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08他还是出现了
    这个周末,李悦薇第一次感觉到了糟心。

    比起赵素梅和卢雪曼母女到京,还要让她心神不宁,焦躁不安。

    看着弟弟李乐越来越开朗的模样,吃着一桌子美食,他手上拿着的那杯奶茶,正是屠勋让打包回来的,被方婶儿叮嘱了不能只喝甜水水,还是偷摸着喝了好几口的调皮样儿。

    她一边觉得很安心,一边又消除不了心里那股焦虑。

    他会不会有事儿?

    他父亲会训斥他吗?

    为什么他不让她解释清楚误会呢?

    虽然只是短短的接触,但她能明显感觉到那个所谓的吴表哥明显有些故意针对屠勋的意思,行事态度,都带着几分傲慢。感觉就像那个她和父亲去了三次都没能入内的大院儿一样,傲慢得不得了。

    让她不喜。

    今天她想去健身房,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来赴约?

    之后,她就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发消息过去问一下。

    若是以往,他不来就不来了,她觉得自己有自己的生活轨迹,没必要总是和一个男人并行。最近好像发生了变化,渐渐地习惯和他一起做很多事情,遇到高兴或不开心的事,都会想要跟他说一说。

    也不是没有别的人可以说,同龄里,室友宋湘就比较成熟,看事看人犀利精准。只不过,又少了点儿什么。

    “小薇,你要去学校温书吗?我把那奶茶给你温着放水杯里喝比较方便。中午要不要回来吃饭?晚上才回来吧?”

    方婶儿体贴地询问着她的一日安排情况,这份细心虽说有部分是来自于她自己的,但是最开始她们能认识方婶儿,也全是因为屠勋的缘故。就算他不在身边,他的关怀也一分没减。

    想到这里,李悦薇终于打起了精神。

    她想,他也不希望她为那些事烦心,还是先做好眼下自己的事情吧!

    ……

    李悦薇还是去了健身房,没有见到屠勋,但黑队正在跟人切磋拳法。

    她看得津津有味儿,还帮忙加油。

    黑队下来之后,两人高兴地打过招呼,问候近况。

    李悦薇道,“黑队,我看你们打斗,感觉我自己学的格斗术还是少了些东西?你看能不能指教一下我呀?”

    其实,她刚才看得很认真,全是因为想起了头晚那场“围剿”。只是很短的一次交锋,面对那些看起来应该是职业的军人,她几乎没多少把握。越想,越有些不甘,觉得自己貌似是拖了他的手腿,才让他当场妥协,跟着那个讨厌的表哥离开了。

    黑队微讶,“你的格斗术已经觉得很不错了,用来对付普通人,那是绰绰有余。就是一道街头小混子,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李悦薇舔舔唇,“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练到对付一两个在役士兵的程度?”

    黑队一听,正色道,“小薇,你想干啥?”他神色一下变得有些古怪了,“难不成你想跟屠勋拼上几手?哎哟我的小妹妹呀,这个你就别想了。他那个段位就是你像我这样练上三年都难成。他们屠家的人,简直就是天生当兵的种,学什么都快,练什么都精。简直跟被上帝开持了似的,真是让人不爽啊!”

    “不,不是的。”李悦薇没想到黑队会想到这方面去,忙否定道,“我,我是真的想拼过一两个兵哥。目标高一点,万一遇到个特殊突发情况,也好应付,对不对?”

    黑队看着小姑娘认真的神色,其实很想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对视了一刻,黑队搓搓手,“行吧,你想学,那我就教你几招。但是不可能全,毕竟你家屠勋没点头,我不敢教你那些……咱们当兵时,学的那些功夫的目标和现在的警察可不一样。上阵杀敌,那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抓犯人,犯人依然是我们必须保护的人民的一种,不可能直接下死手。所以……”

    李悦薇点头,“黑哥,我懂的。”

    两人各自又戴上了护具,开始在格斗区练习起来。

    时间很快过去,当李悦薇不支倒地时,双眼飞黑花,还有点儿耳鸣,又饿得前胸帖后背了,但是挥汗如雨之后,感觉心情都好了不少。

    “小薇。”

    恍惚间,她听到有人叫她,还朝她伸出了手,她下意识地抬起手,就被攥了起来。那人还用大手抹去她脸上的汗渍,给她递上了她自己的温水杯。

    喝下一口奶茶之后,全身的每个毛孔都似打开了,精神一点点转回。

    “勋哥?!”

    一看清眼前的来人,她一下瞪大了双眼,唇角都不自觉地往上翘,惊喜全露在脸上了。

    屠勋看着女孩潮红的小脸,爱怜地抚了抚,“抱歉,我来晚了。”

    “不晚。我好饿,你请我吃饭吧!”

    “好。”

    她拉着他的手跳下格斗台,就往更衣室走,走到门口,他的脚步顿下了,她还有些懵懂地回头看他,带着点儿不乐意。

    他揉了揉她的头,“我在外面等你。”

    “啊?”

    “这里是女子更衣室。”

    “啊!”

    她羞得捂住脸跑了进去。

    天呐,她刚才发什么傻啊,居然一直攥着人家往更衣室里跑,太不害臊了。

    热水哗哗地冲着脑门儿,那种尴尬也久久不散。

    其实伐,就是突然看到一直想着的人儿,好像怕他又离开似的,才一直抓着不放。

    ……

    用餐时

    李悦薇仍有些担忧地问,“勋哥,你……爸爸他没有骂你吧?”

    “没有!”

    屠大领导训起人来,向来是有板有眼,上纲上线。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你还敢跑去特警大队瞎折腾。还是老黑纵着你,要不是看在你黑叔的面子上,你看我管不管你。

    ——你也老大不小了,就算无法接触会过敏,你就坠落到去找那种……你有没有想过你妈,你奶奶,你爷爷,还有你姨妈的感受?!

    很显然,大姨妈虽然担心他,还亲自怼了小薇一次,但依然是为他着想,并没将小薇的事情告诉父亲。这通风报信,故意扭曲真相的人,不难猜。

    “真的没吗?”李悦薇有些不相信,大眼悄悄瞄着男人,从头到尾,像是想寻出些什么蛛丝蚂迹来。

    ——你还不认错,是不是要我动用家法?!

    ——世凡,去,把家法拿来!

    “家长训人,大同小异。你父亲以前怎么训你的?”

    他试着转移话题,小姑娘果然认真想起来。

    ——这臭小子以为在外面做了点儿事儿,就越来越目中无人,横了。今儿不抽醒他,就别给我睡觉。

    “我爸他以前就是吼,人家姑娘如何如何,你怎么怎么样。那时候,别人家的小孩子还是别人家的小孩。现在嘛,训我就和以前完全相反,都是让我多休息,别给自己太多压力啦什么的,因为我已经变成了‘别人家的小孩’。”

    他不禁失笑,给她挑了一坨肉肉。

    抬手时,后背上还是牵动了鞭伤,手微微抖了一下。

    他不是迟到,只是不想运动时脱下衣服,让她看到他身上的家罚伤又担心。

    ——去,抄一百遍屠家的祖训。

    彼时,书桌上摊开的宣纸,被风吹得哗哗的响。

    自然是没有一百遍的,就只有一遍,宣纸上的墨迹苍劲有力,飞花走月,十分洒意,完全没有训戒里的规行矩步之意。

    屠老太太听家里阿姨说了这事儿后,气呼呼地就要去给孙子找气场,还死攥着老头子要去机关里找儿子训戒。老头子当然不会由着小老伴儿闹腾,直说等儿子回来再训不斥,家丑不可外扬。

    两老说着说着,还吵了起来。

    “啧,不是我说你,你什么不支持,竟然支持阿勋喜欢个小男生。你这是不是老糊涂了!”屠爷爷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教育下这个小老婆。

    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整天跳腾得跟个孩子似的,没一点儿长辈该有的样子。

    “放屁!你才老糊涂了,外国的无人汽车都在路上跑了,你还抱着你那支破壳儿枪沾沾自喜。哼,我才不像你,你早就死在三十年前了。我还活着,我会用智能手机。”

    一提这茬儿,屠老爷子顿时脸色骤变,有种突然吃了屎的厌恶感,气愤得啊,张着嘴抖着唇儿,半晌没吐出个字儿来。

    “那你就纵着那臭小子,娶个男人进门吧!哼!我娘是没说错,我们屠家的命脉,早晚得断送在你这个妖妇的手上。”

    老爷子一哼哼,负手走人。

    屠奶奶一听婆婆训斥,立即气得跳脚了。

    虽然婆婆都死了半个世纪了,还是媳妇儿心头的一根针啊,尤其是那那个年代的婆婆。

    “勋哥,你真的没事儿吗?”

    “我能有什么事儿,别多想。你要喜欢这份菜,我们再点一盘。吃不完,你带回家让小乐也偿偿。”

    不知道为什么,李悦薇觉得男人越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越是有内容。

    可是他不愿意说,她也不能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求。

    ……

    好在周末还是开心的结束了。

    周一上班时,便是要交问题报告的日子。

    李悦薇早已经将报告打印出来,装订成册,准备杨主管一到就交上去。

    她到公司依然非常早,仍是在那个天井花园里,做了做拉伸。

    又碰到了那个叫阿仔的男实习生,她抬手笑着打招呼,阿仔点头回敬,却立即离开了花园,手上明明提着食盒应该是来吃东西的,但这态度为啥那么冷淡,她是洪水猛兽吗?真奇怪,她记得自己并没得罪他。

    难道是因为主管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她,他有些争风吃醋了?

    这种事情,李悦薇在前世的职场里从不少见。那时候她还蠢蠢地,知道之后就反过头来帮助那种男同事,男同事成功之后,回头借着机会,竟然把她踢出了公司。她也是离开之后,有好心的同事私下里偷偷告诉她的。

    拉伸完,感觉浑身都精力倍增后,她上了楼。

    一到卡坐上,圆脸姑娘就凑了上来,询问她报告做好了没,有没有打印出来。

    “小薇,你还没打打印吗?那我帮你打出来。装订方面我可是高手,期末复习的时候,我做的资料全班人都抢着要呢。”

    李悦薇失笑,道,“行,那就麻烦你帮我这个忙了。”

    虽然包里其实已经有一份了,但看同伴如此热情,她也不好拒绝,索性再打一份也没有什么问题。

    说做就说,李悦薇又打开了u盘,重新审视了一下资料,一边点了打印。

    圆脸姑娘高兴得跑去了影印室,整个办公间也慢慢喧哗忙碌起来。

    李悦薇看着这个情形,深吸了口气,暗暗给自己加油。

    很快,圆脸姑娘就捧着整理封装好的说明书跑来了。

    “小薇,你这个封面看起来太low了。我和他们商量,有美工技术的说可以重新设计一下这个封面,看起来更高大上,你看……”

    李悦薇放下水杯,道,“这个,会不会比较花时间啊?”

    “不会不会,试试吧?好不好,小薇,你最好了。”

    李悦薇失笑,看了下时间,“行。那就做吧,我就等咱们开完早会,十点半再送给杨主管。”

    “好呀好呀。”

    “哦,既然你们都帮了我这么多,封面上除了我的总编名字,还要打上你们汇编和美工制图的名字啊!”

    “行行,没问题。”

    一接到这活儿,圆脸姑娘回头就给其他人打了个手式,众人高兴一喝,就忙了起来。

    杨主管进部门后,发现实习生们比上一周的时候,精神面貌又发生了不小的改变。没有散慢和无所事事,一个个都找到了自己的主心骨似的,忙碌起来。心下很满意,面上也和缓了很多。

    当她经过李悦薇的卡座时,多看了一眼,发现姑娘还捧着那些产品说明书在看,便走开了。

    这次的早会,突然接到了通知,去了公司的大会场,聚集了所有的实习生一起开会。

    会上,销售部的实习生获得了一个特别的表扬。

    “我们销售实习一组的同学,仅用了一周时间,就达成了一个成功的合作意向,三个潜力客户。目前即将实现销售额约计一百万的单量,这在咱们公司的实习史上,也是非常少见的。”

    “现在,我们请销售实习一组的同学们,上台接受表扬。”

    “我们一组的同学有罗子燕,张……”

    罗子燕被叫到名字后,头一昂,一脸傲骄的笑,迈着自以为很优雅地步子,走上了台,随后而上的都是她的跟班,纷纷冲着她感激地笑,低声说着小话,个个都很得意。

    台下都是一片欣羡声。

    李悦薇身边的圆脸姑娘,嘀咕起来,“还真是上面有人的人啊!一来就做大单子,难怪她那么拽。”

    “哎,咱们只是客服部,要出单子的可能性好低呀!”

    “啧,当初我也是面试销售部的,可惜被刷下来了。”

    “销售部才是引领一个公司发展的第一大部门呢!”

    “那是,能进去的可都是精英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