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玩物人生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大结局九
    大家礼物都送完了吧?”

    “齐活了。 下一步干嘛?”

    “啊,不好,蜡烛快灭了,镜子快吹!”

    “汗,早知道你们要给我生日礼物,我就晚点点蜡烛了,嗯,来得及,还来得及,先干一口酒吧,谢谢大家的礼物,真的谢谢。”那些礼物给了我不少小惊喜,一时间,我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儿举起酒杯挨个碰了碰,喝掉一大口后,我呼了口气,看着马上要烧光的细细的小蜡烛,我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那我可许愿了啊。”

    邹月娥忽然一伸手:“等一下。”

    我们几个全看向她:“怎么了?”

    邹月娥微微lou出一个笑,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记事本。翻开第一页卡主,又打桌子上拿起一支圆珠笔,“你那么空口白话的许愿不管用,我学了个新招儿,喏,你把愿望写在纸上然后用蜡烛的火烧掉,这样愿望就能成真了,呵呵,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行不,说真的呢,喏,快写,我们不看,躲你远远的还不行?”

    我奇道:“你们家乡过生日都这么许愿?”

    “不是,你别管我从哪学来的了,快写。”邹月娥催促道。

    斐小红道:“嘿嘿,这个许愿方法好。”

    “是吗?”把本子和笔接过来,我也没多想,抬头见她们都把视线挪开看向了别处,我就后退了几步,想了想,自己现在事业有成,财源滚滚,感情生活丰富,父母子女健健康康,呃,已经幸福得不得了了。好像没有什么愿望要许了,嗯,如果非要算的话,那,那……

    我小心瞥瞥背过身去的几个女人,咳嗽了咳嗽,偷偷在记事本第一页的正中间写上了一行小字——希望有朝一日能跟邹月娥、晏婉如、袁雅珍、席蔓莎、蒋妍、斐小红一起大被同眠,双飞……不对,是六飞……也不对……是七飞,对,轰轰烈烈地七飞一次!

    汗,顾靖啊顾靖,你真是一臭流氓!

    看着自己写下的愿望,我自己都有点脸红了。

    “还没好吗?”

    “镜子你快点,蜡烛,蜡烛快不行了。”

    “好了好了。”我快速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愿望从记事本上撕下来,对折,再对折,平平整整地叠好后,我怕邹姨她们抢我手里的纸偷看,就自己迈步到了蛋糕前面。捏着愿望纸伸手过去点燃,看着它一点一点烧成灰烬。

    “我说一二三,吹蜡烛了哦。”

    “好好,快来。”

    “一……二……三……呼!”大家齐齐探头过去,用力吹了一口气。

    邹月娥呵呵笑着带头鼓掌,“生日快乐,嗨劈波斯嘚。”

    “谢谢,谢谢,吃蛋糕喽。”我拿起刀叉,开始给他们分蛋糕。

    该送的礼物送了,该走的流程都走了,每人吃了一块奶油蛋糕后,喝起酒来也就不再有那么多顾忌,尤其邹月娥和晏婉如,俩人带头没命地跟我们敬酒拼酒,白酒跟喝白开水似的一杯接一杯。席蔓莎第一个不行了,晕晕乎乎地捂住酒杯怎么也不敢喝了。第二个第三个败下阵来的是蒋妍和斐小红,她俩脸红脖子粗,仿佛再多喝一口就会倒地不起似的。

    我一看姐儿几个都这模样了,赶紧道:“暂停一会儿,别喝了。”

    邹月娥也有了几分醉意,“不喝干嘛去?”

    “那儿不是还烤着东西呢吗?”我揉了揉眩晕不止的脑袋瓜子,一指边上的烤箱,“先吃点肉。”

    蒋妍明显是喝多了,醉醺醺地结巴道:“嘻嘻……你要……要……要吃谁的肉啊?”

    满脸是酒醉红晕的斐小红把大腿往我这边一伸,嘿笑道:“给……吃吧。”

    “我了个去。”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俩一眼:“吃你个大头鬼,我说的是吃牛肉片。”我喝多了酒的时候,从来都是头晕恶心难受,但脑子还算比较清醒的。即便是糊涂了,我一般也不撒酒疯。而妍妍和红姐俩人,看来就属于喝多了撒酒疯的那类人。

    “谁吃?”袁雅珍用筷子夹了一片巴掌大的牛肉片放到火上,“我给你们烤。”

    席蔓莎道:“我吃。”

    晏婉如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笑了一下:“嫂子,帮我也烤一片,得压压酒劲儿。”

    蒋妍嚷嚷道:“我也要吃。”

    斐小红:“给我也来一片。”

    “好,都等一下,这就熟了。”袁雅珍又往火上加了几片牛肉和羊肉。

    “袁姐,稍等。”邹月娥眯着眼珠子说话了,见我们的视线都落到她身上,邹姨二郎腿一翘,“呵呵,我有个提议,光吃肉吃菜多没意思呀,今儿这么高兴,咱们来点娱乐活动加在里面会不会好一点?嗯,对了,我记得我买肉片的时候专门跟烤肉店要了几片没切的大片牛肉,人脸那么大的那种,呵呵,要不然,要不然咱们几个把肉烤熟,让小靖拿着把肉吊在半空。大家一起顺着边儿吃,咋样?”

    蒋妍当即叫道:“好主意!好主意!”

    我呃了一声:“就你会出馊主意,你们六个人呢,一块吃还不挤死?”

    斐小红大口大口地吃着袁雅珍刚烤熟的肉,含糊道:“我也……也同意。”

    邹月娥看看袁雅珍和晏婉如,“大家说呢?”

    袁雅珍平静道:“听你们的,我无所谓。”

    晏婉如笑道:“我……随便吧。”

    等征求了几人的意见后,邹月娥笑了笑,从装肉片的盒子里找出了一片最大的,平铺在烤肉架上,并且撒上了孜然和盐粒等调料。末了等肉烤的七八分熟了,邹月娥一看我:“小靖,看你的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一手拿着两只筷子,将肉片架在筷子上,伸手在半空举着。

    晏婉如和袁雅珍几人全都挪步过来挤在牛肉旁边。

    “跟吹蜡烛一样啊,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咬。”邹月娥半弯下腰,把嘴凑到香喷喷的牛肉片前面,“小靖你拿稳了啊,别让肉掉了,好,预备……一……二……三……”话音刚落,蒋妍和斐小红最快,张着大嘴就分别咬住了肉片的两个角,邹月娥和袁雅珍几人也在0.5秒后咬了上去,席蔓莎最慢,等大家都很不优雅地吃上了,她才从斐小红和蒋妍脑袋的夹缝里挤了进去,咬了一小口。

    吃到最后,几个脑袋实在挤不开了,剩了一小块被咬得乱七八糟的肉,随之从大家嘴上滑落,掉在了地上。

    蒋妍一抹嘴巴抬起头,哈哈大笑:“赢喽,我吃得最多。”

    斐小红撇撇嘴:“明明老娘吃得多。”

    “嘻嘻,这个好玩。”蒋妍叫道:“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邹月娥又挑了一片大点的牛肉片,放到火上烤,“小靖,这回你也来吧?人多热闹。”

    我啊了一嗓子:“我?”

    晏婉如和席蔓莎脸上红了红,却没说话。

    我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这个,那啥,不太合适吧?”

    “这儿又没外人,有什么不合适的?”肉也烤熟了,邹月娥就努努嘴,“还是你拿。”

    不多会儿。邹姨的口令再次响起,“各就各位了哦,预备……一……二……三!”

    这次是斐小红最快咬住了肉,蒋妍第二个,邹月娥第三个,我则是第四个。肉在大家嘴里叼着,底下也不用筷子支着了,我一边吃着一边朝前咬,吭哧吭哧地连吃了好几大口。不过越往后越挤,等肉剩了原先的二分之一时,大家脸贴脸,根本咬不到近在眼前的肉了。

    斐小红才不管那个呢,张着大嘴仍然没命地往前咬,一旁的席蔓莎都快被她挤走了。

    蒋妍一看,也不甘示弱地跟她较起劲。

    十几秒钟后,让我热血沸腾的一幕出现了。

    蒋妍竟是不管不顾地吃到了席蔓莎那边,吧唧,她俩的嘴唇生生贴到了一起。斐小红也是咬到了袁雅珍嘴边上的牛肉,也跟她唇瓣碰到了唇瓣,席蔓莎的脸腾地一下就红透了,这边一乱一挤,邹姨和晏姐的嘴唇好像也有所接触。

    我气血上涌,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酒劲儿一上来,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硬生生用嘴巴杀开一条血路,将最后一口肉吃掉。

    我左边嘴角是邹姨的唇,前面是晏姐和袁姐的,右边是斐小红的……

    这一下,我们几人似乎来了个集体接吻。那个**的场面呀,就不要再提了。

    好在大家都喝多了,就连最爱害羞的席蔓莎也只是脸上很红,使劲儿抹抹嘴巴,却没有说什么。

    “呵呵,来,接着喝。”邹月娥举起酒杯:“至少每人再来一杯哦。”

    晏婉如捂着脑袋晕乎道:“我可不喝了,已经有点高了。”

    “我也是。”我连忙捂住酒杯不让邹姨倒酒。

    邹月娥很不高兴地瞅瞅我:“咱们这儿一帮女的,就你一大老爷们,你自己说说,我们敬你酒,你好意思不喝吗?嗯?”

    “那个,咳咳……”我怕邹月娥为了刚刚我亲了大家的事儿生气,只好勉勉强强地让她倒了半杯,硬着头皮喝了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

    不知过了多久,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是朦朦黑了。

    头顶是天花板,左右一看,我身上只剩了一个大裤衩,正跟别墅二楼的卧室里躺着呢,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撩开被窝坐起来,我揉了揉还有些晕乎乎的脑袋,侧头看看表,呃,都晚上八点了。

    “月娥!月娥!”我重新躺进被窝里,扯着嗓子懒洋洋地喊了喊。

    吱呀,门开了,邹月娥笑眯眯地进了屋,“醒了?吃点东西吗?”

    我道:“晏姐袁姐她们都回家了吧?你也是,都说不喝了不喝了,你还非让我喝,哼哼,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的!”

    邹月娥行了一个古代宫廷的礼,“是,老公哥哥,奴婢错了。”

    我翻翻白眼,“这还差不多,那啥,你们晚上吃的什么?我饿了,给我弄点饭行不?”

    邹月娥呵呵一笑,“我们吃的面条儿,等会儿,我给你下一碗长寿面去,要肉窜儿的还是要打卤的?”

    “肉窜儿。”

    不多会儿工夫,邹月娥端着热气腾腾的面碗回来了。

    吃过面条,我打了个饱嗝,满足地往床上一躺,“今儿咱俩早点睡吧,又困了,呼,都是那破酒害的,我告诉你啊,以后你要是再敢灌我,哼,咱们再两说的。”

    “那好,你先睡,我收拾收拾厨房这就上来。”吧嗒,她把灯给我关上了。

    一拉被子,我翻身冲向窗户那边,继续睡觉。

    闭眼迷瞪了片刻,忽然听见卧室门开了,细碎的脚步声过后,吱溜一下,邹月娥钻进了我的被窝,她贴在我手臂和大腿上的肌肤光溜溜的,好像上床前把吊带裙和内衣内裤都给拖了。我心头一热,伸手过去搂住她,可刚要说点什么的当口,耳边突然传出悉悉索索的声响,似乎是拖衣服的动静。

    大黑天的,我什么也看不清,下一刻,只感觉被窝里竟然又钻进来一个人。

    而且还是个没穿衣服的女人!

    我kao!

    我一下就惊了,“谁?”

    “咳咳。”被窝里的另一个女人没言声,只是咳嗽了一下,但很明显是晏婉如的声儿。

    “小靖。”旁边的邹月娥笑着捅捅我,“我觉得,咱们应该横过来睡,来,换个位置,婉如也是,把枕头也拿上。”

    我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就被邹姨扒拉着将枕头掉了个头,横着躺了下。

    我家床买的时候特意选了个最大的,竖着躺的话能容纳下四个人都不算挤,横着躺的话七八个人绝对没问题。

    几秒钟后,床垫子一沉,居然又上来了一个人,从身形上看,九成九是蒋妍。

    再一阵脚步声后,一个身材和席蔓莎很像的女人也怯生生地钻进了我的被窝里。

    然后是袁雅珍,再然后是斐小红……

    “我了个晕!”我惊得一动都不敢动了,“你们这是咋回事儿?”

    黑暗里,只听晏婉如没好气道:“问你自己!小色胚!”

    我全身僵硬地眨巴眨巴眼睛:“我?我咋了?我啥也不知道呀?”见她们没人回答,我满脑子全是小问号,就点名道姓地说:“红姐,你说,你们这是干嘛呢?关我什么事儿了?啊?”

    斐小红哼哼唧唧道:“你过生日之前我们就约在一起见了面,商量着怎么给你过生日啥的,后来大家一琢磨,你对我们都有不小的人情,于是月娥就提议说先看看你生日许了什么愿望,如果大家力所能及,就帮你实现它。”

    晏婉如一哼,“你不是想大被同眠嘛,还想……想七……七……”那个“七飞”是怎么也没说出口,“呸呸,小色鬼,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

    我脸猛地一红,“我kao,你们咋知道的?”

    邹月娥随手把壁灯打开,调到最暗的亮度,眯眼一笑,“你写愿望的那个记事本,后面第三页被我事先加了一张拓蓝纸,所以你的愿望在第三页上清清楚楚地印出来了,这不,几个美丽的女神们给你实现愿望来了。”

    我急急道:“那什么,我瞎写的,真是瞎写的啊。”

    席蔓莎颤颤巍巍道:“那……那……那咱们回家吧。”

    晏婉如道:“是啊,既然小靖都说是瞎写的了,那咱都走吧。”

    我尴尬地摸摸鼻子,看向邹姨道:“月娥,你看我这,我这……那什么……”

    “别假惺惺的了。”邹月娥瞥瞥我:“要来就来,反正也就这么一次机会陪你胡闹胡闹,等过了今天,你该哪儿凉快还哪儿待着去,下次再过生日可也别想我们这么陪你疯了,痛快点,你不是成天惦记七飞七飞的嘛!”

    我咳咳一声:“那我……我可……这可是你几个同意了的啊。”

    邹月娥:“是,你下午睡觉的时候我们商量过了。”

    我很是不放心地眨眨眼:“不许秋后算账啊。”

    邹月娥:“哪儿那么多话,赶紧!”

    看看邹姨,瞧瞧晏姐,旋即,我试探着先摸摸妍妍,又捏捏蔓莎,再亲亲袁姐……

    见大家默许地不说话,一时间,我幸福得要死了。

    上帝,真能七飞啊?

    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等确认了这个事实后,我精神一振,血脉喷张,只感觉无穷无尽的力量从心底蔓延开来,一转身,一把先将邹月娥扑倒,用了两分的力气折腾起她,结束过后,我马不停蹄地转向了蒋妍和席蔓莎,用了四分力气把她俩换着折腾,你一会儿,她一会儿,她一会儿,你一会儿,末了,满头大汗地我又把精力转向了斐小红和晏婉如,扑倒了两人,用最后四分力气祸害起她俩。

    屋内一片狼藉,尽是些放荡的叫声。

    死鬼,小色胚,老公哥哥,臭流氓,小靖哥哥,好外甥,好人儿,乖宝贝儿……之类的称呼一个个砸到我的头上。

    许是人太多了的原因,这次大家都很放得开,尖叫的尖叫,撒泼的撒泼,完全看不出是一堆良家妇女。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死也值了。

    简直太那啥了!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