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是一名魂修 > 第24章 夏柔
    聂飞为了不让自己的家人担心,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家里养伤,宁珊儿也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毕竟聂飞是被自己弄伤的,所以只能让聂飞留在自己房中安心养伤。

    给聂飞送过早餐后,宁珊儿就离开了房间不知去向,无聊中的聂飞跟身体内的风铃聊起了天来,没想到从风铃口中,聂飞得知了魂族的秘史......

    早在万年以前,整个魂族就被封印在了这片小世界中,这片小世界有强大的禁制,整个魂族的人修为都无法突破大境界!

    什么是无法突破大境界?也就是说炼魂期的不能突破到凝魂期,凝魂期的不能突破到结丹期.....渡劫期的无法渡劫飞升!

    聂飞听到这里,顿时内心不安起来,如果修为无法突破,按照系统所述,炼气期的玩家只有10年寿命!难道自己和宁珊儿两人要被活活耗死在这片小世界中?

    “到底是什么人将整个魂族都封印在这片小世界中的?”聂飞不由的问道。

    风铃叹了一口气说道:“魂族的敌人实在太过强大了,现在你即便知道了也没有用,你在他们面前,就像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那你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片小世界?”聂飞又问道。

    “办法不是没有,但是......”风铃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但是什么?有什么办法就赶紧告诉我啊?我要是不能出去,迟早会被耗死在这里的!”聂飞焦急地说道:“我要是死了,怎么给你去凑齐1亿元宝换复活石?”

    “唉,算了,帮你也就等于在帮我,你仔细听好了,这个办法只能用一次,错了过就只能再等100年了......”风铃详细地跟聂飞交代起来。

    这片小世界被封印了上万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片禁制也出现了一丝松动,但是封印实在太牢固,这丝松动会被自动修补!

    但是,每过一百年,这丝松动又会出现,而封印自动修复这丝松动至少需要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刚好,一百年一次的禁制松动,将会在下个月初一出现,到那个时候,聂飞可以利用阴魂珠强行将这一丝松动给破开,短时间内打通与外界的通道。

    这样一来,聂飞就可以离开这片小世界了!

    “那强行打开的通道,可以容纳多少人通过?”聂飞连忙问道。

    “只能传送一个人出去,而且通道最多只能存在一刻钟时间!”风铃肯定地回答道。

    “什么?只能传送一人?你有办法一次带两个人走吗?”聂飞不甘心的问道。

    风铃犹豫了一会问道:“你是要带着宁珊儿那个丫头一起走吧?”

    “嗯。”聂飞回道。

    “唉,我尽量试试吧。”风铃叹了一口说道。

    “谢谢你。”聂飞诚恳的说了一声谢谢。

    “但是你要记住,每一次禁制松动出现的地点都不相同,我们必须在一个时辰内找到那处地方,否则一旦错过,就只能等一百年以后了!”风铃严肃地说道。

    “你能感应到禁制松动的具体位置吗?”聂飞再次问道。

    “能!”风铃再次肯定地回答道。

    “行!到时候你给我指路,一个时辰的时间,足够了。”聂飞自信地说道。

    “还有,强行破开的通道因为极不稳定,所以不知道传送阵另一头是什么地方,甚至一同被传送出去的两人,有可能会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点!”风铃实话实说道。

    “啊?也就是会出现误差?”聂飞问道。

    “对!”风铃肯定道。

    “误差有多大?不会被传送到两个不同的世界中去吧?”聂飞担心的问道。

    “那倒不会,顶多被传送到两块不同的大陆上去。”风铃安慰道。

    聂飞:“......”

    “那么舍不得和你的小情人分开?”风铃打趣道。

    聂飞叹了一口气,说道:“走一步是一步,先出去了再说吧。”

    就在聂飞和风铃对话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聂飞喊了一声请进,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聂飞眼前。

    “聂飞,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一个靓丽的女子走了进来。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此刻她身着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整个人看上去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夏柔?你怎来了?”聂飞顿感惊讶。

    夏柔似乎有点害羞,俏脸一红,轻声说道:“是族长大人告诉我的。”

    一瞬间,聂飞好像明白了什么,擦!族长真是个老狐狸!

    聂飞现在呆在宁珊儿的房里养伤,族长不能明面上赶自己走,又不好意思告诉自己的家人,毕竟是他孙女将自己重伤的。

    现在他唯独通知了夏柔来看望自己,而夏柔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这样一来,聂飞就不好意思继续赖在宁珊儿的房间里了。

    奶奶的!姜还是老的辣啊!聂飞心里暗骂了一声。

    “那个,夏柔,你坐下来再说。”聂飞指着一张椅子示意她先坐下。

    “嗯。”夏柔轻声应道,随后便小步移到椅子旁,慢慢地坐了下去。

    哎哟,这么乖巧?聂飞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接下来要说的话,聂飞必须好好斟酌一下了,免得不小心伤害了这丫头。

    “那个,我爷爷有没有去你们家?”聂飞小心的问道。

    夏柔俏脸又是一红,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那个,那个,他和你爷爷说了什么没有?”聂飞又问道。

    “具体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夏柔如实回答。

    擦!这该怎么办?明显夏柔还不知道自己拒婚这件事啊?

    看到聂飞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夏柔忍不住轻声问道:“是不是关于咱俩的婚事啊?”

    “额?”聂飞顿时一愣,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看到聂飞这副样子,夏柔立马羞红了脸,只见她深深地垂下了脑袋,用细若蚊蝇般的声音说道:“我爷爷说了,日子就定在下个月初一。”

    “什么?”聂飞大惊,开什么玩笑?日子都选好了?爷爷难道没有和他们解释清楚吗?

    “嗯,下个月初一。”夏柔以为聂飞没有听清楚,重复了一遍日期。

    聂飞的脸色沉了下来,看来爷爷那边貌似出了什么意外......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