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枯剑吟 > 第九十四章 杀不了人
    第九十四章 杀不了人

    老李站在院儿门口,四处望了望,终究是什么也望不见。

    回过神儿来,老李看着眼前的方脸汉子,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你走吧。”

    老李的声音变得有些哑。

    “我这儿什么也没有...”

    “去别家看看吧。”

    ......

    方脸汉子一听这话,挠了挠头,可脸上没有浮现出一丝被拒绝的不悦,反而笑着说道:

    “那麻烦老哥了。”

    “我这就去其他家看一看。”

    ......

    也不多做停留,憨厚的方脸汉子抱拳告辞,转身就走。

    ......

    世间有两种人,最是不好招惹。

    第一种,是面上时时刻刻脸上挂着笑脸儿,看似平易近人,其实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站出来捅刀子的。

    第二种,是明明身怀绝技,却又不显山不漏水,出手时还追求一个百般谨慎的。

    不凑巧。

    老李碰上的这名孙家暗子,两种都占了。

    ......

    他转身就走,是突然大发慈悲,要放了老李不成?

    当然不是。

    他转身,是想让老李也转身。

    老李转身,他就可以动手杀人了。

    ......

    长年走在刀尖儿下的孙家暗子,就算是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也用全力,也谨慎至极。

    ......

    老李哪儿能明白这些?

    只当这方脸汉子是暂退一步,想从长计议。

    憨厚的方脸汉子才走出十来步,老李也就转身了。

    ......

    所有的人,凡人也好,修士也罢,都是有气息的。

    胸途坦荡,言行一致者,气息自成一身正气。

    心怀诡计,表里不一者,浑身上下都有一股子邪气。

    不过,这正人君子和这奸佞小人,在某些时候,都会有一种相同的气息:

    杀气。

    ......

    就在老李转身的一瞬间。

    两股不同的杀气猛然疯涨。

    枝头的寒鸦被这股杀气惊得四散而逃,鸦羽落了一地。

    ......

    明明是孙家那方脸的暗子要杀人,按理说,就只会出现他一人的杀气,可为此时会有两道杀气同时暴涨开来?

    因为。

    院儿里,有白云欢。

    用剑的白云欢。

    ......

    老李转身面对院子门口。

    突然。

    一道黑影从十几步外迅捷掠出,短短一息,黑影已离老李只有两步。

    一刀刺出。

    ......

    就在此时,只见一道白光从院子之中蓦然闪出!

    那白光带着惊人的杀意,一个眨眼间就挡在了老李的身后!

    铁器碰撞声传开,刺耳而尖锐。

    ......

    老李一侧头,吓得后背直冒冷汗。

    ......

    那已经走出去十几步的方脸汉子,此刻,手中正握住一把明晃晃的短刀,刀尖直指自己后心。

    只不过。

    这把短刀,却被人以剑刃架住。

    ......

    一把普通而残破的铁剑,直直地拦住了那把森寒的短刀。

    纹丝不动。

    ......

    这种时候,有胆子、有实力可以架住孙家暗子这无声无息的一刀,除了白云欢,还能有谁?

    ......

    老李心里重重赞叹了一声。

    “好小子!”

    “看起来文文弱弱,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好的身手!”

    ......

    也不敢再停留,老李明白,就算自己留下来,也只不过是给这小子白白增加负担,抬腿便进了院儿中。

    孙家暗子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老李,而是白云欢。

    既然白云欢已经现身送死了,那老李爱上哪儿去上哪儿去,孙家暗子不会管。

    ......

    白云欢手上力道一沉,反手将孙家暗子连人带刀一同震了回去。

    白云欢剑刃入剑鞘。

    孙家暗子则是被白云欢震得向后划出数丈,鞋底在街道上,划出两道长长的土痕。

    ......

    空气又重归了寂静。

    而小院儿外,白云欢左手握着那把普普通通的铁剑,与几丈外的方脸汉子对视。

    ......

    “问你一个问题。”

    白云欢挺直了身子,开口问道。

    ......

    方脸汉子笑得一如既往的朴实,答道:

    “你是想问我,为何要杀你?”

    ......

    白云欢摇头,道:

    “我不关心别人为何杀我。”

    ......

    方脸汉子挑了挑眉毛,道:

    “那你问便是。”

    ......

    于是白云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方脸汉子,认认真真地问道:

    “我是想问。”

    “你觉得...”

    “我实力如何?”

    ......

    方脸汉子一笑,摇了摇头。

    自他们四人发现白云欢以来,从来都是他们的单方面追杀白云欢,从头到尾,这白头发的小子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此时居然还问自己,他的实力如何?

    莫不是临死前想寻得丁点儿他人的认同,好让自己死得心安理得一些?

    这小子不免也太过可笑。

    于是手持短刀的憨厚汉子如实回答,道:

    “杀不了人。”

    ......

    听闻这四个字,白云欢便点了点头,脸上不仅没有失望,甚至连一丝表情也未曾有。

    ......

    视线一转,白云欢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望去。

    只是很普通的街巷和巷口。

    “都出来吧。”

    白云欢对着空无一人的街巷口说道。

    ......

    街道静悄悄的。

    只不过,就在白云欢那句话说出后,不同方向的三个街口,就走出来了三个人。

    ......

    白云欢四处看了看。

    不得不赞叹,不愧是孙家训练出来的高手。

    四个角一站,就已经把自己能跑的地方全部堵死了。

    ......

    其实白云欢本可以不用陷入这种千险万难的境地的。凭借白云欢的身法,在老李出门时,白云欢就可以很轻松的逃走,就算是那三个孙家暗子早就在暗地里蓄势待发,白云欢也能跑。

    毕竟那天四个追一个都没能追上,这次三个守一个还能抓住白云欢不成?

    只是。

    白云欢要是跑了,他就不是白云欢。

    ......

    也正是因为白云欢没跑,这才落了个逃无可逃的境地。

    ......

    小院儿外。

    四个训练有素的孙家暗子,对上了只有一把破剑、无处可逃的白云欢一人。

    ......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