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军门第一闪婚 > 029.一个牛B闪闪的男人
    正文

    话不投机半句多。苏旸心里一旦对唐笑产生了坏印象,就再也懒得跟她聊下去。

    唐笑一向不善交际,苏旸不问她,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俩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坐着。

    要不是成烈总算把手头上的报纸看完了,两个人估计还会继续沉默下去。

    “你们聊完了?”成烈合上报纸,有点纳闷地看了看自己老妈,又看了看自己媳妇。

    对于婆媳间的怪异气氛,成烈并没有察觉。

    男人在这方面总是比较迟钝的,更何况,成烈还是个大喇喇的军人。

    “该问的都问了。”苏旸没什么好脸色,语气也平平淡淡。

    “那就成。”成烈转头问唐笑:“喜欢吃什么?周阿姨在做午饭了,她手艺不错,我让她加两道你爱吃的。”

    唐笑说:“都行。”

    本来对吃的她就不怎么挑剔,在唐家也没她挑剔的余地,从小到大,家里做的都是唐幂爱吃的。她自己填饱肚子就行。

    “什么叫都行,”成烈扬起眉毛,不依不饶地说,“你总有偏好的口味吧,喜欢吃甜还是吃辣?喜欢吃荤还是吃素?有没有忌口的?”

    唐笑想了想说:“没什么忌口的。”

    “没忌口的就好,”成烈嘴角扬了下,看着她说,“那你喜欢吃什么?”

    苏旸皱眉看着朝唐笑献殷勤的儿子。

    烈子对自己都没这么体贴过,对个外面才认识几天的女人这样,怎么想都不是个滋味。

    而且这女人还不领情。

    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也不知道傲给谁看的。

    唐笑倒不是不领情,是一时半会真想不出来有什么喜欢吃的。

    可没想到成烈竟然这么执著。

    就那么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她,等着她说出答案。

    唐笑只好说:“我喜欢吃酸菜鱼。”

    印象中,似乎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妈妈给她做过这道菜,那种滋味,她二十多年还记忆犹新。

    “酸菜鱼?”成烈有点意外,“没想到你也爱吃这个。你等着,我过会儿去跟周阿姨说,叫她给你做。”

    “嗯。”唐笑点点头,心里有点暖暖的,这种感觉很久没有过了。

    “再加两道吧。”苏旸突然开口说。

    “妈你就这么急着把我媳妇养胖啊?”成烈打趣道。

    唐笑也很惊讶,可是接下来苏旸说:“加道清炒西兰花和板栗鸡。”

    这不是唐笑爱吃的,也不知道苏旸为什么要加这两道菜,但唐笑还是说了声:“谢谢。”

    苏旸看了唐笑一眼,口气有些微妙:“不用谢,这是菲琳最爱吃的。”

    菲琳?

    那是谁……听起来像是个女孩子的名字。难道是成烈的妹妹?

    唐笑正在心里胡乱猜测着,听见成烈有些不悦的声音。

    “妈,好端端的怎么想起菲琳来了?”

    苏旸没好气地说:“菲琳今天从国外回来,你忘了?”

    成烈愣了下说:“嗨,我还真忘了。”

    他现在满脑袋都是自己老婆,哪还记得什么菲琳啊。

    “成烈,菲琳是谁啊?”唐笑终于忍不住问。

    “菲琳是我发小,全名叫任菲琳,比我小两岁,我一直把她当亲妹妹。”成烈说完又补充一句,“不过你可别误会,我跟她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唐笑心里一阵好笑,嘴上却说:“我才不管你们什么关系。”

    苏旸看在眼里,对唐笑的讨厌又加深了一层。

    什么叫“才不管你们什么关系”。

    她成家这么出众的儿子,在她唐笑眼里什么都不是么?

    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有什么资本让成烈把她当个宝贝似的供着。

    成烈看着唐笑别别扭扭的模样,却觉得有意思的很。

    故意逗她说:“菲琳从小就长得漂亮。”

    唐笑点点头说:“哦。”

    成烈说:“性格也温柔。”

    “嗯。”

    “从小就是班花、校花。”

    唐笑有点无语:“说这个干嘛。”

    成烈像盯着个小怪物似的盯着她,心想这个小女人真不知道嫉妒两个字怎么写?

    算了,以后再慢慢*她。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想到唐笑一早上经历这么多事,估计肚子早就饿了吧。

    于是说:“没什么,你饿不饿?”

    唐笑点了点头。

    成烈正准备说话,苏旸站起来说:“我去厨房看看,对了,今天咱们晚点开饭,等菲琳回来。”

    成烈扬声说:“妈你记得让周阿姨加菜啊。”

    “行了,妈知道。”

    唐笑原以为任菲琳很快就会到,谁知道过了一个小时以后,传说中的任菲琳还没有出现。

    她本身胃就不太好,早上也没吃什么东西,现在眼看已经快到下午两点,依照成母的意思,还是要继续等下去。

    “妈,别等了,咱们开吃吧,这都几点了。”成烈怕唐笑饿着,忍不住催促道。

    “不行,菲琳马上就快到了。再等等。”苏旸很坚持。说着还看了眼唐笑,“这么大的人了,不会连这点耐性都没有吧。”

    唐笑饿的胃疼,她下意识地觉得,成母现在是在故意刁难她了。

    哪有儿媳妇第一次上门就被晾着的道理呢,而且理由还是为了等一个从国外回来的成烈的所谓青梅竹马。

    想到这里,唐笑心里也不快起来。

    她本身就不舒服,再加上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现在一声不吭的,更让人一眼就觉得她在生闷气了。

    苏旸发现唐笑脸色难看,心想身为儿媳妇,竟然敢这样明摆着给婆婆使脸色,未免也太目无尊长了。

    于是口气不善地说:“唐笑,你不会是在怪我这个婆婆礼数不周吧?”

    唐笑摇摇头,胃里突然一阵抽搐,她咬牙忍住,没敢发出声音。

    苏旸见唐笑连话都懒得回一句,嘴角往下撇了撇,别有深意地说了句:“年轻人,心气不要太大。”

    成烈再大大咧咧也觉得他妈这话说的有点不对劲,忙说:“妈,你说什么呢,她又没怪你。”

    苏旸见儿子帮儿媳妇说话,心里那股压了半天的火腾地一下冒上来了,这媳妇刚一进门,儿子就处处向着她,以后还认不认她这个妈啊?

    再看看那唐笑,一脸的傲气,嘴巴跟上了拉链似的半天蹦不出一个字,还跟自己使脸色,回头再在烈子面前吹吹枕头风,说说自己这个当妈的不是,烈子还不得对她言听计从?

    苏旸又是气又是恨,干脆跟成烈说:“烈子你来我房间一下,我有点事问你。”

    成烈皱了皱眉,不太想把唐笑一个人丢在这儿。

    苏旸看了眼唐笑说:“我跟烈子说会儿话,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去烈子房间看看吧。”

    成烈征询地望着唐笑,唐笑点了点头说:“好。”

    成烈说:“我带你去。”

    “带什么带,楼上第一间就是。”苏旸说,“唐笑你自己晓得上去吧?”

    唐笑知道成母不喜欢自己,故意怠慢自己,但也无可奈何。

    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苏旸拽着儿子成烈到自己房间,一进去就把门关上,没好气地问:“烈子,你跟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成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闹不明白自己老妈怎么这么反常。

    前头不是催着自己讨老婆么?好不容易抢回来了,又老大不高兴的。

    “烈子,你别以为你妈我老眼昏花了啊,这个唐笑,不就是上回跟你相亲那个外科医生么?”

    “妈你记性真好。”成烈笑道,“就是她,没人说不是啊?”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苏旸白了他一眼,“说正经的,你上回不是说没看上她么?怎么又把人给娶回来了?”

    “这事说来话长,那回相亲其实我根本没见着唐笑……”成烈向母亲苏阳解释了跟唐笑阴差阳错地错过之后,又在婚礼上见到的事。

    “意思就是,你对她一见钟情?”苏阳不敢相信地瞪着自己家儿子。

    就唐笑那姿色,哪有让人一见钟情的资本?她深深觉得烈子要么是鬼迷心窍,要么就是当兵当久了,造成审美能力下降,在大马路上随便看见个女人都当成天仙了。

    成烈回想初次见到唐笑的情形,脸上露出笑意:“没错,第一次见她,你儿子我就认定是她了。后来之所以同意去相亲,也是因为听说对方是外科医生。”

    对于成烈对唐笑的情有独钟,苏旸实在难以理解:“烈子,这个唐笑,说实话你妈我是不大满意的,老是一脸苦大仇深的,也不知道谁欠她的。不过你妈我中不中意不要紧,日子是你们俩过的,你想清楚,她对你到底有没有感情?我听你的意思,她还是你从民政局抢回来的,难道她就这么听话,心里她对你没一点怨恨?”

    成烈毫不在意地一笑说:“她就是外冷内热,你也用不着对她有成见,其实她看着冷漠,实际上心肠好,对你儿子我热情得很,只是害羞不敢表现出来,您就甭替我操心了。”

    苏旸狐疑地看着自己儿子:“是不是真的啊?我怎么就看出来她对你热情似火了。”

    “真的,”成烈伸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西装,“看见了吧?媳妇给挑的,我长这么大,你什么时候见我穿得这么齐整了?还不都是唐笑的功劳。”

    苏旸从头到脚地打量着成烈,发现这一身确实是用了心的,把儿子衬得特别好看,脸色总算缓和了点。

    “既然你这么喜欢她,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跟你爸年纪也一天天大了,现在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赶紧跟咱们成家传宗接代,让我跟你爸也早点抱上孙子……”苏旸絮絮叨叨地说。

    成烈一边听着,一边忍不住心猿意马,苏旸说的这事儿,自然也在他考虑的范畴之中,虽然嘴上答应了唐笑不跟她发生性关系,但这不代表他俩就真的要一直守身如玉,不能硬来,就靠智取了,总之,得赶紧找个办法,结束自己近三十年的处男身……

    这边成家母子商量着传宗接代的大事,那边唐笑一个人在成烈房间里百无聊赖。

    成烈房间面积不小,洗澡间放映室健身房吧台什么的都有,跟一个单身公寓没什么差别了。不过除了必要的设施之外,成烈的房间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墙纸是白色的,地上铺着大理石地板,整个房间的墙壁是打通的,所以一进门几乎所有的一切都一览无余。成烈的床很大,不过床单什么的都是纯咖啡色,看上去又简单又无趣,唐笑心里有点嫌弃,但转念一想,大概这就是所谓男人的审美吧。

    出乎唐笑的意外,成烈的房间里面还有一个不小的黑色铁艺书架,这五大三粗的兵痞居然也看书吗?

    怀着好奇唐笑走了过去,粗粗一瞥,一排几十本的样子,上下差不多十排的样子,最高一层快抵上天花板了,这藏书量也挺出乎唐笑的意料。

    唐笑没办法看到最上面一排放的什么书,只能看下面几排,居然还有不少外文书。唐笑随手抽了一本,发现是军事理论,看不懂,又放回去,再抽一本,又是讲冷兵器的,还是看不懂,再放回去,又是讲兵法的……好吧,果然术业有专攻。

    唐笑放弃了研究成烈书架的念头,走到沙发前坐下。跟床单被套一样,沙发也是纯咖啡色,不过颜色较深一点。造型比较简约,坐上去没有唐笑想象中那么软,有点硬邦邦的,不过还算舒服。

    面前的茶几上,整整齐齐地摆着玻璃器皿。唐笑给自己倒了杯水,再次环顾房间,脑袋里生出来的念头是,这房间收拾得太过整齐有序,简直不像一个男人的房间,在唐笑印象中,男人一般都是不怎么爱收拾的。成烈的房间倒是给唐笑留下了一个好印象,毕竟这说明成烈的生活习惯不坏,唐笑可不想跟一个粗鲁又不讲卫生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正想着,包包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唐笑把手机摸出来一看,是自己的好友季晓茹。

    “笑笑,你证领了吗?我今天被我们那头头使唤的都快忙晕了,没顾上问你,话说你现在是跟那个钻石王老五在一起吧?怎么样,去他家了吗?”季晓茹热心地问。

    “晓茹,其实我没跟乔非凡结婚。”唐笑说。

    “啊?!”季晓茹惊呆了,“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姓乔的放你鸽子了?笑笑你在哪儿?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唐笑忽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喝了口水说,“晓茹,我跟你说件事,你做好心理准备,别激动……”

    “什么事儿?等等……你先告诉我,是好事还是坏事?我怎么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呢……”

    “这……我也说不出是好事还是坏事,”唐笑想了想,说,“其实,今天去民政局,结婚证我还是领了的,只不过不是和乔非凡领的,是和一个之前只见过两三次的男人领的。”

    “……哈?!这是什么情况!”电话那头的季晓茹声音一下子拔高了八度,“笑笑,你该不会瞒着我什么事儿吧……咱俩认识这么久,这不像你的作风啊?还是说……你跟人*了,然后发现自己怀孕了,所以果断甩掉乔非凡,跟别的男人奉子成婚?”

    “……”唐笑的脑门上滑下一滴大大的汗珠,她无语地说,“晓茹,你脑洞是不是太大了点啊……我像是那种人吗?”

    “不像!”季晓茹果断地说,“所以你赶紧告诉我,到底出啥事儿了?”

    “嗯,事情是这样的……”唐笑简单地跟季晓茹讲了下跟成烈几次见面发生的事儿,然后又说了今天成烈带着一大伙人去民政局抢婚的事儿。

    季晓茹听了之后半天没说话,最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我靠!这特么简直酷毙了好么!跟拍电影似的!太帅了啊啊啊啊!”

    “……”唐笑再次无语了,季晓茹的花痴本性根深蒂固,唐笑已经无法拯救她了。也许最好的朋友通常都是互补型的吧,唐笑跟季晓茹俩人的性格就是截然相反,一个冷淡一个热情,一个淡定一个夸张。唐笑有时候很不能理解季晓茹为什么老是咋咋呼呼的,但内心深处又很羡慕季晓茹可以轻轻松松地表达自己所有的情绪,从不藏着掖着,而季晓茹又老是佩服唐笑遇事沉着淡定。总之,两人互不理解,但又互相欣赏。

    “对了笑笑,你那个酷毙了的老公叫啥名字?”季晓茹缓过来后问,“我总感觉这么牛逼的人,承北市肯定找不出几个来!”

    “他叫成烈……”

    “什么?!成烈?!!!!!”电话那头的季晓茹刚刚镇定下来,一下子又癫狂了,“卧槽笑笑你是被五百万不对被一百亿砸中了啊!!这个成烈你知不知道他是全承北市的女人最想嫁的男人啊啊啊啊啊啊啊!笑笑你真是好人走好运啊!刚放走一个超级钻石王老五乔非凡,转眼间就嫁了个这么牛逼闪闪的男人!身为好姐妹我真是替你高兴啊!!笑笑我跟你说你既然嫁给了成烈,就千万千万好好拴住他别让他被别人抢走了,据我所知这个人可比乔非凡好一万倍!你最好赶紧跟他啪啪啪顺便带个球什么的,以后坐实了成家少奶奶的位置,这辈子啥都不用愁了啊!”季晓茹大气都不喘一下地说。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