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10发现伤情
    上车这后,李悦薇报了地址。

    阳仔听到地址后,目光微微闪了一下。

    李悦薇又问他要去哪里,他看着李悦薇半晌,又说“一样”。

    李悦薇觉得这人有些奇怪,但也没多说什么,就拿出手机给弟弟发消息。

    大概行驶了一段距离之后,阳仔看着李悦薇偷笑的模样,抿了抿唇,才终于开口了。

    “你是帝京大学的?”

    “哈?是呀!”

    “哪个院系的?”

    “电子工程学院,电子外贸。你呢?”

    “b大。电子信息。”

    “哦。”李悦薇也不太了解这个专业,便没有再多问。

    阳仔似乎很有聊性,又问,“你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李悦薇没有想太多,“哦,那个房子是我们地方上开庆功会时,企业赞助的。只有使用权。”

    阳仔目光冰解了一点点,“哦,你宿舍里还有其他同学?”

    李悦薇抬起头,觉得这话问的已经跨入了**界阶。

    阳仔即道,“抱歉,我只是一时好奇,如果你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

    李悦薇眨眨眼,道,“阳哥,你今晚上怎么突然话多了?”

    她记得很清楚,这人从来不爱闲聊,之前大家聚餐的时候都没什么话,都是自己吃自己的。但是在男生圈子里,他的存在感很强,不少人还主动敬他酒,他也会应,只是不会说任何场面上的话。

    对于这个男生,李悦薇的印象不糟糕。

    阳仔的目光扫过窗外,半晌才道,“我知道是谁下的黑手。”

    “啊?”李悦薇愣了一下,“你是说,偷换了我们打印资料内容的人?你怎么……”

    阳仔转头看着李悦薇,俊秀的五官在窗外的灯影中明明灭灭,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他道,“我想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那个,你是怎么发现那个黑手的?有证据吗?”

    “你先回答我。”

    “哦?”

    “你……是不是跟高层也有关系?是什么关系?”

    “啊?”

    李悦薇有些讶异,这人怎么突然问这个。难道是……

    “我也看到了。”

    阳仔的脸色十分冷肃,就像发现了什么不道德事件似的,阴影里的目光亮如双刃。

    李悦薇抿抿唇,道,“你看到什么了?”

    虽然猜到八成,她还是想确定一下。

    “你下班不下楼,跑上总经办,跟一个男人一起离开的。”

    “哦,什么男人?”李悦薇也肃着脸问。

    阳仔蹙起眉,“你一来就受到主管重视,也是拖了那个男人的便利吧?你敢跟那个销售部的罗子燕互怼,也是因为你也有一样的后台,对不对?”

    说到这里,李悦薇要是再听不出男生语气里的不屑和妒嫉,她就是真的傻了。

    她轻笑一声,“阳哥,你这是在指责我吗?”

    “我只是在确定,我要帮的人,是不是值得我帮助。也许,凭你那个后台,就算再发生什么事儿,你也不用担心,自会有人帮你杠住。那我就不用浪费精神,做这个多余的好人了。”

    李悦薇直起了身,神色更冷,“同学,在其位,谋其职。这次的事件我自知自己有失误,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做,不该假手他人。其实只要我在递交报告之前,再审核一下,这个事情都可以轻松避免。

    但是我没有,说起来,直接责任人是我,才会让人钻了这个小漏子,害大家的努力差点被毁,所以我请大家吃饭,是诚心道歉。毕竟在这个任务上,我属于任务责任人,你们只是帮忙。再要说的话,你们帮忙我,是情份;你们不帮我,也是本份。横竖出了错,有了问题,应该都是我的责任,主管是把任务派给我的,并不是你们。”

    “我这人,做事儿就认真做事儿,不喜欢参杂那么多的私人情感,或者什么仁义道德。我不会主动伤人,但我也不怕被人找事儿。”

    “因为,我无愧于心。”

    阳仔听到这里,脸色已经变了几变了,本来他内心有一幅正义的大旗竖得笔挺高直,但不知为何此时听女孩说来,渐渐就有些挂不住了。

    他张了张嘴,想是要说什么,但李悦薇又接道,“所以,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会影响我以后要做的事。你帮不帮我找黑手,我都不介意。只是,这次让大家的努力无端被人黑,若是我有机会的话,一定会还小郭一个安心。”

    小郭就是那个热心、单纯的圆脸姑娘。

    “你为什么要到客服部来?”阳仔憋了半晌,终于找到了一个问题。

    李悦薇一笑,“在我的职业规划里,熟悉各个部门的运作,是打基础的第一步。”

    “你,你这是想……”

    李悦薇的目光调向了窗外,“我的目标是做一名产品经理,创造出能为人类造福的好产品。就像当年创造出改革开放这条经济政策的主席大人,就像解决了我们上亿人粮时生产温饱问题的科学家,还有发明了手机这个方便的工具的那些大师。”

    她回头时一笑,有些傲气,有些腼腆,但更多的是做为一个年轻人,蓬勃的朝气,那充满理想和奋斗的精神,让阳仔为之震动。

    突然,他就发现自己之前怀揣的那种心思,有多么low。小鼻子小眼儿的就着眼在人家与上层的关系问题上,还揪着所谓的道德大旗不放,格局眼界都太低了。

    女孩能有这样的想法,并且还为之赴之实行,那个高层也许是非常好的导师也说不定,就算真有什么关系,那也与他没关系。他要看的,应该是女孩为人做事的风格。以为逮着这么个事实,就可以评判一个人的高低,未免太自不量力,太小鸡肚肠了。

    在他琢磨别人的品行时,人家琢磨的事情比他这个男生要有价值得多。

    他突然知道了,平日闲时,李悦薇都在看资料,学习,要不就是学英语,鲜少跟他们一群人闲嗑牙聊八卦。她就从来没有聊过什么男神,什么明星的东西,都是在努力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行。而他自己,真的太幼稚了,对于自己的未来,思考得并不多。

    说白了,他来t集团实习,其实也是托了一些亲戚关系的。

    人有时候就很奇怪,看别人不顺眼的事情,其实自己都在做,自己也没高尚到哪里去。

    “对不起,我不该妒嫉你。”

    “没关系,希望你以后化妒嫉为力量,好好做事儿。咱们客服部,一点都不比他们销售部差,不是吗?”

    阳仔抬起头,觉得女孩的目光闪闪发光,好像心里某道迷障突然就被人打开了。

    ……

    之后几日

    客服部的实习生开始在老职员的带领下,开始进行电话回访,接触客户,做一些调查问卷了。

    李悦薇则忙着做杨主管提请她的那份企划书,想到新年将至,时间有限,她还加起了班地查资料,找灵感。力求将这份针对新年的客服企划,做到最好。

    为此,她还悄咪咪地找了不少能找的人,询问相关事项。

    中午的时候,她溜到秘书部,找阿望打听;手机上,跟许文丰约在咖啡厅,了解情况。

    许文丰喝着咖啡,一双大长腿就放在矮几上,抖个不停,“我说小嫂子,这内部资料可不是谁都可以查的,我现在都透露给你了,你是不是该回馈点儿什么给我啊?”

    话说,他这个小叔子做得够尽责了,都算是未来小舅子的半个保姆了。

    李悦薇正记着东西,头也没抬,“哦,你要什么回馈,要不,周末你就不用去陪小乐了,放你假去泡妞儿。争取过年的时候,给你妈妈带个妞儿回去,你妈就不会老催着勋哥找对象了。”

    许文丰一听就跳了,“哎,哎,这事儿还是算了吧!嫂子,你高抬贵手,算我求你了,我宁愿跟小乐玩儿,也不想被我爸妈催婚,我才刚刚毕业没几年,可不想再被老婆孩子困住脚。”

    李悦薇奇怪,“可是我看你和小乐玩得那么好,你应该是喜欢孩子的呀?难道你不想自己生一个,那不是更有成就感。”

    重要的是,这一结婚生子至少三年左右,大姨妈都会忙着自己家的事,不会给屠勋施加什么压力,注意力也会被分走很多了。

    “得了吧,我的嫂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的人生计划是,不到三十不交女朋友。”

    “哦,原来你三十之前只打炮,不负责啊!嗯,这很符合你花花公子的人设,不过我必须得限制你和小乐的来往了,我们都是正常人,到了年龄就要好好找对象,结婚生子的。”

    “李悦薇,你个没良心的。”

    “行吧,回头给你做蒸蒸糕吃,算是答谢你帮我做调查了。拜拜!咖啡钱我已经付了。”

    “我去,这就过河拆桥,太过份了。”许文丰可不甘心,立即叫道,“我还有个秘密,嫂子你不听了再走,以后知道了后悔可别怪我哦!”

    李悦薇在门口刹住脚,回过头,目光笔直。

    许文丰被那目光一盯,就有一种小学时被父亲盯着罚抄课本的心虚感。这可奇怪了,为啥他每次在这妞儿面前就总觉得矮了一截,明明他比她大好多的说。

    “行,再加一份油炸糖圆儿。”

    李悦薇一说,许文丰差点儿倒地。

    “小嫂子,你真把我当小乐一样哄啊!”

    李悦薇走回来,重新坐下,“你都叫我嫂子了,我当然得像长辈一样好好关照你了。”

    许文丰一个哆嗦,半晌才道,“我听说,最近我哥遭了顿家法。啧,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我姨父居然动上了家法,你可不知道我家那家法是老祖宗上百代传下来的,板子都是乌黑色,据说那都沾的是人血。啧啧,幸好是屠……奶奶不在,不然我看这事儿早吵翻天了。”

    “你是说,勋哥被他父亲打伤了?!”

    ……

    事情已经过去快一周了,李悦薇和屠勋也不时会见面,但她完全没发现。

    这晚下班后,就溜上了楼,楼上还有些高管没有离开,与她擦身而过,她也没管那么多,就冲进了办公室里,结果办公室里还有几个人正在谈事情。

    数双眼睛看过来,都满是疑惑不解。

    她尴尬地吐吐笑头,直摆手,溜到了有屏风遮挡的会客室隔间里。

    等到人走了之后,屠勋走进了隔间里,“怎么突然跑来?”

    这样子,不像她向来小心翼翼的性子。

    李悦薇一站起身,“你,脱衣服。”

    “?”

    李悦薇只想到这个法子,在男人还在怔愣时,就上前去扒他身上的毛衣。因为中央空调,这人向来穿得少,毛衣下就是衬衣,再里面就什么都没有了。抽出腰部的下摆,一颗颗地解扣子,指间不可避免地碰到了对方的肌肤,像被烫到似的,她的手开始不自觉地发抖。

    屠勋握住一只手,“小薇,怎么了?”

    李悦薇看着男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想到那日健身房时他故意来晚的用意,似乎一下什么都明白了,明白之后,心里都是酸酸的,很不舒服,有点点自厌的感觉。

    “你不知道吗?那把衣服脱了。”

    因为那种自责太重了点,她也顾不上什么羞涩了,掂起脚解开了男人胸口的几颗扣子,就要直接扒了。

    他按住她的手,“小薇,出什么事了?”

    “没事儿,我就是想看看,你被你爸爸打伤成什么样儿了。”

    他的力气,她自是挣不开的,她索性一把撩起下摆去看,前胸没有,肯定在后背了。

    然而他像是早知道她的意图似的,一只手就将她攥到怀里,不让她动弹了。

    “放开我。”

    “小薇,已经没事儿了。”

    “哼,你们男人有事儿的时候,从来就是遮遮掩掩的。你说,你还有什么生死悠关的大事儿,全都交待出来。你可不想,还是未婚夫妻的时候,就突然守寡了。”

    他一下失笑,捻起她的下巴,“小薇,不会发生那种事的。”

    并不知道,不久的将来必然会被打脸。

    “你只跟我约定了一年时限,不会去参加特警的行动。一年之后呢?”

    她气呼呼一边说,一边想,“你是不是想着等搞定老婆了,就可以放心做自己的大事业去了?你们男人真是自私,把我们女人当什么了?”

    “小薇。”

    “别找借口,也别哄我了。我不信!”

    “小薇,你怎么突然?”

    她一下挣开了他的手,绕到后面一把撩开他的后摆,就看到了上面纵横交错的一片红痕,乍一看还是有些吓人的,好大一片,就像电视里演的那种,也许没有那么夸张,可是生生地出现在人现实中,还是吓了李悦薇一跳。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