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43 李爸爸的意外
    双方僵持了两个小时,其间你来我往的兵戈相交,不在少数。

    一番争论之后,夏老的秘书来找人,看到这情况后,便提醒了夏政天一句,“不要因小失大”。

    夏政天拧了拧眉头,仍是一眼的不甘心模样。

    李悦薇拿出自己带的杯子,慢慢喝着水。

    深色的杯子上,衬着她右手的无名指钻戒,格外醒目。

    夏政天心头一跳,脱口而出,“你……你结婚了?”

    李悦薇愣了一下,才道,“没,只是订婚,双方家长亲戚朋友都见过面了。”

    夏政天沉默半晌,又问,“你不问问我和你姐的情况?”

    李悦薇道,“她姓卢,已经与我爸断绝了关系。我姓李,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

    最后这一句,像是一把快刀,嘎地一下就把什么东西斩断了。

    夏政天道,“你……真的跟屠氏的太子爷……”

    李悦薇道,“夏先生,我的私事跟我们的公务好像没有任何关系吧?在商言商,你要是还是想不通,回头我只有请律师来帮忙解决了。”

    她站起身,今天穿的高跟鞋把她衬得更加高佻,一身黑灰色的小套穿显得十分干练,让人一点儿不怀疑她话里的说到做到。

    夏政天垂下头,“行,好说好散吧!”

    到了楼下

    合作人才喘出一口气,“薇哥,我以后就认你做大哥了。”

    李悦薇一笑置之,大步走出了大厦,动作潇洒利落。

    她早就该跟这些过去的一切,说再见了。

    ……

    投资人撤了,项目还要继续做下去,而且李悦薇做的这个项目未来可是钱途似锦的蓝海产品,没理由让肥水落了外人田,她立即去了集团找屠**oss。

    之前没找,一方面还是有些顾及这个历史发展的问题,现在他们都心照不宣了,她也没那么多顾及了。

    她到集团时,还是走的普通电梯,还和不少熟悉的人打了招呼。

    不过到目前为止,知道她与屠勋关系的人也只是少数高管,底层的部门和员工,就她以前实习的那些人,基本都并不知道。

    只时,她手上多了只钻石戒指,众人都很好奇。

    她也直言不讳,表示自己已经订婚。

    “天哪,小薇,你才刚满二十,这么早把自己嫁出去了,对方是不是很优秀啊?”

    她道,“嗯,我觉得已经非常优秀了。”

    “哎,小姑娘谈恋爱的时候,眼里就只有他一个。”

    “所以啊,小薇,你还是再多看看,别那么早定下来,万一以后遇到更好的……”

    “小薇,以后等你见识了更多的人,去了更多的地方,你就知道了。”

    她戴的是个指环,没有戒面,环面上镶着一串碎钻,看起来很漂亮,也很实用。因为如果有突出的戒面的话,会容易挂到衣服。对于经常要做很多事情的姑娘来说,很不方便。这也是屠勋订购戒指时,特别注意到的细节。

    但其实,这戒指价值不菲,只是一般人光看都是碎钻,便不觉得有多值价。

    有人看了她的戒指,对于这套“越后面的越好”理论,信誓旦旦,言之灼灼。

    李悦薇虚心回应,认真点头,并没往心里去。

    在她自己看来,她前后两世都四十好几的老女人了,现在订婚什么的,就是顺其自然了。

    上了楼后,她见办公室里还有人,便悄悄坐到一边沙发上等着。

    此时,一群人正对着一个投影墙幕,谈论着什么,声音不大。

    李悦薇刚才进来时瞄了一眼,貌似是一辆航空母舰。

    话说,在当前国家的这个生产和技术水平,似乎还没听说过自己生产这样的战舰。

    李悦薇也没有多关注,而是继续看着自己的资料,想着一会儿怎么跟未来老公要投资款。虽然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儿,不过她的习惯还是会在见投资商前,认真背好书。

    没一会儿,那边的小会议结束了,双方握手,笑言再约谈。

    李悦薇抬头窥了一眼,发现其中有一个人是穿着军装的,刚才被其他人挡住了,他还没看到。

    她想起之前许文丰打听来的消息,说那个吴世凡在军队的品行不良,中校军衔被都撸下来了,成了尉官。为此,屠家姑姑可没少在自家哥哥面前哭闹,只是军队有总指挥,屠爸爸随口就把人打发了。那股子公事公办的严肃劲儿,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心冷的。对唯一的妹妹,居然如此无情。

    不过,李悦薇现在去屠家时,偶时能碰到公公,公公对她都相当和善,有时候看公公和屠奶奶斗嘴的样子,就会让人忍俊不禁,很是喜乐,并不像外人眼中看到的。

    其实大领导在私下里,也是很有家庭爱的。

    屠勋送走人,回来拉着李悦薇,往怀里一带,就吻了一大口,吻着吻着就有些擦枪走火,不能自矣,要把人往休息室里拖。

    “哎,够了,我……我今天来是有正经事儿要谈的。”

    “刚谈完一桩,休息一下。你也要休息……”

    “哎,等等啦!”

    “乖……”

    这男人简直就是一头大色狼,自从开荤之后,就老没正经了。

    等到歇停下来时,已经是下午的晚餐时间了。

    然后两人又一起吃了饭,一起回男人的公寓。

    汽车上

    李悦薇懒洋洋地,问,“之前那些人,有部队上的?来干什么呀?”

    她就是纯好奇。

    屠勋承口道,“军舰设计研究中心的。我们国家,还没有自己的航母,你知道吗?”

    李悦薇愣了一下,“咦?可是南海不是一直有我们的战舰吗?那些战舰,不是我们自己生产的?都是买的吗?”

    在李悦薇十年后的记忆里,祖国已经强大,世界对自己国家的认识和评价都达到了新的高度。国内的产品在世界的销售地位,也首屈一指,每每看一些榜单,都让人有一种自豪感。

    而且自己国家是世界出名的世界工厂,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之前模仿抄袭的多,可是在那时候,他们已经做出了不少非常伟大的产品,那些产品里包容的智慧和结晶,不比那些有名的外国产品差,甚至更了不起。因为那些产品托起了上亿青年国人们的生活和理想,创造了令世界都非常惊讶艳羡慕的数据。

    屠勋好笑地,给姑娘普及了一下自家的军舰买卖历史。

    李悦薇才知道,叹息,“原来如此。可是,在我记忆里,我们国家最后是自己研发出了这些东西的。”

    “需要研发的话,依然需要资源。以前的两弹元勋,也是曾经在国外的专家那里学习过的高材生。没有鸡,哪来的蛋。”

    “哦,那你今们今天商量的就是去别国买母舰,回来自己研究啦?”

    “是。这事儿还在商谈中。”

    李悦薇此时只以为,这是一桩买卖,没有想太多。便提起了自家的生意。

    屠勋听完,脸色微变,“你今天又去见了那个夏家的少东?”

    哦,酸气儿又开始弥漫了。

    李悦薇正色道,“所以,你得赶紧接盘,不然不定他要吃回头草!”

    “他敢!”

    他捻起她下巴,目光灼亮,好像审视什么,看得她莫名不自在,背心就发热。

    “天气热了,地皮有限,没本事的人就该腾地儿给别人机会。”

    “唔?”

    李悦薇想说什么,就被封了小嘴儿。

    心说,这人不是真被霸总覆体了,居然自带发明霸总金句啊!

    事后,等两人大难不死,终于举行婚礼,还去老家摆了一台子时,李悦薇才知道当初夏氏在帝京待不下去的真正黑手,还是她家勋哥的手笔。

    所以,惹谁也不要惹到有权有势又醋劲儿忒大的高冷霸总了。

    ……

    一上了大三,课业变得更少了,空出大片的自由活动时间。

    不少学生忙着考级,忙着找实习单位,还有忙着相亲什么的想要在大学毕业前脱单。

    李悦薇在学校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难得来一次,就在食堂里碰到了罗子燕。

    其实之前也不是没碰到过,只是之前她订婚刚结束,这人似乎就开始绕道走,再没跑来主动找茬儿。

    今儿很奇怪,罗子燕看到她时,又露出了一种在算计的眼神儿。

    李悦薇有见当没看,自顾自和同学们聊天吹牛,但眼皮子又跳了跳。她摸了摸上眼皮,心说已经很久没有这种不安的感觉了,难道是要发生什么事儿,跟罗子燕有关。

    她不敢怠慢,上次出事儿的就是李乐,这个奇怪的预言方式,都没出过错。

    随即,她就给李乐打了电话。

    小家伙正在和同学吃东西,“姐,我周末有打机器人比赛,你要来看吗?”

    “当然要来啦!到时候带你姐夫一起来,给你当外援。”

    “才不要,我自己能行。”

    “哟,这么有自信,那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嗯,姐姐,我还要跟同学商量问题,晚上跟你聊。拜拜!”

    现在,李乐摆脱了幼时的阴影,性格越来越开朗了,比同龄人多了一份稳重,还是他们机器人小组的小组长,人缘也特别好。

    弟弟没事儿,那么就剩爸爸了。

    不过给李纲打电话,十有**被接到的几率都很低。

    李悦薇打了几通,直到晚上才打通了。

    李纲笑呵呵地,“没事儿,爸爸一切都很好。最近的演习,还拿了第二名。”

    “哇,爸爸真了不起。”

    父女两互相吹捧了一番,谈得乐不可支,又约好了下见下面的时间,吃什么好吃的。

    挂了电话之后,李悦薇揉揉眼,貌似没有再跳了,便去洗洗睡了。

    隔天一早起来,她又感觉到眼皮子在跳,一股莫名不好的预感又腾上心头,又想到了那个罗子燕得意的笑。

    到底是什么事儿?

    难道和屠勋有关?

    天,她怎么忘了,现在屠勋对自己来说和亲人没两样儿,而且他还有个大死劫。

    她着急地打电话,但心里哪放得下,索性直接跑去了公司。

    她那着急上电梯的样子,让几个认识的人都很奇怪。

    “小薇,什么事儿啊?你怎么这么早?”

    “小薇,不是又有什么大项目吧?”

    “对了小薇,你听说了吗?好像我们公司又接了一个大业务,要去买航空母舰。”

    李悦薇一怔,心想,难道这个跳眼皮儿跟航空母舰有关?买个母舰而矣,能有多大危险?

    她直上高层,冲向办公室。

    有人在后面叫她,她也权当没听见,谁知一推办公室门就推不动,顿时一肚子郁闷加起床气还有一日的担忧焦虑都上来了,气得踢了一脚大门。

    “小薇,你来得太早了。”

    屠勋站在姑娘身后一步距离,目光温存,带着一丝愉悦的轻松。

    李悦薇回过身,发现自己好像又出一个臭,脸腾地一下红了。在屠勋身后,还站着阿望和几个熟悉的高管。

    高管们心头默默汗:未来的总裁夫人真是强悍,居然当着总裁的面踢门儿。

    屠勋上前,将自己的手在门上摁了一下,另一只大手抚了抚姑娘的头,道,“回头给你设一个指纹锁。别着急!”

    又回头吩咐阿望,给他们买早点。

    他牵着她的手往里走,“怎么一大早就急着跑来,是不是很想我?”

    李悦薇又怔了一下,感觉身后还跟着人呢,小手紧了一紧他的大手,他只是回过头,目光温存,唇角似乎衔着淡淡的笑,看起来又温柔,又有点坏坏的感觉,忒撩人了。

    “勋哥,我有正经事儿。”

    “嗯?”

    “屠总,我有正经事问你。”

    “什么事?”

    屠勋只摆了摆手,两个高管只得先离开了。

    他转身半倚在办公桌前,看着她。

    她肃着脸,“那个,买那个航空母舰的事儿,是不是有什么危险的地方?我,我最近眼皮又开始跳了。我问了小乐和爸,他们都没什么事儿,我担心……”

    屠勋轻笑一声,将人儿揽进怀里,“别担心,我想应该不是这件事。”

    “可是以前都没出过错,小乐溺水,你差点中弹,都没有错的。”

    “那我想,应该是李班长的事儿。”

    “我爸?”

    “是,我也是昨天刚得到的消息。”

    “可我昨天……”李悦薇一僵,似乎想起什么,“爸爸他骗我!”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