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异界乡村小道士 > 二百一十七章一战成名
    钱锦这也是第一次和金丹期的对手交手,虽然知道自己可以完胜对手,但是他之前可没有过这样的斗法经历,重阳门是一个剑修的门派,御使飞剑是重阳门弟子的看家本事,周虎自然也是个中高手,只不过在他看来对付“钱昆”这样一个筑基期的菜鸟,根本用不着使用飞剑,他要狠狠地羞辱一下这个敢和自己争女人的狂妄小子。

    眼看着对面周虎居然不用飞剑,而是以指代剑,直取自己的中丹田,看起来会打算一下子就废了自己,钱锦心中冷笑,也不躲闪,自己的肉身那可是金刚不坏的龙躯,身上还有着金龙甲保护,别说他一个金丹期,就是大乘期全力一击也奈何不得自己,就自己现在的防御,直面大罗金仙都没问题,这个自信钱锦在龙域中已经验证过了,龙域被修真界称之为“死域”,但是自己现在在那里可是来去自如,而自己的自信也是由此而来。

    眼看着钱锦已经“避无可避”,周虎心中那份得意就别提了,他仿佛能看到钱昆那丹田被毁的痛苦模样,因此手下速度又是快了几分。

    “钱昆!尔敢?”

    一声爆喝从山门处传出,这是玄仲的声音,只不过看起来他不是来阻止周虎的。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玄仲的示警晚了,周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对手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修真菜鸟了,自己的八成功力被全数反弹回来,结果可想而知,指骨尽碎,连带着整条右臂都扭曲变形了,这还不算,钱锦可不是只站着挨打,同样的招式,同样的力道,周虎只觉得丹田发出“啵”的一声,然后就是一股剧痛传来,自己再也无法凝聚哪怕一丝力气,惨叫声正是出自周虎的口中,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电光火石间,战斗已经结束,玄仲看着爱徒那痛苦的模样,心中怒火已经直冲云霄了。

    “钱昆!你敢出手伤人?今天老夫要不把你就地正法,老夫就枉为重阳门长老,枉为人师!”

    玄仲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根本就口不择言了,而且随着话落,手中宝光一闪,自己的本命法宝烈焰剑已经被他祭出,划过一道流光,直取钱锦的面门,这一下可是合体期高手的暴怒一击,随后赶来的其他重阳门弟子和吴倩倩等人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看到的倒地不起的周虎,还有就是“危在旦夕”的钱昆。

    “啪!”

    钱锦这次没有硬受这一击,虽然玄仲的攻击快若闪电,但是钱锦那双龙眼还有神龙领域可不是吃素的,钱锦阴阳两仪鼎已经化作翻天巨印,而且出手也丝毫不慢,啪的一声,这是烈焰剑被阴阳两仪鼎击碎的声音。

    “啊!——噗!”

    烈焰剑可是玄仲的本命法宝,和玄仲神魂相连,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玄仲根本始料不及,噗!一口鲜血喷出,丹田元婴顿时萎靡下去,这一下伤的可是不轻,钱锦也被这一击给震得龙婴翻滚,这可是实打实的一次硬碰硬,钱锦这么做也是想看看自己的底限在哪,虽然被震退百米有余,可是钱锦可是毫发无伤的,现在他心中的欢喜那是不言而喻的,内心暗自为自己欢呼一声,身形闪动间已经消失不见。

    “师伯!你没事吧?”

    吴倩倩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来不及多想什么,连忙上前扶起玄仲,满是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虎儿他。。。唉!钱昆!没想到他隐藏得如此之深,看来我们都小看他了,他的修为绝对不是什么筑基期,至少和我相当,不然我也不会着了他的道,真是终年打雁,反被雁啄!这次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玄仲现在真的觉得自己颜面尽失,当着门下弟子的面,自己被一个弃徒打成重伤,这个脸丢的实在是太大了。至于周虎被废,他现在都这样了,也不好说什么场面话了,只有咬牙认了。

    玄仲师徒一个被废,一个重伤的消息传回重阳门后,整个重阳门都沸腾了,钱昆这个名字一下子成了热门,而且这个消息不但被重阳门弟子津津乐道,不知怎么的居然被其他修真门派也知道了,于是钱昆这个重阳门的弃徒一下子名声大灶,并且被传的神乎其神,有说钱昆已经悄然渡劫,扮猪吃虎,有的说钱昆得了死域的秘宝,一下子功力突飞猛进,而且这后一个说法被大部分人认可,结果钱昆身怀秘宝,只要得到这个秘宝,就能功力大增,什么渡劫成仙都不是问题的谣言,被修真界传得沸沸扬扬。

    钱锦这时候已经离开了重阳门,他一路走走停停,修真界有着许多的坊市,这都是各大门派设立的,以便于门下弟子交易处理一些材料法宝等资源,同时也是各大门派积累修炼资源的重要来源地,钱锦这一路下来尽量保持低调,而且他也听到了关于自己的传闻,没想到自己只是想验证一下身手,然后顺便立个威,只是好像结果有些不尽人意,立威不成,反而被人给惦记上了,这也太荒谬了!

    钱锦也是没办法,干脆就改头换面,扮作一个普通的黑脸修士,这一下再也没人可以认出他了,而且他也以自己的真名钱锦来行走各个坊市之间。

    重阳门经此一役已经威名扫地,玄岸没想到一个弃徒居然会闹出如此动静,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约束门下弟子,绝口不提钱昆这个名字,而且没有要紧的事,尽量少出门,一个是为了减少被同道羞辱的机会,再一个也是要对门下弟子进行一次整顿,绝对不允许再出现第二个钱昆了,所以重阳门整体上几乎已经封山了,就连门人弟子也很少在外面露面了。

    “师傅!难道钱昆真的隐瞒了修为吗?可是他之前一直被同门欺负嘲笑,为什么没见他有什么反抗呢?”

    魏蓉儿一边为自己的师傅玄灵真人斟茶,一边假装随口问道。

    “蓉儿!为师已经警告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再提那个名字,这是重阳门的耻辱,难道你想被执法堂带走吗?”

    玄灵看着自己这个爱徒,对于这个丫头的心事她太了解了,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丫头对那个钱昆会如此倾心,要不是自己时刻提醒着她,很可能这丫头都能跟那个弃徒私奔,因此对于爱徒的问题给出了严厉的警告。

    “师傅!我就是随便问问,您老人家想哪去了!我知道现在门中无论长老还是普通弟子都不允许再提他的名字,但是我总觉得事情根本不是我们想的那样,钱昆就是吃了仙丹也不可能提升的那么快,他的修为我太清楚了,当初的筑基丹还是我帮他弄到的。。。”

    魏蓉儿一时情急说漏了嘴,看到师傅看过来的质问眼神,吓得也不敢撒娇了,赶紧捂住小嘴不敢再往下说了。

    “你呀!这也就是咱们师徒,要是被执法堂的人听到了,我看你怎么交代?好了你也回去好好修炼吧!现在看来修真界要变天了!这个钱昆我也觉得问题多多,现在我很怀疑,这还是以前那个木讷的小子吗?不过这话掌门面前绝对不能提起,不!就是在其他弟子面前也绝对不能说,我想既然我们都能有这样的疑问,想来其他长老和掌门不会想不到的,这可能也是掌门为什么决定我们重阳门处于半封山状态的原因,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玄灵这么说也是提醒自己的徒弟,不要傻到一根筋的替那个弃徒着想,很可能现在的“钱昆”已经不是之前那个钱昆了。

    这师徒二人在私下里谈论着钱锦,而在长老院中,玄岸和一众长老也在交换着意见,其中最激动的要数玄清长老了,因为钱昆原来就是他的门下,对于钱昆这个徒弟他虽然不怎么过问和关心,但是他心里最清楚,门中给弟子的修炼资源,他几乎都分给了那些得意的弟子,而钱昆因为资质太差,几乎被他放弃了,要不是看着玄明师兄的面子,他根本早就放弃钱昆这个不成器的徒弟了。

    “玄清!当初玄明师兄带那个小子过来的时候,你是第一个站出来要收徒的,而这个钱昆也如愿被你收入门墙,玄明师兄和我们虽然不是同枝,但是他师尊青冥道长可是我们的亲师伯,当初要不是师伯不想接任掌门一职,我们的师傅清河真人是没机会接任掌门的,就是因为这个,师傅他老人家一直对师伯感恩在心,而且青冥师伯如今可是一劫散仙,我们重阳门很多时候还要仰仗他老人家,师傅渡劫失败也幸亏师伯出手相救,如今玄明师兄生死不明,而他交给我们的人又出了这样的状况,我们该怎么给玄明师兄一个交代?”

    玄岸看着自己的小师弟,眼神带着审视的目光问道,当初主张把钱昆送入死域的就是他这个做师傅的主意,现在出了问题,他这个师傅却急着撇清干系,这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