我们这些做长辈得帮着收拾?”

    成烈失望地摇摇头说:“妈,没人想让你帮着收拾什么烂摊子,你这做法,我真的没法认同。”

    成母无所谓地说:“那又怎么样?烈子,你要知道,这世界就是这样。”

    成烈拿起手机说:“我不跟您争了。我先给笑笑打个电话。”

    成烈拨通唐笑的号码,一阵手机铃声在房间内响起。

    唐笑从玄关处慢慢走进来,手里抱了个纸箱子,神情有些漠然:“不用打了,我已经回来了。”

    成烈一看见唐笑脸上的表情,心里就咯噔一下,猜到唐笑应该已经站在那儿有一段时间了,就是不知道他妈说的那些话她都听到了多少。

    大步走过去,打算伸手接过唐笑手中的纸箱,结果唐笑往旁边闪了下说:“没事,不重,我自己来。”

    成烈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唐笑无意间的疏离让成烈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但他知道,他没任何理由怪她,是他不好,没能好好地守护她。

    想到他妈还有家人对唐笑的偏见,成烈头一次有了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二三十年前,成家没有现在的地位,没有现在的权利,成烈父亲是普通官员,母亲是普通的舞蹈演员,他们和寻常人没什么两样。

    而现在,成烈父亲是前呼后拥的特权阶级,他母亲亦名声在外,养尊处优,他们习惯了做人上人,忘了自己当初也是从底下一点点爬上来的,却比任何人都更要瞧不起那些曾经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能解决,但是偏见就是偏见,它是刻在骨子里的,像流水在石头上冲刷出的印记,根深蒂固,难以消融。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