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21 夏渣再出新招儿
    女孩拧眉看来的样子,颇有几分气势,浑身迅速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感觉。

    这让夏政天更有些奇异,他自认条件不差,向来在女人堆里无网不利,尤其是对像卢雪曼这样的普通小家庭出来的女孩子,具有绝对优势的吸引力。可眼前的女孩,似乎反应过于冷淡了一些。

    甚至从她偶进扫过自己的眼光中,透露出一种仿佛了解已久的审视,和清明。

    这让他即不舒服,又忍不住好奇,他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此时她的拒绝太过直接,那种巴不得立即离开的情绪也更为明确,让他的男性心理一下膨胀,便想阻止她离开,弄个究竟。

    李悦薇并不想了解男人那些复杂的心思,立即手一转,就脱开了对方的钳制,神色一片冷意。

    “夏总,失陪。”

    这冷冰冰的话语已经说明一切,要是他再纠缠的话,就太自找没趣儿了。

    夏政天有些受不了,就追了上去,想说什么时,他却先出人意料地动了手,一下就揭掉了李悦薇头上的平顶军帽,军帽下扣着小小的发髻,一下被用力勾掉,一头齐耳的矮发落落下来,掩上鹅蛋脸时,那种女孩子才有的绢秀、娇丽,一下子展露无疑。

    可是如此可爱的脸庞,却配上了一双浓似男子的眉,眉下炯亮的眼神为她更添一抹独特英气,一时间让夏政天看得移不开眼。

    他从没想过,头发如此短,容易被人误认为男子的脸,这会儿看起来是那么吸引人。

    “小薇,你这么漂亮,为什么要藏起来把自己弄得像个男孩子。”

    “不用你管。”

    李悦薇一把夺回帽子,速度也很快,让夏政天惊讶。

    她迅速扎上头上,用帽子掩上,目光含着明显的警告,“夏总,请自重。”

    再离开时,步伐更快,夏政天只能苦笑。

    ……

    卡座里的卢雪曼喝掉了半杯果酒时,还不见夏政天回来,就有些疑惑了。

    她想了想,便寻来了洗手间。

    不料她刚好看到了夏政天貌似在跟一个身形像男子的人搭话,突然就摘掉了对方的帽子。

    发丝散落的那一刻,卢雪曼心头一惊,似乎有了什么印象。随着对方将头发重新束起,戴上帽子时,她想起了对方正是那日交流会上舌璨莲花的小男生,没想到竟然是个女的,而且还是她最为厌恶的那个女人——李悦薇!

    该死的,她差点又被李悦薇骗了,这个怪胎之前把头发都剪掉了,就跟男人似的丑死了,这会儿竟然背着她又勾引她中意的男人,太可恶了!

    她气得恨不能立即冲上前甩李悦薇两大巴掌,可是还是忍住了。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搞定夏政天这颗大树,不能在这种时候就表现出妒嫉的丑脸,不然只会让其觉得自己没气质。

    要做豪门里的太太,气度和气质是非常重要的,她最近还报了一个淑女进修班,便是专门针对豪门太太的一个形象设计课程。当然,这个课程还是干爹胡老板给她买的。老胡也希望干女儿嫁入正而八经的豪门,为此,也允诺会大力打造她。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想办法积极地接近夏政天,希望把这颗大树攀牢实了。等到上了大二,她也刚好满二十,到时候能正式订婚,她的人生理想就算完成了一半。

    至于另一半,报复李悦薇便是最重要的第二件事。

    ……

    暑假便在这突如其来的狗血,和忙碌的工作实习中渡过。

    李悦薇终于升上了大二。

    大二的专业课程更多,选修课程也不少,她在学校待的时间就更长了。这也导致了一个直接的结果,不时就会碰到卢雪曼的次数更多了。

    在学校里,卢雪曼在其他人眼里是“李雪曼”,是“薇哥”的异母姐姐,生得漂亮如仙,气质温柔大方,擅长与人交流,很快就成了学生会的干事。

    李悦薇对这个姐姐的长袖善舞并不感冒,且基本从不谈论,态度冷淡,不爱来往。

    旁人虽然奇怪,但也没过份打听。

    唯一知道情况的陈可很想爆料吧,还是被男朋友周一峰给封了嘴,告戒她不要瞎掺和。

    而由上学期末被投诉了租书业务之后,开学之后,李悦薇和宋湘就商量了要做业务转型。

    很快,租书店业务就风风火火地下架了。

    下架这天,为了回敬那见不得光的举报人,宋湘和林玲策划了一次义卖活动。全班的同学都跑来帮忙,将一大堆书搬下楼,在一片学生专用的跳蚤市场那里,开摊叫卖,表示卖得的钱便以班级名义,捐给希望小学项目。

    李悦薇当时并不在场,新生们听说此事由“薇哥”挂帅,以前受过帮助的人都来帮忙,并慷慨解囊,很快万本小说动漫就销售一空。

    之后姑娘们打了算盘,抛掉他们义卖后捐出去的成本,前后赚到了成本价的两倍多利润,四人新学期的生活费都有了着落,也是十分高兴。

    他们这个活动,因为有慈善做名义,受到了学校小记者的大力广播宣传和支持,所以名声传得忒快。

    “这活动多么有意义啊,真不知道之前那些举报的人什么心态。”

    “红眼病呗!现在有些人啊,自己做不了,又妒嫉别人,就搞这种黑手。”

    “真是无聊啊!”

    “不管怎样,经过这次事件,我觉得我更崇拜薇哥了!”

    “嗯嗯,就是有些可惜了。”

    学生会里

    一些干事也在聊,还叫上了卢雪曼。

    “曼曼,你们家小薇妹妹可真能干啊!又赚钱,又做慈善,整天忙得不见影儿。真羡慕你有这么能干的一个妹妹。”

    “哪里,小薇一直都很有个人想法。”

    “对了,我都买了好几本书支持他们,你今天去了吗?有没有买几本书?”

    卢雪曼无语,只能尬笑一下,表示自己早就支持过了。

    心里却是一片冷意,她真没想到李悦薇在新生之间的威信已经如此高了。害她一时都想不到好法子,怎么黑。

    事实上,这时候李悦薇提了个点子,宋湘和另两姑娘就开始商量做新的业务了。

    李悦薇知道他们的商量结果后,非常支持,又表示要投资十万资金。这让三个姑娘又惊讶,又感动。

    李悦薇之前做项目,前后这一年多,已经赚了几十万项目提成了。她这次拿出的钱,其实更多一部分是从t集团实习项目的提成中拿到的。

    知道之后,三个姑娘更像打了鸡血似地忙起了在t宝上注册,开起了她们自己的网店。

    在微信刚刚出生的这一年,t宝的业绩增长非常快,而距离即将到来的双十一大战,也就在大二的下半年。李悦薇在此时提议开淘宝店,做衣饰业务,也是有的放矢。三个姑娘都没有怀疑她的提议,就直接开始动手做事儿了,这也让她很感动她们对她的信任。

    ……

    这个周末,李悦薇早早结束了一切工作,骑上自行车,直奔隔壁附属小学,接弟弟李乐放学,准备了一个周末迪斯尼游。

    由于这一年多一直忙自己的事情,感觉好久没跟小家伙好好相处了。小家伙明明很想姐姐,却也总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努力学习,怕姐姐操心,平时都从来不提任何要求。

    这事儿还是李悦薇同方婶儿聊天时,发现的苗头,之后她问起,方婶儿也心疼小家伙,当李乐跟自己孙儿似地疼爱,便把小家伙的渴望说了出来。

    李悦薇很快到了学校门口,却看到了一个不太令人高兴的人也在场。

    而且这人竟然还打着阳伞,挽着个男人,在那里大声摇手招呼着李乐,就更让她有些受不了。

    夏政天转过头时,就看到了一副学生气打扮,已经将齐耳的短发披在脑后的女孩。

    李悦薇为了让弟弟高兴,今天没有再做男子打扮,换了一身粉色猫咪t恤,配一条浅色铅笔牛仔裤,一双大长腿,气质干净清洌,加之了解她的人都知道是个非常有实力的女孩子,那眼中的光芒耀耀生辉,愈发地让人移不开眼。

    “小薇,你来了。”

    夏政天心头一动,没有提醒身边的卢雪曼,先一步朝李悦薇打了个招呼。

    虽然又有一长段时间没见,但夏政天已经由卢雪曼介绍,与李纲罩了一次面。并且,也由李纲之口,了解到了更多李家的情况,加上他自己的调查,知道了李悦薇全市女状元的突出表现。

    他跟那位合作人聊过之后,愈发觉得,要是轮家世的话,李家万是配不上他的。可是,李悦薇的成绩和表现太突出了,之前还在t集团那样的机构实习,且还获得上下领导一致好评,个人能力简直让人无法忽略。

    若按照父亲的标准,李悦薇的个人实习已经足以胜任夏家主母的地位了。

    当然,他没可能这么快就定下来结婚生子,他不会拒绝在此期间,多与女**往了解,了解更多方面。

    “姐姐,姐姐!”

    李乐一眼看到李悦薇的身影时,直接从卢雪曼跟前跑过,一头扎进了李悦薇怀里。

    卢雪曼还在原地发愣,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已经长到自己脸口的小不点儿,就是之前那个小小瘦瘦的小不点儿李乐。这才一年多不见,这小子就跟抽丝似的,一下子长高了那么多,以前瘪瘪的小饼脸,现在也整个抽形,长得眉清目秀,典型一个未来的小鲜肉小美男了。

    “原来,这就是你弟弟啊!真可爱。”

    夏政天不疑余力地赞美,放送好意。

    李悦薇似笑非笑,“没想到,你们今天会来这里接小乐。呵,真麻烦了啊!不过我和小乐提前都约好了,大概没时间奉陪二位,先走一步,去赶飞机了。”

    “赶飞机?”

    卢雪曼惊讶,“你们要去哪里?你跟我妈说了吗?”

    她一情急,口气就变得又急又冲,跟审问犯人似的,没有注意夏政天微微褶了下眉头看她。

    李悦薇道,“你妈都从来没有来接过李乐上学放学,你以为她现在最关心的是什么?要我提醒你吗?”

    卢雪曼立即脸色一变,“咳,我妈她一直在适合帝京的生活,也不想做全职家庭主妇。有些疏忽了小乐,也是……迫不得矣。”

    李悦薇懒得跟她嚼舌根儿,也不想捅破那层肮脏的窗户纸,要不是早知道父亲从来都是跟赵素梅分房睡的,从有了小乐之后就再没有同过床,她早就把那个托阿望调查到的情况,告诉父亲了。

    家丑不可外扬,李悦薇还是有所顾及的。

    这会儿不过是警告一下卢雪曼,少丑人多作怪,要是她敢对小乐再做什么,她手上抓着的把柄,够他们母女两吃一壶儿的了。破坏军婚,那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卢雪曼不可能不懂。

    “哎,小薇,你们坐飞机,要去哪里玩吗?我有朋友的旅行舍,说不定可以支个招儿。”夏政天还在努力套近乎。

    “不用了,我都安排好了。而且,不只我们姐弟两,还有其他哥哥姐姐叔叔伯伯。拜拜!”

    “哎……”

    夏政天眼看着小女子一蹬车就溜远了,那潇洒自在的模样实在太令人羡慕了,想当初他也是有过这样的青春肆意的岁月的。

    “天哥~~~~”卢雪曼一见不好,立即娇声叫起来,委屈的样子可怜极了。

    “好了,强扭的瓜不甜。她不愿意答理咱们,咱们自己好好去过周末。想吃什么?想买什么,天哥包了。”

    卢雪曼瞬间放晴,小声道,“天哥,什么时候,我可以再见见夏伯伯啊?”

    夏政天一听,眼底闪过一抹轻嘲,以为玩了几次就想见父母了,哪这么简单的事儿,以为他是这么好勾搭的人吗?!这些女人,全都一个样儿,没劲儿。

    “乖,我爸他现在忙着在帝京拓展业务,忙得很,我也一直在帮忙。怎么,有我陪了不够,还想要我爸也陪你不成?”

    “哪有啦,人家才不是那个意思,你又逗人家,讨厌!”

    随后,夏政天躲在角落里打了个电话,拜托航空公司的朋友帮忙查信息。他在帝京的人脉虽有一些了,但也只是一些,能不能查出来,还是看运气的。

    没想到,这回他运气依然不错,很快有了回音。

    “哦,查到了,这对姐弟订了去港城的飞机票,大概是去那里旅游吧!港城的迪斯尼近些年很火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