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061、你死定了!
    正文

    “啊!!你干嘛?!!”季晓茹吓了一跳,在裴远晟怀里胡乱挣扎着。

    “老实点!别他妈乱动!!”裴远晟恶声恶气地说。

    “你到底要干嘛?”季晓茹表面上再凶悍,也到底是个女人。

    “带你去医院!你再敢动一下,就把你扔这儿算了!”裴远晟用最后的耐心说道。

    这句话一出,季晓茹整个人终于安静了下来。

    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及各种八卦的眼神中,裴远晟把季晓茹抱上了车。

    “满意了吧?”裴远晟一边开车,一边没好气地说。

    “什么叫我满意了吧?”季晓茹纳闷。

    “碰瓷儿成功了,还不满意?”裴远晟白了季晓茹一眼说。

    “碰瓷儿?”季晓茹无语地说,“你有病吧?谁碰瓷儿了?”

    “谁碰瓷儿谁知道,”裴远晟冷哼一声说,“有什么好装的,脸皮也真是够厚的。”

    “裴远晟!你要点脸行吗?我过去时是绿灯!红灯停绿灯行你到底懂不懂?”季晓茹简直要崩溃。她这是走的什么狗屎运啊?回回都碰上这个人渣!

    “哦?你过去时是绿灯,你有什么证据?”裴远晟问。

    “证据?你跟我一起去交警大队调监控,敢不敢?有种你跟我去!”季晓茹冷笑着说。

    “老子没空跟你浪费时间。”裴远晟说。

    倒不是他不敢,而是他还惦记着成烈拜托自己的事儿,虽然从刚才打唐笑电话时唐笑的口气来看,她似乎是没什么大碍了,但他还是亲自过去确认一趟的好。

    偏偏又惹上季晓茹这个麻烦。

    也只能怪自己点儿背了。

    “哼,你不敢去就是做贼心虚!”季晓茹笃定地说。

    “懒得理你。”裴远晟无语地说。

    眼看裴远晟偃旗息鼓,季晓茹从包里摸出手机给唐笑打电话。

    “喂?笑笑啊,我跟你说啊,本来我打算过去看你的,结果路上遇到一个变态神经病,把我撞了还说我碰瓷,你说他是不是脑袋有坑啊?”季晓茹郁闷地冲唐笑抱怨道。

    唐笑一听说季晓茹被撞了,急的马上站起来说:“你在哪儿啊晓茹?我过去看你。”

    “别,别,你自己都还发着烧呢,好好在家休息啊笑笑,如果我看完腿伤势不重就过去看你,我没啥大碍,你放心吧。”季晓茹安慰唐笑。

    “那好吧,晓茹,万一你有什么事,一定记得跟我联系啊。对了,那个变态没对你做什么吧?”唐笑忧心忡忡地问。

    “没,”季晓茹看了裴远晟一眼,说,“那个变态你见过,就是上回咖啡厅那个……”

    “啊?”唐笑愣了下,“你不会是说裴远晟吧?是他把你撞了?”

    “嗯,就是他。”季晓茹说。

    唐笑觉得这事儿真是太巧了……忍不住说:“你跟裴远晟还真是有缘。”

    “得了吧!这种变态加自恋狂,我这辈子都不想再遇见第二回!”

    季晓茹跟唐笑扯东扯西地抱怨了一大通,最后才挂了电话。

    季晓茹挂完电话,全程在旁边听着的裴远晟鄙夷地说道:“一看你这种单身狗就是没男人要。”

    季晓茹没想到这货又来挑衅,没好气地说:“我有没有男朋友关你屁事啊?像你这种渣男就算跟再多女人上过床又怎么样?根本不会有一个女人真心爱你!”

    裴远晟听了这话,半天没动静,正当季晓茹怀疑自己这话是不是说的太严重了伤了裴远晟的心时,听见他用一种极其不屑的口气说道:“爱情是什么?能吃么?”

    季晓茹愣了下,竟然鬼使神差地回答:“爱情就是一种能让人幸福温暖的东西吧。”

    “少来。”裴远晟冷哼一声说,“爱情这玩意儿,在这个世界上早就已经失传了。”

    “我看未必,”季晓茹说,“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

    裴远晟摇摇头说:“那是因为你看到的都是肤浅的爱情,既然是肤浅的不纯粹的东西,又怎么能被称之为爱情呢?”

    季晓茹不明白这个嘴贱又性格极差的家伙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严肃,她本想再奚落他几句,但就这样看着他一下子变得安静的侧脸,损他的话就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了。

    也许……是因为这家伙长了一张比较具有欺骗性的脸吧。

    季晓茹非常不愿意承认这点,但又不得不承认,不说话时的裴远晟,真的特别好看。

    要是这货是个哑巴,估计能受欢迎很多,搞不好还能吸引更多女人对他母性泛滥呢。

    季晓茹这么一想,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裴远晟白了季晓茹一眼问。

    “我笑我的,关你屁事。”季晓茹毫不客气地说。

    “季晓茹——你是叫季晓茹对吧?”裴远晟问。

    “姐是叫季晓茹,怎么了?”季晓茹反问。

    “季晓茹啊季晓茹,”裴远晟扫了她一眼,叹了口气说,“以本公子阅女无数的经验来看,你这个姿色吧,其实也算不上差,收拾收拾勉强还能排到中上,可是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单身么?”

    季晓茹不吭声,心里恨不得把裴远晟暴揍一顿。

    这货真是嘴贱,哪壶不开提哪壶!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欠的人?他是怎么平平安安地活到现在而不是半路被人揍死的?

    “你最大的问题,就是没女人味,你看看,哪个女人跟你一样?嗓门又大,脾气又爆,男人看见你这种女人吓都吓跑了,谁还敢跟你谈恋爱啊?”裴远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

    “我有没有女人味,关你屁事啊。”季晓茹不爽地说。

    “确实不关我屁事。”裴远晟摇摇头说,“都怪我太善良,啧,实在是看不惯老处女……”

    “裴远晟,你去吃屎吧!!!”季晓茹忍无可忍,抄起包包就砸到裴远晟头顶上。

    裴远晟视线被挡住,猛地一个急刹车,头磕到了方向盘上。

    季晓茹倒还好,因为坐在副驾位,除了往前窜了一下,倒也没受到别的什么影响。

    裴远晟揉着额头抬起头来,转过脸看着季晓茹。

    季晓茹下意识地缩了缩,感觉裴远晟眼中带着浓浓的杀气……

    “裴远晟,你想干什么?”季晓茹警惕地问。

    “我没想干什么。”裴远晟伸出一只手臂,“壁咚——”把季晓茹框在了自己的怀抱中。

    季晓茹后背紧紧靠着车门,一脸担惊受怕的表情。

    裴远晟越靠越近,近到季晓茹都能清楚地看到裴远晟细致到零毛孔的皮肤,还有眼角下面一粒小小的泪痣。

    据说长有泪痣的人都非常多情……但是这个家伙看起来不像啊?

    明明是滥情又薄情……

    季晓茹正腹诽着,突然感觉一只大手按在自己的头顶上。

    紧接着,裴远晟两手并用,在她头顶上乱\/揉一通……

    季晓茹的头被裴远晟当成一个面团似的各种蹂躏,整个人都晕头转向,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裴远晟已经在旁边爆发出一阵狂笑。

    季晓茹凑到前视镜上照镜子,“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头部已经成了一只标准的大型鸟窝……

    “裴远晟!你死——定——了。”季晓茹一字一顿地说着,朝裴远晟凑了过去。

    裴远晟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来,随便你,反正我头发短~~”

    “是吗?”季晓茹“嘿嘿”两声,突然闪电般出手,将两只手的手指插到了裴远晟的腋下!

    裴远晟惊呆了——借他十个大脑他都想不到季晓茹作为一个成年女人竟然会对一个男人来这招!

    下一秒,他就体验到一种**蚀骨的痒意……

    “季晓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快……哈哈哈哈哈……住手……哈哈哈哈哈哈痒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想让我放过你?做梦!”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快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侠你饶了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你就好好享受你晓茹姐姐的家传一阳指吧!”季晓茹得意地笑道。

    裴远晟整个人被季晓茹挠得快疯了,半个身子都掉在椅子下面了,脸色也笑得发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真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你……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我心脏……受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装了你……你心脏不好?我看你是心眼儿不好吧!”季晓茹说。

    “哈哈哈哈哈哈……没骗你……你哈哈哈哈哈哈……再不放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待会儿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得叫救护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季晓茹连续施展“一阳指”,把不可一世的裴远晟弄得整个人都软到在地上,本来还打算继续让这货受会儿罪,但渐渐地,发现裴远晟确实有点有点不对劲。

    季晓茹停下来,弯腰看着半个身子都在地上,整个人姿势十分狼狈的裴远晟:“喂,你没事儿吧?”

    裴远晟侧着脸躺在那儿,半闭着眼,仔细看眼睛有点翻白,一只手捂着胸口,心脏处似乎起伏得很厉害。

    季晓茹有点害怕,连忙去拍裴远晟的脸:“你还好吧?你不会真的……有什么绝症吧?”

    裴远晟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季晓茹想起电视剧里面心脏病人发病的情形,貌似心跳停止会很危险?

    季晓茹试着给裴远晟做胸部按压,但是裴远晟还是没有反应。季晓茹看着裴远晟微张的发白的嘴唇,咬咬牙决定给裴远晟做人工呼吸……

    季晓茹凑近了看裴远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泛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贴近裴远晟的嘴唇。

    他的嘴唇凉凉的,软软的,季晓茹深呼一口气,然后朝裴远晟口中吐气。

    这样连续做了一会儿之后,季晓茹正奇怪着为什么裴远晟还是没反应,忽然间觉得下嘴唇一痛,再一看,原来是被裴远晟咬住了。

    季晓茹错愕地瞪大了眼睛。

    很快,裴远晟松开她,舌头在她嘴唇上舔了一下,然后眼睛中露出狡黠的笑意:“没什么恋爱经验的老处女就是好骗。”

    “……”季晓茹心中五味杂陈。

    裴远晟手撑着地爬起来,重新坐回驾驶位上,耸耸肩说:“别哭丧着脸了,本来就不好看。”

    季晓茹盯着他的侧脸,缓缓地说:“你刚才是真的还是假的?”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裴远晟漫不经心地笑笑说。

    “你说心脏不好,真的还是假的?”季晓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关心的竟然是这个问题。

    季晓茹,你是不是傻了,难道不是该质问他为什么要亲自己吗?

    “当然是骗你的。”裴远晟摇摇头说,“看来你不止没有女人味,脑子还不太好使。”

    季晓茹说:“看来你不止嘴贱,还特别阴险狡猾。”

    裴远晟继续开车往医院方向,听见季晓茹骂他也毫不在意的样子:“这结论难道还要这么久才得出来?你不是第一次见我时就知道了么。”

    季晓茹想了想说:“也对。看来你唯一的优点就是挺有自知之明。”

    裴远晟笑了笑说:“谢谢夸奖。”

    很快到了医院,裴远晟停好车后拉开门,让季晓茹自己下来,季晓茹瞪着他说:“你打算让我单腿蹦进去?”

    “不然呢?”裴远晟理所当然地说:“你是摔伤了一条腿,又不是摔断了一条腿,难道你还想享受残疾人待遇啊?”

    “……”季晓茹一阵无语。

    裴远晟伸出一只手,拉着季晓茹下车。然后自己大步流星地走在前头,就直接把季晓茹给撂下了。

    季晓茹只好可怜兮兮地跟在裴远晟屁股后头单腿蹦,再加上一头乱得跟鸟窝似的头发,季晓茹的回头率简直是百分之百。

    蹦了没几步,季晓茹就实在是蹦不动了,干脆站在原地朝着裴远晟的背影喊:“裴远晟你这个没良心的,还不赶紧过来扶我!”

    裴远晟当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季晓茹又气又急,看见旁边有搀着老婆来做孕检的男人,于是灵机一动喊道:“裴远晟!我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现在为了干活把腿摔了!你怎么能这么丢下我们母子俩不管不顾!你这个没良心的——”

    “住口!”没等季晓茹喊完,裴远晟就快步转回来一把捂住季晓茹的嘴巴,“你这女人真是没脸没皮。”

    “那也比某些男人没心没肺好。”季晓茹反击道。

    裴远晟拿季晓茹没办法,直接一手搂脖子一手搂腿弯,把人给打横抱了起来:“这下满意了吧?姑奶奶。”

    季晓茹提意见:“走稳点儿。”

    裴远晟无语地说:“你以为我不想?还不都是怪你太重。”

    季晓茹不服气地说:“我哪儿重了?我169才一百斤出头,哪儿重?”

    裴远晟说:“你密度大。我看你是吃猪饲料长大的吧?”

    “总比你吃屎长大的好。”季晓茹没好气地说。

    裴远晟气得想把季晓茹丢下去:“你没救了季晓茹。”

    季晓茹说:“说得好像你很有救似的。”

    裴远晟不赞同地说:“我是男人,渣点无所谓。你是女人,过了三十就不吃香了。到时候你可以别哭。”

    季晓茹说:“不关你的事。”

    077、我不是她丈夫

    病房内,医生一边帮季晓茹上药,一边叮嘱裴远晟:“回去后记得每天帮你媳妇儿上药水,还有让她按时吃消炎药,免得发烧……”

    “医生,你弄错了,我不是她丈夫,你跟她自己交待就行。”裴远晟冷淡地说。

    “啊?你刚刚不是抱她进来的吗?”医生怀疑地看了看季晓茹,又看了看裴远晟,随后了然地笑了笑说:“小两口闹别扭了吧?你们年轻人啊,就是喜欢折腾,不过床头打架床尾和,该让步的还是让一步,家和万事兴嘛……”

    “你误会了,我真跟这个女的没关系。”裴远晟完全不配合地冷着一张脸说,“我之所以抱她进来,完全是因为见义勇为。”

    “啊?”医生怀疑地上下扫了裴远晟一眼,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裴远晟一本正经地说:“你不用怀疑,世界上就是有像我这种人美心更美的人。我就是当代的雷锋。”

    “……”

    “呕……”季晓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做了个呕吐的表情说,“你少在那儿臭美了。脸不脸红啊你?”

    “有什么好脸红的,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裴远晟淡定地说。

    季晓茹转头跟医生说:“这人脑壳有病,甭听他的,事实上这个神经病开车撞了我,还想一走了之,被我给拦下了。”

    “你少血口喷人,明明是你想碰瓷儿。我不计前嫌救了你。”裴远晟纠正道。

    “呵呵哒,你看看你这张脸,像是那种做好人好事的么?”季晓茹一副鄙视的表情。

    “至少比你像。”裴远晟嫌弃地指了指季晓茹那一头金毛狮王似的乱发,“医生你看,这人完全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我好心把她救了,她还诬陷我,真是没天理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