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是一名魂修 > 第16章 偶遇
    聂飞来到大厅的时候,爷爷和父母都已经等候多时了,聂飞不好意思地说道:“昨晚忙着修炼,又恰逢修为突破,所以今天起来晚了。”

    “不碍事,倒是飞儿你修为又有长进了,不错,不错。”聂天微笑着说道。

    “不知爷爷唤我来,所谓何事?”聂飞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昨晚上大家喝酒喝的太尽兴了,以至于忘记了一件事情,正好今天我和你父母都有时间,所以在此等你前来。”聂天缓缓地说道。

    聂飞抬头看向聂天,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一枚戒指,微笑着递给了聂飞。

    “这是?空间戒指!”聂飞先是一惊,随后大喜起来。

    “嗯,这枚空间戒指是爷爷为你准备的成年礼物,飞儿喜欢吗?”聂飞摸着胡须问道。

    “喜欢!”聂飞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一般的修士都会用乾坤袋来装自己的随身物品,只有少部分富有的修士才用的起空间戒指,而且这枚空间戒指里面,还有100枚下品灵石!

    乾坤袋里面大概只有10立方米左右的空间,而一枚空间戒指,最少都有100立方米的空间,更重要的是空间戒指比乾坤袋用起来方便多了!

    “来,飞儿,这是为父给你的礼物。”聂震南说着,将一枚玉佩递给了聂飞。

    “这是?传音符?”聂飞眼睛一亮。

    “嗯,千里传音符。”聂震南继续说道。

    聂飞心里乐开了花,一般人只用的起百里传音符,而这枚千里传音符,其价值自然不低。

    传音符就类似于地球上的手机,修士们可以通过传音符相互传达语音。

    “呵呵,这是为娘给你的礼物。”就在聂飞暗自欣喜的时候,柳依依拿出了一件东西,递给了聂飞。

    “哇!宝器!”一件金丝软甲正躺在聂飞的手中,从它身上流动的能量来看,这是一件下品宝器防具!

    宝器,是比灵器更高等级的法宝,这件下品宝器软甲穿在聂飞身上的话,可以提升自己三成的防御力!

    “你怎么给孩子这么贵重的东西?”聂震南不满的看了一眼柳依依。

    “我想给什么就给什么,我自己的孩子,我不疼,谁疼?”柳依依回瞪了一眼聂震南说道。

    “咳!我来说两句吧。”爷爷聂天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只见他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后,缓缓地说道:“修士不能太依赖外物,这样会舍本求末,影响自身的修炼心态。飞儿你要记住,法宝终究是外物,毁掉了就没有了,只有自身的修为才是属于你自己的。”

    “孩儿记住了。”聂飞恭敬地回道。

    “但是嘛,这件软甲毕竟是你母亲给你的礼物,你要好好珍惜。”聂天继续说道。

    “孩儿明白了,你们给我的礼物,我都会好好珍惜的。”聂飞诚心地说道。

    看到聂飞这么乖巧懂事,三人不由都露出欣慰的神色来。

    “飞儿,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柳依依问道。

    “我要继续修炼,我要变强!”聂飞一字一句地说道。

    “好!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有一颗强者之心,为父支持你!”聂震南开怀大笑起来。

    “嗯,正好你现在修为突破到炼魂期四层的境界了,我们魂族驻地的东面,有一片森林,你可以去那里历练一番。”爷爷聂天提出了建议。

    “好的,孩儿这就去那片森林闯荡一番。”聂飞对着三人行了一礼后,便大步离去。

    望着聂飞离去的身影,大厅里的三人各自露出不同的神色来,半天之后,柳依依叹道:“父亲,你将聂飞支开,这样行吗?”

    “事到如此,只能让他先出去避上一段时间,五长老那里,我会去给他一个交代的。”聂天无奈地回答道。

    “夏柔那个丫头,这么讨人喜欢,不知道聂飞这小子为什么会看不上人家?”聂震南发起了牢骚。

    “我倒是觉得飞儿好像有自己的意中人了。”柳依依低声说道。

    “啊?是谁?”聂震南好奇地问道。

    “最近,飞儿和族长的孙女宁珊儿,走的比较近。”柳依依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什么?”聂天和聂震南同时惊讶了起来,不过一回想这段时间聂飞的状况,貌似他确实和宁珊儿那丫头有点暧昧。

    “这就不好办了,族长已经将宁珊儿许配给了孙家的小子,如果飞儿他真的喜欢宁珊儿......”聂天低声喃喃道。

    “父亲,我们不要在这里乱猜测了,飞儿也长大了,他自己的事情,就让他自己解决吧。万一不是我们想的这样呢?岂不是又要好心办坏事了?”聂震南劝道。

    “嗯,当务之急还是先去五长老家谈谈。”聂天点了点头说道。

    ......

    聂飞刚走出村子,就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朝村外溜去。尼玛!这不是宁珊儿,还会是谁?

    “哟!宁大美女这是要去哪里呢?”聂飞打着哈哈说道。

    “呀!”宁珊儿被吓了一跳,待看清楚来人是聂飞后,连忙竖起食指放到嘴边,示意聂飞不要出声。

    聂飞心头一惊,这妮子不会准备偷跑出去吧?

    宁珊儿就像一只被惊吓的兔子般,抬头朝四周看了一眼,随后便对聂飞招了招手,示意聂飞跟在她身后,之后便头也不回地朝村子外溜了出去。

    聂飞苦笑一声,怎么有种做贼的感觉?眼看宁珊儿已经远去,聂飞只能无奈地跟了上去......

    “什么情况?”两人远离了村子后,聂飞忍不住问了起来。

    “还能有什么情况?逃婚呗。”宁珊儿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额?没有说服你爷爷?”聂飞感到奇怪,自己的家人都挺好说话的啊,为什么宁珊儿那边不一样呢?

    “那个老顽固,怎么可能听得进我的意见?”宁珊儿气鼓鼓地说道。

    “其实,那个凌云鸿还挺不错的,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聂飞开了起玩笑来。

    “哟哟哟,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啊?”宁珊儿不怒反笑。

    “我去!你属狗呢?鼻子那么灵?味道都闻的出来?了了了,旺财,我这有肉骨头,快来吃......”聂飞一边嘴里念叨着,一边做出招手的动作,这下可把宁珊儿惹恼了。

    “几天没见,你嘴巴还是这么臭,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哈哈,开个玩笑,别生气,所谓笑一笑,十年少嘛。”聂飞见宁珊儿发怒了,赶紧打着哈哈想蒙混过关。

    “本姑娘正烦着呢!你给我到一边去,别来打扰我。”宁珊儿挥手驱赶起聂飞来......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