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086、成烈!你别胡来
    正文

    裴远晟叹了一口气说:“你以为你家季晓茹是毛爷爷人人都爱?”

    唐笑坚持道:“我家晓茹虽然不是人人都爱,但一般人都很容易被她吸引。毕竟性格活泼人又长得漂亮,这样的妹子谁不喜欢啊?”

    裴远晟见唐笑夸起季晓茹头头是道的,禁不住笑了下说:“在你眼里季晓茹就这么好?”

    唐笑猛点头:“那是当然了,不然我和晓茹也不会是多年闺蜜了。要不是因为我跟晓茹同性别,我早就追求晓茹了。”

    裴远晟上下扫了扫唐笑:“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还是个潜在拉拉。”

    唐笑狠狠瞪了裴远晟一眼,突然灵机一动:“诶,我知道了,裴远晟,你之所以经常换女朋友,是因为你其实根本不喜欢女人,但又不想公开基佬身份,所以才伪装成风流浪子的对不对?”

    裴远晟无语地说:“谢谢,我不是基佬。”

    唐笑越看裴远晟越觉得像:“你肯定是。别狡辩了。”

    裴远晟故意吓唬她说:“我要是基佬的话,那你可要小心成烈了。”

    唐笑深以为然地说:“也对,像你这样的男妖精,我真要防着点,免得你勾搭成烈。”

    裴远晟挑眉道:“男妖精?”

    唐笑假装自己什么也没说过:“裴远晟,你饿不饿?”

    裴远晟看了唐笑一眼,无奈道:“想吃什么,说吧,我去买。”

    唐笑笑眯眯地说:“太谢谢你了。”

    裴远晟:“……不客气。”

    裴远晟刚出去没多久,唐笑就看见成烈放在手边的手指动了动,连忙一把握住:“成烈?”

    成烈的睫毛开始颤动,唐笑紧紧盯着成烈,直到他终于慢慢张开眼睛。

    “笑笑。”他乌黑的眸子注视着她,声音微弱但很清晰。

    “嗯,我在呢。”唐笑握着成烈的手说。

    成烈躺在床上看着唐笑不说话,唐笑伸手摸了摸成烈的脸说:“成烈,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和平时真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成烈问。

    唐笑想了半天,总算想出来一个词儿来形容:“我见犹怜。”

    成烈;“……”

    唐笑说:“成烈,以后不要再生病也不要再受伤了。”

    成烈弯了下唇角说:“不是‘我见犹怜’么。”

    唐笑说:“我还是更喜欢你平时那样。”

    成烈问:“我平时哪样。”

    唐笑想了想说:“很男人。”

    成烈似乎对这个答案挺满意:“还有呢。”

    唐笑笑着说:“很高,很酷,很帅。”

    “还有呢。”

    “很性感。”

    成烈脸上的笑意在扩大:“还有呢。”

    唐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让人很想扑倒。”

    成烈笑看着唐笑问:“老婆,你想扑倒我?”

    唐笑忍不住伸手拍了下成烈的手背说:“才没有。”

    成烈笑着反握住唐笑的小手:“你刚刚自己说的。”

    唐笑脸红红的:“你听错了。”

    成烈得意地说:“如果我听错了,那你为什么要脸红?”

    唐笑害羞的恨不得找个缝儿钻进去,

    成烈此时此刻颇想对唐笑做点儿什么,然后麻药劲刚退,正是伤口开始疼的时候,他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

    “笑笑,过来。”

    “啊?干嘛。”唐笑低头凑过去。

    “再过来点。”

    “嗯?”

    成烈长臂一伸,扣着唐笑后脑勺,吻上唐笑柔软的嘴唇。

    站在门口的任菲琳成母苏旸还有裴远晟刚好看到这一幕。

    任菲琳和苏旸脸色都很差,唯有裴远晟笑嘻嘻地打趣道:“兴致不错啊,烈子。”

    成烈松开唐笑,看向走进来的三人,当看到任菲琳时,英俊的长眉不禁皱了起来。

    光是看到任菲琳和自己老妈,成烈就知道,当自己失去意识时唐笑一定是受委屈了。

    以唐笑的性格,他闭着眼都能想象出当时是个什么场面。

    其实成烈本来并不反感任菲琳,如果她不去整什么幺蛾子,本来是可以继续像成萌一样,作为他的妹妹而存在的。

    然而任菲琳一次又一次地在成母面前煽风点火耍心机,让他越来越看不惯。

    成烈心里很清楚,只要有任菲琳在,他母亲很难扭转对唐笑的印象。

    因为他母亲信任的人是任菲琳,有一个任菲琳成天在她面前说唐笑的不是,她又怎么可能放下成见去看看唐笑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烈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成烈母亲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快问道。

    “还行,没事,妈,你不用操心。”成烈说。

    “我怎么能不操心?”成烈母亲提高了声音,嗔怪地看了唐笑一眼说,“你这二三十年都活的好好的,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事儿?你真是想吓死你妈啊,这事儿你爸还不知道,等他回来知道这事儿,还不定会怎么样呢!”

    “行了,妈,都说了死不了,您还操什么心呐?”成烈看了眼他妈旁边的任菲琳说,“妈,没什么事你们先回去吧,我这儿有笑笑跟裴子陪着就行。”

    成烈母亲脸色不快道:“这么快就赶你妈走?果然有了媳妇就忘了妈。”

    成烈听不惯他妈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想到他妈现在这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任菲琳从中挑拨离间,更是烦的不行,忙说:“不是,您别想多,我的意思是,我人都好好的了,您年纪大了我也没脸让您招呼我是不是?所以,您还是回家,该干嘛干嘛,等我好利索了,再回去看您,您说成不?”

    成母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你也甭赶我走,我本来就打算回去了,不过留你一个人在医院我也不放心,你要么现在就转回军区总院去,要么就让琳琳留下来照顾你。你看琳琳对你多好,这不还给你打包了你最爱吃的鱼片粥?你要是不方便吃的话,就让琳琳帮你……”

    成母也不管唐笑和裴远晟都在,就那么明着给任菲琳创造机会。

    唐笑一直默默站在那儿,也不吭声,她心里不舒服是自然不用说的了。被自己丈夫的妈这么无视个彻底,还当着自己面儿让别的女人伺候自己丈夫,有哪个女人能高兴的起来?

    这又不是古代的三妻六妾,难道还要她宽容地接受成烈他妈往他们中间插的小三儿?

    裴远晟见此情形,也基本能猜到唐笑心里的想法,无奈这属于成烈家的私事儿,成烈他妈不在倒还好说,成烈他妈在这儿,他就算心里有意见,想帮唐笑说话,也不好去冲撞长辈。

    这事儿,还是得靠成烈自己来解决了。

    “妈,我刚做完手术,这会儿什么都没法吃,你们这鱼片粥算是白带了。”成烈淡定地说。

    成母皱眉道:“你是存心不想吃吧?”

    成烈指了指自己腹部:“肚子上都开了个大口子,妈你当我现在能吃的进去?”

    成母到底还是心疼自己儿子,见成烈这么说,也不再坚持了。

    旁边的任菲琳倒脸色发白,咬着嘴唇怨气冲天地盯着成烈,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成烈只当这个人不存在。

    任菲琳突然恨恨地将那碗鱼片粥丢进垃圾桶,抹着眼泪对成母说:“我不舒服,先走了……”

    “哎,琳琳……”成烈母亲打算挽留一下,只见任菲琳已经飞快地夺门而出。

    裴远晟冷哼一声,心道这女人脾气也真是够大的,外加一副怨妇相,真是够了……印象中小时候她也没这么作啊?

    “都怪你,”成烈母亲嗔怒地瞪了成烈一眼说,“人家琳琳这么关心你,你怎么就这么不领情呢?”

    成烈忍无可忍地说:“妈,拜托您了,我老婆在旁边呢,敢情您这是在鼓励我找小三呢吧?有您这样的吗?”

    成烈母亲看了唐笑一眼,说:“成烈,我也不怕被裴子听见,实话跟你说吧,我还有你吧,包括成烽他们,咱们一家人到现在都没正式承认唐笑,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在咱们成家,你自己说了不算,得你爸还有我同意了才算……”

    麻药劲刚过,成烈本来就忍着疼,现在跟他妈说了这一堆,更是气的不急,连嘴唇都发白了:“您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跟唐笑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别的什么人是休想整什么幺蛾子的。”

    “烈子,你看看你自己,自从不顾我们反对跟唐笑结婚后,对家人还有一点感情吗?你以前什么时候跟你妈我这么说过话?”成烈母亲冷哼一声说:“就冲这一点,只要我苏旸活着,就绝不会认可你跟唐笑,还有,我忘了提醒你,成烈,你的结婚照,你妈我有的是办法让它不算数……”

    “妈,你要真这么干,这辈子也别想看见我了。”成烈失望而疲惫地对他妈说。

    “成烈……”唐笑在旁边握住成烈的手,心疼地看着成烈疲惫苍白的面容。

    成烈回握住她,朝她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

    成烈母亲刚刚撂下狠话,说完才想起来成烈刚做完手术醒来,再一看成烈脸色发白,到底还是心疼儿子,然而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有心想说句软话弥补一下,接着又看见唐笑那个心机女跟她儿子秀恩爱,顿时又是一阵恼火,干脆狠狠瞪了二人一眼直接摔门而出。

    “我去送送伯母,你们俩继续。”裴远晟朝唐笑眨了下眼说。

    病房内又剩下成烈和唐笑两人,唐笑坐在床边手拉着成烈的手说:“为了我,跟你妈闹成这样……值得吗?”

    “没什么值得不值得的,只有应该不应该。”成烈深邃的黑眸凝视着唐笑说,“为了你我连命都能搭上,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唐笑心里一颤,轻轻说:“谢谢你,成烈。”

    “谢什么。”成烈笑着说。

    “要不是有你,我都不知道,世界上还会有人对我这么好。”唐笑垂着眼,长长的眼睫如同蝶翅般轻轻颤抖着说,“我以前想着,随便找个人结婚对付一辈子也就算了,人活着不就是那样吗?吃饱喝足,就够了……现在才知道,光那样是不够的。起码要有一个人爱你,愿意为你生为你死为你哭为你笑……只有这样,活在世上才是有意思的。”

    “傻姑娘。”成烈伸出手,揉了揉唐笑的头发说。

    闹得纷纷扬扬的郭大志事件最终由于司法介入,很快就有了结果。

    经过尸检,法医判定郭大志的死因与唐笑无关,郭大志死于一种国内少见的致命药剂,该药剂早已经被禁止,郭大志之死是一场刑事案件,而唐笑则彻底被排除了嫌疑。

    尽管如此,先前的新闻报道却已经将唐笑塑造为一个医术不精的女医生,尽管网上不断有人为唐笑辩解,但大多数人根本不会去了解新闻上的唐笑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而只会简单地根据舆论导向形成自己的判断。

    医院病房内,成烈躺在病床上,由唐笑亲自帮他检查伤口愈合程度,看着唐笑穿着白大褂的专注身影,成烈深深觉得自己坚持不转院的决定真的是无比英明。

    哪个医院能有像他老婆这么有气质这么漂亮这么专业的女医生?

    哪个医院能让他成天看着他老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转悠,为了自己忙前忙后?

    成烈难得的住一次院,却住的无比享受,恨不得将住院的期限无限延长。

    因为出任务受伤外加在医院勇斗歹徒负伤,部队给成烈批了半个多月的病假,这二十天时间,堪称是成烈近几年来最为享受的光阴。

    “笑笑。”成烈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来。

    “嗯?怎么了。”唐笑刚帮成烈检查完伤口,正忙着在病历上做记录,听见成烈叫她的名字,也只是略带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就继续边写着病历,边等他说话。

    “笑笑,我发现咱们竟然没一起度过蜜月。”成烈的口气十分严峻。堪比发现了什么重大敌情一样。

    或者在他心目中,没跟自己的亲亲老婆一起度蜜月这件事,与发现一大波敌军逼近国境线是同等重要的。

    国家大事与儿女私情,有哪个不重要呢?

    成烈觉得为了民族大义抛家弃子的都是傻蛋。

    自己的小家都照应不好,还去操心国家?扯淡吧!

    唐笑的笔尖顿了顿,继续埋头作着记录,嘴上淡淡地说:“嗯,所以呢?”

    “所以,咱们得策划一下蜜月旅行,老婆你觉得呢?”成烈认真地说道。

    唐笑抿嘴一笑,将病历搁在一旁,看着成烈说:“你哪儿来的时间,病好了不是就得回部队么?再说了,我也要上班……”

    成烈双手交叠垫在自己脑后,意态悠闲地望着唐笑说:“时间就像*,挤一挤总会有的。”

    “没个正经的。”唐笑嗔道。

    “我是认真的,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了,笑笑,要不你换个医院吧?这医院太忙了。至于我,部队再忙任务再多,总能给我腾出来度蜜月的时间,咱们当兵的,命是国家的,人是老婆的,现在是和平年代,为了老婆,把国家暂时放一放,国家也是会体谅我的。你说呢?笑笑。”

    成烈深黑的眼眸含着笑意,如同藏着一条最灿烂的星河。

    唐笑发现自己特别喜欢成烈的眼睛。当然,成烈的五官每一处都是完美的,只不过,最让唐笑沉溺而不可自拔的,就是那双比一般人更黑更明亮更有神的双眼。

    成烈很少有疲倦的时候,只要有他在,唐笑永远不会觉得沉闷无趣,而成烈虽然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比较严肃,一身的军人风范,但是他的性格并不是那种一板一眼的,相反的,他懂得很多,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兴趣和好奇心,永远热衷于发掘新鲜好玩的东西,然后分享给唐笑。

    唐笑心里数着成烈的优点,嘴角不知不觉间就翘了起来。

    “老婆,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成烈不满的声音传来。

    “嗯?”唐笑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看着成烈,说:“想你。”

    成烈一愣,紧接着英俊的面容上展开了大大的微笑:“我就在你面前,还需要想?”

    唐笑跟成烈呆久了,说话也不像以前那么放不开了,用成烈的话说,他们这叫诚实——

    “我心里爱想什么人,是我的自由啊。”唐笑笑眯眯地说。

    成烈闲闲地躺在床上望着唐笑:“可我会吃醋啊,老婆,不如这样,你别想他了,你可以试试抱他,亲他,或者跟他——”

    “喂,你!”唐笑急急地看了眼门外,虽说是单人病房,但不时还是会有护士经过,唐笑自己在成烈面前放得开了,不见得在外人面前也放得开啊。

    “你过来亲我,我就不说了。”成烈无赖地说。

    “你又耍赖。”唐笑气得想打他一下。

    “快来。”成烈干脆把眼睛闭起来了,一副等着唐笑来亲的架势。

    唐笑无奈,走“成烈!你别胡来——”唐笑着急地说。

    “我没胡来。”成烈叹息一声说:“我就想跟你一块儿躺一会儿。”

    成烈这段时间虽然能够天天看见唐笑,和唐笑朝夕相处,但是同时也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因为刚刚动完手术,他被严令禁止剧烈运动,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床上运动。

    ---------------

    喜欢文文的亲们表忘了收藏留言哦~~爱你们!!(* ̄3)(e ̄*)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