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200大姨妈首战告捷,勋爷被弃
    “呃,您好。”

    对方也没介绍自己的姓氏,也不可能跟着就叫“大姨妈”吧。

    李悦薇有些尴尬地问候了一声。

    云霜示意到一边僻静处说话,李悦薇基于尊敬长辈的礼貌,不得不跟着脱离了群体。

    屠勋端着东西回业时,人已经不见了。

    他向旁人打探,其他人都摇头表示不知。

    这时候卢雪曼转了出来,朝他一笑,“勋哥,你在找小薇吗?”

    屠勋神色冷淡,没有接话,而是拿出电话打给了阿望。

    卢雪曼见状,悠悠道,“勋哥,我刚才看小薇好像跟袁大哥走了。”

    她故意朝一个反方向看去,那边袁辉身边似乎真攀着一个小个子兵。

    屠勋只是冷冷地看了卢雪曼一眼,依然一言不发,目光更加锐利。

    卢雪曼被看得心下有些发虚,又故做镇定,道,“勋哥,你和小薇的事儿我都知道,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爸爸的。”

    她笑得一脸讨好,又凑近一步,压低了声音,“勋哥,我听说你们公司有很多实习的机会,不知道能不能在寒假帮我安排一下,进你们公司体验一下生活?”

    屠勋神色全无,终于开口,“可以。”

    说完,他转身打着手机,就离开了。

    卢雪曼没料到,自己进行的事情这么顺利,对方居然一口就答应了,一时都有些发愣。

    她知道这男人心高气傲,看她不上眼儿。但毕竟有李纲在前,他也不可能当人前甩她脸面,让李纲下不来台。而且这男人显然对李悦薇更感兴趣,她知道自己捞不着什么大好,她也不着急。现在只要借着李家父女当跳板儿,多赚些好处,那也不错。

    只要给她机会,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夺回一切属于自己的东西。

    ……

    角落里。

    华霜面色十分严肃,上上下下,把李悦薇打量了三轮儿。

    李悦薇被这位“大姨妈”看得心头发虚,又不好说什么,只能乖乖等着对方开口。

    华霜打量半晌,心说,这小家伙儿倒还沉得住气,没跟她别劲儿。

    不过,这也不太好。这么有定力,要是真跟他们家阿勋有个啥,还不好拆分儿。她这辈子还没做过什么梆打鸳鸯的事儿,这些婆婆妈妈的都不合她风格。

    想到此,她抬起头,端出几分领导架势,便单刀直入。

    “我不希望你跟我们阿勋走得太近,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李悦薇一愣,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一进不知该怎么回答。但心里,还是升起一抹小小的不悦,和不舒服。

    她都还在犹豫呢,他的家人就跑来拉大旗,竖防御墙了。

    华霜看得出,小家伙是有些不高兴了。心想这反正也正常,毕竟他家阿勋那么优秀,想要攀上来的人多得去了,不拘男人还是女人。只是,阿勋的毛病,知道的都是家里人,外人鲜少知道的,知道了也不敢往外乱说。

    她见李悦薇不开口,继续道,“你也该知道,你的身份和阿勋差太远,你们不合适。而且,你今年多大了?”

    李悦薇有点负气,直接道,“刚满十八。”

    华霜点头,“嗯,十八,好年纪。那你就更不该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比你年长这么多的男人身上。现在十七八岁的漂亮姑娘,那么多。你看那边,全是。”

    她这一点,李悦薇瞥过去一眼,就看到这次跑来相亲的那群女孩子,正簇头说说笑笑,身边都围着三五年轻小伙儿,有的穿着迷彩服,有的穿着军礼服。男欢女爱,寻常又让人甜蜜的正常世界。

    李悦薇以为华霜暗示的是,她应该像那些女孩一样,找个门当户对的对象,而不是想着高攀屠家这样的名门。

    “你要是愿意,姨帮你介绍几个好的。我看,之前那个袁队长人就不错,袁家也是大首长,在院儿里名声都很不错。”

    华霜只想着把这烫手山芋扔出去,瞧着小家伙长得也周正,溜上一圈儿也就袁辉瞧着称头。最重要的是,显然这袁家的小子也不是个正经人,那么多美娇娥不喜欢,偏围着这个小家伙围悠。她要帮说媒,也还是要顾及一点儿对方的喜好,不然就真成了恶婆婆似的,也不是她的风格。

    怎么着,还是要讲些民主的嘛!

    李悦薇忍不住了,“阿姨,这是我的私事儿。”

    虽然前辈子缺乏亲情,渴望有长辈关怀。但李悦薇更清楚,一个人的边界应该如何把持,不能轻易让人侵犯。

    华霜愣了下,但也不意外,毕竟能让他家阿勋喜欢上的男孩子,应该也不是一个软脾气的人。

    遂道,“姨只是在跟你打商量,给你讲讲道理,摆摆事实情况,省得你一意孤行走错了路,以后后悔就来不及了。”

    “您说的很好,我听着。”李悦薇也上脾气了,口气也没放软,只维持基本的礼貌。

    华霜左一句识实物,右一句要知分寸,前前后后都在提醒李悦薇一个事实:她配不上屠勋这样的家世和身份。

    其实华霜觉得自己还是给对方留了面子,没有拿对方的性别做文章,只是拿大家都在意的家世地位当利器。她也没有屠奶奶想的那么古板,但是原则性问题她是非常坚持的。

    李悦薇听得心头一片拔凉拔凉的,她还在考虑自己和屠勋的关系怎么走呢?这一棒子打来,她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小微同志,我不知道你了解屠家多少。要是你有什么歪歪心思,缠着我们阿勋不放的话,我也不介意使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我听说你也是好不容易才考上帝京大学的,这个门槛也是很多孩子渴望了一辈子的龙门。我想,你也不希望读到一半,就被扫地出门吧?”

    华霜的脸色在灯的阴影里,看起来多有几分巫婆的味道。

    李悦薇抿紧了唇,不置可否。

    华霜觉得自己明示暗示警示得很明白了,最后道,“小微同志,我们阿勋是个正常纯爷们儿,他就算身有隐疾,但那也是我们屠家的男子汉,必须为屠家传宗接待,延续香火的。所以,我希望你们之间的关系,点到即止,该断的时候就断了,不要闹到台面上来,让你,你的家人,还有阿勋,都难做,那就不美了。”

    说完,华霜转身就走了。

    她觉得这样子明说,已经很清楚了。这小家伙又不是女人,没法给阿勋留后,在一起就是浪费时间,耽搁屠家的未来前程发展。她觉得,对方应该听明白了。

    李悦薇听完最后这一段,脸色彻底拉了下去。

    她觉得,华霜这句话明确暗示,她没资格嫁给屠勋,更别提替屠勋生儿育女了。屠勋那样的家世身份,要的是门当户对、品质优良的千金贵女,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小营长的女儿,各种够不上他们屠家的媳妇儿要求。

    所有不论,现在她只有一条路,就是跟屠勋分手。

    可恶,他们都没有正式确定关系,分什么手,有什么好分的?凭什么……

    不知为何,突然鼻头就有些酸了。这感觉,有点像上辈子被人当面嘲笑她蠢她胖,别提家庭条件了,最基本的自身条件都不具备,拿什么跟别的女孩子争?!

    这辈子她是变得优秀,变得漂亮了,可是为什么又碰上屠勋这样的人?

    好像老天爷总跟她开玩笑,让她碰上的都是高攀不起。

    李悦薇心情变得有些低落,没有回篝火晚会,而是跑回了营房,将自己原来穿来的羽绒服穿上,想着找人送她离家。

    想来想去,她也只想到了一个人。

    于是她拿出电话,给袁辉打了电话,袁辉接到电话时,还有些惊讶,一听小姑娘说身体不舒服,想要回家休息,就着急了。

    恰好,一直寻不到人的屠勋,听到袁辉的电话,眉头皱了起来,就跟着袁辉去寻人。

    其实,按照李纲的计划,儿女今晚是可以留宿在部队的家庭休息区,明天再回不迟的。但是听袁辉说女儿身体不舒服,他也有些着急,也跟着去了营房。

    等到几个男人看到李悦薇时,都愣了一愣。

    ……

    门是被着急姐姐的李乐,砰砰砰地猛敲开的。

    门一开,李悦薇换回了来时穿的那身米白色、带毛圈儿领的羽绒服,一张小脸看起来有些白,眼圈儿周围一片红痕,看起来就像是哭过,还拿手蹭过了。

    “姐姐。”

    李乐一下抱住李悦薇,心里想的是,是不是妈妈和坏姐姐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又欺负姐姐了。小脸绷着,就想表忠心,表安慰,要替姐姐报复坏蛋。

    不过他还没出口,两道着急的声音先响起。

    “小薇,你怎么了?你……”袁辉出声急。

    “小薇,发生什么事了?”屠勋同时出声。

    本来最想出声的李纲爸爸没及问出口,反而被两个年轻男人抢了先,就觉得这里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儿的,一时他没开口,看着眼前的情况。

    李悦薇怔了怔,道,“没什么,刚才……大概是喝了一点酒精饮料,有点不舒服。”

    说着,她又揉了下眼睛,这一下,看起来鼻头也红红的,小模样瞧着更有几分委屈的感觉。

    两个男人心头都迅速转了起来。

    李纲才道,“小薇,既然不舒服,就留在部队里,爸都给你安排好了房间。今晚住一晚,明天再回不迟。这前后奔波的,路上也不舒服,回去至少还得坐两三个小时的车。”

    李悦薇幽幽地问,“那赵素梅他们两个呢?”

    李纲一时噎住,没说两母女其实也是要回家属区的,那里距离部队要近一点,大概两个钟头。要是晚上走,路上没什么车,速度快,大概就一个半小时便到了。刚才赵素梅已经跟他商量好了,说想回家属区去住。

    李纲想的是,儿女都不愿意跟妻女住在一起,肯定没法回家属区了。就让两孩子先在部队待一晚上,隔日他就亲自送两孩子回那套奖励的公寓。

    这会儿问起来,也正好挑起这个问题,倒让他有些尴尬了。

    袁辉立即道,“小薇,你想回去,咱就回去。说起来,这边的住宿条件肯定没家里舒服,还有些湿有些冷。暖气一般,空气流通不是很好。而且那边家属区的设备平时使用时间少,很多都有些霉味儿。回家好!”

    这下,袁辉一口气把屠勋心里想说的话全说完了。

    李悦薇看着袁辉,微微露出几分笑意来,点了点头,“嗯,谢谢袁大哥。爸?”

    她又看向李纲,眼神带着几许请求。

    李纲也知道自己在这事儿上,没多少立场,点点头,算是应了。

    李悦薇拉着李乐的手,就往外走。

    全程都没有看屠勋一眼。

    屠勋僵立在原地,看着姑娘一步步走下楼,直觉情况不对劲儿。但眼下有外人在,他也不好直接询问,想了一下,他给阿望打了电话。

    “是,一起走。”

    回头在路上,不怕没有机会。

    几个大小男人跟着李悦薇下了楼,刚好屠老太太和华霜也从晚会上下来,正商量着去留的事儿,当然主要还是围绕着屠勋的事。

    屠老太太一听华霜说单独找了李悦薇挑明,就着急了,回头一下就看到了李纲一行人,想要上前吧,又看到屠勋一脸阴沉地看了他们一眼,那感觉就是不想她们又来掺和,遂拉住了华霜的手。

    华霜见状,有些奇怪。

    因为李悦薇换回了羽绒服,还戴上了白色毛圈儿的帽子,看起来一张脸蛋小小嫩嫩的,妥妥的一个漂亮小姑娘,华霜一时就没认出来。这下被屠老太太一攥,再回头时,那行人都走远了。

    许文丰也跟着阿望跑了出来,一看这情形有些怪,就凑上去悄声问。

    “哥啊,出什么事儿了?”

    屠勋冷冷地盯他一眼,“我不在的时候,小薇跟什么人说过话?”

    许文丰心头一个咯噔,“这个,我……我刚才去上了个大号。”他舔舔唇,心说晚上烧烤吃多了,为了跟袁辉pk,还跟着那群臭小子喝了不少冰啤酒,肚子就上劲儿了,去厕所里蹲了好大一会儿,等他出来时,小姑娘人都不见了。

    屠勋脸色更难看,“去问你妈。”

    许文丰傻眼儿。问他妈,还不如叫他去撞墙的好。非得脱三层皮不可!

    屠勋和阿望疾步离开了。

    许文丰站在空荡荡的空地上,无语望天,进退两难。

    他就离开了不足一刻钟,就发生啥大事儿了?

    左右想不明白,他抠了抠头,终于想到了一个最重要的线人。立即掏出手机,拔了出去。

    那时候,正拉着姐姐走的李乐感觉到兜里的震动,掏出手机瞥了一眼,看到是许文丰打来的,但想到现在的情况,又把手机摁掉了,揣回了兜里。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