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能看见熟练度 > 260 暴走
    王权这时候有一点瑟瑟发抖的意思。

    熊胜男在遗迹做的事情没有瞒着她,她很清楚自己身边这一个疯婆娘做了什么,现在又是一种什么心态。

    毫不夸张的说,这时候的熊胜男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有什么风吹草动,随时随地就可能给你爆炸了。

    要命的是,这一颗炸弹还是核弹级别的,轻轻松松就能够毁天灭地的那一种。

    跟这么一个核弹同行,压力确实是有点大。

    更别说这一颗核弹全程盯着她,王权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熊胜男的杀气保证第一时间到位。

    要是杀气到位,王权这边还没有学乖的情况下,那毫无疑问的,熊胜男第二波直接就上手了。

    从遗迹出来,不到百里左右的路,王权已经被熊胜男揍了好几次了。

    被人家这么欺负,王权能不瑟瑟发抖吗?

    “我真跟你说了,之前那连续的奇遇真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你也别这样死抓着我不放行不行?”

    “这样动不动的就揍我一顿,小心我跟你拼命了!”

    “算我求你了,要不我们分开吧,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行不行?”

    王权什么招都用了,但依旧不顶什么事情。

    熊胜男依旧我行我素,看到啥风吹草动的抓起来就揍,半点不含糊。

    几次下来,王权彻底没了脾气,老老实实的带着熊胜男一路往地球上赶。

    结果也不知道是熊胜男盯得紧,还是运气的缘故,反正她们这一路走下来,几百公里都没有遇到什么奇遇,这要是放在别人那里算是正常得不能在正常。

    但在熊胜男她们这边,这就稍微有些反常了,之前她们几乎是一出遗迹不久,就立刻又遇到了什么奇遇。

    这么长时间没有奇遇,这还是第一次,这也让熊胜男坚定了,自己的思路没有错,之前的一路奇遇百分之百是王权搞的鬼,于是乎接下来的路程王权就被盯得更紧了。

    嗯,挨的打也更重了。

    在这么一路紧盯一路毒打之下,花了三天时间,熊胜男和王权两人终于是顺利的来到一个空间节点。

    看到那一个空间节点,不管是熊胜男还是王权,两人的脸上都露出灿然的笑容。

    熊胜男的笑容相对纯粹一点,单纯的因为可以看到吴畏。

    而边上的王权就相对比较复杂了,固然也有因为可以看到吴畏,但也有不少是因为自己终于是要脱离苦海了。

    “走吧,回家!”

    家门就在眼前,熊胜男的笑容格外甜美,伸手拉起王权的手,大步走向那一个空间节点,开心得像一个孩子一样。

    然而就在两人走到空间节点的前一刻,这一切的画风突变。

    被熊胜男牵住的王权,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你想干什么?”

    意识到情况不对,王权脸色微微一变,转头正准备质问熊胜男,结果边上的熊胜男一挥手,直接把王权往高空上抛。

    而在王权被甩飞的那一刻,她身上开始出现琥珀色的晶体,几秒找不到王权就变成了一个琥珀了。

    而底下的熊胜男看也不看被自己变成琥珀的王权一眼,快步走进空间节点当中。

    很明显,熊胜男这是准备把王权当成狼一样来防了。

    也正是因为防着王权,所以越到家门口,熊胜男越是警惕,索性直接把王权封印住得了。

    免得这一个丫头,在她要回家的档口给她搞出什么事情来。

    当然,熊胜男也没有把王权往死里封印的意思,那一个封印的持续时间最多两三个小时,等个王权出来了她已经到地球了。

    可以说,为了回到家,熊胜男真的是操碎了心。

    然而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操蛋,你越想要做什么,就越做不成什么。

    熊胜男想要安安稳稳回到地球,可偏偏在最后关头出了问题,在熊胜男进入空间节点的那一刻,身边的景象斗转星移,然而等一切落定的时候,熊胜男的眉头皱了起来。

    因为她在这一刻,感受到了空间蕴含着的无与伦比的能量波动。

    “这不是地球,也不是地球和诸神大陆当中的能量空间。”

    熊胜男的脸色铁青无比,毫无疑问的,她又一次莫名其妙的遇到了所谓的奇遇。

    “怎么会这样?王权不是被我封印住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一种问题。”

    情绪激动之下,熊胜男没有控制到自己的气势,让她周身的空间泛起一阵阵波动。

    然而这一波,却让熊胜男发现情况比她预料的要糟很多。

    眼前的这一个所谓的奇遇,或者说是空间比熊胜男之前遇到的任何一个空间都要坚固,哪怕她爆发全部的实力,也不能对这一个空间造成丝毫的损伤,更别说是要打碎空间离开了。

    更要命的是,王权被她丢在了外面,没有王权,暴力又打不开这一个能量空间,熊胜男现在的情况别提是有多糟糕,一个不好她可以会被困在这里几年,甚至是几十年几百年!

    一想到自己困在这一个鬼地方再也见不到吴畏,或者是好不容易从这一个鬼地方出去,结果看到吴畏在外面取了一个妖艳贱货,或者是因为熬不过时间的长河死去,熊胜男整个人都快原地爆炸了。

    但原地爆炸也没有用。

    这一个空间的强度远超想象,熊胜男就算是爆炸了,也打不开这一个空间。

    所以她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收拾好情绪,好应对这一个突如其来的,对于别人来讲可能是几辈子,甚至是几十辈子也遇不到的奇遇。

    事实证明,人都是要逼自己一把的。

    要不是血淋漓的现实逼了熊胜男一把,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调解能力其实还不错,再发泄了半个小时,让自己周身百米之内的区域一片狼藉之后,熊胜男终于只初步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然而就在熊胜男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准备面对这一个空间的时候,一个人的声音却让熊胜男再次暴躁起来。

    “哟,这么快就调整好心态了?不错嘛?”

    王权的声音突然响起,熊胜男身上的气势无比恐怖了起来。

    这时候,杀意都出来,王权要是再落到熊胜男手中,就算是不死估计也得半残。

    当然,这一点王权也知道的,所以她并没有真身出现在熊胜男面前,出现的是一缕电光分身。

    只见在熊胜男面前不远处,一个巴掌大小缠绕着电光的王权悬浮着,熊胜男上去一把抓住它.

    “放我出去,立刻、马上!”

    “你觉得可能吗?我真要是现在把你弄出去,我估计会死得很难看的,再说了我也没有办法把你弄出去来着,这一个遗迹有些特殊,你要你自己从内而外打破才能出来。

    嗯,以这一个遗迹的坚固程度,你估计是要达到神明级才有可能出来吧,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要在这里待个几年!

    甚至是十几年,几十年的!”

    这时候的王权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瑟瑟发抖,小小的眼睛里,全是戏谑的情绪。

    她的那戏谑的表情,以及她说的话,差点让暴走!

    不,是已经暴走了,那一刻,熊胜男周身千米之内凭空下沉了十米。

    不过,力量虽然暴走,但情绪却在这时候越加清明平稳。

    熊胜男确实是喜欢暴力解决问题,但那并不是因为她没有脑子,只是觉得暴力能够解决的问题,没有必要过脑子。

    现在这一种情况不一样,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让智商上线了。

    在这一个方面上,她跟某人是一模一样的。

    “看来,这些奇遇真的是你弄的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熊胜男冷着脸质问道。

    这时候,王权到也没有在否认:“嗯,基本都是我弄的,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尽可能的阻止你回去了。”

    “为什么?”

    同样的问题,熊胜男又问了一边,情绪更加激动了几分:“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就为了不让我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因为你的存在,对于师父来讲不是好事。”

    王权轻描淡写的,掀开熊胜男的逆鳞,让她差点把王权的电光分身捏爆了。

    “你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吗?什么叫做,我的存在对他来讲不是什么好事?”

    熊胜男明显是动了真火了,气势相当的骇人。

    如果王权这时候真身在熊胜男面前,估计连喘口气都困难。

    但这时候在熊胜男面前的不是本尊,所以她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面不改色的又在被掀开的逆鳞上撒了一把盐。

    “好事?你真觉得你的存在对于师父来讲有什么正面意义吗?

    你真觉得,你绝对师父的感情是所谓的爱吗?

    不,你错了,那不是爱,是一种畸形的情感,是一种掌控欲。

    你已经把师父当成是你的个人的所有物了,凡事都以为了他好的名义限制着他控制着他。

    自以为是的说是不想要他受到任何伤害,实际上你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满足你的掌控欲而已。”

    “为了这一份掌控欲,你不让他接触异能界,不让他变强,表面上来讲说是要让他当一个平凡人,要为他抗下所有的危险,实际上你就是害怕他成长起来了。

    你怕他再也不需要你了!”

    “你胡说!”

    熊胜男脸色一变,很有一种狰狞,一种歇斯底里的意思。

    “我从来没有过这一种想法,从来没有。”

    一向强势的熊胜男,只有在关于吴畏的问题上,才会出现这一种柔弱的狼狈的一面。

    这一种极强到脆弱的反差极大,大到让人心疼。

    当然,王权明显不是那一种会心疼的人,刀子毫不犹豫的继续往下插。

    “你有没有这一种想法说不好,但你却一直都是再这么做的!”

    真正杀人的刀往往是不见血的,最狠的杀人的手段就是诛心。

    “我实在是有些搞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恐惧吗?还是害怕?

    是害怕吴畏的死亡,还是怕……”

    “等等,你不是王权!”

    吴畏两字一出,熊胜男瞬间抓住重点。

    王权是不可能喊吴畏的,她叫吴畏永远是师父,眼前这一个人喊了吴畏两字,那就百分之百不是王权。

    能够瞬间发现这一点,熊胜男可以说是很机警了。

    然而她这机警的表现,在对方看来,却是狼狈至极卑微至极。

    他能够感受到,熊胜男在发现他不是王权时,那不是愤怒,而是喜悦。

    熊胜男喜悦的,是他不是王权,人都是假的,那话自然也是假的。

    在没有办法否定他的话的情况下,熊胜男索性把人都给否定掉了,这样的话,熊胜男直接就能够从刚刚那一个话题,或者说是旋涡当中跳出来了。

    看到这一幕,他突然也就懒得在打击对方了。

    没有什么打击的必要,打击起来也索然无味了,再说了熊胜男再怎么说也是吴畏的媳妇,真打击狠了,以后自己指不定要穿什么小鞋呢。

    “他现在处于一个很特殊的时期,这一个时期你不能见他。”

    轻叹了一口气,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来意。

    “所以我希望,你这段时间最好不要靠近地球,当然以你现在的状况,就算是想要靠近你也靠近不了了。”

    “什么特殊时期?他现在怎么了?你到底是谁?对他做了什么?”

    听到熊胜男的连环质问,那人笑了:“这些问题你问出来有什么用?你现在的情况,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样?你能从这里出来吗?”

    “我问你,他现在怎么了?”

    “我说了……”

    那人脸色突然一变:“卧槽,什么情况?我又忘了什么了吗?”

    话语刚落,熊胜男缓缓悬浮起来,身上开始燃烧起暗金色的火焰,一头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睛都在这一刻变成暗金色。

    整个人的气势,飙升了最少百倍。

    那一刻,整个空间都一阵颤抖。

    “靠,我好像又把自己给坑……”

    那家伙话没有说完,熊胜男在也控制不住能量暴走,他刚刚才从王权那里借来的电光分身直接粉碎,再也不知道熊胜男这边发生了什么。

    但在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麻烦大了,一不小心可能要凉凉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