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89我只要一成,这么多
    可是,赵素梅和卢雪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按照之前的判罚,卢雪曼要接受教育不能离开,至少要半年多时间了,没可能这么快就跑出来,还跑到泸城这样的大城市游山玩水。

    李悦薇低声问李乐,“那不会是你妈和卢雪曼吧?”

    李乐皱起小眉头,“有点像。”

    李悦薇不想小家伙不高兴,低声哄着。

    李乐的目光忽闪了几下,最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之后进出酒店时,他都会四处打望,看到什么人时都会出神好半晌。

    电梯到了之后,许文丰立即拉住了李乐,哄着小爱伙往一间房走。

    而那个煤老板还拉跟屠勋聊个不停,李悦薇看着手机,犹豫着想要打个电话回蓉城,看看那边的情况。

    许文丰重重一咳,打开了一间门,还在那里装模作样,说着,“这住酒店是有讲究的,尤其是一些老酒店。哎哎,别进,先让让。”

    李乐现在是个小蜂粉儿,立即躲到许文丰身后,扒着他大长腿,朝屋里看。

    李悦薇很是无语,抱胸看两人搞笑,道,“丰哥,你这到底是搞封建迷信,还是忽悠我们小乐啊?”

    许文丰却绷着一张严肃脸,回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呼着声儿说,“小声点儿,别惊到这屋里的老住户。”

    老住户?!

    李悦薇看他装神弄鬼的搞得跟真的似的,受不了地瞪了一眼。

    看向屠勋时,那边的谈话终于结束了。

    屠勋拿出了房卡,刷开了正对面的套房,并道,“小丰,这大酒店都有请得道高僧护法,风水师堪舆,不存在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赶紧放好东西,现在出去还可以上电视塔看看。”

    许文丰被戳破了神棍皮,只得拧了李乐进屋换新衣服。

    李悦薇瞧着这分房貌似有些不对劲儿,想要说什么,许文丰叫了声儿“嫂子,非礼勿视啊”,就把大门甩上了。

    甩上之后,许文丰得意地哈哈哈大笑着进了屋,“小乐,你看哥这回给你准备了什么好看的衣服,哈哈哈!”

    隐约听到笑声,李悦薇有些无语,回头时就对上屠勋深如墨海的眼神。

    想说什么,都觉得尴尬。索性一低头,进了屋。

    好在都是套房式的,她立即找到独立的主卧室,冲进去就把门关上了。再一看,连带着还有卫生间,一应俱全,安身了。

    屠勋看着姑娘那逃也似的兔子样儿,心下宛尔,走上前敲了敲房门,提醒,“小薇,赶紧换好衣服,我们好出去。”

    “哦……”

    李悦薇将自己甩在柔软的大床上,心想还是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啊!

    在床上烙了两面,她一下坐起身,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为什么现在她和屠勋住一屋,小乐和许文丰住一层,好像成了定式似的?

    他们明明还没有公开关系,而且说好了给她时间考虑的,那男人就顺杆子爬地,想要温水煮青蛙,让她习惯成自然?

    不行,必须说明一下。

    李悦薇从包里掏出衣服,挑了挑,露出一抹坏笑,迅速换上了一套新的。

    出来时,她有些得意地攥攥自己的衣衫,想着要让那男人怎么个震惊样儿,没想到一抬头,自己先被衣冠镜前站着高大身影给帅傻了眼儿。

    屠勋换下了一身深色衣裤,此时穿着一件白色衬衣,黑色长裤。虽然都是长衣长裤,可是就是能穿出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尤其是这件白衬衣,简单地样式,袖口免起一截,露出一片小麦色的肌肤。

    乍一看之下,使得他一下年轻了好多岁似的,就像突然从二次元世界走出来的翩翩美少年。

    呃,就是眼神和气质到底经历了岁月,骗不得人。

    可是他此时微微侧转身,冲着她温柔一笑的样子,真是又苏又撩,让人忍不住想要凑上前。

    李悦薇也遵循了本能地凑上前了,一时嘴巴没能合拢,表情有些呆滞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美男子。可惜她还没他肩头高,必须仰着脑袋。

    这一仰就坏事儿了。

    她的焦距倏地一下,直接戳到他微微突出的喉结。

    那个小小的骨头块儿,似乎滑动了一下。她似乎一下get到了书里所写的那种,想要伸手摸一摸的冲动。

    “小薇?”

    屠勋看女孩被自己帅傻掉的表情,有些好笑,但仔细一看姑娘此时的着装打扮,笑容就收了回去,“怎么穿这样?”

    李悦薇回过神儿,低头看看自己,才想起自己之前的意图。可惜,不管多么坚强义正严辞的理由,都被男人的美打破光光了,她怎么好意思再说出来。

    遂装模做样道,“哦,这里好热,这样子凉快些,也方便。”

    她转身就跑去开了门。

    屠勋摇摇头,眼底都是宠溺,索性也由着她高兴了。

    于是,等到四人离开时,外人只看到了四个大小不一,模样帅气俊美又可爱娇俏的四兄弟。

    他们租了酒店一辆suv轿车出行,汽车上,许文丰就开始吐槽李悦薇。

    “我说小薇同学,你莫不是扮男装扮上瘾了。这好好的出来玩,你整这一身行头是几个意思啊?好好的漂亮女孩子不当,非打扮得这么不伦不类,你不怕被人误会成……”

    李悦薇正跟李乐闹,白了许文丰一眼,“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规定女孩子就不能穿成这样儿了。人家勋哥都没说什么,你叽叽歪歪个什么意思。”

    “哥,你看她,她还强辞夺理。”许文丰立即扑到前座,公然打起小报告。

    屠勋开着车,只是看了眼后视镜里的后座上,三个闹腾的小家伙。

    淡淡道,“都坐好。这边的交管很严,系好安全带。节日期间,要是被查到会被加倍扣分。”

    李悦薇乐得哼小曲儿,忙着给弟弟拍照。

    许文丰立马拿出自己的单反得瑟,最后乖乖轮为姐弟两的专职摄影师。

    这一日,他们聊了电视塔,就在空中餐厅吃了大餐。下午便去游乐园玩,玩到晚上看嘉年华烟花表演。

    最后李乐累得爬在许文风背上睡着了。

    他们站在外滩的酒店阳台上,看着宽广的江面上,不时有游轮劲过,满城灯火倒映在水中,潺潺游动的光影仿佛让人一瞬间穿越时空,回到那个古老的年代。

    李悦薇喝了几口小酒,有些微熏。

    屠勋从侍者手上取过了一件大衣,给姑娘披上,顺势将人搂进了怀中,坐看烟火满天。

    “呜——砰啪——”

    李悦薇学着烟花响声叫,一只手在空中挥啊挥。就被一只大手握住了,捂在掌心里。

    她转过头,道,“大叔。”

    “嗯?怎么又叫大叔了?”屠勋垂眸,轻轻抚守她细腻微湿的额头。

    “大叔,”她带着他的手,朝一个方向划了一下,“我给你说哦,要不了几年了,那里,那里就会建起我们……我们国家第一个最大的……迪士尼。到时候,嘿嘿,大家都不用跑去港城,才能玩。嘿嘿,你信不信?”

    屠勋目底微微闪过一抹黯芒,道,“我信。”

    事实上,在投行界早就有人在畴划这个项目,并且有人找到过他拉投资。而他们此行的最后一站,港城,也是要带两个小家伙去那边的迪士尼玩玩的。

    “我告诉你哦,再过十年八年,这里的房价,嗝,会变成整个亚洲……亚洲哦,不不,全世界地产最高之一。真的很贵的!”

    “大叔,你赶紧投资,赚了钱,分……分我一成。”

    屠勋看看桌上那杯酒,拿过来一闻,眉头皱了起来。想起之前许文丰带着李乐离开时,朝他扔来的那抹贼兮兮的眼神儿,明白了。

    看着怀里的小姑娘,他声音更低,“哦,只要一成,这么……多?”

    她也不是全醉傻了,一听男人这样说,大眼一瞪,还是迷迷糊糊的,这个瞪眼儿看起来就特别可爱有趣,“我,我才要一成,怎么会多?”

    “房产赚一亿,你就能分一千万。一千万那是普通人赚几辈子都赚不到的收益。你觉得,就凭你一句话,值吗?”

    值不值,是个问题!

    姑娘果然开始认真思考起来,无奈脑子都是浆糊,哪里想得明白。

    最后她索性不想了,一把抓住男人的领口,耍起横来,“屠大叔,一个消息值千金的,你懂不懂?”

    “哦,你真的确定你这个消息值千金?”

    “那当然。我给你讲哦……”她扭着身子,觉得自己总矮男人一头有些不爽,开始在人怀里钻来钻去,最后直接蹲在了男人的大腿上,才与之齐平。

    屠勋看着怀里的小人儿这姿势,有些哭笑不得。

    “想当年,小扎克搞出社交网络前是怎么捞到第一桶金的,你知道吗?他是看天气预告,捞到第一桶金的唉。牛不牛,你说牛不牛?!就是一个天气预告,这么个消息,让他捞到第一桶金,后来才筑就了一个……一个世界级的网络神话。”

    李悦薇姑娘完全忘了,这个东西还有几年才出来。她说得信誓旦旦,屠勋全当她又在讲故事了,只是微笑听完。

    “所以,我应该要的不是一成,而是……至少九成!”

    屠勋闷笑出声,看时间不早,用毯子将姑娘一裹,抱着就离开了。当他走出餐厅,走过大堂时,突然有两道身影一下子躲到了柱子后方,鬼鬼祟祟地探头朝他消失的大门口望了半晌,才现了身。

    “哎,曼曼,你……你刚才看到谁了,吓成这样儿?”

    赵素梅也被吓得不清,可是刚才她看了半晌也没看到什么相熟的人。

    卢雪曼道,“我好像看到那个姓屠的男人,抱着个人从餐厅出来。”

    “姓屠,你说的不会是……”

    “那个男人跟李纲关系菲浅,我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管怎样,我们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他发现了。”

    “是是,他要是看到去跟李纲打小报告,那咱们就……曼曼,我还是觉得这样子不是个办法,你看我们现在还是……”

    “怕什么。”卢雪曼打从心眼儿里瞧不起母亲现在的怂样儿,尤其是在她们意外地被这么大块馅饼砸到之后,还一副畏畏缩缩的蠢样,她就没什么耐心,“我们现在打扮成这样儿,就算真看到了,他也不一定就敢认我们。只是,我怕跟在他身边的万一是李悦薇那个贱女人,难免会引起更多的猜忌。”

    “这,这怎么会?李悦薇现在跟李纲应该待在帝京。哪会有时间跑到这里来?”

    她们这一个月可逍遥快活极了,完全过上了天堂般的生活,多少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卢雪曼觉得这么大个国家,要碰到实在是不容易。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碰到了。

    “得了,回头你跟胡叔叔说,这家酒店服务不好,换一家更好点儿的。总之,咱们现在的好日子,绝不能让任何人来破坏。妈,你也舍不得胡叔这么实诚的好男人,对吧?你瞧他对你多好,这才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终生归宿啊。”

    赵素梅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的行头,高档定制衣裙,双手金银玉石,脖子钻石玛瑙。头戴意大利手工礼帽,脚上穿着亮闪闪的小高跟儿。包包是她曾经五年不吃不喝都赚不到的价格,出入有车代,进出有人扶。

    一想到要被打回原型什么的,她全身上下每一处细胞都在抗拒着。

    “妈,就算不为你自己,为了我,咱们也要好好保住眼下的一切啊!”

    “行,妈都听你的。”

    赵素梅再一次妥协了。

    卢雪曼听了心下冷笑。

    不管屠勋怀里抱着的是不是李悦薇,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会比之差。老天是长眼的,让她决心跟李家断绝关系时,竟然又送了这么大一份惊天的大礼。她一定会好好把握,不会再把明明是自己的一手好牌,打成了之前那副天地。

    李悦薇,你给我等着瞧吧!

    ……

    彼时,屠勋将醉酒的姑娘送上床后,便回头打了个电话。

    “是,帮我查一下最近赵素梅和卢雪曼的情况。最好定期给我一份近况报告,价格你们开。我要最真实的报告。”

    让那两母女不知道的是,她们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对于干过侦察兵的屠勋来说,早就在她们闪躲的第一秒时,发现她们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