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88二人世界,得搞点事儿啊
    好伐,她承认,有一点点不太舒服。

    不舒服就不舒服了,可是看太多人私下里yy个不停,竟然在那些提交的问题本子里,夹私藏货,诸如表白书、电话号码、住宅地址,甚至于——约炮宣言。

    她就有些不淡定了。

    这人好好的**oss不当,干嘛要跑到他们这个学校小庙里来,祸害祖国未来的栋梁啊?!

    “我才没有。”

    反正他一时也看不到她脸色,她就哼哼给他听了。

    屠勋低下头,闷笑一声。

    这声音极低,却有一种极为惬意慵懒的调调,十分撩人。

    “你笑什么?”

    “没有。”

    “别唬人,我刚才明明有听到。”

    “小薇……”他忽又一声低低叹息似的呢喃,撩完耳朵,撩心弦。

    李悦薇耳朵是真的红到滴血,心头小鹿乱撞都快撞破墙了。

    “你……我不管,你回头换一个人当你的科代表。我……我还很忙,我还是副班长呢!”

    她觉得不易再纠缠,索性直接把要求提出来,就挂了电话。

    这什么人啊都是!

    ……

    这日最后一堂课,不少人直接带着行李箱来听课。

    下课铃声一响,指导员还在跟众人讲节日注意事项时,不少人就已经开溜了。

    李悦薇正琢磨着去接弟弟放学,就接到了许文丰的电话。

    “小胖妞儿,我和李乐在外面等你,开完了大会赶紧下来啊!”

    “丰哥,你都接到小乐了?”

    “嗯,东西都准备好了,你下来咱们就出发。”

    “啊,今天就出发?”

    “是呀,你不是已经答应了跟我们一起自驾游的嘛?我东西都准备好了,哦,还要给小家伙买点儿东西,一会儿先转道去下户外用品店。”

    电话里,立即传来李乐兴奋的声音。

    “姐姐,丰哥说,要带我们去露营。”

    露营两个字,他们姐弟两之前只在电视里听说过,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玩上这么高端的东西。

    光听小家伙的声音就兴奋得要飞了似的。

    李悦薇有些意外,但见弟弟这么高兴,便也没多想,等到台上话一完,就跟室友们道了再见,跑了出去。

    在一颗大树荫下,正停着许文丰那骚包无比的法拉利跑力。

    许文丰正低头玩着游戏机,身上穿着一身典型的驴友装,冲锋衣。

    李乐立即发现了姐姐,高兴得爬在窗口摇手叫。

    许文丰一看来人,就笑着张开了手臂,要去抱抱,立马被李悦薇躲开了,一边抱怨小心,一边乖乖拉开车门,让两姐弟抱成一团,开车离开。

    然而,就在他们离开之后,有一个人又从角落里悄悄走出,手里拿着的依然是那架熟悉的单反相机。

    ……

    “姐姐,你看。”

    李乐立即拿出一张大大的祖国地图,摊在李悦薇面前,小手戳着帝京,往下滑。

    “丰哥说,咱们要从北边一直玩到南边儿去。”

    “这么多?这才几天,能玩得过嘛?”

    许文丰笑道,“妞儿,你傻了呀?汽车跑不过,还有飞机火车跟着溜儿啊!”

    李悦薇有些惊讶,她没想过还有这种操作,随后又想这少爷财大气粗的,也不是很意外了。

    很快,许文丰到了一家连锁的户外用品店,推着小车,就带着小乐山呼海啸地往里冲着浪去了。

    李悦薇看了一下,还真是家超市,东西经济实惠。主要是环境非常好,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在里面试玩各种露营用品和小东西。

    转眼,李悦薇就看到许文丰和李乐一人骑着一辆卡丁车,在超市里打转儿,还丢脸地被人家售货员小姐给警告了。

    这一大一小跟两逗逼似的,玩得不亦乐呼,很快就买了一堆东西。

    李悦薇想阻止,许文丰就说都是他要用的。

    等到屠勋开车来汇合时,许文丰的车当然装不下多少,又叠了好多到屠勋的车上。

    最后,李悦薇也没法坐许文丰的车,只得坐了屠勋的车。一人带上一个,直接上了路。

    李悦薇看看后车箱里放的一堆吃食,又瞥一眼身边的开车的男人,再看一眼开在后面的法拉利,心说:这不会是这兄弟两预谋的吧?

    但现在男人正在开车,她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得乖乖认命自己上了贼船,再说啥不都晚了嘛!

    那之前,分配车位时,许文丰很得意地朝屠勋直眨眼儿。

    屠勋面无表情,但表示很受用。

    一行人一路南下,先玩了最近的津港开埠码头,看到了国内最大的进出口吞吐码头之一。

    他们直接坐上了高高的塔吊台,一人戴着一个安全帽儿,看下方叠着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集装箱,比起在电脑上看一张图片的感觉,不知壮观了多少倍。

    负责人在一边给他们介绍,“其实,历史上来说,我们港口一直都是京城最近的开埠港口,当年八国联军的一个重要进攻口就是这个。因为咱们这地儿,距离帝国的心脏最近。而不是下面的泸城和港城。那些洋鬼子,可聪明得很……”

    李悦薇和李乐听得津津有味儿,意尤未尽。

    接着,他们就直接上了一艘海轮。

    说起轮船,这也是李悦薇第一次坐,开始她还很兴奋来着,跟着弟弟四处乱窜,探险,玩得不亦乐乎,不过到了下午凉风渐起时,情况就不对了。

    喝了一杯凉水之后,她就吐了。

    之后就蔫答答地窝在船舱里,看落地窗阳台外的海上夜景了。

    他们住的头等舱位,正好对着海岸那一方,可远远地看着岸上的城市,灯火辉煌,仿佛海市蜃楼。

    “没想到这样子看城市,还挺特别的。”

    她喝着热牛奶,一边喃喃着。

    屠勋将餐车推到贵妃沙发旁,坐下,将人拉起来,一边倒上热饮,一边说,“今晚吃了药早点睡,明早可以看海上日出。”

    她才回头看着他,“勋哥。”

    “嗯。”

    “你都不忙的吗?这种国庆大假,应该会有很多应酬吧?”

    屠勋看她一眼,神色半丝不动,“你就这么希望我去陪一些不知所谓的人,也不陪你过节?”

    “哪……咳!”她忙咳嗽一声,“我的意思是,为了我和小乐耽搁你工作赚大钱,好像不太妥当吧?”

    屠勋喝了一口咖啡,“钱是赚不完的。”

    这回答,够官方,没毛病。

    李悦薇托起盘子,大快哚祭后,很快就昏昏欲睡,倒回大床上去了。

    屠勋看着女孩睡着的模样,掖好了被子,便坐在一边的办公桌上,打开了电脑,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中途,李悦薇迷迷糊糊要喝水,醒了一次,看到男人似乎是在办公,心下松了口气。

    嘀咕,“还说不耽搁呢?出来玩还带工作。口是心非的男人。”

    屠勋听了,只能闷笑。

    待到第二日醒来,李悦薇的晕船症终于好了,又生龙活虎地带着弟弟在船舷上拍照。

    “呀,小乐,快看,那个东方明珠电视塔,看中间那个圆球,就是明珠。”

    “我觉得,不怎么好看。”

    “哎,这个也不是一定要好看,就是牛扳。来,姐教你照一个牛扳的照片,把这颗珠子当……当奖杯抱怀里。”

    两人玩得不亦乐乎时,许文丰蹭到屠勋身边。

    “哥,昨晚有没有捞到什么福利啊?”许文丰的两条眉毛左右弹动,就跟动画片儿里似的,十分稀奇。

    屠勋正看着手里的手机邮件,“她还小,不要玩这种玩笑。”

    许文丰怪叫,“哥,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咳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难得出来甜蜜二人世界,你要抓紧时间,牢牢把握住每一次撩妹的时机,多培养一下……呃,那个两人的默契和熟悉感。偶时,也该偷个腥,吃点甜头不是?”

    半晌,屠勋才转头看了小弟一眼,“你就是这样撩妹的?”

    许文丰噎了一下,叫道,“我,我才没那么麻烦。我们饮食男女,就是看对眼儿了,一拍即合,直接上!”

    屠勋沉吟,“既然你也没有这方面谈情说爱的经验,那就不要乱吹牛。”

    “哥……”

    许文丰哀嚎。

    阿望同情地送上一杯冷开水,给他消火。

    ……

    下船时,李悦薇又有机会看了一下泸城著名的集装箱码头的吞吐情况,啧啧称奇,“我们祖国的进出口贸易真的发展得超级好啊!”

    屠勋道,“的确非常好。现在可以说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没有用过我们国家生产的产品。若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前,那是m国和r国的天下,那么未来的世界就必然是我们的产品全球化。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海上船运公司集然是欧洲有名的船王世家,他们掌握了全球近七成的海上集装箱货运公司,几乎所有的货轮。”

    李悦薇一听这种话题,总是特别兴奋的,眼睛都亮了好几分。

    “你是说,奥纳西斯船王?”

    “是。”

    两人一路聊着,前往下榻的酒店。

    登记时,屠勋被一个中年男人招呼,两人攀谈起来。

    李悦薇便和李乐一起给李纲打电话,聊节日见闻,说得十分开心。

    话说李纲是如何同意这趟旅行的,李悦薇也觉得挺奇怪特的。她当时听屠勋打电话说是跟一群朋友一起,带弟妹出去自驾游,随行的车队不少,适合孩子们互相交流。说得头头是道,还拍了一张长龙式的照片。

    呃,那照片是他们在出城排队的高速路口上拍的,鬼知道后面一串谁是谁的朋友。

    可是她英明的老爸竟然都信了。

    “爸,你放心。”

    “你要把你和小乐照顾好,尽量少给他人添麻烦。”

    “是,我们都知道。小乐,快说。”

    “知道。”

    李乐似乎有些分神,草草地应了一声儿就看向另一边去了。

    李悦薇跟父亲又聊了几句,挂掉电话后发现小家伙还在朝一边看,小表情都变得有些不同,遂低声询问情况。

    李乐拧起小眉头,“我刚才,好像看到那个坏女人了。”

    “坏女人?”李悦薇先愣了下,一时没想到是谁,“卢雪曼?”

    李乐立即点头,小脸都绷了起来。

    李悦薇也一样,忙顺着小家伙的目光朝那方看去,只看到一个门童推着行李车朝电脑里走,在旁边的还有几道身影,但都被高高的行李架子挡住了,看不真切。

    但看身形,似乎还有点儿像,再看那衣着派头,双觉得完全不像。以赵卢母女两而今的情况,有钱有时间跑到这里来的可能性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很快,对方就上了电梯,看不到了。

    李悦薇收回眼,抚抚弟弟的头,“也许只是背景相似,别胡思乱想啊!”

    李乐抿抿小嘴,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出口。

    很快,他们拿到房卡,也朝电梯间走去。

    恰时,有人就刚好从电梯里出来,来人走得又凶又急,差点儿撞到他们。

    好在屠勋眼明手快,先一步护住了李悦薇。

    那撞到人的中年男人,忙举手做“告歉”状,表示不好意思。

    倒是之前跟屠勋相谈甚欢的那位中年人一下叫住了那人,“胡老板,你也出来旅游啊?”

    那胡老板生得高壮粗黑,还穿着一件滚毛边的皮大衣,脖子里又套着金链子,一眼看着就像是从哪里出来的爆发户儿。

    后来李悦薇才从男人们嘴里知道,这两个互相打招呼的人都是有名的煤老板,一个家产赛一个膨胀得快。

    那胡老板一看到朋友,黑脸一下裂开一口雪白的牙,笑得份外热情憨直,给人第一感觉倒是不错。不过两人只赛喧了两句,就没再说什么。另一人还是跟着屠勋等人上了电梯。

    电梯门一关时,见也没外人,那老板才道,“这个胡老板就是我之前给你说过的,最早承包煤矿的,可是个能人。就是生世苦了点儿,早年媳妇为了支持他事业,也埋矿里了。这么多年,都快五十的人了,还念旧得很,还没娶新妇。”

    “以前总是黑沉着一张脸,几个月前听说去西南玩了一趟,竟然就碰到自己的命运女神了。据说是一个女的长得特别像他亡妻,他就喜欢上了,还认了个干女儿回来,整日带在身边,都宝贝得跟鱼眼珠子似的……”

    李悦薇心下嘀咕,这位媒老板怎么这么喜欢说别人家的八卦呢?

    李乐突然又攥了下她的手,姐弟两齐齐看向旋转门外。

    就见两抹有些熟悉的身影,纷纷坐上了被男人打开的车里,一齐离开了。

    那两道身影,若是不论穿着打扮,还真有些像许义未见的赵素梅和卢雪曼啊?!

    (三七中文 www.37zw.net)