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子请自重 > 第八十九章 这就是帝王
    当秦弈痊愈之日,乘黄再度出现。

    “你推荐给夜翎的柠檬精,本王自幼长于妖城都没听说过,那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秦弈颇为遗憾:“一种酸酸的水果……没有就算了。”

    “听着很好吃,改天设法去人间移植一株过来。”

    “人间也未必有,我随口胡扯的……话说大王你不是早该辟谷了吗?对吃这么有兴趣是怎么回事?”

    “我听说太监也能找女人,那我辟谷了为什么不能吃东西?”

    “……好吧你是对的。”秦弈道:“我倒是很佩服大王,筹备进入圣地这么大的事,外有强敌,内有奸细,居然有闲工夫去管我给夜翎推荐了什么亲卫这点鸡毛蒜皮的事。这就罢了,居然还想着吃柠檬。”

    “呵……”乘黄混不在意地笑笑:“妖生已经如此艰难,还成天愁眉苦脸的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像你这样满腹心事,听到个凛霜果就心急火燎的表现,好像死得要比我快一点。”

    秦弈抚额,没脸争辩。

    乘黄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阵,嫣然一笑。

    秦弈下意识后退半步:“怎么了?”

    “你总不能穿着这睡袍出门?”乘黄从戒指里摸出了一套青衫:“呐,之前见你穿这颜色的衣服还可以,穿着试试。”

    秦弈接过衣服,虽然还是纯净青衫,没什么花哨织锦,可入手便感到了布料档次与之前穿的全然不同,他对这也不内行,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进了屏风后换上,才发现腰间还有坠饰,轻带一系,环佩点缀,看着镜中的自己,立刻就平添了几分丰神如玉的雅致,有了那么点以前看插画中的古时俊逸公子味儿了。

    之前鹰厉府上随意买的成衣,总是有几分不合身之处的,这一套仿佛量身定做一般,却是完完全全的贴合身材,穿着舒适无比。

    识海里传来流苏的声音:“这衣服是法衣,有很好的五行防护力,对刀剑也有一定效果……那玉坠有助于你的法力恢复与循环,也称得上法器了……早穿着这些去凛霜之窟,恐怕会轻松很多。”

    法衣,法器。或许档次也不算高,可秦弈知道这已经有极大的价值。只要想想当初在南离国就知道了,南离虽是小国好歹也是一国之尊,这种东西国王都没有,东华子搜刮那么久,也就一点“有灵力还不配称法器”的货色而已。

    李青麟那个玉佩不知道哪来的……多半另有缘法。

    可是这么贵重的“法衣”,为什么与自己如此合身?

    秦弈神色古怪地绕出屏风,道:“东西太过贵重了,在下怕是消受不起。”

    乘黄水汪汪的媚眼明亮无比,看着他目不转睛,轻笑道:“曾听人言陌上人如玉,总觉得夸大其词。如今看你,好像真有那么几分味道。”

    秦弈再皮厚也没法消受这种话,站在那里半天不知道怎么吱声。

    乘黄目光流转,笑道:“你既要为本王而战,这便是本王将士应有的装备,有什么消受不起?”

    秦弈还是忍不住问:“这……是大王特意让人定做?”

    乘黄微微一笑:“是本王提供的料子,锦绣坊程氏亲手为你织成。”

    程程织的?是了,她说过她是刺绣织衣的。

    乘黄没再和他多扯,笑容慢慢收了起来,淡淡道:“时间差不多了,随我来。”

    跟在她身后出门,秦弈才留意到她今日出门也不是那曳地长裙了,而是一身雪白的劲装,更显起伏有致的身躯。有金环扣着衣袖裤腿,环下赤足。

    …………

    所谓鲲鹏紫府,根本就是王宫的后山。

    山腰有洞,外围守着无数妖怪,煞气冲天。见乘黄携秦弈而来,无数带着不同意味的眼眸落在秦弈身上,又很快躬身行礼:“参见大王。”

    乘黄神色冷淡地点点头,带着秦弈步入山洞。

    走进洞中,豁然开朗,竟是一个极为广阔的空间,空间密密麻麻有着各色阵法的痕迹,此时已经全部“暂时熄火”。

    夜翎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见到秦弈颇为欢喜,招手道:“哥哥,这里!”

    秦弈也有些欢喜,真和外面那群妖怪合作,多半不太顺畅,人家也不见得听自己指挥,有夜翎在就好多了。

    乘黄也在说:“守山之妖,你不用管,无论下面怎么打,你坐镇好这最后的防线,切勿轻离。夜翎是我特意留下来帮你的,她的实力在妖城也算是数得着的了,你们兄妹合作也默契。”

    秦弈点点头,目光打量周遭的阵法,有些无语:“大王你真看得起我,这阵法变化无穷,你真觉得是我能控制的?”

    “你便是完全不去控制,直接开启阵法任它自行发挥效果,就已经足够御敌了。让你守在这里,不过是有个可靠的人坐镇阵心,能够应变。譬如有内奸懂得怎么关闭阵法,你可以改变阵眼,调整方位,化生为死,这对一个懂阵的人来说是件简单的操作。”

    流苏在识海中道:“仅仅如此,确实不难,也不算什么危险的任务。但我觉得不是这么简单……算了。”

    它也知道,不管简不简单,到了这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回头路,有求于人便是如此,除非你彻底放弃。

    说话间,乘黄脚步不停,已经一路穿过偌大的大殿。过了一道石门,又是一条长长的通道,有一扇巨大的金色大门立于最里面。

    秦弈便与夜翎跟了进去。通道左右各有六个插孔,正面的金色大门之上似有浮雕,刻着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异兽之形,有龙有凤,秦弈一眼就在里面发现了乘黄与螣蛇。

    夜翎眼睛便直勾勾盯着那螣蛇看。

    秦弈也特别留意那只螣蛇,然后觉得……算了吧,长这么凶,还好夜翎不像你。

    但不管长得怎样,那万般异兽狰狞而视,扑面而来的煞气能让人气血都不稳,呼吸困难。

    这根本不是雕刻。

    “此非雕刻,都是先圣尸骨上自然形成的万兽图腾。”乘黄语含憧憬:“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修到如先圣这般,连尸骨都能自演天地的境界。”

    秦弈微微颔首。

    这鲲鹏尸骨确实可以算是自演天地了,妖城之内什么地貌什么特殊之所都有,你当它们是上苍造化而成也没有什么问题。对妖城居民而言,那鲲鹏便是上苍。别看这只是“小天地”,人家只是尸骨,焉知全盛时能做到什么地步?

    流苏虽斩鲲鹏,恐怕境界方面未必胜出的,所以流苏当初在城门时,语气并没有“手下败将”的蔑视感,反而认为自己才像是“输了”的感觉,透出的明显是对这个敌手的敬意。

    此时的流苏也很沉默,似是缅怀。

    乘黄纤手一挥,十二枚刻着不同生肖之形的白骨令牌整齐地散开,漂浮在她身边轻轻旋转,继而各自准确地漂浮到了左右对应的插孔上,缓缓落下。

    十二枚骨牌同时插入孔中,霎时间光芒大盛,白骨如粉末飘飞,有十二滴血液在孔洞之上旋转,慢慢地整个通道都变成了血海,那金色大门上的万千异兽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在血海之中仰天咆哮。

    血海正中,乘黄长发自动,飞散而起,声音再也不复平时的娇媚,变得冷淡严肃:“此门即开,你们且退去阵外。若无人闯阵便罢,有任何人靠近,格杀勿论!”

    事实上根本不用她说,秦弈和夜翎都觉得有些站不住了。这血海之中扑面而来的妖气……倒不是能量强,而是太过凶戾,两人的性情都感到十分难受。直到退出这血海长廊到了外面大殿范围,两人都还有些冷汗淋漓。

    “这样的妖气洗涤出来的妖怪……怪不得当初明河会说那样的话……”

    夜翎有些担忧:“师父进了这里,出来之后不会也变得很凶吧?”

    “我不知道,而且……”秦弈顿了顿,低声道:“她本来也不见得多良善。”

    夜翎瞪大眼睛:“哥哥怎么这么说师父?”

    “不知道,只是一种直觉……这次的任务太过奇怪。”秦弈低声自语:“就算不提别的,至少这外围防线……在她眼中都不是命。”

    夜翎呆呆地透过洞外看着山下到山腰密密麻麻的守卫,她知道哥哥说的是对的。

    这些妖怪的唯一价值,就是用命拖住敌人的脚步。

    流苏倒是觉得理当如此:“这就是帝王。成天和你抛媚眼撩来撩去的那个,才叫莫名其妙。”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