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剑霜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血洗巴山客栈
    电光朝露之隙,还未得到那来历不明的黑衣人回答,窗外又窜进两道黑影。

    木胜无暇分身,眼见刀锋利芒就要逼至面门,只见一柄裹布长剑如龙疾出,挡下那两道直捣黄龙的黑影。

    与此同时,那两道黑影收敛锋芒,白云误以为占得先机,欺身而进递出神荼,谁知那两道黑影凌空腾起施展了一道鲤鱼翻身,几乎在同一刹各自猛踹出一脚。

    白云与手中的神荼孤军深入,一时间应接不暇,只好横出神荼作挡。

    雨后,客栈外的官道上是遍地泥泞,白云在与这些黑衣人缠斗间,分明感觉到黑衣人带起的泥浆飞溅到脸上,但他无暇细顾,在硬接下那两道黑影的猛攻后,止不住后退了半步,在此期间逮住了一处空隙转守为攻,神荼猛虎下山拦腰扫荡,如镰刈草,带过一阵飒飒罡风,那两道黑影还未来得及反应,便鸡飞蛋打撞在了墙上,手中利刃哐啷哐啷地脱手落下。

    “你们到底是谁?”白云手执神荼指向那两个黑衣人,厉声问道。

    木胜将适才打头阵的黑衣人牢牢制爪在地,目光又投向另外两个前来支援的黑衣人,大胆揣测道:“他们该不会是天龙会的人吧?”

    话刚落音,房门噼啪破开两半,又是一拨如疯狗般的黑衣刀客扑咬过来,此时被木胜压在身下的黑衣人趁机挣脱制爪,一把将木胜推开,倚仗着半个身位的优势,一手抓起脱落的大刀,猛地抡了个弧度后劈向毫无防备的白云。

    虽说大板牙木胜平日人微言轻,干起活来又是拈轻怕重的主,可在武路上的悟性却不容小窥,当初在飞来峰一众弟子中,他可是紧跟着碧绣后头迈进入弦境的飞来峰第二人,就连李峰也赠言内敛锦绣,这可让木胜嘚瑟了好一阵子,对付眼前这些黑衣刀客,不过是煮菜勾芡手到拿来的活,要不是破门而入的黑衣刀客分散了他的注意,那个被他牢牢制爪的黑衣人又怎可能逃出他的掌心。

    木胜宛若一阵吹入客房的清风,无声无息贴近那黑衣刀客,一拳砸在那柄企图栽向白云的刀刃上,余波沿刀身蔓延至那个黑衣刀客的手腕,只听得铮地一声,清脆如琵琶断弦,刀刃折成了两半,木胜顺势抬膝一踹,黑衣刀客如断线纸鸢踉跄跌出,把房内的木桌砸了个稀巴烂,栽落时那柄断刀贯穿了他的胸背,死绝了。

    从门前涌入的黑衣刀客如潮浪拍岸,白云双眉一轩,执剑鱼贯跃出,一入一出,那拨黑衣刀客通通倒地,好些个负了伤势的黑衣刀客跳窗逃窜。

    白云与木胜打消了穷追不舍的念头,他们所在的房间与唐大里等人不过一墙之隔,这头与黑衣人激战不休,掀起了如此大的动静却不见有人前来支援,莫非其他人也正深

    陷泥泽?

    情急之下,白云与木胜夺门而出,可前脚才迈出房门,便看见数个黑衣刀客从李峰的房内飞出,二楼勾阑霎时被砸得七零八落,那数个黑衣刀客好似被甩出的包袱,径直就摔下了一楼。

    此时,唐大里与碧绣等人纷纷从各自房中夺门而出,约莫也刚经历过一场仓皇的恶斗,云髻凌乱,衣衫不齐,当他们经过白云与木胜的房间时也是一怔,里头横七竖八地躺着黑衣刀客的尸首。

    “这些黑衣刀客到底有何来头?”李馨儿心有余悸地问道。

    “竟然趁着夜深人静出其不意地偷袭,也就只有天龙会才能使出如此卑劣无耻的手段。”木胜咬牙切齿地说道。

    李峰却没有急着去下定论,这些黑衣刀客到底是不是天龙会派来的杀手,结果与否固然是重要,但他隐隐约约觉得青玄剑派之危的深浅没有想象中那般浅显易见,天龙会煞费苦心剑走偏锋,去围剿一个味如鸡肋的青玄剑派,其中的隐晦说不明道不清,大有推敲的余地,可饶是如此,李峰却仍是找不到可顺藤摸瓜的线索,却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诺大的青玄剑派葬身火海,当下只能见步行步,但每一步都必须谨小慎微打起十二分精神。

    李峰这趟涉险入蜀,除了匡扶正派惩恶锄奸,多多少少亦念及肖大掌门的情面份上,在替青玄剑派破局以后,他还得领一众徒儿星速赶回髻霞,血云当头玄武出世,青叶子的预言几乎全部灵验,且不说青叶子所言的浩劫究竟谓何解,但气运命数丝丝相扣,下山前髻霞山的气运一夜枯颓大半,若这回又一个不留神踩中坑坑洼洼,难免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栽上大跟斗。

    李峰走近一具断绝气息的黑衣刀客尸首前,蹲下身子,挽起那黑衣刀客的衣袖,却发现黑衣刀客的手腕处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李峰想要寻辩的蛛丝马迹。

    林学书也走近那句黑衣刀客的尸首,极为讶异地说道:“竟然没有天字刺青,难道这些黑衣刀客不是天龙会派来的人?”

    唐大里疑惑道:“可除了天龙会之外,还有谁会对咱下此狠手?”

    白云的目光扫过死气沉沉的客栈,众人只顾着穷根揭底这些黑衣刀客的来历,却忘了这间客栈的营生如火如荼,住满了风尘仆仆的途人旅客,可适才的打斗如此激烈,却不见有一人出来吃瓜凑热闹,着实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莫非?白云浑身猛地一震,一股不祥的预感如洪水猛兽直逼心头。

    果不其然,二楼廊道的另一头,前去打听状况碧绣胆颤心寒地啊了一声,飞来峰众人前去一看,无不嘴唇煞白面如死灰,半掩的客房中血腥淋漓,无辜的住客一动不动地躺在血泊中,白云一股脑地推开其余客房

    的门,其中的惨象如出一辙。

    那个天底下最蛇蝎心肠的女子曾说过,天龙会从不滥杀无辜。

    白云双目深寒几乎咬破了下唇,双拳握得咯吱作响:“天龙会。。。”

    客栈一楼的情景亦是如此,里里外外被血洗了一遍,老掌柜与那俩还未领略过人生甜酸苦辣的伙计也难逃厄运,客栈旁的马厩传来一声声凄凉的啼鸣,片刻后又戛然而止,一切变得阒然死寂。

    白云正要前去一探究竟,可脚还未迈出客栈门槛,便听见有嗡嗡啸响传来,几欲刺破耳膜。

    白云心神一俱,急忙向后翻滚出大段距离,一柄大刀哐啷地栽进客栈门前,随即而来的是大片黑影堵住了门口,又有黑衣从四面八方破窗而入,团团围住飞来峰众人,人数占绝对优势的黑衣刀客看似胜券在握,可哪里禁得住飞来峰众人的一阵冲杀,汹汹来势霎时泥牛入海,李峰还未曾出手,这拨乌合之众便尽数气绝倒地,而剩余一退至客栈门口的黑影正欲逃窜。

    “留活口。”李峰点了眼唐大里。

    唐大里眼疾手快掠向门口,如苍鹰搏兔般逮住那黑影,一掌拍去他手中的大刀,抡了一大圈后把那落入掌网的黑衣人甩到众人跟前。

    黑衣刀客好似一块天外陨石,接连砸碎数张八仙桌椅,直至滚到李峰脚边才停下,黑衣挣扎着爬起,木胜拾起一只散落在地上的木饭勺,扬手就赏了一大暴粟,那黑衣噗通地又栽在了地上。

    这些十恶不赦的黑衣人血洗了整座客栈,本该受千刀万剐,李峰之所以让唐大里留下活口,是想顺藤摸瓜揪出这背后的种种隐晦。

    “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李峰沉声问道。

    黑衣人瞥见脱手的大刀就落在不远处,想起行事前主子千叮万嘱不可暴露身份,而如今自个又落在这行人的手上,为了顾全全局主子断不会见死不救,便想着先拖延着时间,等主子出手再借机逃脱,于是眼珠一转,照着主子所叮嘱的那般,装出一副战战赫赫的模样说道:“我乃天龙会之人。”

    唐大里冷哼了一声:“果然是天龙会的余孽。”

    李峰却眯起了双眸,以手中的青锋伫地:“为何要血洗这间客栈?”

    黑衣人清晰能感觉到来自青锋的气机,霎时慌了神,生怕眼前这个两肩出尘的男人当真会一剑削去他的头颅,心想怎么主子还不动手,再这么下去可磨不了多少时间,黑衣人竭力平复心神,装出哆哆嗦嗦的样子说道:“不知,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李峰陷入了沉思,那黑衣人却趁他不留神之际飞扑而出,捞起落在不远处的大刀。

    一道飞荧从门外激射入客栈,如春耕种苗,直直栽进黑衣人的脖子,原来是一柄匕首。

    当啷。。。黑衣刀客刚捞起的大刀从手指间松脱,清脆地跌落,他捂着血流如注的脖子一脸错愕,艰难地转动身子望向客栈门外,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他的一切盘算都只是一厢情愿,那个隐匿于油桐花树林的凤眸男子根本没打算救他。

    黑衣人踉跄地往前走了半步,瘫软倒地。

    当众人追出客栈外,那个在暗中杀害黑衣刀客的凶手早已逃之夭夭。

    李峰脸色凝重,微微颌首望了眼漆黑深邃的油桐花树林,本以为能通过那个天龙会刀客拨开层层疑雾,却想不到暗处还潜藏着操舵手。

    (本章完)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