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叔,轻点撩 > 第170章 有传言说厉总不行,不行个屁

第170章 有传言说厉总不行,不行个屁

    正文

    或许他已经忘了,林雪是他找来的了。

    “对……对不起导演,能不能让雪雪休息一下?调整调整状态?”

    余敏见蓝刚动怒,已然发飙,他的骂声引来周围其它人的围观,很难听,也难看,丝毫不给林雪留面子。

    余敏的脸色很不好,他这样肆无忌惮的骂林雪,等于把厉总,把她都一起骂了。

    奈何,蓝刚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严厉到不尽人情,管你是谁,就是总统的女儿该骂照样骂,除非你不演。

    林雪的第一部电影已经无疾而终,惹来不少非议与咒骂,如果这部电影也是这个下场……

    余敏不敢想,僵笑着直起腰板:“导演,让雪雪休息一下,一定能一条过的。”

    蓝刚扯下外套,椅子被带翻,怒腾腾的喊了句:“休息半个小时。”之后愤怒离去。

    “谢谢导演。”

    说罢,余敏收起笑意,扫过周围人群,立刻扯着林雪去了休息室。

    房门关上,只剩一家人说话。

    姚瑶拿了有提神作用的清明茶给林雪喝,还细心的替她揉捏着太阳穴。

    余敏脸色不善,掐着腰在她身侧走来走去。

    “你说说你,今天怎么回事?那么简单的一句台词说了那么多次都不过,你的心都放在哪里了,这一行还想不想干了?”

    停下脚步,她突然靠到桌面上垂眸盯着林雪:“昨晚,你让我帮你打掩护说有夜戏,你瞒着厉总去哪儿了?你不会是……”

    不会是……出去找三了吧?

    你可别害我啊,这要是让厉总知道……

    余敏的脸一白。

    林雪察觉到她的表情变化,不觉嗤笑:“想什么呢?”

    “还有心情笑?”

    余敏皱眉,语气严厉。

    觉得自己的想法非常蠢,甩甩头,不再想了。

    “那你说,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一直失误失误的,你没看刚刚蓝刚的脸都绿了,你要再这么三心二意的,他真会换了你!”

    “呀,雪雪姐,你昨晚是不是被蚊子咬了,你脖子上怎么……”

    林雪的脸腾的一红,扯回衣领,从座椅上站起。

    余敏凑过去,直接拉开她的衣服。

    “敏姐……”林雪惊叫。

    余敏的老脸也跟着胀*红,任林雪把衣服扯回去。

    她已经看到了,身上这么多痕迹,这都是厉总……

    要不要这么卖命啊?竟然弄这么多痕迹出来,岂不要弄一夜?

    难怪,难怪林雪会精神不济。

    这要搁谁身上都不会有精神的好吗?

    “昨晚你们折腾了一宿,一宿都没睡?”余敏惊愕的问。

    林雪脸红红的没有说话。

    姚瑶还未经人事,但这个年代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大妞,抿着嘴唇,害羞的躲去一边了。

    余敏顾忌着姚瑶,扯着林雪到了一旁。

    “你和厉总不会天天都如此吧,都这么做……他那个年纪……”

    呃……

    余敏小心翼翼的组织着措辞:“虽然,厉总看着不像,可我查过资料,资料说厉总已经41快42了,这个年纪的男人是不是该学会养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啊!”

    她见林雪不语,拉着她的手臂凑近些:“你没回来前,还有传言说厉总不行,再这样做下去他怕是要真的不行了,难道现在,他就没有力不从心的表现吗?有没有吃药?”

    “敏姐?”林雪的脸已经红成了火烧云。

    即便她是她的经济人,也不能这样明晃晃的讨论这些吧?

    更何况,厉伟那样的性子,你有本事你去规劝他一下吧,如果我开口,不知又要被他怎么折磨,说我藐视他的“能力”了呢!

    林雪抿紧唇瓣挣脱开余敏的手:“姚瑶,帮我沏杯咖啡过来。”

    姚瑶转身冲了出去。

    余敏也知道不应该再打听老板的“**”,光看林雪这一身“伤”,不用打听也知道当初的传言有多假。

    不行,不行个屁!

    小道消息什么的,全它娘的扯蛋!

    余敏走过来,无奈而沉重的摸摸她的头发:“今晚可不能再这样了,如果明天再出错,蓝刚会钉死你的,今晚劝着点吧,让厉总适当养生,嗯?”

    林雪没说答应也没反驳,借着去洗手间的名义脸红红的闪人了。

    余敏抚额,觉得这经济人当的,真它娘的累啊!

    之后的戏份,林雪因为喝了两杯咖啡总算有了些精神,虽然也会让蓝刚不满意,但比之前的状态要好多了。

    一场打斗的戏份,黄子鸣因节奏过快被一个饰演小混混的男孩打中头部,嗄的一疼。

    助手跑过来:“少爷,你怎么样?”

    蓝刚也关心凑近:“出血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黄子鸣蹙眉点头:“抱歉,今天可能要耽误拍摄进程了,明天补上。”

    蓝刚的表情严肃:“没事,身体要紧,今天就到这里!”

    说完,转而吩咐黄子鸣的助理:“带他去医生看一下。”

    “好的导演。”

    蓝刚走后,黄子鸣的手从头上拿了下来。

    助理担忧的要扶他:“少爷,我们去医院吧。”

    黄子鸣抽出手:“不用。”

    他脸上哪还有刚刚的虚弱样子。

    清冽的眸光在片场里一扫,捕捉到林雪余敏以及那个小助理三人正朝外走,快步追了出去。

    助理:“……”

    余敏去开车,只剩林雪和姚瑶站在门口。

    黄子鸣几步跑来,高大的身躯站在林雪一侧。

    不用特意,懒散的余光扫向她脖颈里那若隐若现的痕迹:“昨晚,一夜没睡吗?”

    林雪仰头,干笑两声没有回答。

    今天,怎么有这么多人要问她这样的问题?

    脸红红的瞥开目光。

    然,黄子鸣就像没看到她的脸色似的,似笑非笑的靠近一步:“让厉总悠着点,明天再没精打采,我可帮不了你了。”

    闻言,林雪抬眼,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此时,余敏把车开了过来,头探出窗外:“雪雪,上车!”

    她抿了下嘴,又看向他头顶被打的那一块,大概明白了什么,心里划过一丝暖流。

    “谢谢。”那么轻,那么轻的一句道谢,只有黄子鸣能听到。

    对方一笑,想揉揉她的头。

    然,林雪已快步朝余敏的车子走去。

    黄子鸣的手僵直垂下,直到车影消失,他抬起那只手,看着,无声的笑了。

    林雪让余敏将她放在红旗路的十字路口,说有事,便下了车。

    今天提早收工,她不想让厉总知道,余敏也没过多阻拦,知道阻拦也没用。

    林雪独自一人打车来到城西的一家小医院,在小护士的带领下,直奔一间病房走去。

    医生刚给床上的男人检查完身体,转头,见林雪进来:“基本没有生命危险了,刚刚吃了药,已经睡了。”

    林雪点头,走近病床:“该用的药都用好的,不用考虑钱。”

    医生也跟着点了点:“明白,城爷送来的人,我们一定好好照看着,钱方面,城爷说不用林小姐操心。”

    “不,他的医药费我来出。”

    “可是城爷交待……”

    “你来了?”

    林雪正和医生说着话,床上的男人幽幽转醒。

    或许是因为腹部被捅了一刀失血过多,此刻的他脸色白的慎人,眼底也有红血丝。

    医生见他醒了,转身退了出去。

    病房门关上,屋里只剩林雪和聂风。

    男人手拄着床,吃力坐起。

    林雪冷漠的站在一旁,并未上前扶他。

    她这份真实不做作,倒没太让男人反感,可他心思清明,冷笑一声:“李桐那边,是你让人通知的吧?”

    他并不傻,此次被霍城的人带回罗湖,李桐根本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来劫他?

    林雪意不在挑唆,而是明晃晃的威胁。

    她是想借刀杀人吗?

    “你妻子和孩子的照片,我正准备给他送去,到时候,你猜他会怎么做?”

    “林雪!”聂风的眼神淬了毒,虚弱中又透出几分凌厉。

    “你想的对,我不会让霍城的人去动你的儿女,他们一向做事怎么样我不管,但我做不到他们那样无法无天,你也正是因为看懂了这点,才可以无视我的不是吗?”

    林雪笑笑,勾起耳边的一缕碎发挂到耳后:“可你能保证,你誓死效命的小姐是否也会顾及你曾为她做了那么多坏事的情分上而放你的妻女一码,这我就不知道了,听天由命吧,看看老天爷是否怜惜你。”

    “林雪,你好卑鄙!”

    “随你怎么说!”

    比起被你杀害的人,比起被你们肆意掠夺的生命,比起那些还不知道“痛”是什么的她在意的人,这点卑鄙算什么?

    林雪转身往病房外走。

    聂风激动过后,渐渐冷静。

    苍白的手指攥在一起:“林雪,你到底是谁?”

    走到门边的女人脚步微微一顿,却没有回头。

    “你为什么要查姚迪的事,你为什么对她的事这么执着,你根本不认识她的不是吗?”

    “当初她是因为孙一柔才找上小姐,认识姚迪的是孙一柔,而不该是你林雪,难道你是……”

    病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林雪走出去才瘫软了身体,背倚着病房外的墙壁,沉沉闭眼,鼻尖一股酸涩的湿意。

    回到公寓时,公寓里一片欢声笑语。

    来客人了?

    林雪换了鞋,走进玄关,沙发里的女人回眸。

    林雪一眼认出她。

    姜艳?

    她回来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