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24 夏渣出手,屠勋醋
    但是当日他再起卦时,情况就发生了一个变化。他也非常奇怪,还想打电话问屠老太太。不过后来一想,又作罢了。

    凡人的人生,他们出家者不便过于干涉。若是屠勋此劫渡过,那必是有后福的。

    想着,他又掐起手诀卜了一个卦。

    谁知算下来之后,情况又让他一惊。

    “你真答应这孩子,一年内都不会再执行任务了?”

    屠勋失笑,“一年期其实已经到了。”

    “那你?”

    屠勋道,“我想尽快把她介绍给家里人,先订婚。”

    莲华大师点点头,道了声佛号,“那老僧就先恭喜小勋你了。”

    屠勋回礼,笑着看向前方正有说有笑的一老一小,目光中都是憧憬。

    李悦薇正站在宝殿石阶上朝他招手,他辞别大师,跑了上去,一把将旁边的小沙弥抱起,惹得小家伙儿咯咯直笑。

    莲华大师微笑负手而立,看着这雪中一幕美景。

    心道,若是这抹异世来的灵魂,能改变屠勋的破军绝命格,未偿不能再改变一次。命数本来无常,只要稍有改变,就又是一番大乾坤。

    ……

    临别时,屠老太太拉着小薇的手,一脸哀求。

    “小薇薇,既然你是女孩子,那今年过年,就来奶奶家过,好不好?”

    李悦薇还很尴尬,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复。

    屠勋道,“奶奶,我们交往的事情,还没有跟李班长提,我想如果可以,能尽快订婚,最好先告之家长。所以,家里那边,只有你帮我做好爷爷和爸的思想工作,而我现在要紧的是先讨好岳父。”

    “哎,这个应该的,瞧我一着急连这么重要的礼术都忘了。”

    李悦薇暗自吐舌头,这真是您忘了吗?

    “那要不,我跟你去见见薇薇爸爸,这样也更有诚意呀!”

    屠奶奶可积极了,立马拉着李悦薇就求情。

    李悦薇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看着屠勋。

    屠勋最后表示,回头会以过年拜年的方式,到李家拜访,将事情摊开来,并且还准备好了受一顿棍棒的罪。

    这事情一定下来之后,屠奶奶就高兴了,立马拉着李悦薇的手,道,“小薇薇,以后奶奶可以来找你玩吗?”

    李悦薇第一个想到的是,屠奶奶这是嘴馋,想来讨吃的。

    便一笑,“可以啊!我平常也会给弟弟做好吃的,奶奶你要来之前就给你发个微信吧!”

    “微信?”

    “哦,我教您,奶奶您会用手机吧?”

    屠奶奶立马就笑了,一下挤开了屠勋,占领了最优位置,拿出了一只方块板。

    “那当然,我玩这东西可溜了,比我家老头儿都厉害。现在都是我掌握着他的通讯往来。哎,这?嘿嘿嘿,不好意思,拿错了。”

    那分明就是一只掌上游戏机啊p2p最新款,奶奶真心潮流v587啊!

    屠勋看着奶奶挤走了自己的位置,只能无奈。

    目前需要奶奶这个同盟帮他搞定小媳妇儿,就暂时忍了。

    ……

    期末将至。

    校园到处都是突击复习的人。

    李悦薇刚帮众人整理出了复习资料,从打印店回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小薇,咱们融到资了,足足有一千万!”

    “真的?”

    “是呀!这边谈成的第一时间我就给打电话了,对了,投资方签约想要你也出席,因为这次能谈成投资合作,他们表示都是看重你之前的操作能力。所以我就想,你……最近复习忙吧?”

    之前李悦薇是给合作人打过招呼,自己要忙期末考试,如果不重要的事情就不用找她了。

    “那行,我来一趟。”

    毕竟这事儿并不容易,她的责任也不小。

    只是李悦薇没料到,这第一轮的天使投资人竟然是夏政天。

    夏政天看到李悦薇依然是做中性打扮而来,目光微微一闪,笑着上前打招呼,伸手就是一握。

    “要请到你,可真是不容易。”

    “夏先生,谢谢你们能看得起我们这个项目。”

    “哪里,这也是因为你是真有实力的高材生,没想到还是当年的文科状元。老实说,当年我也考的文科,可惜只是个榜眼儿。

    李悦薇没有再接话,和合作人坐在了一起。

    这个签约仪式,主要是由夏氏策划,搞得有点儿看头。

    有直播。

    很多媒体到访。

    本来李悦薇不想上台,但是夏政天却故意对着麦克风叫她的名字,并且大张旗鼓地介绍她的生平情况,在一片掌声中,她不得不走上了台,被拉着坐在了乙方签约人的位置。

    镁光灯卡卡地闪,晃得李悦薇有些眼花。

    夏政天还凑近来说悄悄话,“小薇,幸好你今天是做这身打扮。”

    然后一个意谓不明的暧昧笑容,让人很容易产生歧意。

    李悦薇想到,以前他们合作时,这个人似乎就不止一次突然靠近,对她说一些暧昧不明的话儿,但是从来不会挑明。

    毕竟那时候的自己,完全够不上他的猎艳标准。现在,这男人撩女人的手法儿没变,而自己已经大变了。看清楚了这个人的真面目,就像以前的好同事警告过她,要小心夏总,不要只看表面。

    签约仪式很快结束,李悦薇就想离开了。

    夏政天却带着一众人,一直将李悦薇拘着不让离开,还建议说要去ktv接着庆祝一番云云。

    合作人见状也不好意思开口拒绝金主美意,只能不好意思地看向李悦薇。

    李悦薇正要开口时,一辆黑色商务车就停在了会场外的马路上,车上下来一道高大身影。那人一步行来,步覆轻缓,身形格外挺拔,行走间自带一股风似的,让周围的人很快就注意到他的到来。

    但是在场的记者却没能认出来者何人,因为夏家能请来的记者其实身份都不怎么样,接触的大人物自然也少得可怜了,一时竟然没人认出。

    当屠勋走到李悦薇跟前时,李悦薇已经道出自己的意思。

    “抱歉,我现在还是大二的学生,马上要期末考试了,我必须回去复习。而且我也不喜欢应酬,只有劳烦我的合作人,陪陪大家了,失赔。”

    她就跑下了台阶,扑进了屠勋已经张开的怀抱中,两人相视离开。

    待他们一走,台上有人突然低讶一声。

    “呀,不会吧?那位看起来好像是t集团的……”

    “我刚才也觉得有些眼熟。”

    “你们认识,那位是什么人?”夏政天其实也很好奇,问过一些人,但他的圈子并没有在帝京打开,因为没有照片,也一直不清楚。

    “就是那个屠总。没错,我能肯定。”

    有个年长的老板激动了起来,“哎,刚才应该上去问个好的。真是,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刚才那个年轻人跟他的关系,不会是……”

    后话就没人敢接了。

    夏政天接道,“这位屠总,到底是什么人?老哥哥,能指教一下吗?”

    那人才道,“那可是咱们北方商圈一掷牛耳的大人物啊!背后的关系那是顶级家族的配置,个人能力也非常强,可以说,想要在帝京混的话,如果能攀上他,那就是直接给你开个风口,是头猪都能飞起来。”

    “这,真这么强?这顶级家族,是哪家啊?”

    那人给了他一个“你真没见识”的目光,“还能有谁,咱们国家的那位大领导呗。”

    “啊?!”

    姓屠,除了那位还能有谁。他竟然完全没有想到,可是寻常人信又能轻易碰到那样的大人物。

    李悦薇竟然跟这样的人在交往,那么亲密,之前还一起同游了港城的迪斯尼,看他们亲昵的样子,根本不用怀疑了。

    一想到此,夏政天的心情骤然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

    车上

    屠勋的目光从窗外慢慢收回,眉心夹着一道褶子。

    李悦薇坐好后,发现男人的脸色有些不同寻常。

    他看着她,便问,“这个夏政天,和你什么关系?”

    哇呜,这口气,这表情,她说呢,怎么觉得有点点久违的感觉。貌似从上次部队参观吃了袁辉哥哥一把无名干醋之后,就没再出现过了。

    袁辉自那以后,除了家长在场,两人见了面,之后就不敢再来他们李家了。连送东西,也是在部队里就直接送给了她爸。她都不知道,私底下,他是不是对辉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你觉得,是什么关系啊?”

    一时性起,她起了点儿逗弄的感觉,反问。

    屠勋眉头一皱,唇抿成了直线,那样子好像在说“朕在问你正经事儿,居然这么不正经地回答朕,真是该拖出去狠狠打一顿板子正正型儿了”。

    当然,她知道他才舍不得。

    便更有些得寸进尺,一双小手扯住了他的袖子,“勋哥?”

    摇一摇,做催促。

    好伐,眼神儿又变了,好像在说“好呀小样儿了,朕是宠你把你给宠得不知礼术了,嬉皮笑脸了不够,还想借撒娇打混过去?真是罪该……该狠抽屁屁三顿!”。

    足足沉寂了十几秒,男人的眼神中风起云涌,聚散无序。

    “他在商务晚会上,故意跟你搭讪。”

    “哦?你也去了那次商晚,我怎么没看到你呀?”

    “还到学校门口等你和小乐放学。”

    “咦,你怎么知道?”

    “还故意在迪斯尼乐园搞偶遇。”

    “……”

    不对劲儿啊!怎么她和夏政天见面的这几次,他除了游乐园那次在场,其他都不在的怎么就知道了呢?

    姑娘的脸色慢慢有些变了,眉头也蹙起来了。

    “他故意投资你主持的项目。”

    “这个夏政天对你图谋不轨。”

    李悦薇,“……”

    这就是他的结论,图谋不轨?!

    她抿了抿唇,才道,“勋哥,你派人私下监视我的行踪了?”

    屠勋,“……”

    得,这回终于轮到他没话可说了,她有点点生气不高兴了。

    “为什么?我是你的犯人吗?”

    “不,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必须确认你的安全。”

    “那么你是承认,你没经过我允许,就派人跟踪调查记录我的日常行踪。然后现在就可以拿着证据,对我兴师问罪了?”

    这一下,她气得小脸都鼓起来了。一下甩开了攥着他袖子的手,屁股一挪,离得远远的,瞪着他。那模样就是和主人生气的小宠物,气呼呼的样子,也忒可爱了。

    他看着她那副乖萌的样子,根本气不起来,之前嘛,其实也就只有点儿酸气儿。真说有气,还是那个夏政天居然贼心不死地想要脚踏两只船。

    事实上,这消息还是许文丰从李乐嘴里听到的。

    李乐很不喜欢卢雪曼,许文丰知道卢雪曼回来之后就特别给李乐敲了警钟,还搞了一套儿童神速报警系统给小家伙带上,说一旦卢雪曼再敢对他出手,就让他立即报警,会有警务人员在五分钟之内锁定他的位置,15分钟之内到场救人。

    李乐很喜欢许文丰这个哥哥了,就透露了不少消息。其中夏政天的出现,就是最重要的一点。

    许文丰一时兴起,就调查了一下夏家的情况。结果,就把前前后后的这几趟有李悦薇在的情况,给摸出了个七七八八,报给了屠勋。

    屠勋可是侦察兵出身的大神,一看那些资料,和照片,光是从夏政天看向李悦薇的眼神儿,凭男人的直觉就觉得很不对劲儿。再加上之前迪斯尼里的那次不怎么自然的“巧遇”,更坐实了夏政天的意图。

    不仅如此,他们还知道夏政天貌似正在跟卢雪曼来往,两人的亲密指数不低,完全是朝着男女朋友方向奔。而这时候,夏政天还频频对李悦薇出手,说他是贼都是轻的,在屠勋来说这就是在太岁门前动土——找死啊!

    “小薇,对不起。”

    好半晌,他才慢慢吐出这几个字,伸手不容拒绝地将姑娘拉了回来,就抱进了怀里。

    李悦薇不满,“说对不起,也坐实了你的罪名。我表示,我现在不会原谅你的。”

    “嗯。”

    “你还好意思了?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在反省,人家的**是需要尊重的。”

    好气哦,拧他!

    屠勋只是微微抖了下额角,“可是……我是真的吃醋。”

    她不自觉地松开,仰头看他,他肃着脸,侧面的轮廓那么漂亮,怎么也让人看不出来那种别扭劲儿,可语气又是那么低沉得让人心折心软的真实。

    他低头,看着她,“小薇,我有些后悔了。”

    “啊,后悔什么?”

    “让你留长发。”

    “哈?”

    男人的思路有时候比女人还复杂,弯弯拐拐还多哦!

    这是李悦薇对这次吃醋事件的总结。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

    ……

    新年到来时

    李悦薇还在犹豫怎么跟父亲提有重要人物要来拜访的事情,这天,她知道父亲回了家,便独自一人赶回家。

    没想到,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一屋子的笑声。

    一进门,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她并不想接触,却又不得不接触的男人。

    夏政天。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