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27 见家长:李爸爸的纠结
    勋哥会在她大学毕业时,为国捐躯?!

    也只有为国捐躯,他的遗像上才会是穿着军装,胸口都有好多军功章。

    也只有为国捐躯,他的棺木上才会披上了国旗,才有那么多的国家领导前来吊唁。

    不。

    勋哥已经不是原来的勋哥了。

    她的小乐都渡过死劫,现在一天长得比一天高,一日过得比一日开心健全,彻底走出了死亡的阴影了。

    她的勋哥也可以的,一定可以。

    她的勋哥怎么可能死在茂华,不可以,绝对不可能。

    她要救他,她一定要救他。

    屠勋又敲了敲门,很轻,就怕吓到里面的小姑娘。

    他也不明白,怎么她突然这个反应,她历来就敏感,他以为相处这么久以来,她对自己已经很熟悉,就算有什么事也可以跟他商量,现在隔着一道门,好像一下又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这让他很不安。

    “小薇,有什么问题,提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小薇……”

    门突然一下拉开,让他轻叩的手落了一空,就感觉腰间一紧,被一个柔软的小身子紧紧抱住了。

    “勋哥!”

    李悦薇像跑了一个长跑似的,激动地全身微颤,呼吸急促起伏着,激烈的情绪一下感染到他,让他很惊讶,又疑惑,有些担忧,却已经释怀。不管怎样,她终于还是愿意打开这道门,来他身边,信任于他。

    “小薇,不管出什么事,都有我。”

    他后怕地急着宣誓,想要给她信心。

    她仰起头,看着他俊拓温柔的面容,他拧着眉,外人瞧着会觉得这样的他太严肃,太拒人于千里之外了,可是那眼眸中的温柔和担忧只有她最清楚,她想也许自己重生而来,就是为了他。

    他是那么有责任感的人,即使家财万贯,身负怪症,也依然剑走偏峰,甘为更多人的生命安全驳命拼杀,义不容辞。

    他是个那么了不起的人,他就是她爱上的人。

    这一刻,她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包括她重生的理想,自尊,骄傲,都没有屠勋的生和死来得重要。

    他很重要。

    对她李悦薇来说,非常非常重要。

    “勋哥,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

    这个男人面对她时,可以无私到底。

    “如果我要求,你为了我彻底放弃特警大队出特殊任务的权利,那么我就立即嫁给你,你愿意吗?”

    这无疑是在求婚了。

    屠勋立即睁大了眼,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姑娘,这幸福来太突然,却也让人很纠结。

    毫无例外地,看到他的犹豫和迟疑,她心下笑了。

    “你愿意吗?”

    她故意又问一次,眼底里滑过了一抹明显的狡黠,像是调皮的精灵,正在戏弄前往重要任务地的勇士。

    “小薇,我不能骗你,这一点我恐怕做不到。”他微叹一声,像是无奈的妥协,“但我可以保证,我会尽自己最大能力保护好自己。”

    “如果我说,你再执行这个任务的话就一定会英年早逝,你还要继续吗?继续让我当上寡妇?”

    屠勋闻言,浑身一震,瞳孔明显几个收缩扩张,下颌紧绷着,连揽着她的手都不自觉地圈紧了弄疼了她,而不自知。

    “我……”他的声音沙哑一片,目光森亮,像是有极强烈的情感,偏偏又被死死压抑着不敢说出口。

    她的小脸上却慢慢漫出笑意,“勋哥,怎么办,我真的不想当寡妇!”

    “我想跟你一直在一起,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

    “可是我太胆小了,我一直不敢承认。”

    “我一直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我……还是很自卑,觉得配不上这样优秀的你。”

    “你是要为国家、为人民做大事的人,你做的事情不仅塑造你自己的人生,还可以造福更多的人,你这么了不起,我……太不起眼儿了。”

    “小薇……”

    “等我说完。”她握起他的大手,那上面永远都是一层厚厚的茧子。

    她知道,就算他答应了她一年之内恢复身体,不参加任何特警队的任务活动,但是他依然每日不缀地健身、练习,没有一日间断。

    “勋哥,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我想,我都死过一次了,还怕什么呢?”

    她苦笑一下,“原来,我还是这么怕死啊!怕爸爸失望,怕弟弟又离开我,还怕你变成一张彩色大头照放在那个神翕上。”

    她抬起了手,指向了大厅方向。

    他瞳仁又是一缩,冲口而出道,“小薇,你……你看到未来?”

    她叹息一声,“不是未来,是我的过去,那个非常糟糕的、丢脸的、自卑的、很没用的过去。”

    “不,那不是。”

    她垂下眼,眼泪一下流落,“那个未来,没有你。”

    前世的悲伤和遗憾,似乎在这一刻穿过了时光的隔膜,一指相触。

    她已经许久没有哭过了,此时一点都无法忍耐,泪水源源不断地往下落。

    她双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臂,越收越紧。

    “小薇,你不用……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如果改变不了……”

    “不!”

    她一下抬起头,像被瞬间激怒的小公鸡,杏眼圆瞪,固执强硬甚至霸道无比的光从双眼中迸射而出,不容人拒绝地吼出来,“屠勋,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也许前世不可行了,但这辈子我不会让你死掉的,我要改变这个命运,改变我们的未来。”

    “所以,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务事情,我不拦着你,我和你一起。”

    “我们一起。”

    “你答应我!”

    “如果你答应我的话,我就嫁给你。”

    “立马就嫁。”

    说着,她就抓着他,往大厅走去。

    这一下,之前那些纠结的小女儿情绪都彻底消失了,不怕被爸爸知道吓着他了,也不怕那么严肃的屠老爷爷,也不担心被外人知道了会如何,总之,她现在就要达成自己的愿望,不留遗憾。

    “小薇!”

    屠勋被姑娘的激进吓了一跳,轻唤一声,在走进客厅的门槛时,他一下将她抱了回来,压进门槛后的阴影里,两人四目相对时,对方眼底的灼灼火焰,亮得惊人。

    “小薇,不要着急,不要害怕,你不能这样蔑视我们男人。”

    “我没有……”

    “嘘……”

    他的手轻轻抵在她的唇上,上面微微的刺,让她从那一点麻到全身,之后放松了几分。

    待她气息平覆,他才道,“我希望你的决定,都是你的深思熟虑,而不要有任何勉强。”

    “我没有,我是真的……”

    “乖,听我说。”他依然努力保护着自己的理性,虽然整颗心都跳跃着叫嚣着一句话“答应她”,他依然冷静地表示,“小薇,你还小,这件事情不用那么急下决定。”

    她苦笑一下,“我都不小了,你不知道我心理年龄都是四十好几的老女人了。”

    他却一点不疑惑的样子,“可是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姑娘。就像……”

    她摇头,“勋哥,你要是不答应的话,那我就和爸爸回去了。”

    “小薇……”

    屠勋完全没料到,今次只是第一次带小女朋友回家见长辈,突然就一跨三级跳到他被求婚了?!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但他又觉得理所当然。

    李悦薇看着父亲李纲,一字一句说,“爸爸,抱歉,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和勋哥其实都已经交往一年多了。我很喜欢他,我想……他做我的未婚夫,等到适婚年龄,我们就领证结婚。”

    接着,李悦薇又转身对屠家两老表态。

    “屠爷爷,屠奶奶,我知道我有很多不足,也没有足够优秀。但是我会努力变得更优秀更配得上勋哥。我会好好保护他,不再受伤。我不敢奢望你们现在就接受我,但我可以保证,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谢谢你们能听完我的话。”

    说完,姑娘还朝三位长辈行了一礼。

    连帮佣的老阿姨见了,都激动得直点头笑。

    屠奶奶立马就转移了阵营,跳起来拉着李悦薇的手,“小薇薇,你说的啥傻话啊,奶奶高兴都来不及,奶奶盼这个孙儿媳妇儿都好多年了啊!我的小薇薇,你现在终于是咱们屠家名正言顺的孙媳妇儿了,不用怕,以后奶奶给你撑腰!”

    李悦薇看着老太太的可爱劲儿,想到之前屠勋的欲言又止,大抵是明白他说的就是自家奶奶了。不管过了多少时空,一个人的性子是怎样就还是**不离十。有些是真的被宠着过了一辈子,天真单纯,但有一种是大智若愚,看破了很多东西,才能保持着一颗童心和生机勃勃的乐观开朗。

    屠奶奶是被屠爷爷宠着的,但她也经历了那个年代的风风火火,无数磨难,曾独自顶起一片天。

    看着老人家,她不会再自惭形秽,她要向长辈们学习,创造自己的未来。

    “咳咳咳,咳!”

    “咳!”

    同时几道咳嗽声响起,全来自于座上两个男人。

    李纲是因为面前还有两个长辈在场,不好当场训斥什么,但是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儿了。他终于知道为啥从进门之后,就有的那种怪异的感觉了。老太太看着他的眼神儿,过于慈蔼,甚至有些讨好,难怪让他不自在。

    以他的脾气,无功不受禄。他是得益于屠家的重视,才能被调到帝京的。可是,也仅限于此,再进一层的关系,他自认以他的现在是接不住的。

    可是知道女儿竟然跟大领导的亲孙儿谈起了恋爱,而且这恋爱已经背着他谈了一年有余了。一年多?这不是说,他两在蓉城高考那会儿,就搭上线了?!

    得,这事儿越想,李爸爸心里就越是糟心,一时闷着都不开口了。

    屠老爷子还是主人家,不过顾及到未来亲家在场,他也不能太激动,几声咳嗽当然是对孙儿的不满。就算求婚成功了,也不能这么吓着亲家公,如此毫无防备地就跑来宣布情况,不是吓人是什么。

    所以,屠老爷子听说这茬儿,心里是暗爽的。可是站在男人的立场,还有一家老主子的立场,他怎么着也得端着点儿,不能让面李纲这个老部下的小部下太过没面子。

    便道,“咳咳,孩子年龄还太小,现在就说这些,恐怕为时尚早。还是再多交往交往看看,不急于这一时。”

    不得不说,这屠家的男人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这口头禅都是“不急”。

    屠老太太一听,就不乐意了,嘀咕起来,“说什么不急,当年人家才刚满十八,正好是新文化运动提介的女子婚育年龄,丫就把我抢回了少帅府,就差押着人家签结婚证了。”

    其实真相是,那也差离多少了。

    屠老爷子啧了一声,“此一时,彼一时。你别闹,现在我们说的是小勋和小薇的婚事儿。婚姻大事儿,一辈子的事儿,自然要慢慢来。怕什么,以我们家阿勋的水准,还怕煮熟的鸭子飞了不成。”

    “你个臭老头儿,别假装了。你明明就高兴,还说这些客套话,真虚伪,都五十年了!”

    “嘿,臭老太婆,你能不能收敛点,好歹给我这个一家之主一点面子。不然你干嘛把我叫来,你不会直接把你儿子叫来帮你撑场子?!”

    “你……”

    眼看二佬就要吵起来,屠勋和李悦薇忙一人攥一个,将人飞开,逐个击破,哦不,逐个撸毛顺气打圆场。才让气氛勉强转回了一点点,一起共用了午餐。

    席间,李悦薇感觉到了父亲的冷遇。想到,回头肯定还有一顿批,只能把皮绷紧点儿,等着了。

    屠老太太吃着孙媳妇儿带来的美食,夸赞个不停,还往屠老爷子碗里堆了两个,让老爷子直抿嘴儿,但都一个一个,乖乖吃下了。

    吃进嘴里,甜进心里。

    屠老还是想,不愧是周家出来的姑娘。以前当妈妈的超有魄力,说私奔就跟李纲这小子奔了。姑娘性子傲,那是周家的血脉相承了。现在这小姑娘也是那根筋,傲气。

    看来,这次终于能完成同老周家的约定了,本来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实现了。

    在众人用餐时

    屋外的一个普通佣人朝屋里看了好多眼,最后忙拿着电话跑到后院无人区,打了出去,汇报道,“凡少,李家那父女来老宅拜访,还被老爷子和老太太留下来吃饭了。看样子,老太太似乎很高兴,老爷子明显沉着脸。您看这个……”

    “好好好,没问题,我一定帮您盯实了。”

    ------题外话------

    朵记得有一句话说得很有感:世界上最重要的不过2件事,即生和死。

    其他的事儿,其实就是人类意识世界产生的,譬如尊严,人格,理想,这些是可以随着人的意识发生变化的。

    但只有生和死,这是大自然给的,人类一生难以逃脱即定命运。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