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正文 249大结局四
    失踪?!

    前一世也是先失踪,再找到……的?

    李悦薇不想再触碰那个回忆,她一直像个间谍似地看着屠勋的行踪,想要避免那一切发生。

    李乐的命运都可以因之改变,屠勋的没理由不可以啊!

    她一直在心里做着这样的心理建设,奈何不过几日没见面,得到的就是这种消息。

    她气得心肺脾肺都疼,哆嗦着声音要求见两人。

    两个爸爸也知道此刻是再也瞒不下去了,只得接李悦薇到了最高办公室。

    办公室里,不只有两位大领导,还有一位穿着军装和黑色制服的长官,他们的胸口都帖着五颜六色的功章。李悦薇认出,那正是军部和警察系统的最高长官。

    然后,几个人轮流给她讲了整个事情目前拥有的各方资料和信息。

    这一次屠勋会亲自去e国黑港,除了他自己,还跟着徐家父子,和两个老专家一起。在签完购买合同,付款成功之后,便要安排好艘只的拖运工作,即刻启程回国。

    因为是半成品船,动力系统属于高级机密级别,先就被卖方拆掉了。只能用拖运的方式拉回国,这其中花费也不少,而且一路上必须经过很多国家,从他们的海域过境都要办理相关的手续等等,十分繁琐。

    故而,在签约之后,周大哥就急着跑去帮忙协商水路运输了。也就是那日,李悦薇碰到周老大神色匆忙,似有要事要办的样子。而这几日,跟她日常互动的果然没有周大哥,只有二哥和三哥了。

    “事实上,据阿望传回来的消息,他们在前往签约地点的路上,就遭遇了不明人士的袭击。好在他们提前做足了准备,兵分了三路。对方还炸掉了一辆无人驾驶的汽车。对方的目标直接就是屠勋为主的买方,故而他是最大的目标……”

    听到这整个过程的凶险,李悦薇才明白为什么他会瞒得那么紧,不愿望让她去。

    之前周大哥跟她普及e国的国情和日常生活情况时,也提过在一些重要的交通要点城市及港口,不乏地下暴力组织,为了钱或某些官方目标,大打出手,武力十分强大。

    穿着军装的大首长说,“屠勋是个非常优秀的军人,以前面对枪林弹雨时,他都能应付自如。对付几个城市游击混混,他应该不成问题。这里最麻烦的是,对方可能知道了屠勋的那个弱点,而专门安排人肉炸弹靠近他……”

    这时候,电脑里打出一张不太清楚的照片。

    那是一个女人的侧影,因为包着头顶,依稀看到有虚发飞出,身形轮廓是位女性,个头显得很娇小,不像是e国本国人。就李悦薇自己的印象里,e国女人都是纯种白人血统偏多,最矮的个头都至少超过一七零,这个女人看起来十分娇小,似乎只有一六零不到的个头。

    李悦薇看着图片,和小视频片断,突然心头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等等,那个画面,再往回倒一下。”

    她突然出声,其他人都愣了一下。

    事实上,他们几个部门领导正在商量营救工作,因为李悦薇身份特殊,又是屠大首长的准儿媳。但都知道李悦薇还是个学生,且学的又是经商方面的事儿,没想过她会对案情有什么帮助。

    这时候她一叫,几人都有些惊讶。而做为警察系统的黑部长也是黑队长的父亲,对李悦悦曾经观察力敏锐,帮助特警大队缉过毒的事儿,也听儿子吹过,倒不是很意外,便问道,“孩子,你认识这个女人?要是能查出她的身份,也许对我们寻找到阿勋,会有突破性的进展。现在,小黑已经去e国那边调查了。”

    李悦薇拧着眉头,看了又看,心里渐渐有了七八分的确定。

    “她可能是我的前继姐,卢雪曼。”

    为什么卢雪曼会出现在e国境内?她去那里干什么?她跟屠勋的失踪有什么关系?

    如果老军长说屠勋不怕那些伏击,那么这突然的失踪,是不是意为着他被“女人”暗算,暴发了过敏病发症,才会“失踪”?!

    应该是这个原因。

    “我要去e国。”

    这话一出,屠首长和周大舅都同时出声阻止。

    “小薇,那里最近很不太平,两个政党竞争元首非常激烈。”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对方才会立即答应了购船合约,拿钱去竞选。而另一方才会被逼雇佣大批杀手和暴力组织,对我们购买方赶尽杀绝。”

    “小薇,阿勋就是怕有这种事情发生,才没有让你去的。你不要辜负了阿勋的苦心,要是万一你出了什么事,那我们可怎么办!”

    李悦薇面对两位长辈的劝说,坚持,“爸,如果我告诉你,我也许是唯一的转机,你相信吗?我当初就预感到他会有生死大劫的,我才会一再赖着跟他去e国。可是没想到,他还是故意敝开我,一人跑去。”

    “大舅,如果那个女人真提卢雪曼,也只有我对她最了解,知道她的行事风格。”

    “不管怎样,我都要去。我……”

    她一咬牙,“我不想我的宝宝没了爸爸!”

    她将一只手放在肚子上,顿时让一屋子长辈都惊得一愣。

    周大舅反应最大,“小薇,你说什么,你跟那臭小子已经……”

    “咳咳咳,”屠首长连连咳嗽,“小薇,你,你什么意思?要是你真有了阿勋的孩子,那就更不能去那种地方涉险。这肯定……”

    李悦薇没想给自己挖了个麻烦的坑,忙道,“我的意思是,我不想还没正式结婚就成了寡妇。我一定要去!”

    恰时,房门外传来激烈的声响,最后门一下被人打开,黑队长被两个保镖给死死扒拉着,看样子是想冲进来,他大叫着,“我去,找人这事儿本来就是我的专长。小薇,我们一起去救阿勋回来。我特么的绝不相信,阿勋那么多次都挺过来了,会挺不过这一次。”

    刹时间,李悦薇看着黑队红着眼睛、愤怒嘶吼的样子,一幕记忆被激活。

    那是她刚刚走到屠宅门口时,有激烈的争执声响起,接着就有人冲了身来,身后还跟着一群人。而冲在最前面的那人,愤怒地咒骂着,说着“不可能”,要去给谁报仇。那人情绪激动,面目黑红,凡是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他的悲伤和愤怒。

    那个人,脸上串着几日不修的胡髯儿,浓眉大眼,若是笑起来会让人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温暖了,若是恼起来就像阎王爷降世,让人不敢造次。

    那个人,正是黑队长。

    屠勋从部队走到商场,依然最铁最知心的好哥们儿。

    “黑哥,我们一起去e国。”

    ……

    话说,三日前。

    在经历一番激烈的街道追杀战之后,阿望成功地将徐工等几名专家送到了签约地点。而屠勋不得不带着袭击者,兜圈子。因为没有了要保护的人,凭他一人的力量,颇废了些功夫,终于将一半追杀者解决掉,甩掉另一半人,赶到了签约地。

    果不出他们所料,签约方一定要见到屠勋这个当事人,才愿意签约。

    而同时,也依然在对他们这只签约团进行考察。

    为此,屠勋几度易妆易容,分饰三个身份,才勉强将对方骗了过去。

    一个身份是他本来的商人身份。

    第二个身份,是为了取信于签约方。

    第三个身份,用来跟签约方的竞争对手的杀手pk。

    他们到e国买船,只能以商人身份。但若是真正的商人,恐怕根本逃不过这重重的杀机。

    之前屠勋带李悦薇来几次,都是很单纯的身份。之后,他私下以第二个身份来过一两次,主要是为了踩点了解环境,以及暗中的敌对势力的情况。

    事实上,这件买船的事在进行的过程中,有很多的见不得光的环节。

    屠勋并不想让李悦薇涉入太深,才会多方隐瞒于她。

    签约过程很顺利,尤其是对方在看到他们带来的实物货币,以及打到帐上的实款之后,大概是钱到手后感觉自己的大选也落了地,就放松了不少。

    他们专家组便立即去港口取船,让早就联系好的货运公司行动。这些安排都是在签约之后,由他们自己预备的通讯系统,直接传出去,立即就开始的。这其中一环扣一环,不浪费丝毫时间,都是他们事先计划安排过很多次的。

    然而,在专家们去取船时,屠勋仍是答应对方要留下来聚聚,以示庆祝。

    外交官夫人米那趁机悄悄告诉了屠勋,说之前承诺过他们的那些相关的造船资料,本来已经是准备运上船,让他们一并带走的,但是中途出了些问题,又被扣下了。

    由于米那这一年多与李悦薇十分交好,说,“那些资料,陈在档案室里,好多都多损毁了,之前你们也谈好了价格。他们突然出尔反尔,我觉得很不地道。我与薇薇安交往这么久,她帮了我们很多,多次免费出资帮我们周围货运事宜,我都没能好好感谢过她。我和大卫都很喜欢你们,有你们这样的国家做朋友,未来共同发展,把人民的生活搞得更好,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所以我并不想让某些龌龊的事情,阻碍了我们的情谊。”

    不管自己的国家有多少问题,总会有很多人依然努力为她贡献自己的力量,想要把她建设得更美好。大卫和米娜就是这样的人,纵使可能会触怒目前他们效力的一方实力,但他们也愿意冒险做一些他们认为对人民更有宜的实事。

    屠勋很感动,便由米娜夫人帮忙,开车前往图书馆方。

    而危机,就是在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儿的,只是为了运送一批资料的过程中发生的。

    阿望听说之后,就表示要独立去完成任务,让屠勋去处理船支拖运的事情。

    当时,众人并没有想到运送一些资料会有那么大危机。

    屠勋拒绝了阿望的提议,“之前我一人对付两组杀人的追击,不也平安回来签约了。那批资料现在还没有被人发现,我一个人去,倒不容易引起注意。”

    屠勋说着,就把自己的第二个身份妆扮做好了。这是敌人双方都不知道的身份模样,并让随团的另一个人,扮成了他的模样,跟随大部队离开。

    阿望很担心,不想离开,“boss,还是让我跟你一起去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之前小薇小姐总是不放心,我怕……”

    “行了,别磨磨叽叽,这是命令!”

    屠勋脸色一沉,下了命令,阿望也不得不从。

    最后,阿望看着屠勋开车离开,之后,送来资料的是一个货车司机,貌似是拿了屠勋给的一大笔e国现金,送到货之后,就离开了,其他什么话都没有带来。

    阿望一遍遍联系,电话一直响,都没有被人揭起。

    一个小时前……

    屠勋跟着米那安排的人,带路去了档案室。

    那里属于黑港口的政府工作中心,自然警备十分严密。

    整个提资料的过程,还相当顺利。资料整整装了一个小面包车那么大一箱子。米那安排得很好,箱子还是防火防油防水的,被装进一个货车里,由屠勋开车前往港口。

    然而,屠勋为了安全起见,也悄悄做了一番偷龙转凤的安排,在驶出工作中心时,安排了三辆货车,在行驶了一段距离时,就开始各自分道。

    而在这一路上,果然看到有汽车跟随而行。

    他自己开的那辆车是直朝着港口而去的,很快在无人的公路上,两辆车就追了上来,一大一小,慢慢地将他夹击在中间。

    砰的一声枪响,静谧的海岸线上,再现一场公路追杀。

    屠勋一路开车,碰,抵,撞,擦,挤,跟着两辆车展开了殊死争夺之战,一路直向港口而去。

    当远远可见着港口的灯光时,终于将其中的一辆小车给撞下了海岸。却让另一辆大车上的人跳上了货车,与驾驶座里的屠勋撕扯扭打起来,使得货车一度撞在护栏上,好几次都差点儿跌下海崖。

    瞅准了前面一条直道时,屠勋将方向盘卡住,跟对方来了个殊死搏斗。

    两人直战到了车顶上,没想到打着打着,屠勋的面具掉了,露出了半边真面目。对方惊讶,而屠勋却一点不惊讶,将之摁倒在地,喝问对方是什么人派来的。

    他搜出了对方的联系工具,在最后撕斗中,他及时跳车,车直直撞上了前面拐弯的护拦,带着上面被他定在车顶的人,一起翻下了高高的悬崖。

    他跳下车时,也浑身是血伤,慢慢走在大道上,想要拦辆车,赶去码头。

    至于车里的资料,其实他是一直把自己当成了饵,真正的资料其实是他们发现跟踪人物出现后,才从工作中心由一位货车司机开出,这货车是中心的一个专门的采购货车,几乎没人能料到,他的耐心如此之好,从而让司机一路无虞,安全开到了港口,将那个密封的箱子,顺利抬上了大船,及时离开。

    事实上,在屠勋终于搭上了顺风车时,离大船离开还有一刻钟,应该能赶上的。

    只是没想到,他去除了面上的伪装,就被一进埋伏在港口的一个人发现了。

    在屠勋刚刚看到大船轮廓时,突然从暗处冲出来,用了全部的力气,一下屠勋撞倒。

    屠勋这一日都奔波在生死线上,受的伤也不少,刚才还经历了一场殊死博斗,因看到成功即在眼前,而一时不察被撞个正着。

    屠勋立即想爬起来,没料撞倒自己的人伸出一只血手抓向他的脸,他一偏头闪开了,那人又死死抓着他,要朝他咬来,他一脚踹出去,正中那人小腹,那人被踹得飞跌出去。

    也就在这时,那人头上包裹着的长头巾散落了开,露出一张纯东方人的娇小面孔。

    在阴影里,屠勋目光一闪,就认出了那人。

    “卢雪曼!”

    “屠大哥,呵呵呵,真是……好巧啊!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看你这么多伤,不如我扶你走吧!”

    卢雪曼的模样看起来很是怪异,笑得给人有种神经质的感觉。

    这时候,气笛声已经响了,屠勋没功夫跟这个女人纠缠,大步朝船的方向奔去。

    谁知卢雪曼竟然掏出了一把枪,对着屠勋就射。

    砰的一声响,响声在长长的气笛声中,也被恙了去。

    屠勋一下倒地,捂住了腹部。

    卢雪曼的枪法并不准,本来她是想打胸口的,可惜屠勋路得太快,天又太黑。

    见人一倒下,卢雪曼又扑了上去,伸手去摸屠勋的伤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送她来的人让她一定要碰到屠勋的肌肤,最好是用带血的伤去摸对方的伤口。她以为自己身上是被对方种了什么病毒,而要是能顺利弄死这个男人,那么就是对李悦薇,乃至整个李家,都是最大的打击。

    哈哈哈,她要是还能活着回国,一定要好好欣赏一下李悦薇的下场。

    那本来应该属于她的幸福,都被这个女人抢占了。

    她不后悔,她就要毁了李悦薇的幸福。

    “去死吧!”

    卢雪曼使力想要将屠勋推进海水里,e国的秋天已如国内的深冬一般冷,水面上时不时都会飘着一块薄兵,受了那么重的枪伤还掉进冰水里的话,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活了。

    噗的一声,屠勋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似乎在流,那种熟悉的过敏反应已经开始,他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正中卢雪曼的脸上。

    他的身体被卢雪曼推到崖边,悬悬欲坠,只要再一脚。

    卢雪曼要拖动一个成年男人也没那么大力气,几乎都是用上全身的车气,当她躬着身要来最后一推时,突然男人伸手攥住了她的手,一把夺过了她手上的枪,枪声应声响起,接着扑咚一声落水声响起。

    卢雪曼中了一枪,自己掉进了水里。

    屠勋大出血加上过敏反应,已经动不了了。他只能看着远远的那艘大船,他们花了近一年的时间谋划,终于将之送回自己的祖国,任务完成,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在他昏迷的一刻,他很清楚地知道,他唯一对不起的只有那个女孩。

    小薇

    ……

    到最后托船已经准备完毕,必须带走能带走的东西都装上了大船时,屠勋仍没有回来。

    那已经是即将零晨了,已经是他们必须离开的最后时间,他们依然不死心地等在港口。

    那时,大卫知道他们还没离港,就急着给他们打电话。

    “要是你们再不走,我怕情况有变。刚才我接到暗报,黑海那边有舰队下水了,我怕是冲着你们来的。现在你们要不是紧快离开我们的水域,进入爱琴海,被追上的话很可能被扣留,结果就是人才两空了。”

    米那隐约料到什么,将自己之前做的事告诉了大卫,大卫闻言吓了一跳,直道妻子这是在帮倒忙,怕这人真是遭遇不测了。

    “你们快走,别让屠先生努力这么久的事,功败垂成。他的行踪,我会派人去寻的。一定给你们一个结果。”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终于,港口气笛长鸣一声,巨大的母舰被两艘拖船拉着,缓缓离开了这个她停泊了近半个世纪的港口,前往东方的世界。

    ……

    李悦薇站在寒风潇潇的码头,看着那个已经被海水冲刷得有些浅的血印子。

    深深吸了口气,吸进的都是满腔的冷风。

    黑队拍拍她的肩头,“别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黑队在北边这一块朋友不少,前拖后请再花钱,雇佣了不少当地人开始四处寻访。

    几天下来,他们碰到的困难不少。

    主要就是来自于大卫夫妇所在阵营的敌对方,虽然大船已经开出e国境内,但是却卡在了海峡。海峡国不给大船开通航运通道,称船体太大,会对他们的船运造成影响。周大哥正在那里交涉,最终只能改道。

    改道之后,原订的回国路程增加了一倍多,将经爱琴,绕过一整个非洲半岛。行程时间,也足足要花去半年多时间。

    敌对方的阵营公开此事之后,大肆宣扬大卫方所在的阵营“卖国”求荣,一时间舆论紧张,大卫也受到了直接罢免。好在米娜家的家底深厚,一时两人安全无虞,却不能再在国内待着,需要出国避难。

    此事也是周老大安排,接受了两人的政治避难。

    但在米娜离开前,听说了李悦薇又至e国寻找屠勋,十分关心,便和丈夫与李悦薇见了一面。

    “薇薇安,真是抱歉,真是非常抱歉。”米娜握着李悦薇的心,泪如雨下。

    李悦薇红着眼圈儿安慰对方,只道,“当初他决定来时,我想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我很感谢你们那样帮助我们,帮助他。我想,他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去找他的。我不会放弃!”

    夫妇两虽离开了,但是米娜让家族里的人帮他们沟通当地的地下组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就到屠勋失去音讯整整一周时间了。

    若是屠勋那时候就已经过敏,无法得到适当治疗的话,顶多就只能撑过这一周时间。可是,如果他还受了别的伤……

    到了第七天时,众人紧绷的弦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着急的阿望在一次线索又断掉时,气得狠狠地将抓到的探子,打了个半死,差点儿出人命。好在及时被黑队阻止了,否则在外国弄出人命,也是很麻烦的事儿。

    况且,他们现在一下来当地这么多异国人,难免引人疑虑。

    李悦薇安抚了阿望几句,揉揉发疼的额头,她自到了e国之后就没有安心睡过一觉,一直都有些失眠,每每睡着,就总会梦到前世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像是她同时过着两世的生活,精神压力越来越大。

    这日,黄昏时,周大哥赶来了。

    看到妹妹发白的脸,消瘦的面颊,是即心疼又无奈,和父亲打过电话之后,他就定了一个目标,当晚兄妹两一起聊事情吃饭时,他悄悄给妹妹下了颗安眠药,让李悦薇在饭后不知不觉说着话儿,就睡了过去。

    然而,对李悦薇来说,这只是暂时脱离了这一世的桎梏,她的精神好像一下又飞回到了前世。

    飞回到了那场追悼会上,一直找不着人,也没有线索,她一直想着是不是在前世会留下什么线索呢?也许听再仔细听听那些宾客的说词,尤其是黑队长的说辞,会不会找到些线索?

    她想呀想,身体好像和灵魂都分离。

    她想要追上跑出房的黑队,听听他和那些警员们都说了些什么。

    他们是在什么地方找到勋哥的?

    当时是什么情形?

    这失踪的时间,他到底藏在哪里?

    发生了什么事?遇到了什么人?

    “该死的,要不是过敏的话,阿勋根本不会出事儿!”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洋婆子。”

    “可是我听说还是洋婆子把阿勋送到当地的小诊所的,要是我们再早点找到他就好了。”

    “整整半个月啊,太晚了。阿勋能撑到见到阿望最后一面,已经不容易了。”

    “该死的,他们明明应该告诉我,让我去找。那里我有可靠的朋友,我可以找到他,早一点找到他——”

    当地的e国女人

    小诊所

    半个月

    !!!

    李悦薇一下惊醒过来,早已经满面泪痕。

    过敏,还是过敏导致伤势加重不治,果然是过敏搞的鬼。

    她醒来时,天色还是暗沉沉的,远远的,似乎能听到岸边船支出海的气笛声。

    她急忙冲出了房间,客厅里只有两个守夜的哥哥,一看她醒过来,想要说什么都被她打断。

    “我哥呢?黑大哥呢?”

    “小薇姑娘,你,你先把衣服穿齐了,现在外面很冷的,他们这里已经开始下雪了。”

    “对啊,小薇姑娘,你可千万别病了。他们这里……”

    李悦薇忙跑回去,穿上厚厚的大衣,就往外冲,刚好周大哥就回来了,神色有些特别。

    “小薇,你怎么……”

    “哥,我有新线索。当地的女人,小诊所,我们还有一周的时间,必须在此内找到他,不然就真的晚了。快,哥,我们去找人。”

    “小薇,你在说什么。哎,今天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捞到了一个本国女子的尸体。貌似是我们认识的,让我们过去瞧瞧。”

    “好。我要见黑哥,黑哥呢?”

    “小薇,你哪来的线索?什么当地女人?小诊所?”

    “这个我解释不清楚,黑哥!”

    之后,他们到达尸体打涝处,看到了那具已经被泡得有些变形的尸体,不少人看了都立即别过了头。

    而从那人身上的证件,已经确定了身份,正是卢雪曼。

    “她身上中了一枪,不过不在致命,就是掉进水里,没有及时救出,被冻得失去意识,就沉了底。”

    李悦薇推开了周大哥的手,毅然上前认尸,一眼就认出了卢雪曼,虽然有些泡得变形,但是五官还算清楚。她上下打量了一下,便要动手,被男人们吓得及时拉住了。

    “我要看看她身上的情况。”

    见小姑娘坚持,大男人们都有些不忍,只得帮忙。

    看了看卢雪曼身上的伤口,李悦薇直觉,屠勋这次会过敏,十有捌玖跟卢雪曼会出现在这里有关系。

    “能查到,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吗?而且还刚好出现在勋哥执行任务的路上?阿望说勋哥易了容,任卢雪曼的水平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把人认出来。一定有人在背后指使她!”

    周老大和黑队长对视一望,心头似乎都有了几分底。

    随即,虽然觉得小姑娘说的那所谓的线索有些神乎,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儿道理。

    于是黑队将任务分了下去,同时,从国内又来了一批人帮忙,据说是当年叱咤欧亚两道的大人物。

    李悦薇听说之后,心头一定,便跟着那大人物见到了当地真正的黑势力,听到他们用e国语说着黑话儿,虽然听得不懂,但是知道事情原委的她还是听明白了一些内容。

    很快,在当天晚上,就得回了消息。

    那个小诊所,可以说其实只是一个有些医术的码头小店,倒买侄卖,根本不敢公开经营的地下铺子,所以他们之前自己寻了半晌都没有寻到。

    而救了人的e国女人是那店主的情妇,两人关系并不怎么牢靠,一开始是想借着救了人弄些钱,但之后就听说道上正乱,正在通缉一个东方男人。他们走的就是歪路子,这时候救了人也不敢将人脱手,就怕被发现,两头都讨不着好,这事儿就胶在那儿了。

    结果不小心就拖了下去,屠勋的伤势也愈发严重,子弹虽然从肚子上取出来了,可是一直止不了血。

    当他们赶到小店时,那就是一排破破烂烂的海边小窝棚搭起的屋子,在风雪中的破搭子发出砰砰的响声,环境别提有多差了。

    而屠勋之所以会流落到此,也是因为在渡过卢雪曼这一劫之后,他昏迷了一阵儿。但即又碰上了追杀他的那伙人,那伙人没有去追船,而是一直打听他的线索。他觉察到,那可能并非就是大卫的敌对阵营派来的人,撑着身子,就跳上了一辆破旧的小车,彻底昏了过去。而那辆车,正好就是店主去码头走私货物时开的车。

    情妇最先发现了车上的屠勋,因瞧着屠勋长得英俊,就起了丝怜悯之心,将人先救下了。

    一行人进入后角的小屋里,感觉里面除了照着一盏发热的白炽灯,有点暖意,整个房子还有些通风,冷得跟冰窖似的。

    屠勋面色灰败至极,几乎就是进气少,出气也快没了的状态,整个身子缩在几床毛皮毡子下。这毛皮毡子其实就是防风的效果更好,说起保暖也了胜于无。

    “勋哥~~~~”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可是她只能轻声唤一句,根本不敢伸手去碰,好怕这一碰就像是梦里一样,只是冷冰冰的……一块照片。

    同行的便是秦老的大徒弟赵医生,立即上前掀开了那毛毯子。

    一股异味儿传出,那是血腥混着人体排泄物的味道。

    周老大立即捂住了妹妹的眼睛,声音沙哑,“小薇,听哥的,就这一次啊就这一次。等他们处理一下,我们再。”

    李悦薇想要扒开哥哥的手,却被周大哥捂得很紧。

    同时,另一只大手也捂了上来,传来了黑队的声音,“小薇,这回你必须听哥哥们的。”

    赵医生道,“必须立即送医院。情况很不乐观!”

    那带着他们来的大佬立即摆了摆手,道,“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上面有齐备的药品。除了医生,只能带一个人。”

    “我去!”

    李悦薇眼睛被捂着,大叫出声,“赵大哥,你知道的,我可以抵制他的过敏症,我可以,让我摸摸他,你们快让开,让我摸摸他!”

    哥哥们都看向赵医生,得到他的肯定之后,两人放开了手。

    虽然之前看过很多次,屠勋没有戴手套,与李悦薇接触却没有任何问题。但此时,几个好哥们儿才知道,原来姑娘还有这等奇特的作用。

    李悦薇还是看到了屠勋身上的伤,枪伤处理得不好,有败血症的危险。过敏反应加剧了伤势,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才一周时间,他整个人瘦得有些脱形了,比起她见的那次icu,情况糟糕到无法言语。

    一握住那只大手时,她的眼泪就停不下。

    “勋哥,我来了,我来救你了。我找到你了,我找到你了,你不会死的,一定不会死的。你会好好的,你会好起来的。勋哥,你听到我声音了吗?勋哥,勋哥,勋哥……”

    屠勋只隐隐听到,周围的声音有些嘈,他直觉地从又是那个e国女人在跟店主吵,到底要不要把他交出去,省得得罪了当地的黑势力。

    他想着,能撑一时撑一时,小薇还等着他回去,他要撑着,不管怎样,都要撑着……

    迷迷糊糊间,他陷入了昏迷的梦境中,似乎一下回到了母亲还在的那一年。

    出事那日,正是他和母亲一起,还有姨妈、姑妈一家,一起去春游。

    他和弟弟、哥哥急着往外跑,就碰到了一个妇人。那妇人抱着个粉嘟嘟的小娃娃,穿着粉红色滚毛小绵衣,被他们闹腾也不哭不怕,还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们。

    随即,母亲和姨妈出来,都朝那个阿姨打招呼,那个阿姨他记得长得也很好看。

    阿姨说,“我家薇薇可爱吗?等她长大了,给小勋做新娘子,好不好?”

    他伸手戳了小娃娃的脸蛋一下,小娃娃立即转头看着他,“啊”地叫了一声,奶奶的声音,萌萌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原来,这就是妹妹呀!

    妹妹竟然不怕他,真可爱。

    大人们说了什么,他都不记得了。

    原来,他们那么那么早就认识了,他碰了她,什么过敏反应都没有。他很想抱抱她,可是没来得及。

    他的薇薇又回到他身边了,他还想再抱抱她,他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

    “勋哥!!!!”

    屠勋一下睁开眼,看到梦里的小娃娃长大了,长成了婷婷玉立的小姑娘。

    来得及,一切都来得及。

    她来了,她找到他了。

    李悦薇对上那双终于睁开的眸子时,一时都不敢相信他真的醒过来了。

    “勋哥,你看着我,我是小薇,我来了,我来救你了。勋哥,你会活的,一定会活的。你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回国了。你安全了!!!”

    “小……薇……”

    她紧紧握着他的手,更恨不能抱着整个的他。她记得秦伯伯说的话,要是牵着一只手能让他那一半身体好转,那么整个她都抱着他,是不是他就会好很多了。

    她含着一口水,喂进他嘴里,她想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传给他,让他渡过这一关,一定要渡过这一关。

    紧扣的十指,从此再没有分开。

    ……

    半年后

    津港码头

    这一日,码头上彩旗飘荡,鼓锣声声震耳。四周挤满了人群,媒体更是早就架好了长枪短炮,蓄势待发。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们历时半年多,行程长万上万海里的黑海舰终于回国了。这次成功的军舰购买活动据说是从两年前就开始筹划,一年前开始交涉谈判,前后经历了非常多的波折,甚至在购得该舰之后,还有很多幕后英雄为此付出了惊人的努力。

    重重波折,这艘空置了半个世纪的航母将在我国的海域里,展露她应有的海上雄姿,为保护我们的祖国和人民,服役在海岸最前线!”

    一片礼炮声响起,天空上飞来数驾战斗机,拉出漂亮的彩带,下方观礼群众响起一片激跃的欢呼声。

    那时候,在专劈的大道上,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跟随着大队伍行驶而来。停当后,车上先跳下一个长发女子,白裙长纱,一双明媚的大眼睛闪闪发亮,只见她迅速跑到另一边,打开了车门,放下一个自动滑道,车上便有一架轮椅慢慢滑了下来。

    坐着轮椅的男人朝女子温柔一笑,两人拉着手,慢慢跟着观礼队伍朝前走去。

    李悦薇很小心地问,“会不会风太大啊?”

    说着就从轮椅后拿出一张毯子来,盖到了男人的双腿上。

    屠勋轻叹,“小薇,我没事。”

    “你还说没事儿呢?前儿逞能,做了那么久复健,结果就感冒了。你知不知道这个天感冒,不容易好的啦!”

    屠勋只得乖乖从了,从他那次逃过鬼门关之后,一直都在休养中。因为那次没能及时治疗,差点引起败血症,身体亏损极大。手术做了三天,icu里待了一个月。那段时间,李悦薇几乎寸步不离,连吃饭都是被人喂着吃的。

    哦,负责喂饭的还是周家三个哥哥。女性被严禁靠近屠勋所在的无菌icu房,这三人为了抢这个喂饭的机会,私底下来打了几次擂台来着。

    好在九死一生,人总算抢回来了。就是身子亏损大了些,恢复时间更长。

    就这样儿,养成了姑娘紧张的性子,稍有风吹草动就紧张得不得了。其实照屠勋的意思,在第四个月,他就可以行走自如了。

    只是某次不小心摔了一下,把李悦薇吓哭了,埋怨了他好一阵儿,他为了哄她,才答应做复健的时候走动一下,其他时候都多多休养,于是这智能轮椅就正式上岗了。

    这都过去半年了,战舰都给运回来了,她还是没松嘴儿。

    私下里,周三哥问李悦薇,“你这不是活生生折腾一大老爷们嘛?”

    李悦薇横了哥哥一眼,“你懂什么?就这坐轮椅难受,那他咋不记得中枪,过敏,流血不止,伤口疼痛,骨头断掉时候的疼啊!我就要让他好好记着,省得又好了伤疤忘了疼,不长记性,给我乱来。还骗我,自己一个个偷溜去。要是我跟着他去,他也不会被女人搞到差点挂掉,每次一想到他是因为女人那样子,我就好气。”

    周三哥吓得闭了嘴儿。

    到现在他才知道,平日在男人面前做乖巧扮柔弱的妹妹,骨子里竟然这么“狠”。看来,女人心啊,真是海底针。

    其实,这也是屠勋的那一台台手术、一次次病危通知书,把李悦薇吓坏了。

    那段时间,她总会梦到屠勋的丧礼,却是谁也不敢说一句。

    后来终于抢救回来后,李悦薇才知道,能让屠勋支撑到等他们寻来的一个原因,就是屠勋离开时,在秦伯伯那里要了一小管李悦薇的血。这血也是之前李悦薇做身体检察时留下的。他被卢雪曼碰到引起过敏反应时,他就喝下了那一小指血,才致命这过敏反应没有迅速爆发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否则三天之内他就得到阎王殿那里报到去。

    在屠勋半清醒状态,还跟众人交待了一次贵,叮嘱将屠家的一半都交给李悦薇。这当然引起了某些人的不高兴,第一个就是屠家姑姑。

    只是这次事件调查报告一出来时,屠家姑妈就没话可说了。

    送卢雪曼到e国破坏屠勋任务的,不是别人,正是拥有内部关系可以打听到屠勋任务内容和行踪的吴世凡,且他还有能力将卢雪曼送到了e国,直接安排其在路上袭击屠勋。

    而那些一直袭击屠勋的人,除了部分是大卫的政敌方,其中不少是混迹其中的雇佣兵,全是吴世凡通过特殊手段,雇佣的e国暴力组织成员,想要将屠勋扼杀在异国他乡,也可以来个死无对证。

    从此,屠家就彻底绝后了,到时候继承屠家这匿大家业的就只有他了。从小到大,吴世凡就爱跟屠勋争长短,再加上其父亲经常在他面前念叨他身上也流有屠家四分之一的血,也有资格继承屠家的一切,这个念想就成了他成年从军之后,最重要的人生目标。

    当年,那个让屠勋在特种兵选拔赛前过敏的女子,也是吴世凡安排的。这一点也是黑队当年是事发时的在场人,突然想起这茬儿,去找到了那名女子,才挖出了这个陈年旧怨。

    此事让屠家二佬十分伤心,因为这可以说就是叛国的大罪,吴世凡父子直接就被拘押了起来。屠家姑姑求父母求不了,最后还跑去找李悦薇要其说情。

    不过屠爸爸早一步通知了周部长,周部长通知了儿子们,于是就有了周家哥哥们每日伺候妹妹吃食,寸步不离守着,彻底隔绝了屠姑姑上门闹事儿的可能。

    最终,吴世凡被判终生监禁,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

    舰长看到屠勋时,立即第一个上前与之握手,所有人都回头看着他们。

    “屠先生,多亏了您舍身取义啊!咱们才能拥有了自己的第一艘航母,你是真正的英雄啊!屠先生!”

    随即,战舰上的一众官兵,全都一一上前与坐在轮椅上的屠勋握手。

    其实,屠勋回来时被国家最大的领导们都握了手,在外人眼里,现在的这些都不算什么。

    可是李悦薇知道,她的孤胆英雄为的不是领导给的荣誉和奖励,而就是眼前人们的欢欣,战士们的肯定。他们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人,从来就是这些老百姓。

    最后,屠勋跟自己的小未婚妻请示了一翻,才终于站了起来。

    得,这一站起来时,众人都有些傻眼儿。

    旁边有官员才特别解释了一下,众人才收回了自己快掉下来的下巴,心中默了一茬儿:原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还真没说错。这位从e国独自杀出一条血路,买回国家第一艘战舰的英雄,也是这么怕老婆的。

    屠勋和两个旗兵一起,在一片孩子的国歌声中,升起了五星红旗。

    李悦薇站在一边,跟着缓缓抬起头,一时觉得鼻头就有些酸。

    她想,她是更明白那个男人的感情。

    对这个美丽强大的国家的爱意,才让他勇于赴险,不惧死亡。

    当国歌声结束后,突然旁边乐队就换了歌儿,两个男女歌手突然出现,熟悉的旋律响起,正是那首很有名的求婚歌。

    男人从国旗下大步走向了人群中,人群立即分散开来,一群身着礼服的男女不知何时出现在后方,分别站在了女子身后。

    李悦薇被乐队的变化惊到,回头竟然看到熟悉的同学们、朋友们,竟然穿着礼服,拿着鲜花跑过来。

    更让她惊奇的是,男人大步走来时,从兜里拿出了一个黑格子,到她面前,一下子单膝落地,托起她的手,道,“薇宝,今天在所有人的见证下,我想娶你做我的妻子,不管危险还是安乐,不论贫穷还是富贵,不论健康还是疾病,我都将陪伴在你身边,握着你的手,一起走,走一辈子,你愿意吗?”

    李悦薇还有些疑惑,“你确定?你违背誓言一次了,我觉得,我很难相信你唉。”

    这话一落,周围响起一片尴尬的笑声。

    还好伴郎们一个争一个儿地替屠勋说好话,当然立马就跟伴娘们吵了起来。

    这场面出乎人意料不少,众人都笑开了。

    屠勋道,“正所谓事不过三,过三就散!我发誓,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请你答应,好吗?”

    李悦薇瘪着嘴儿,“你这就趁着大家人,逼宫似的,人家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屠勋苦笑,“之前在e国,你说想要在这艘战舰上举行婚礼,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并不想逼你。”

    不远处,长辈群里,e国的大卫和米娜夫妇也到场了。

    “可是,我还是想,想一下……”

    嗯,这种时候不娇情,未来就没多少机会了。

    姑娘这样想着,继续拖延。

    恰时,天上飞过的战斗机,竟然画下了三个粉红色的大星星,像云朵一样,飘浮在众人头顶,周围响起一片祝贺声。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嫁给他!”

    不知道是谁开始拍这种巴掌,立马不可收拾。

    李悦薇还在犹豫时,屠勋突然道,“小薇,我腰疼有点儿凉。”

    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她一听这话,就端不住了,“哎,那个,那你就先起来。”

    “不行,你要是不答应我,今天我就在全国人民面前丢脸。哎……突然又觉得有点儿胸闷。”

    他又抚住了胸口,轻咳两声儿。

    李悦薇瞬间被攻破了两道防线,立马这就溃不成军了。

    “那,那好吧,我答应你。”

    戒指终于顺利地套进了姑娘的手指里,屠勋才站起了身,高兴地吻了一下那小手,接着一俯身,将人儿抱了起来。

    欢呼声四起,甲板上烟花四起,还有白鸽飞上天。

    李悦薇突然想起什么,“呀,我说今早小乐怎么突然让我穿这条裙子,这……你早就安排好了?”

    屠勋笑着,用力地交了一口小妻子的脸颊,“半年前我们就该大婚了,一切都准备好了,今日让大家见证我们的誓言,我不会再让你那么担心害怕流眼泪。小薇,对不起,谢谢你,我爱你。”

    对不起,前世错过了你。

    谢谢你,今生你愿意选择我。

    我爱你,我将用这一生余下的时间,让所有的幸福都重生,不再留有任何遗憾。

    《全文完》

    ------题外话------

    撒花,感谢大家陪秋秋半年,这个故事终于结束了,但是我觉得故事里的人物依然有着他们自己的生活,他们自己的故事仍在继续。其实故事写到后期的时候,人物已经有了自己丰满具体的形象,这时候我就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们自己在演绎自己的故事了,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散了这一席又有下一席。

    喜欢秋秋的小伙伴小公举们,如果有兴趣陪秋秋走最后这一段的话,可以移步《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这本文哟,目前已经十万加,很肥啦,即将上架。这是秋最切身所感之作,也许只有这一本,蕴积了秋十年来最深刻的情感和生活感触。有笑,有泪,有欢脱,有感动。欢迎大家加入这最后一次冒险之旅!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