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炮灰修真指南 > 第二百二五章 终于走了、信仰之力
    “走吧。”

    张依依终是看不下去了,虽然绿俏恒心可嘉,但看来明显与剑冢里的剑无缘,这种事还真是强求不得。

    “这么多剑,我怎么一把都拔不出来呢?”

    绿俏哭丧着脸,早就已经精疲力竭,一屁股毫无形容的坐到地上,都差不多要哭了。

    身体累倒也算了,最主要的还是心累呀!

    她是真的不甘心呀,为什么整个剑冢之中上万把剑一一试过来,偏偏她竟是一把都得不到呢。

    之前还觉得张依依被那把主动认主的虚无剑给赖上坑了,现在她也巴不得有一把剑跑过来坑她、赖她呀。

    “不是有缘人,强求不得。”

    张依依也没什么心思再安慰绿俏,她们两人整整在剑冢里头呆了一个月了,所有的时间基本上都消耗到了绿俏身上。

    说句实话,她都有些配服自己的耐心竟然可以坚持到现在,中途不是不想自个先行走人,只不过实在是都已经耽误了这么久,便是抱着送佛送上西的心态一点一点的继续下来的。

    没想到,这一继续便是整整一个月。

    现在好了,所有的剑绿俏都通通试过了一遍,完全没有遗漏的,也是应该死心走人了。

    “要不,我再试试?”

    绿俏却是如同入了魔,看着眼前大把大把的剑,竟然生出了再把里头这些剑重新拔上一回的念头。

    张依依原本还打算上前拉上对方一把,听到这话直接懒得再做搭理,转身便往剑冢大门方向而去。

    “哎呀,韩琳妹妹你等等我,等等我呀!”

    眼见张依依终是失去了最后一丝的耐性,绿俏这才不得不老实打消了那点不切实际的执意,一个跃身直接从地上挣扎了起来,立马朝着张依依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张依依头也没回,心中则觉得自己是不是对绿俏太好了些,以至于这姑娘在她面前倒是越发的顺着杆子往上爬了。

    “韩琳妹妹妹,我开玩笑的,不试了不试了,这些剑与我无缘,我还是回头多花点灵石请人量身炼制一把更合适。”

    绿俏这会终是意识到自己的确有些太过份了,怕张依依因此而讨厌自己,连忙改口并做着保证。

    “都是我不好,早知道就应该听你的早些放弃回去的,弄到现在倒是害得你白白耽误这么多天功夫在这里陪我耗着,真是不好意思,我……”

    张依依边走边听着身旁绿俏带着几分讨好的赔罪之辞,但忽然间,绿俏的声音却是突然间然而止。

    与此同时,边上似有一阵怪异之风与她擦身而过,瞬间扭头侧目,张依依才发现自己身边哪里还有绿俏的身影。

    风、怪风!又是怪风!

    待她反应过来后,立马放开神识四处追查绿俏的下落,但偌大的剑冢之内,哪里还有绿俏半丝的身影。

    这是……离开了?

    一个念头当即出现,张依依一是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

    她并非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十多年后会在蓝羽小世界再一次碰上这样的事,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亲自经历的并非是她,而是绿俏。

    刚才那与她擦身而过的一阵怪风来得快去得也快,但那类似的气息完全可以确定正是空间乱流无疑。

    张依依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呆了好半天后,总算是相信了眼前的事实。

    绿俏当真被空间乱流给带走了,没想到这姑娘最后竟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这方小世界。

    虽然一直也都想着绿俏早走早好,但也真没料到一下子走得如此突然,突然到她都没来得及问上一声,当初绿俏爷爷留的那些话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呼!”

    片刻后,张依依吐了口浊气,直接将关在空间里头的毛球给拎了出来。

    毛球终于出了空间,这会儿自然也不会主动讨嫌,难得很是乖巧地呆在了张依依的肩膀上没有再嘴欠乱说什么。

    “毛球,感觉到刚才这里有过的空间波动没有?”

    张依依询问着毛球,也算是再一次从其他方面佐证自己的判断。

    身为空间雷兽,毛球对于空间异动的敏锐度自然无人能及。

    “感觉到了,你猜得没错,就是空间乱流。”

    毛球一本正经地说着话:“那绿俏正是被空间乱流给带走了,至于最终是否能够平安离开这方小世界,将来又会前往哪儿,谁都不知道,得看她自己的运气了。”

    从张依依这儿,毛球早知道了绿俏这些年非得一直跟在张依依身边的原因。

    如今看来,绿俏的爷爷卜算得十分准确,撞上空间乱流被带离这方小世界的机会可不就实打实的发生了。

    而张依依这个托福之人也一点都没找错,若非缠上张依依,绿俏自然不会有机会跟着来到夏家,更不会得到夏家最高级别的贵客待遇,没有这些,也不可能有资格跟着张依依进入剑冢。

    不进入剑冢,自然就撞不上空间乱流……

    总而言之,这里的因果大得去了,张依依倒是难得做回好事便完成得不错,虽然这绿俏在毛球看来挺不讨喜的。

    “绿俏的运气自然不会差的,兴许将来同她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张依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想到虽然在剑冢被绿俏耽误了个把月,但最终还是因为这耽误的时间才正好令其赶上空间乱流而被带走,心中反倒是觉得这一个月的功夫算不得什么的。

    好吧,不论如何,总算今后不用再随时随地带着一块牛皮糖,终于又能恢复一个人想如何便如何的来去自由,也算是可喜可贺。

    “依依,你不会舍不得她吧?”

    毛球听张依依语带感慨,心头莫名有些不爽。

    舍不得绿俏便等于是舍不得绿俏的那只灵宠,难不成张依依当真对那只丑虫子格外青眯有加念念不忘?

    张依依自然不知道毛球此刻的脑回路如此奇葩,不然的话指不定会立马笑场。

    “别,我怎么可能会舍不得她,好不容易把人给送走了轻松都来不及。”

    她立刻坚定地摇了摇头。

    舍不得这样的词可千万不要乱用,听得怪让人怕怕的。

    “我只是没想到她离开得如此突然,本来还打算趁着她离开这方小世界之际求证一下她爷爷曾说过的一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如今这般当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那些准备的小手段一个也用不上,什么下文都没了。”

    张依依颇是可惜的说着。

    原本她对绿俏也并非百分百的信任,哪怕今日亲眼见证了对方果真离开了这方小世界,也的确算得上是沾上了她的因果之故,可这并不代表绿俏当初所说的那些便通通都是真的。

    “求证什么?”毛球好奇地问。

    “绿俏当初说,她爷爷卜算得出,我是她的托福之人,只需一直跟在我身边,绿俏便能够得到离开这方小世界、到达新的世界的机会。只要能够离开这里,将来绿俏必定能飞升上界。”

    张依依十分平静地解释道:“这前半部分我一直都不怎么怀疑,而如今亲眼见证空间乱流将人从我身边带走后,更是全信了。只不过,绿俏还说了后面一小段关于我的卜算预算,说是绿俏承我之因,将来会替我挡下一大劫难,算是还我之果。”

    “所以关于这一部分你是不信将来你会有一大劫难呢?还是不信绿俏会替你挡下那一大劫难?”

    毛球倒是聪明,一下子问到了点子上:“难怪你会由着绿俏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看来这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是是是,你最聪明了,什么都瞒不过你好不好?”

    见状,张依依倒是不由得笑了起来,并未掩饰自己当初的私心。

    她又不是圣母,无缘无故便当谁谁谁的托福之人?

    对于修士而言,因果这东西摸不着看不见,但却实实在在存在,有的时候还真是不得不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顶多也就是麻烦一点罢了。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求证?”

    毛球难得没有因为张依依的让步夸赞而飘起来,头一回有些弄不清张依依为何要纠结这样一个在它看来毫无必要的问题。

    是与不是将来自然会有见分晓的时候,反正她这不都已经托了人家一把种了好因了吗。

    “女人的心思你不懂,说了你也不明白。”

    张依依的确没有再纠结,不过也没打算再跟跨了物种的毛球深刻探讨那么复杂的人类女性独特思维心理问题。

    她总不好说自己其实就是小心眼,不愿白白被人欺瞒哄骗吧。

    若绿俏说的都是真的那自然什么事都没有,若是绿俏为了赖上她故意扯上这层因果,那将来就算那姑娘飞升成仙了,但凡有碰到的时候,她非得让人尝尝有意欺骗她的后果。

    “……”

    毛球果断地闭上了嘴没有再多说,因为直觉已经告诉它再追问下去,自己肯定讨不到半点好。

    一人一兽很快到达了剑冢出口之处,眼看着要再次被塞入空间之中,毛球倒是福灵心至,连忙主动说道:“上次冥魂珠的事我是真的忘记跟你说了,不是故意要吊着你的胃口不说的。然后一个月前在空间里头你提及这个事时我才记起来,正准备告诉你,你又主动切断了跟我之间的联系,所以……”

    “所以什么?”

    张依依挑了挑眉:“所以都是我的错?”

    “不不不,当然不是!”

    毛球十分没骨气地摇头,为了自由不得不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都是我的错,都怪我记性不好。夏家的冥魂珠放你身上随身携带温养,冥魂珠虽说借助了你的气运,但并不会影响你本身,更不会对你造成任何的不利。相反,因为吸收融入了你的气息沾染上了你的气运,所以将来冥魂珠法力越强,夏家运势越旺,那么反哺到你身上的念力便将越多。”

    “念力?”

    说起正经事时,张依依自然没功夫再挑毛球的刺,很快反问道:“你所说的念力有什么作用?”

    对于毛球的话,她一点都不怀疑,身为空间雷兽,万古之中最为久远的凶兽之一,毛球通过血脉传承所掌握到的知识远比她所涉猎的要多得多。

    “念力分为正面与负面两种,负面念力积少成多最终将成为诅咒之力,而正面念力达到一定程度将转化为信仰之力。”

    毛球态度越发认真,耐心细致的替张依依解说着种种:“夏家这颗冥魂珠将来所承的虽为鬼力,但整个夏家却等于重开一道飞升之路,你看似随手之劳对夏家却是一桩天大的功德,是以将来冥魂珠反哺给你的自然是正面的念力,也就是说,将来你会通过夏家积累第一笔信仰之力的来源!”

    至于信仰之力,这便无需再由毛球额外说明,受万千信众虔诚供奉祭拜的神灵之所以能够法力无边,正因为受益于信仰之力,念力越是强大,信仰之力便越强,得之者自然受益无穷。

    “原来如此,那真算起来,我的确占了夏家的便宜。”

    张依依没想到一颗冥魂珠竟然还牵扯到了念力与信仰之力,虽然这东西玄之又玄,听起来也遥不可期,但多少却等于是播下了一颗种子。

    “反正你不会吃亏就成,毕竟真论起来,夏家能够这么快开启阴阳界之门是承了你的因,无形之间这份因果早就交织到了一起,谈不上谁占谁的便宜。”

    毛球十分客观公正地说着:“而且你大可放心,就算夏家将来混得并不怎么好,也不会对你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再者,念力这东西不受空间影响,无论你身处哪方世界,都一样能够顺利接收到。”

    把一切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后,毛球见张依依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错,这才笑眯眯地商量道:“依依,你看咱们是不是可以商量一下,你能将进入空间的自主权给我开放吗?这样若是将来你万一碰到什么危险麻烦的话,我也能及时出来帮你不是?”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