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32 又见大姨妈
    九龙山寺庙

    盛夏的暑热都在漫山茂林外退却,此处因远离京城,又是半开放,午后蝉声知知,颇有一种千山鸟飞绝的空幽静谧之感。

    李悦薇小脸微红,站在大姨妈面前,低低地叫了一声“大姨妈”。

    呃,这叫法儿还真是有点儿尬的。

    华霜看着面前的姑娘,乌黑浓密的长发落在胸口,末底打了小卷儿,显是专门收拾过的,但小脸上干干净净,唇彩眉线都没画,眉毛还粗粗的都没有修,却是掩不住的标志漂亮,隐隐透出一股飒爽之气。

    几篇是第一眼,华霜就喜欢上了这个丫头。只是想想去年在部队里碰到时的情形,五官瞧着是有些相似的,就是第一印象稍稍让人失望了一点点,让她现在心情还有些复杂矛盾。

    一时,就没立即做反应,倒把别人给急着了。

    屠勋立即提醒道,“姨妈。”

    华霜抬眼就瞪了侄子一眼,“急什么,我就是瞧瞧,跟之前我们在部队上见面时,有啥不一样?这瞧着吧,眉眼是很相似,不过……”

    她突然抬手,落在了李悦薇的胸口上。

    “啊!”

    李悦薇下意识地自卫,一把就抓住了华霜的五指,朝后用力一扳。这五指连心,立即疼得华霜“嗷”地惨叫一声,震得在廊里观画的屠家两老都吓了一跳,忙跑来看个究竟。

    华霜嗷叫,“我,我说我就是想证实一下,你不会是个……男扮女装的吧?小丫头这手劲儿怎么这么大啊?”

    屠勋沉色,“姨妈,你这样太不礼貌了。”

    李悦薇抱着胸,躲到了屠勋身后,又尴尬,又惊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还是小小声解释,“姨妈,我没有同龄兄弟,我……我不是男的。”

    哎,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易装男生太传神,太成功了?!可是这时候,这件事儿还真是让人尬死了。

    “啧,你急什么,我不就是……就是想确定一下。反正都是女人,又不会吃什么亏。”

    “姨妈!”

    屠勋可不高兴了,像这种福利他都没有好好吃过,现在被他姨妈给抢了先,这事关男人的尊严啊!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打断了几人的尬聊。

    屠奶奶才没功夫咳嗽,直接跑上去,护在了李悦薇跟前,“我说华霜,你在部队上大大咧咧就算了,我们小薇薇可是规矩清白的女孩子,你可别把她当你底下的那些兵蛋子似的,随便动手动脚的,吓着人家小丫头,把我的小孙媳妇儿吓跑了,我可跟你没完啊!”

    “回头,我可叫小许好好收拾收拾你。”

    华霜,“诗姨!!!”

    “你也不瞧瞧你自己,你不也剪的短发,跟个男人婆似的整天在男人堆里打混。依我看,就算小薇装成男孩子,那也比你看起来有女人味儿多了。”

    男人们的脸色都尬了一圈儿。

    李悦悦心说,奶奶评得很正啊!刚才被摸一把,她真有种被男人侵犯的恐惧感呢!这个姨妈,那一身铮铮正气,刚毅飒爽,跟男人也没区别了。

    “行了,这会斋房那边的素膳该准备好了,再不去,莲华大师要差人来叫了。先过去吧!”

    还是屠老爷子打断众人的闲话,带头往前走。

    屠奶奶拉着华霜跟上了。华霜还不时回头打量。

    屠勋拉着李悦薇低声说话,眉眼表情都温柔帖心,小姑娘红扑扑的脸蛋,灵动有神的大眼,怎么看着都让人舒心不矣。

    虽然华霜心里还有些小结,不过那已经不伤大雅,现在确定这个苦命的侄儿终于寻着合适的另一半,心也放下大半了。

    ……

    用过佛斋后,李悦薇跑到院子里去拍照。

    话说,她已经换了新出的智能手机,迫不及待地尝试各种曾经熟悉的功能,心头大呼过瘾。

    正拍着时,便见着一人爬上石阶来,还朝着石阶下的人高声畅聊着如“你们年轻人还不如我们上年纪”的话,结果没说两句,一股凉风过,那人忽地就僵住,身形打晃。

    李悦薇刚好错过那人身后,一见就知这是热汗之后惊了凉,在下方的人大叫时,一把抓住那人的袖子,稳住身形后,从后面抱住了那人要倒下的身体,在放下地时,她又忙把自己被着的包包先垫在了地上。因为地上也是阴凉的,要是直接坐下去怕扯了地气,让湿邪侵体,更为不妙。

    当她做好这一切,将老先生放下地坐着后,就用手去按那人人中。

    这一看到正面,她就怔了一下,好像是……周家大舅舅啊!

    就这一小会儿,周部长脸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脸色也白了下去,唇嘴也有些发紫。一看就知是中暑了,亏他刚才还在得意自己老当益壮,真是经不起得瑟啊!

    等周老大和秘书跑上来,周部长已经缓缓睁开了眼。

    其实,刚才他们一行三人爬这长寿梯,两个年轻人也是故意慢了老人家几脚,让老人家图个高兴,没想到这就慢了一步,差点儿亲见老人摔下来,吓得叫一个后怕。

    呀,周大哥也来了。

    李悦薇一眼就认出了周老大,因为周老大继承了大舅的衣钵,不过两年已经陪国家大领导们出席了很多国外访问活动,出镜率增加的结果是一度成为外交圈官宣的一个小网红了。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周大哥是一圈儿年轻外交官员里,长得最帅、最沉稳有气质的那个,没有之一。

    她将人交给两个男人后,人被扶进了长廊里。她忙将包包拿回来,在里面翻出了中暑药,递了上去。

    “这……”秘书还在犹豫。

    周老大一看是李家小表妹,虽然双方一直没有相认,但这两年来他们一直暗中观察着她,她在学校的优秀和出色表现,早已经令他们改观,只是一直还找不着机会正式认亲。

    其实今日父亲会提议来九龙山寺庙,似乎也是打听到了什么。现在他一看到这姑娘,就知道原因何出了。

    所以没有任何怀疑地,他就接过了中暑药,给父亲服下了。

    秘书会担心也不奇怪,在他父亲这个职位,属于国家政要人员,那必然是各方面都要严加警戒的,身份不明人递的东西哪敢知。

    可眼前的姑娘,可是他们一直心中掂念着的侄儿和小表妹,他自不会怀疑。相信父亲也同自己一样,不然不会专门跑来这一趟,没想到双方会以这样的方式见了面。

    “那个,寺里有酸梅汤,我去帮你们打一些来。叔叔喝了,应该会舒服一些。”

    李悦薇立即说道,又回头,“那个,不如你们转进殿里坐坐,那里风小,省得又阴了风,受凉的话就容易热伤风了。”

    她朝斋房跑去了,大殿就在一旁。

    秘书看向周老大,周老大则和父亲交换了一个欣悦的眼神,起身往殿里走。此时,屠家两老正在殿里听莲华大师讲经,华霜吃过饭后叙了会儿话,就急着回部队去了,屠勋刚才便站在门阶上,看到了前后发生的事情,这会儿才跟着去了斋房。

    周家父子进了大殿后,就与屠家二佬问了好。

    斋房里

    李悦薇盛了三杯酸梅汤,正在寻着托盘,一个就递了过来。

    “我来。”屠勋说道。

    李悦薇一笑,“你刚才都看到了,怎么也不来帮忙呀?”

    屠勋道,“你能解决。”

    李悦薇眉眼都弯了,很高兴他这么信任自己的样子,就算是疼爱,也没把自己当成手不能提的娇弱小姐,给了她适当的空间和自由。

    两人走出斋房,慢慢往大殿去。

    屠勋道,“他们应该是特意过来的。”

    “呃?”李悦薇正在看手机里拍的照。

    “想好一会怎么应对了么?”

    “啊?”李悦薇才微讶地看着男人。

    “如果你舅舅现在想认你,请我爷爷奶奶做证,你怎么决定?”

    李悦薇僵住表情,慢慢低下了头。

    “……不知道。”

    “小薇,你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两人在树下停住脚。

    半晌,李悦薇的声音才闷闷地传出,“他们看不起我爸,我不想认他们。”

    事实上,在父女两见过屠家二佬之后,确定了恋爱关系,李纲就开始为女儿着想了。他自己的家世地位,真心高攀不上屠家这样的世族豪门,觉得女儿没有一个可靠的娘家支撑,未来进了门也容易受气。

    为此,李纲为了女儿的幸福,决定联系周家帮忙。但是,周家人依然不见不理,将他拒之于门外。最终,李纲只得跟屠勋托出李悦薇外祖家的情况,因为他早前听妻子笑岚说过,两家算是世交,应该有些情份可以帮助游说圆转一二。

    屠勋知道后,也有些惊讶。事实上,他们屠家跟周家的来往上,父辈是非常密切的。父亲更是经常与周部长飞国外,之间的关系更是几十年来最佳的战略伙伴,且经常帮他和父亲调节父子关系。只是到了他这一代,周家三个男孩走的路,除了周老三与他有些相交,周大哥是外交官,周老二当大明星,之间走动就比较少。

    在商场上,周老三做的正是时下开始流行的新商品——智能手机,业务从前两年开始与屠氏有了更多的联系,屠勋也给他行了不少方便。

    他才想起,貌似有几次周老三来时,小薇也在,那丫头就故意避开了一些。

    “我姓李,不姓周。”

    李悦薇性子本来就倔,也很傲气。她知道父亲其实是不看好她这段恋情的,依然默默地替她着想,却还是吃了周家的闭门羹,这让她很不爽。知道周家的男人,并不坏,大概双方之间是有什么误会,可是对方一直这么端着架子,不理不睬的样子,就让她特别不乐意,更不想主动投好了。

    屠勋道,“我想,这其中大概有什么误会。回头,我让奶奶帮你问问。”

    这时候,中间人的作用就很重要了。

    李悦薇歪起脑袋,问,“你也想我攀上这门有钱有势的亲戚,以后嫁进你们家,你们家才更有脸面。不然,我总会被人嘲笑是灰姑娘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屠勋看她肃着脸的小样子,闷笑,“我一直以为,你就当自己是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了,已经闪耀得让我担心再不娶你进门就要被学校那群小屁孩抢走了。”

    “说什么呢!不正经。”

    她一跺脚,跑掉了。

    屠勋勾着唇角,踱步追上去。

    ……

    殿内,禅声低唱。

    屠勋将水送到坐在殿边长椅上的三人。

    周部长看到送水来的是屠勋时,脸上明显有几分失望,等看到随后进来的那抹俏丽身影时,才饮下了一口汤。

    周老大道了声谢,目光也追着李悦薇的身影不放。

    秘书这会儿是明白大老板和小老板的此行意图了,之前他也接触过那姑娘的资料,只是当时还是个小胖妞儿兼小男生的样子,这转眼不过两年,就出落成了婷婷玉丽的漂亮女孩,这变化真是——大学果然是最佳整容中心啊!

    看着女孩跟屠家二佬,有说有笑,周家父子心里一时有些百味杂陈。

    他们心里是有愧疚的。

    不过就一般人来看,女孩子救了人之后,已经有男朋友了,就不用再去几个男人身边帮忙,由男朋友代劳更妥帖。

    只不过,双方都掖着,心里都有些小九九。

    唱经结束之后,莲华大师与众人见礼,屠老爷子要与莲华大师议经,便去了莲华大师的厢房。

    屠奶奶向来不好这些东西,便拉着李悦薇去游山,采山珍。

    “小薇薇,你不知道,那老驴的后山林子里,好我蘑菇的,不少名贵稀罕货。咱们去偷点儿,保准气死他,哈哈哈!”

    “奶奶,为什么要偷?现在不是菌品多生时期,咱们向莲华大师……买点儿不好吗?”

    “哎,买多没意思。他又不缺钱,咱们也不缺钱。偷才有趣儿。走走走,咱们先去斋房弄点儿假肉团子。”

    “为什么要弄假肉团子呀?”

    “哎呀,那蘑菇园里有只老獒头守着,必须先把它引开了,我们才好摸菇呀!”

    “……”

    奶奶您真是老马识途,经验丰富,小姑娘要甘败下风了。

    这一老一小没正经地,就溜掉了。

    商量的时间声音还那么大,让几个男人听得直瞪眼儿。

    周部长是早就知道老太太的性子了,以往都是以笑应对,现在托上自家侄女儿,就有些笑不出来了,回头就给儿子使了个眼色。

    周老大会意,立即就要跟上去。

    屠勋则拦了一步,“周大哥,不用麻烦了。奶奶和小薇我自会照看着。周叔中了暑,你还是带他早点回去休息着好。”

    说着,便先离开了。

    周部长急了,自己先站了起来,就跟了上去,心下犯着嘀咕,他今儿来这一趟,就是为了跟那姑娘照个面,先介绍一下,熟络一下。毕竟现在女孩时常会到大院,若是两方先私下交流相认,也好经常走动一二。这样子,周家也能沾些活气儿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