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38 爸爸们的聚会
    李纲刚下了训练场,就忙着打开了自己的智能手机,查看女儿的消息。

    立马看到了儿子发来的很多消息,全是与女儿有关的。

    女儿今年的成绩又拿到奖学金。

    女儿得了学校里的大奖,校领导给颁奖。

    女儿还把做生意的钱拿出来,支助了贫困学生。

    当看到女儿当众向屠勋表白,郎才女貌,幸福牵手表白时,他的眼眶也有些发热了。

    岚岚,你看,我们的女儿多么优秀,你在天之灵也可以安心。我这个失职的爸爸,总算没有再留下不可挽回的遗憾。

    李纲没有对任何人说,说他那晚看着女儿曾经胖呼呼的照片睡着后,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女儿因为高考临时丢了准考证,错失了一门课,而失去了那一年的机会。同时,儿子也意外溺水身亡。女儿太过内疚没能照顾好弟弟,自责太甚,选择了缀学去赚儿子留下的衣疗费。

    可在梦里,他的意识是自由的,他看到了赵素梅母女自私自利,将自己的女儿赶到客厅里住,睡在阴冷常年透不光的角落里。一个高烧,差点儿把女儿烧没了。

    女儿赚的钱全进了母女两的包包,甚至于——母女两还冒名顶替,强占了本该属于女儿的妻子的遗产,过上了仿佛贵太太和千金小姐的生活。

    而他看着那梦里的自己,就像很久这前的自己,只顾着自己的事业,自己当年的不甘心和恨意,努力在部队里打拼,一心想要爬上去,向岳父母证明自己的实力,不过只是为了自己那点儿自尊心,错失了对女儿的照顾,断送了女儿的一生。

    梦里的小薇一直都很自卑,肥腾和外貌上的劣势,让她在社会上受尽人情冷暖和利用鄙视。但是她依然努力拼搏,自力更生,偷偷学习。可惜却被卢雪曼利用,所有的成果和心血都为他人做嫁,最终还患上了不治之症。

    年纪轻轻还不到三十,就走上了绝路。

    梦镜里的感觉就像真实发生过一样,他看到那里的自己在查到赵素梅出轨的事实后,进一步查到了卢雪曼坑害欺负小薇的事实后,奔去找卢雪曼时,亲眼看到女儿从华丽的婚礼高台上跳下来的场面,刹时几乎肝胆俱裂,无法自矣地叫了出来。

    醒来之后,他满脸是泪,觉得撕心裂肺,仍无法从梦里走出来。

    他吓得直接请了一个假,赶回了城里。

    当敲开女儿的公寓门时,看着穿着一身粉萌萌免耳朵睡衣的女儿,揉着乱蓬蓬的头发,身后站着一样穿着小熊睡衣的儿子,揉着眼睛,齐声唤他“爸”的时候,他已经老泪纵横,一把将两个孩子抱住了。

    他想到了之前很多很多事,想到女儿和儿子说过的很多很多话。

    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似乎都有了归宿。

    前世已矣,更应珍重当下。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进来,正是军区的政委。

    政委说明来意,两人表情都有些诧异,不过上头有军令,李纲就是再疑惑也只有跟着来接人的人离开了军区,前往帝国权利的心脏。

    他想总有一天,自己有机会能见到那位大人物。

    没想到今日就来到了这块他心目中的圣地,与那人面面相对。

    屠首长很客气,亲自给李纲端了杯茶。

    “别拘束,现在是休息时间,我们就随便聊聊。”

    “是,谢谢首长。”

    这一盏茶,自然喝得李纲背心都发汗了。心里多少也明白,可还是紧张。

    很快,房门被推开,又走进来一人,那人见了李纲先是愣了一下,又似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朝李纲点头。

    屠首长招呼来人坐,也亲自上了一杯茶,道,“老周,我看要不你们先聊聊,我出去打个电话。”

    说着,屋里就只剩下两人了。

    周部长对着李纲的脸色,也有些复杂,半晌,才道,“之前,新年时我都不在家。家里就留了两个臭小子,怠慢了你和小薇,我在这里先赔个不是。”

    李纲面色从周部长进来时,就绷了起来,“周部长这话说得我有些听不懂。”

    周部长心说,这老家伙还和当年一样,倔傲得很,这么明显的道歉都听不出来,还故意跟他打哑迷。

    与此同时

    在办公室外,周老大有些紧张来回踱,心想父亲和姑父这么之年来第一次面对面的双边谈话,情况会不会朝着他们之前预计的方向发展。

    他幼时是亲见过两人碰面的,向来儒雅好说话的父亲一碰到李纲这个当兵的姑父时,就跟点了炮杖似的,完全压不住。就是不知道,进隔这么多年,还会不会旧戏重演,那就麻烦了。

    最近,老三那个愣头子天天在他面前炫,跟屠勋的未来小媳妇儿关系有多好,一起吃饭一起唱k,一起做生意,把人家夸得跟朵花儿似的。一提到自家的小表妹,立马就变脸。

    直说,“切,那个小肥婆哪能跟我们薇哥比啊!”

    完全忘了之前看过表妹的资料上的姓名,就是李悦薇。

    至今还埋汰人家,等到知道彼此真实身份了,看他还怎么得瑟。

    这会儿看到屠首长出来,他就急了,忙上前想打听消息。

    屠首长一摆手,道,“这两个岁数加起来都过百的人了,你还担心这个?!放心,要是他两谈不拢,还扯皮的话,回头订婚宴,你们周家就不参加好了。”

    周老大被一噎,瞪眼儿,“屠叔叔,您怎么……怎么能说这话啊?”

    这也忒落井下石了。

    屠首长眼底都是笑意。

    然而,等他回去,打开门时,两人就看到屋里的两人竟然站着,周部长涨红着脸,咳嗽着像要说什么,李纲一双蒲扇般的大手正用力地打向周部长,那模样看起来凶悍无比。

    “爸,爸,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姑父,姑父,之前都是误会。

    其实我爸在小薇来帝京的两年前,就想认你们了,可是这都被家里我那两个傻缺弟弟给搞砸了。你听我解释……”

    周老大忙上前去拉劝。

    李纲就甩开他的手,“哎,你别切,我就是……”

    周老大看李纲还要打父亲,吓得立马扑上去抱住了李纲的手臂,大声向屠首长求救,叫保镖。

    他这一叫,门外人都紧张起来,做为首长的第一保镖立即冲了进来,双双一下就把李纲制在了地上。

    这下,周部长好不容易咳嗽出来,还是被屠首长给拍出来的。

    “别,别,你们……你们误会了,我,我刚才喝水,被……被茶叶沫子呛到气管儿里。你姑父只是帮我……咳咳咳……”

    顿时,屋里一窒。

    又一个乌龙啊!

    屠首长忙亲自将李纲扶了起来,将人喝出去,回头瞪了周老大一眼。

    周老默默地退出房间。

    屠首长闷笑一声儿,“瞧你们两个都多大年纪,把孩子吓成这样儿。”

    周部长又啜了一口水,“啧,别提了,咳咳,这孩子最近受弟弟刺激多了。老三现在貌似跟薇丫头走得近,有吃有喝有得玩儿还赚大钱,他这个做大哥的最是疼爱小辈,早就想要个妹妹。薇丫头那么优秀,他也想拿出去得瑟炫摆一下。”

    屠首长一听,“哦,有多优秀?”

    周部长看向了李纲,李纲正抻了抻自己刚才被抓皱的衣服,肃着脸,也没拘有大领导在场了,态度上看起来好像还没多大变化。

    周部长也不在意了,刚才他提议想在孩子订婚宴上,两家重修旧好,公布亲戚关系的事,李纲也没反对,便说起最近老三炫摆的那些事儿。

    三个爸爸聊起了孩子们的事情,不知不觉,话匣子都打开了,聊得滔滔不绝,还交流起了智能手机的使用方法。

    而做为最早拿到智能手机,还经常跟儿女互动的李纲,在两位大人物面前,彻底地扬眉吐了回气儿。

    屠首长亲自请教,这事儿说出去,恐怕整个部队都没有相信吧!

    “哎,薇丫头的网店是哪家,老李你知道不,我关注一下。”

    “嗯,我这里有,你扫一下二维码。”

    三人里,大概就属周部长最落后了,智能机玩得晚,就看着两人手指划来划去的,只能着急啊!于是心里默默地记下了,回头得找儿子们好好补补课了,不然都没机会跟唯一的小侄女儿互动。

    看到李纲手机里儿女的照片,他可羡慕了。

    只要订婚宴上能顺利订亲,从此以后,他们周家就是有女儿的人家了。

    哎,光是想想,周部长已经露出了迷之微笑。

    ……

    放假后,李悦薇又带着李乐四处浪了。

    在此期间,李乐问起了赵素梅母女的事,李悦薇这么久没见着两人觉得挺轻松的,不过赵素梅到底是李乐的亲生母亲。

    结果她给赵素梅打电话,打了很多次,才接通一回。

    赵素梅那时候已经躺在私人医院里,准备待产中了。

    想到这个自己因为女儿而亏欠了很多的儿子,她心中也不忍,便回了电话过来,说,“小乐,你薇薇姐是好姐姐,以后……你多跟着你薇薇姐学习,以后……以后一定要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千万别像你……那个姐一样,坏心肠。妈妈不是个好妈妈,但是以后妈妈若是有能力,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乐儿,你叫声妈吧?”

    李乐听完母亲的话,默默地挂上了电话,一声也没应。

    李悦薇也知道,小家伙其实很懂事,为了让小家伙开心,便立马拍板出去浪。叫上三五好友一块儿,去了温暖的南方,直到一通屠奶奶的电话把她给招了回来。

    做为订婚宴的女主角,虽说屠家向来做事低调,只会请关系非常亲近人家参加,也要讲究些体面。

    当天的衣饰肯定要好好拾掇一下的,还有现场的布置,也要李悦薇学习张罗一下。

    当然最重要的是,女人们想提前瞧瞧这未来的屠家主母。

    尤其是屠勋的那位姑妈。

    李悦薇是在试衣店里,看到这位姑妈的。模样长得有些像屠奶奶,但又揉和了屠首长的特点。只是详实在的,气质很不错,样貌实比不上屠首长。不过好像后天还是把屠家的优秀外貌基因传给了儿子吴世凡。

    李悦薇正准备较劲儿时,大姨妈就出来了,直接跟大姑妈pk上了。

    这一番兵石交接,从她试衣服开始,譬如颜色不对啦,露肉太多啦,到戴的手饰是不是太花俏了,太不体面了,太过奢华了,连她喝水的动作都挑剔上了。

    “我们小薇这叫自然美,没得像某些人学些国外的娇情作派,别扭。”

    “这订婚宴上可都是我们屠家的体面,你一个外人插什么嘴!”

    “什么外人不外人的?我可是阿勋最亲的大姨妈。”

    “呵,再亲,也就是个外姓人。我还是阿勋的姑妈呢,咱们是一个姓的。”

    “呵呵呵,一个姓的就在背地里没事儿给人穿小鞋,戳人脊梁骨,你这个内人还真是不客气地欺负自家人啊!”

    “华霜,你胡说什么,谁欺负谁了。你在部队上给我儿子穿小鞋,我还没有跟你算帐呢?”

    “哟哟,贵太太这委屈什么,有量子你就来算啊,我怕啥。我都是按规章制度办事儿,你儿子在部队上搞的那些破事儿,你好意思说,我都没脸。人家刚进部队的小姑娘,还没满十八呢,就给人搞大肚子——”

    “你闭嘴。”

    “哟哟,现在知道丢人,不体面了,刚才这脑子上哪儿去了。不是出门没带上吧?”

    “你简直就是个泼妇,我懒得跟你说。哼!”

    屠家姑姑瞬间败下阵来,铁青着脸,瞪了李悦薇一眼,李悦薇立即做一副娇怯状躲进大姨妈身后。

    呃……她这第一印象,应该算是有点儿差吧!

    大姨妈忙回头拍着小姑娘的肩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别怕,对这种不要脸的人,就得狠狠打!”

    呃……

    后来,李悦薇知道,华家其实只是普通家庭,而华霜嫁的许首长曾经与屠首长是当年旗鼓相当的两大俊杰。屠家姑姑倾慕许首长,无奈许首长早就在追求在部队里像个铁娘子一样的华姨妈了,两人就成了见面眼红的情敌。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