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是一名魂修 > 第22章 重伤
    “噗嗤!”一声,宁珊儿的长剑狠狠地刺入了聂飞的腹中,聂飞一口鲜血喷出,洒在了宁珊儿的衣裙之上。

    宁珊儿呆住了,而聂飞不管刺入腹中的长剑,用仅余的力气,化拳为爪直接扣向宁珊儿的脖颈,没想到宁珊儿下意识一个位移躲开,同时带动着手里的长剑从聂飞腹中拔出。

    “噗嗤!”长剑离身,聂飞的腹部瞬间被鲜血染红了大片。

    “果然,还是不行啊。”聂飞眼中闪过一道失望的神色,留恋的看了一眼宁珊儿,然后缓缓的倒了下去。

    昏迷前,聂飞隐约听到了宁珊儿焦急的呼喊声。哟?她也会关心自己吗?聂飞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就这么昏迷了过去。

    聂飞做了一个长梦,梦中自己回到了自己小时候,这一次自己没有被父母抛弃,没有被孤儿院中的小朋友欺负,这一次他有爸爸妈妈在身边,他们带着聂飞去郊游、去游乐场、去买好多好多零食吃......

    聂飞想看清父母的样子,无奈自己再怎么努力,父母的脸都是模糊不清,直到有一天,父母说是要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再也不能陪着聂飞了,聂飞哭喊着要去追赶父母的脚步,可是任凭自己怎么用力奔跑,就是追不上父母离去的身影......

    “不!不要离开我!”聂飞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我擦!原来是做梦。”聂飞看清了周围的情况后,随手摸去了眼角的泪痕,然后便发起呆来。

    半天后,聂飞从梦游状态回过了神来,此刻自己正躺在一间闺房的床上,为什么说是闺房?梳妆台、铜镜、粉色被褥、粉色蚊帐以及床边挂着的一套女式古装,这难道不是女孩子的房间吗?

    闻着空气中残留的一丝熟悉的香味,聂飞敢肯定,这就是宁珊儿的房间!

    “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一个靓丽的身影映入了聂飞眼帘。

    “哟?你醒了?”宁珊儿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额?这是你的房间吗?”聂飞尽管猜的**不离十,还是想从宁珊儿口中得到答案。

    “嗯,你是第一个进我房间的男人。”宁珊儿脸色不太自然的说道。

    “哟?那我不是得烧香拜佛感谢各路神仙的照顾了?”聂飞轻笑了起来。

    “那确实,这段时间都是本小姐在伺候你,你是走了狗屎运了,告诉你,我还是第一次怎么伺候一个男人!”宁珊儿将手中的盆放下,然后从盆中拿出一条毛巾拧干后,直接递给了聂飞。

    “我是伤病员也?现在手还不能动。”聂飞耍起了无奈。

    “混蛋!你又不是手受伤了?老娘幸幸苦苦照顾了你几天,没想到你个白眼狼刚醒来就要占我的便宜,早知道就不救你了,任你死在外面!”宁珊儿指着聂飞大骂了起来。

    “好好好!我的错,我自己擦脸,不用麻烦你了。”聂飞举手投降,没想到牵动了伤口,疼的直吸凉气。

    “你没事吧,我爷爷亲自出手替你疗伤了,他说你的伤只要静养几天就会好的,现在看来,好像没有想象中恢复的那么快啊?”宁珊儿一边查看聂飞的伤势,一边自言自语道。

    “谢谢。”聂飞盯着宁珊儿感动的说道,没想到她为了自己,去求她爷爷出手了。

    “你不用谢我,毕竟是我把你伤成这样的。”宁珊儿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怪你,只怪我自己学艺不精。”聂飞叹了一口气说道,眼中同时闪过一丝落寞,这一幕自然落到了宁珊儿眼中。

    宁珊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聂飞,其实她心中也对聂飞有几分好感,毕竟两人相处了这么久,总会有情感的。

    可是一方面碍于双方的赌约,另一方面又牵扯到她的传承,此刻的宁珊儿脑子也很乱,不知道该不该答应聂飞的追求。

    不管是前世在地球,还是今生在游戏里,她宁珊儿都没有谈过恋爱,面对这种情况,她真的不会处理了。

    就这样,两人沉默相对,直到有丫鬟送来了今天的晚餐,才打断了两人间的尴尬。

    “你昏迷了三天了,期间粒米未进,现在只能委屈你先喝点粥了,待肠胃调理过来后,再吃米饭吧。”宁珊儿给聂飞端来一碗粥,虽然嘴里说着关心的话语,可是聂飞感觉到二人间的距离被拉远了一步。

    宁珊儿越是这么以礼相待,聂飞就越不自在,在他看来,宁珊儿应该是心高气傲,看不起自己这种平民身份的男子。也罢,随缘吧,有些事不能强求。

    聂飞闭上眼睛叹了一口,睁开眼睛后,伸手接过宁珊儿手中的碗,客气的说了一句:“谢谢,又麻烦您了。”

    听到聂飞客气又带着一丝尊敬的话语,宁珊儿身体一颤,仿佛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离去似的,再看到聂飞眼中的冷漠,一时间宁珊儿眼睛红了起来。

    强忍着心中的伤感,宁珊儿转身坐到桌前,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吃起晚饭来,而尽管饭菜很丰盛,可是落到宁珊儿嘴里却索然无味,想着和聂飞在一起经历的种种画面,宁珊儿一边吃饭,一边落起泪来。

    “额,你,你怎么了?”聂飞发现了宁珊儿的不对,紧张地问了起来。

    “要你管?你喝你的粥就是。”宁珊儿一把摸去脸上的泪珠,赌气的说道。

    “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去出气!”聂飞见不得女孩子哭,这一刻,他以为宁珊儿受了什么委屈,一下子怒火就冒出来了。

    听到聂飞的回答,宁珊儿的怨气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谁欺负我了?不是你,还有谁?”宁珊儿娇喝道。

    “啊?我?我怎么欺负你了?”聂飞一下子呆住了。

    “这三天,我每天给你擦拭身体,寸步不离的守在你身边,你醒来后,却对我那么冷漠。还用‘您’这个字称呼我,你是不把我当朋友么?还是把我当成你以前的上司了?”宁珊儿话一说出口,聂飞就大喜起来!

    尼玛,这小妮子这八成是爱上我了!此刻正在和自己耍小性子呢!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