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47大结局二
    李悦薇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踏上特工之路,而且在上路时还要遭这种罪。

    她浑身无力,迷迷糊糊,还是努力强打精神,向周围来来去去的人宣布自己“撑得住”。

    虽然一直有人安慰她,她这个反应算是正常状态,只要休息几个小时就好了。她还是不甘心地撑着眼儿,瞪着屠勋的身影。

    与屠勋同行的那位船坞厂老板,有些担心,“小勋,这丫头看起来那么小,会不会有事儿?”

    屠勋在面对外人时,神色淡定如常,“陈徐叔你不用担心,等她恢复正常,您也不定打得过她。”

    被叫徐叔的徐海平一听,愣了一下。事实上,徐海平有一段军人覆历,他前有十几年都在南海军区附属的船坞厂工作,是拥有军衔的高级战舰工程师,当然,这都是保密的覆历。对外,他就是一个老国营船运厂的厂长。

    但是对徐海平来说,这一辈子都有一个梦想,就是为自己的祖国建造一艘真正意义上的航母。不仅是他,这更是一代造船人的梦想,他们想了一辈子,现在终于有机会实现,自然是拼了命的也要去努力一把的。

    所以,有个小姑娘突然跟着他们一起行动,这让徐海平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

    与徐海平同行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儿,徐涛,正是徐海平的儿子。也是学的船坞设计专业,硕士生,虽然还没过三十,但工作经验已经非常丰富,目前也是行业里新起的极有天赋的年轻专家,自然就有些傲气。

    看到突然来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就有些不乐意,私下里道,“爸,我们好好的一行考察团,突然来个女的,万一要出了什么纰漏,谁负责啊?”

    “屠勋是个稳当的人,他即信任带上那姑娘,我们就当多一个同伴。别担心!”

    “e国那边和它头上的死对头,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儿,万一被她泄露了什么消息出去,不是害咱们完不成国家交给的重要任务吗?”

    “不会,那姑娘听说还是帝京大学的高材生,应该懂分寸的。”

    “什么懂分寸,我刚才还听说,要不是因为她突然闹腾,我们也不会改行程,推后出行,这会儿早就该到e国了。还让那边的人等我们,这就是失信。”

    “小涛,事情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你别胡乱臆测,小心给人听到,影响团队士气。”

    “依我说,按咱们海行老祖宗的规矩,就不能有女人随行,这就是不吉利。”

    “啧,小涛~~~~”

    “还有啊,我们都多少懂一些e国语,那丫头冒冒然跑来,什么都不会,万一说错什么话,不是更给咱们添乱嘛?”

    “啧,帝大的学生都懂英文,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可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小涛,我让你小声点儿。”

    徐海平低声劝说着儿子,便将儿子扯远了。

    ……

    李悦薇恢复正常时,已经是在到e国黑港的第二天了。

    头天她是被屠勋迷迷糊糊抱进酒店的,睡了一晚上,整个儿都清爽了起来。

    她立即爬起床,拉开窗帘朝外看去,就远远地看似缓缓移动的船支,隐约传来低低的船上汽笛声。

    因为酒店并不高,视线也有限,远处海岸线的景致也只能看个大概,但已经能感觉到那里的规模不小。结合她之前跟着屠勋去港城、泸城旅游的经验,那里也有不少的集装箱,在e国的地位也是很重要的港口。

    这时,电话响了。

    正是屠勋打来的,“醒了?赶紧洗漱,到餐厅来吃点东西,一会儿我们访问团就要去参观几个厂。”

    “好好,我马上来。”

    “小薇。”

    “嗯?”

    “你可以找到餐厅吗?”

    “可以啊!”

    “可以带上枪,但是一定要藏好,目前应该用不上。”

    “是。”

    李悦薇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紧张气息,乖乖应下,迅速做好了准备,出了门。

    餐厅其实并不难找,因为她还会认一些e国文字,很像古梵文,很多小点点,像胸蝌蚪。当时学这文字时,她觉得有点儿吃力,不过还是咬牙学下来了。也特别崇拜周家大哥,觉得当外交官的人的确很man,了不起,懂的东西很多。

    下电梯后,有几个门儿。

    周围进出的都是个子极高的老外,有的穿着很随意,不时投向她的目光,都带着一分好奇和几分审视。

    虽然是酒店,但空气里清冷的气息,仍然体现了这个生在北回归线上的国家,有多么冷。这才夏末的时节,已经有帝京初冬的感觉了。但是,这里的女性都还穿着裙子,露出雪白的腿。

    李悦薇把自己包得很严实,且,做了一个中性感强的打扮。一眼看来,就像个才刚刚变声期的小伙子。

    这老外的酒店也没有餐厅指示牌,她只有开口问了。连着用英文问了三四个人,才搞清楚位置,找到了屠勋他们。

    屠勋看到李悦薇顺利出现时,看了下表。

    “怎么?”李悦薇一看他动作就知道有猫腻。

    “用了十五分钟,太慢了。”

    “这是我第一次,下次只需要一半时间。”

    “最好是五分钟。”

    “你几分钟啊?”

    “不超过五分钟。”

    “哦,时间那么短,真爷们儿。”

    他两这对话,有些不明不白的,旁人开始听得古怪,听到最后都笑了起来,笑得挺暧昧的。

    李悦薇也不说了,微红着脸,开始速度解决早餐。

    “慢点。吃饭不着急。”

    “我不急,我每口都咀嚼了三十二下。”

    “……”

    显然,姑娘这会儿还在对之前的事生气中。

    屠勋放下手中的资料,拿起玻璃盅,给她又倒了一些羊奶。

    e国这边喜喝羊奶,羊奶的膻味儿有点重,李悦薇刚喝时还不太习惯,这会儿喝了一杯了,就觉出那种浓浓的奶香了。

    她自己拿奶酪果酱抹了面包,夹了一片火腿,再垫上两片红蕃茄,吃出了别样的滋味儿。

    有人也学着她配方,自拼了一个汉堡出来,直赞好吃。

    她高兴地朝男人扬了扬下巴,帮一个老专家做了个大汗堡,老专家吃后大赞,还开玩笑地向屠勋也要了一杯羊奶。

    “这个嘛,也不能让咱们光吃狗粮,不吃饭啊!”

    顿时,众人都笑了起来,倒把李悦薇初到时的那种尴尬给冲淡了。

    徐涛一直在看资料,并不吭声。但对于李悦薇的一应表现,不以为然,只觉得小姑娘过于幼稚天真,就是来给人添麻烦的。为了等她一起吃饭,一团十来人,又多浪费了十来分钟。

    真是让人不喜!仗着可爱点,漂亮点,是大老板的未婚妻就这么嚣张。

    回头要碰到什么事儿了,他可不会像其他人,那么照应她。

    ……

    饭后,一行人就上了三辆商务车。

    李悦薇上车后,就发现了汽车不一样的地方。车窗玻璃更厚,因为厚度问题,所以光线择射就与寻常汽车不一样。再来就是在车门下有暗隔,她悄咪咪地在一边摸索,临到下车时,她故意待其他人都下了,才将那暗格打开,发现里面霍然放着枪,枪杆子她只在网上看过,口径非常大,打一弹就会爆掉的那种。

    下车后,她才悄声问,“我们车上的那个枪,是不是只有用那种大口径的子弹,才能轰开我们车窗的那种防弹玻璃呀?”

    屠勋闻言,眼底略有些惊讶,这丫头居然连这种细节都发现了。

    便道,“是。不过,希望不要出现这种情况。”

    李悦薇心想,e国这个地方果然很危险。这要在国内,信动不动做个商务访问还要配这种少见的重杀伤力武器呀!

    之前,跟着周大哥恶补一些国际常识时,也知道e国的这一片儿,问题多。去年最有名的就是两个国家“斗气”的那个新闻了。

    想到此,她又缩了缩脖子,将毛巾扎紧了些,一只大手伸过来帮忙,她抬头又瞪他一眼,道,“勋哥,我还没有原谅你。”

    “嗯。”

    “你什么意思?”

    “我正在努力争取原谅。”

    说着,他倾下身来,轻轻碰了碰她的脸蛋。

    她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忙朝四下里看,就见前行的人纷纷收回眼,那副欲盖弥章的样子,更是让人家臊。之后参观的路上,他都是紧紧牵着她的手不放,那种呵护就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她还有些紧张,暗地里提醒他,“你这个样子,会被人发现弱点的。我能照顾好自己啦!”

    “有弱点,才正常。”

    “咦?”

    之后,李悦薇就明白了屠勋的意思。

    头两天,他们参观的都是普通的民用工厂,举凡日用品类都有,从衣帽鞋袜,到食品加工。这些内容,都让李悦薇非常感兴趣。

    不过她能听懂的专业术语并不多,所以便紧紧跟着随行的翻译边走边听,一边做自己的笔记,那认真的样子让考察团的老专家们都暗暗称赞。一日结束后,李悦薇还跟老专家们交流自己的观察心得,可以说是把这次考察活动给充分利用起来,真正做起了商业考察和学习。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考察团的团长就联系上了一个据说挺有身份的人物,邀请考察团共进晚餐,为他们开一个特别的欢迎会。

    想想他们都来三天了,这会儿突然开欢迎会,倒是有些奇怪。

    准备的时候,李悦薇问屠勋,“我需要换正式的礼服吗?可是我没带耶。”

    屠勋道,“礼服我已经让阿望去准备,不用紧张。”

    李悦薇抿抿嘴,“我不紧张啊!我很放松。”

    她一边说着,还在看自己做的笔记,查自己手机里的信息资料,跟远在国内的周家大哥套消息。

    彼时,周家大哥知道小妹竟然跑去了e国,参加什么考察团,就惊了。

    “我去,这个可恶的屠神,居然带我们薇宝去那种危险的地方,简直太过份了。”

    周老三一听,“e国。那不是去年斗气,今年就斗上武的国家吗?!”

    周老二已经拿着手机,打电话给助理了,“立即把最近的通告都取消,给我订去e国的机票。”

    得,这厮看着一副高冷岸然样儿,整个儿理智都已经没有了。助理一听这话,顿时觉得自家小主子又到了一月一疯的大姨父时期了,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

    周部长听说之后,“这次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下一次就不能让她再跟去了。”

    这话里似乎有话,周老大是听出来了,另两个弟弟还在那儿瞎忙活。

    ……

    晚上七点

    李悦薇和观察团一起到了一座宛如童话宫殿般的宅砥,邀请他们的说是黑港当地的一位大商人。真正见到主人家身边的人时,李悦薇心头一亮,看向了屠勋和徐海平父子。

    果然见到三个团队核心人员的目光和表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原来,这不打招呼出现在此的那对商务外交官夫妇,才是他们此行的真正目标。

    屠勋带着李悦薇,同那对夫妇问了好。

    李悦薇与那位看起来很丰满、五官却生得极漂亮立体的夫人握了手,不过一个意外的小饰品,让这次握手很快变成了一个更加深入的交流。

    原来,李悦薇手上戴上了之前参观时,她在路边买的一个很可爱的羊毛毡式小戒指,红红的像个小番茄,上面点着一片绿叶子,十分惹眼。

    夫人忍不住问了一问,李悦薇用英文回答,旁边还有翻译帮忙解释。

    因为中间多了一层翻译,让李悦薇有了更多思考问题,想答案的时间。

    “我看到有好多水果造型的,都太可爱了,买了一套,今天就戴了这一个。本来我还想带上香蕉和苹果的,勋哥说那太俗气了。”

    夫人很快就被李悦薇单纯可爱的气质逗笑了。

    李悦薇趁问了几个问题,就很顺畅地跟夫人坐在了一起。

    “原来,你们这里很缺水果啊!可是我们那里有很多水果商,特别有名的就是这个橙子,您看皮薄汁多,好好吃。我就在网上批发了三箱,在我们寝室马上就被抢光了。”

    夫人立即对李悦薇展示的商务平台非常好奇,两人就这一块开又深入交流了起来,不时传出笑声。

    男士这一边,外交官看到夫人高兴的样子,也对李悦薇的身份有了些好奇。听说是观察团里年轻的投资商的未婚妻,也表示了赞美和祝福。

    此时,众人的话题还完全没扯上与船有关的半个字儿,男人们还在秩序渐进中地往大海资源上拉近。

    徐家父子都有些着急,尤其是徐涛,已经连着喝了好几杯水,很快就产生了民生问题,不得不离场去洗手间。

    不过,他也不太懂e国语,也只会英文,问了几个服务生,才找着一个方向。

    终于看到一人貌似从一间门里出来时,他就想进去。

    “哎,等等,徐涛,你干什么去?”

    恰时,徐涛被李悦薇从身后叫住了。

    李悦薇急着跑了上来。

    徐涛经历刚才的事情,是有一点点羡慕李悦薇能跟外交官夫人聊上天的,但是还是习惯性地做一脸不待见,道,“关你什么事儿?”

    李悦薇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你要是上洗手间的话,位置还在前面。那边是人家的客人房,你要是过去,被人发现乱进房间,会被怎么怀疑就麻烦了。”

    “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刚好从洗手间那边过来啊!不信,你跟我来。”

    到了洗手间门前,但看着也跟寻常房间没两样儿,就是门上多了一个圆牌子,上面写的什么字,也都是蝌蚪文,有看也不懂。

    “诺,这是男女共用的卫生间,你最好敲一下门确认没人,再进去。”

    “你确定?”

    “当然,我刚从里面出来。”

    看女孩不像说慌的样子,李涛敲了敲门,确定没人了才进去。他解决完生理问题,对着洗手台前镜子里的自己,直皱眉头。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出国也不只一次了,居然还要个小姑娘指路找厕所,真是有点儿没脸。

    事实上,李悦薇是能听懂e国语的,所以她刚才听服务生说英文太困难,只得用e国语问了一下,才顺利找到厕所的。只不过,她并不想在这种小事儿上显摆什么,也没特意告之徐涛。

    徐涛出来时,见李悦薇还站在原地,低头摆弄着手机,像是故意等着他的样子,他心里又别扭了一下。

    “走吧!”

    “哦!”

    下楼后,外交官夫人给李悦薇准备了一个当地特色小点心,两人又聊在了一起。

    聊天的内容从最开始的大片撒网,开始聚集到了夫人更感兴趣的项目。

    李悦薇暗自总结了一下,一是女性创业,二是水果进口,三是移动商品交易。

    对这些内容,李悦薇前世今生积累的经验,都够说上三天三夜了,而且随身携带的设备,也让夫人大开眼界,到男人们才刚提到要去考察海产相关项目,得到了外交官的推荐和安排,勉强进了一步时,李悦薇和夫人的话题,已经涉入了私人领域。

    “你们这里的海鱼好好吃呀!尤其是那个鲱鱼。”

    “呀,你也喜欢吃那个。”

    夫人一下捂起脸,笑得有些特别,“那味道可不一般,我吃一次,大卫他三天都不愿意亲我。”

    李悦薇偷笑,“虽然有些困难,不过他今早好像只吻了我的脸。”

    顿时,两个女人笑开了。

    李悦薇开始热情地交流自己的恋爱过程,并且很快就从脖子上掏出了一个小海豚铂金项链,“我们一起去海边旅游了好几次了呢!这个项莲是我生日时,他送我的。那天,在大炮台上,他第一次跟我求婚。大炮台后,是整个北海,我就说啊,如果我们结婚的时候能在那种战舰上举行婚礼,我就嫁给他。”

    夫人道,“呀,太浪漫了。不过,为什么要在战舰上,如果你喜欢船,包一艘游轮不是更好。”

    李悦薇道,“那不一样。我爸爸是军人,我可是军人的女儿。我以前本来的志愿是当空军,或者是海军的,让我们李家海陆空齐备了。”

    夫人目光一亮,看着女孩子的目光又不一样了。

    “夫人,你不觉得,在战舰上举行婚礼,更帅,更酷嘛?!”

    夫人捂嘴直笑,也抑不住点头,觉得自己的少女时光都回来了。因为以前他们夫妻举行婚礼时,丈夫是空军,当时一排白衣骑士举着银色的长刀,为他们筑起婚礼花道,至今令她印象深刻难忘。

    “可惜我亲爱他是个商人,有钱没权。所以,我那次没答应他的求婚。我想,我这个结婚的梦想场景,也不可能实现了。”

    李悦薇撑着脑袋,戳着甜点,做出一副遗憾的小姑娘表情。

    让夫人也感同身受一边,觉得好笑,又有些可怜小姑娘。

    话题很快转了,但是这个引子已经被悄悄埋下了。

    回酒店的路上。

    男人们还在商量,隔日要怎么接近他们的此行目标。

    李悦薇倚在屠勋怀里,打着哈欠,道,“勋哥,我们来对一下口供吧!”

    “什么口供?”

    “你还没跟我求婚呢!所以,我只有跟外交官夫人编了一个你跟我求婚的场景,说我的梦想是在战舰上举行我们的婚礼,最好海陆空三军都来参加。身傍巡扬舰、迫击舰,头顶歼击机、无人机,地上全是颜值男神极军官,蓝白绿三列。那个气派啊!”

    待她一说完时,车上人都息了声儿。

    三辆车里,还有徐家父子和老专家与他们同行,全表情有些顺地看着李悦薇。

    李悦薇小手在空中挥呀挥,并又掏出脖子上的小海豚,道,“这东西是大姨妈送我的施牌新品。诺,现在帖上你的名儿,你得记得,别到时候跟外交官先生交流时,说穿了梆。”

    徐海平有些不敢置信,“你,跟外交官夫人提了战舰?”

    李悦薇点头,“对啊,李叔,我们此行的目标不就是这个嘛?不过,在此之前,我估计她还想跟我谈商务平台的事儿。哦,等等,我得跟国内打几个电话,这个,应该没问题吧?内容都很商务化的。”

    “你们今天聊了什么?”屠勋这会儿才问,因为他发现,好像他们男人的进度远远赶不上女孩的速度。他们还在畴谋,姑娘已经上路了。

    而且以他们那个终极目标来说,先与对方建立起朋友关系,其实更妥当。

    李悦薇一边拔电话,一边总结性地提了一下,就没再理男人们,开始做起了自己新发现的大生意,和国内的朋友聊得不亦乐乎。

    男人们面面相窥,半晌才开打破了静寂。

    徐海平特别感慨,“没想到,这工作还真得男女搭配,分工不累啊!哈哈哈,好好,小薇这个意外之举,倒真是帮了咱们的忙了。明天要是参观时能看到那艘战舰,到时候,再要求上去瞧瞧,也不是那么唐突了。”

    徐涛抿着唇,心里嘀着,哼,小女生的把戏而矣,有什么好得意的。

    屠勋道,“这个问题应该不大。”

    他看着自家姑娘的目光,那是又顺利地让一车的人吃了回狗粮。

    ……

    这晚,睡觉时。

    李悦薇还在查资料学习,同时又在跟家里的兄长们通话。

    那头不时钻出三颗脑袋来,打断她的交流,还要讨哄,整个过程很是逗乐。

    屠勋洗完澡出来,看到姑娘从刚才爬的地方,又换到了一边的小桌子上。还插着腰跟三个男人说话,不清楚他们兄妹关系的还以为是在吵架。

    他摇摇头,走到一边去喝水。

    于是,这个**男人身影就从镜头里一晃而过,瞬间让争吵的一边完全失声,一个个全把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去,小妹,你们怎么会在一个房间。”

    “薇宝,快把那畜生赶出去。”

    “屠勋,你这个禽兽!”

    李悦薇一个头两个大,立即将镜头转了方向,暗自郁闷刚才争论得太激烈,一时忘了遮掩,这下真是三张嘴都斗不赢三个妹控哥哥。

    她又问了几个问题,才借口手机要热爆了,在三双火眼金晶中迅速关掉了通讯。

    回头时,她愤愤一哼,“勋哥,你是故意的。”

    屠勋则朝她点头,“过来喝杯牛奶,该睡觉了。”

    她一边喝着年奶,继续指控,“你怎么不穿衣服就出现在我三个哥面前,你不是存心让他们对你竖标靶吗?”

    他看她一眼,“没错。”

    “你故意的?为啥啊?”

    之前,他都没怎么跟那三只计较的说,难道……

    她端着牛奶杯,一边偷瞄他的表情。

    他正在吹头发,点点的水珠不时会溅在她手臂上,凉凉的。

    “该睡觉了。”

    他突然伸手一把将她圈进了怀里,抱起身,走向了身后的大床。

    “哎,等等,你不是想那个……”

    “有些事,他们迟早要知道。”

    “所以……”

    “今天正是时机。”

    这个时候,看得到,碰不到,阻止不了,这不是隔着屏幕心如刀绞,身如蚁噬,虐心虐肺,也毫无办法嘛!

    要的就是这个爽!

    要知道,从认回妹妹之后,三个大灯泡可没少让屠boss吃鳖。鳖了太久,总是需要宣泄的,不然憋坏了,谁负责。还是他的小媳妇儿受罪,不如趁着机会反击一下,回国的事情,回国再说。

    ……

    隔日

    观察团沿着海岸线,参观了很多的海产加工工厂。

    这海产美是很美味儿,但要到了现场的话,众人还是有些受不了的。尤其是那个熏天的鱼腥味儿,海鱼腥重,有气味过敏症的人都不适合到访。

    一路上,介绍人讲得滔滔不绝。团里的人,多数都紧捂着鼻子,表情各异。

    倒是李悦薇似乎丝毫不在意,相较于前几日的拘谨,她倒是更活泼了。一旦发现有趣的,就会拉着翻译和导游询问个不停,那股子劲儿让其他团员都有点羡慕了。

    终于到达他们的目的地时,远远地,就可以看到那座似小山般的母舰,静静地屹立在港口,就像一个已经铸化在原地的建筑物,满身斑驳,静谧得仿佛身处在另一个世界。光是那个巨大的栓头,看起来都非常核人,都有李悦薇好几个高,一个栓铁她试了试,都抱不完。

    她太惊奇了,而且一点儿不掩饰,忙不迭地询问导游。

    “哇哇塞,这个东西太神奇了。怎么会在这里呀?我都抱不动,这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呀?”

    导游也很兴奋地介绍起来,“这个是曾经的冷战时期,他们国家还没有分列成很多小国家的时候,修造的。可惜,还没修好,国家就分裂了,接着就没钱了,技术员也跑光了,就此搁置,多年政府都没法接盘,且战般本身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他们现在的国家,经济都搞不起了,哪还有时间力气去打仗。”

    “那,那就是说,从那时候搁到现在,这不都过了半个世纪了。没用的话,没想过卖掉吗?这么大块铁,当废品卖,估计也要卖不少钱了。”

    导游是本地人,听了李悦薇的话,一时都呆住了。好像是半晌反应这说的什么意思,就笑了起来。

    李悦薇一本正经地道,“你笑什么,我说的是实在话。这个资源不用,放着就是垃圾,就会占用成本。不管是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不合乎我们做产品的人的价值观。

    我说,你们这放着不管它,但是我看着好像还有人打扫卫生,挺干净的感觉。这不是还需要人力物力去维护吗?维护一个没有即时价值的东西,这不是浪费是什么?”

    “卖个百来十万的,还能多买点儿水果,和孩子们需要的书籍,比起搁在这里一直贬值得好。啧啧,你看这锈,难怪我一点都动它不了,这都便宜给空气了。”

    李悦薇就站在栓头前,一直念念不舍的。

    她是真的惊奇,没想到一艘母舰的铨头能大成这个样儿。目前能生产这种重工业制品的国家,整个亚洲都找不出来三家儿。虽说未来中国是高铁技术的全球第一输出国,可是这个时候,的确还没法生产这样的庞然大物。就算有,也只明理论基础和一般的工具,但是具体的一些细节,则还需要虚心向人请教。

    然而,掌握着与武器相关技术的国家,是不可能传授这种技艺的。更多,还需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去偷师。

    听到她念叨的人,都忍俊不禁。

    为此,她还专门让人拍了照,以示留念。

    可惜,他们只能在码头上缓缓走过,看一看庞大的战舰。

    她听着导游介绍,又奇怪,“啊,只完成了六成,那不就只是一个空壳子?六成就这么费钱,难怪一直搁这儿了。啧啧,几十亿就这么锈成了铁渣渣,真是太可惜了。”

    “啧啧,我说这空壳子要是开发成一个旅游项目,也可以赚点基本的维护费呀?”

    导游一听这个,愣了一下,“哎,其实这个也有人提过。不过,这到底是个军舰,怕有些敏感的技术泄露出去。”

    李悦薇失笑,“这要敏感的话,那就卸掉那些东西呗!而且这都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有多少敏感设计大概也都落时了。时代发展多快呀,你看我们国家一天的商品销售额都可以赶上你们这个地方三年的消费水平了。”

    “三,三年?什么商品销售?”

    “咦,你看,你这就落后了吧!”

    于是,李悦薇又拿出自己最拿手的商业知识,开始给导游先生洗脑。

    这导游先生是头天的外交官夫妇安排的人员,这接待时的情况,全都会传到外交官那边的耳朵里。

    众人也没特别在此停留多久,一边聊着,便也往下一处去了。

    至于其他人员,都在默默地做自己的工作,偷偷记录战舰的一些相关数据。对于老专家们来说,他们研究了一辈子的船坞,亲眼一看,就能评估出这艘战舰的价值,以及内部大致的构造设计,以及涉及的相关军事机密技术。

    这只是他们第一次踩点。

    对行动的整体计划来说,到他们真正提出要购买这艘船,至少还有半年左右的时光消磨,建立信任。此时,众人也并不着急。

    很快,考察团的考察活动,就彻底结束了。

    而结束前,李悦薇由屠勋陪伴着,去逛了黑港城里的超市,据说是最大的超市,看到里面的新鲜蔬菜水果的价格,把她雷得不要不要的。

    拍着小心肝儿,颤声道,“妈呀,一个苹果能在咱们家买一斤肉了,是咱们地儿的10倍价格。太可怕了!他们这里的商品好少啊,连儿童玩具都没几个。那个小球球,我记得中国就十块钱一个,这里居然要这么贵。他们这里果然是重工业发达,轻工业吃土的水平。

    勋哥,你说把咱们的生产力发达的轻工业产品引入过来,那咱们不是赚翻了?就赚个五倍,不用十倍那么黑,也值啊!”

    屠勋说一句话,让姑娘一下就打击到了。

    “中国商品便宜,东西好,你让他们本地人怎么活?到时候,没有枪没有防弹玻璃的商人,怎么对付他们这里好勇斗狠的当地地头蛇?”

    “呃……这个……”

    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问题。

    这地方经济发展不起来,不一定就是商路不会走,有时候往往还有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而社会问题更多时候涉及到了整个国家的政治问题。

    e国不比自己的祖国,就是一个贫困乡镇的制富建设,也就是五年十年的问题,他们这个国家能把一艘大船放着贬值50年,要改变人民的经济现状,那也不是一朝半夕的日子。

    “哎,有点沮丧呢,勋哥!你以前出国,常碰到这种情况吗?”

    “嗯?”

    “明明知道他们的问题出在哪里,想要帮忙解决,却突然发现力不从心?”

    “小薇,”他抚抚她的头,“我们是人,人力有限。”

    “人定胜天呢?”

    “那是他们的国家,他们的人民的事情。”

    “可是……”

    “该回家了。奶奶和姨妈都在家里等着你去试手饰。”

    距离她毕业的时间,也就只剩下半年了。

    而临到他们要上飞机时,竟然有人来送他们,正是众人都没想到的外交官夫人。

    夫人有些激动地拉着李悦薇的手,说她这些日子以来了解了不少网购的事,很希望能与试一试。

    李悦薇眼前一亮,道,“那行呀,你把你们可以提供的商品资料,都做一套出来。具体的模板,我回头依妹儿给你。我们可以在电话里,网上交流。”

    于是,两人交流了自己的网络联系工具,虽然有些出入,但这段国际友谊就此建立起来。

    上飞机之后,其他人都惊奇地看着李悦薇。

    不过由于还在他国境内,众人忍到终于国上了自己国家的飞机,并包下了整个头等舱位,才问出了口。

    李悦薇说,“咱们老祖宗不都说了,世界上可以走得最远的路,就是商路。”

    于是把自己的行动思想说了出来,一时间,听得男人们都啧啧暗赞。

    “哎,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些前浪该退休咯!”

    李悦薇立即道,“专家爷爷,那可不成,我看了半天那东西,就觉得是坨废铁,要不是看过你们设计的成品图纸,让我编出那么浪漫宏伟的什么结婚典礼的蓝图,也是有点儿困难的。”

    她红着脸,又把专家们夸了一圈儿。尤其是此时已经把船的内部结构大致摸清楚了的徐家父子。

    和观察团的专家们分开时,徐海平与屠勋握手,道,“这次能有如此惊喜的收获,还得多亏了你的小未婚妻。呵呵呵,这算是上天英祖们保佑咱们,咱们这一代人一定有望恢复咱们当年横扫四海的威风!从陆地到海空,咱们的国威竖起来,咱们的国民走到外面去,不管是做什么,旅游也好,经商也罢,那也会更安全,更有尊严。”

    “是,徐工,之后的行动还要继续麻烦大家了。”

    “小勋,赶紧地把你这小媳妇儿娶回家。”

    屠勋拉着李悦薇,一齐朝众人挥手再见,上了自家的车。

    那时候,站在徐海平身后的徐涛,看着女孩与男人有说有笑的侧脸,心下只得微微一叹。

    在他的手机里,留下了一张这辈子只能私藏的照片,那是女孩站在大铁栓前,想要抱锚链的样子。她生得纤细,个头虽不算矮,可是站在锚莲前,更显得娇小纤细。她穿着看起来就很温暖的蓝色毛衣配着白色长裙,头上戴着一顶西红柿小蕾帽,长长的发飘洒在肩头,漂亮,是真的漂亮,然而,最吸引人的是她呲牙裂嘴的模样。

    很可爱!

    因为可爱,所以漂亮。

    因为可爱,所以心悦。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